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事情发生的有些突然/乡野透视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时候陈静坐在草丛里,满脸通红,衣裳散乱,眼神谜离,非常大的雪白丰満已经漏了一半出来。

狗子震惊了,这个女人忽然怎么了?发花知了吗?

“陈静,你,你咋了?”

他顿时感觉一身热量爆涨,一身充满了力量,站起来就朝陈静走了过去。

“狗子,我热……”

狗子刚刚走过去蹲在她的身边,陈静就伸出雪白的手臂,圈住了他的脖子。

“你,你……”狗子结巴了,看到眼前几乎是吃果果的陈静,他实在无法忍耐了。

“狗子,我热,快,要我。”她忽然爬到了狗子的身板上,狗子顿时一身哆嗦,用力的咽了一下口水,忽然大力的枹住了陈静,把她重重的摔在草丛里,然后压了上去。

“啊。”陈静大声的喊着,疯了一样的四肢包住狗子的一身,这个时候狗子已经不会说话了,只会哼唧的出着气,两个人在茅草丛里,用尽全力的战斗了起来。

这一次差点用尽了狗子全身的力气,虽然他家里有个女朋友,但是山里人比较保守,那个女朋友不让他碰,所以还没开过锅的,这一回是狗子人生最大的事情。

陈静同样是第一回,她守了二十多年,就是为了将来找一个富豪,没想到今天稀里糊涂的给了狗子。

两个人一起奋斗了一个多小时,才瘫軟了下去。这个时候狗子还没有清醒过来,以为自己是在梦中,他枹着陈静用力的抓了几下,才发现一切都是这么的真实,还有暖暖的温度。

这个时候陈静的脸上,已经没有开始那么红了,慢慢的恢复了原来的颜色。

“啊……”

她忽然睁开眼睛,惊恐的喊了一声,连忙爬起来,抓起她的衣裳胡乱的朝身体上套。

狗子愣住了,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刚刚还那么的热切,现在又这么急的穿好干吗,什么意思啊,一惊一乍的。

“静静,你,你怎么了?”狗子一点没有穿的就站了起来,伸手想要去枹她。

“走开啊,你给我走开……”

陈静一把推开了狗子,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看到刚刚成为自己女人的陈静哭了,狗子顿时不知所措起来,他也连忙穿好,然后又走到她的身边哄她,但却不敢碰她。

“静静,怎么了,你跟我说,我,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尼玛啊,谁要你对我好,你个流忙,畜生……”陈静伸脚就踢他,狗子被踢了好几脚,吓得连忙退到了后面去。

看到面前凶巴巴正在骂自己的陈静,狗子有些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静静,你怎么了,能不能好好说话?”狗子再好的耐心,也有点受不住了。

这个时候两个人都穿好了,陈静看着草地上的那一滩红色的血,她心里痛的要晕倒了。

“狗子,你,你是个无齿的人,竟然,竟然对我做那种事情。”

“我,这不是你想的吗,怎么怪我了?”狗子很纳闷。

“胡说八道,分明是你,肯定是你对我下什么药了,你这个畜生……”陈静一直指着狗子大骂。

狗子觉得自己冤枉,他好好的什么也没做,忽然被半果的陈静楼住,要求做那事情,他又那么喜欢她,能不答应吗?

“静静,我真的没有,我只是満足了你的要求……”狗子老实巴交的,还是搞不懂。

“我告诉你,别以为欺负了我,就能得到我了,你这样的穷小子,连门都没有……”

陈静指着狗子凶了一顿,然后失魂落魄的朝山下跑去。

狗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跑下山的陈静,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冤枉了,虽然自己有时候有些痞,但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但刚才陈静到底是怎么了呢?

狗子也搞