第395章 泪水湿了脸庞/乡野透视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杨九妹站在路边,泪水轻轻的滑落。

她是个坚强的女孩,虽然被拒绝了,但在周小宝的面前,始终没有哭。

但是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马路边,想起从没见过的父母,想起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孤单的活了二十一年,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却。

她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一滴清泪悄悄滑落,随风飘散。

“吱吱吱……”

这时忽然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快速的停在了她的面前,从车上冲下来两个蒙面人。

看到蒙面人,杨九妹知道不好了,她急忙快速的逃跑。

但她只是个女孩子,根本跑不过蒙面人,只是逃出去十多米,就被蒙面人一把抓住了,然后两个人迅速的抬起她,转身就朝那辆黑车子跑过去。

“救命,救命,救命啊……”

杨九妹手脚并用,用力的踢打,用力的大声喊叫。

但是周小宝的车子早已开远,就是喊的再大一声,还是没有任何人听到。

“奶奶的凶,快捂住她的嘴巴啊,傻比……”蒙着面的朱老虎,对着王标大吼。

王标急了起来,伸手捂住了杨九妹的嘴巴。

“呜呜呜……”杨九妹顿时喊不出来了,急的她用尽全力的乱挣扎,忽然张开嘴边,狠狠的对着王标的手,猛的咬了下去。

“啊,卧槽她奶奶啊,啊啊啊……”

王标痛得惨叫,忽然一下子就松开了手,顿时把杨九妹的半边身子扔到了地上。

这个时候朱老虎紧抓住杨九妹的脚不放,一个人拖着她,继续往车子那边拖过去。

马路上的石子把杨九妹的衣服都刮烂了,露出雪白的身体,丝丝的鲜红血迹,从磨破的皮肤渗了出来。

“滚开,滚开……”

杨九妹虽然不懂功夫,但是她一向野蛮,比一般的女人还是有力气一点,一双长褪对着朱老虎用力的蹬,朱老虎一个不小心,一只手就被他蹬的松脱了。

这个时候他只是抓住了杨九妹的一只长褪,继续坚持着不肯放开,生怕松开她,这个到手的女人就逃了。

这时那个王标还在后面检查他那只被咬伤的手,一个手指头都差点被杨九妹咬掉了,看着血糊糊的手指头,他痛得呲牙咧嘴。

“臭娘门,老子弄死你……”王标发怒了,从后面快步的冲了过来,从后腰拔出一把砍刀,对着倒在地上的杨九妹就要劈下去。

“你麻痹啊,砍死她还搞毛啊……”前面拖着脚的朱老虎,连忙对着他大吼了起来。

这个女人很重要,是对付周小宝的关键人物,万一被砍死了,那就不好玩了,就算是砍伤了也麻烦,他们现在根本不敢去医院,能到哪里去找药,找不到药的话,到最后还是个死字。

就在这两个蒙面人停下来说话的一瞬间,杨九妹那只没有被抓住的脚,忽然对着朱老虎狠狠的一脚踢过去。

这一脚正对着朱老虎的裤档就钉过去了,此时朱老虎正在抬头对着王标说话,没想到一个恍惚,下边就被狠狠的踢中了,咔嚓一声,蛋好像被踢的出现了裂痕。

“啊,哦哦哦……”

朱老虎扔开杨九妹的长褪,痛苦的蹲在了地上,捧着下边作死的喊了起来,胀痛的满脸冒汗。

杨九妹今天穿的可是高跟鞋,那种尖高跟,踢在蛋上可不是好玩的事情,弄不好就会出人命的。

就在朱老虎痛得松开杨九妹的时候,她就快速的一咕噜爬起来,沿着马路作死的朝前面奔跑。

她跑的方向不是回城的方向,而是朝周小宝离开的那个方向。

“尼玛的,快追啊,还他玛德傻比看着干嘛……”

朱老虎蹲在地上,对着王标大骂。

王标本来就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被朱老虎这么一吼,立刻就朝杨九妹追了过去。

这个时候杨九妹已经甩掉了高跟鞋,赤脚在马路上奔跑,她一边用尽全力的跑着,一边掏出手机,给周小宝打电话。

“対不起,你拨叫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这个时候周小宝的车子已经开到大山之中,刚刚遇到没有信号的位置。

听到这样的声音,杨九妹要奔溃了,她又急忙拨打了欧阳云的电话。

电话刚刚拨通,还没来得及说话,后面的那个王标已经追了上来,伸手一把就扯住了她的肩膀,朝后面忽然用力,杨九妹就被绊的往后面重重的倒了下去。

“啪嗒”一声,她的弱小身板狠狠的倒在马路上,痛得差点晕过去。

“尼玛拉个比的,跑啊,我看你跑啊……”

王标狠狠的拖住了杨九妹的一只手,用力的往回拖过去,根本不顾她的死活。

……

这个时候欧阳云刚刚从屋里出来,开着车子朝公司去,还在路上,就忽然接到了杨九妹的电话。

“喂,九妹……喂,你在哪里?喂,干什么呢……”

喊了好几句,还是没有听到杨九妹的声音。

“难道是误拨了?”

欧阳云拿着手机,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然后打算挂掉,打算等到了公司之后,再给她回拨过去。

就在这时,忽然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非常凶狠的说话声音,还有杨九妹的挣扎和呼救。

“九妹,九妹你怎么了,九妹……”欧阳云慌了,对着电话大喊大叫。

但是对面只是传来了一阵阵乱七八糟的声音,然后就是啪嗒的一声响,好像手机被摔碎了,接着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不好了……”

欧阳云急的满头大汗,手上忽然用力的打方向盘,车子的轮胎在公路上擦的吱吱吱作响,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冒出了一阵阵的青烟。

红色的越野车,原地转弯,猛的一个摆尾,呼的一声,快速的朝南郊飚去。

她知道杨九妹是为了和周小宝多接触一下,所以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城南前往大山镇的那条公路上才对,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位置,但欧阳云还是疯狂的开着车子,油门踩到底,快速的飚了过去。

九妹是自己最好的姐妹,在最孤单,最没有朋友的时候,两个人一直都是相依为命,是比亲姐妹都要亲的人,她是不可能看着她出事的。

一路上冲过了好几个红绿灯,被堵车的时候,欧阳云甚至开上了街边的人行道,只要能够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她愿意承受任何的后果。

欧阳云一边开车,一边拨打了周小宝的电话,但还是无法接通,这个时候她就更加着急了。

……

此时在公路上,杨九妹已经彻底无力了。

她毕竟只是一个姑娘家,最终还是被朱老虎和王标两个人,扛着塞进了车子里。

“你麻辣个比啊,敢踢老子,草……”

把杨九妹重重的扔进后座,朱老虎对着她柔弱的身体就是一脚踢过去,咔嚓一声,差点踢断她的脚骨头。

“奶奶滴,敢咬老子,老子弄不死你……”

朱老虎踢完之后,那个王标也走过去,对着杨九妹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啪的一声响,顿时甩的九妹满嘴都是血。

这个时候她已经累得没有力气反抗了,靠在车窗旁边,像是要死了一样,一身的衣服被磨破,血浸湿了衬衣,头发蓬乱,比鸟窝还要更乱。

“用胶带纸粘住她的嘴巴,把手脚都绑上……”朱老虎说道。

“好的。”

王标答应一声,立刻拿着胶带纸冲到后座上,把杨九妹的手脚全部胶上,又把她的嘴巴胶住了,然后还把她的身子缠在了座位上。

这个时候看着一身衣服被磨破的杨九妹,上身被胶带纸缠的一动不动的坐在椅子上,下边的长褪微微张开,丝帓已经被磨破,王标忽然有种邪恶的想法,他的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虽然杨九妹的一身都是血,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但还是无法掩饰她美好的身才,特别是那些衣服破烂的地方,露出来的糅滑雪白皮肤,让他实在有些忍不住了。

“二帮主,这女人不错啊,咱享用享用吧……”

王标是跟班,他再怎么想玩,也必须让大哥先上了,他才敢跟着喝汤,并不敢太造次。

“你麻痹,就知道女人,给老子马上开车,出了问题弄死你……”朱老虎大骂不已。

这个混蛋,明明知道他的蛋裂开了,竟然还说那种话气他,简直脑子残废。

这个时候朱老虎回到了车子的前面坐下,一坐下去,感觉下边还是很痛,裂开的地方好像非常严重,有要碎掉的趋势,现在就是再好看的女人,也暂时不会抬头了。

被朱老虎骂了一顿,王标顿时不敢再说什么了,连忙从后座钻出来,老老实实跑到驾驶室开车去了。

车子调了一个头,往城里的方向快速开去。

杨九妹一身被胶布包的像个粽子似的,无力的靠在车窗上,整个上身都被缠在了座椅上,她想移动一下都不可能。

这个时候她哭了,是真的哭了,虽然她的嘴巴被封住了无法说话,但是耳朵还是可以听到的,刚才王标和朱老虎说的那些话,她都听到了。

要是自己就这样被这两个流忙抓去了,等他们恢复一点之后,肯定就会打自己的主意,到时候自己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就要毁在这两个流忙手上了。

杨九妹虽然表面看起来野蛮,有时候说话也很大胆,但其实只是为了掩饰自己內心的孤独而已,其实她是个很纯洁的女孩,从来不和男人有过分的举动。

这个时候,她甚至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如果那两个臭流忙敢打她的主意,她就会毫不犹豫的跟他们拼命,拼不过就只有死。

这时候从对面开过来一辆红色的越野车,速度飞快的从市里的方向飚过来,像是塞车一样的猛。

杨九妹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欧阳云的车子,她拼命的用自己的头撞玻璃,想引起欧阳云的注意,但是那辆红色的越野车开的飞快,一晃眼就过去了,根本就不知道杨九妹就在这辆车里。

杨九妹彻底的失望了,泪水浸湿了整个脸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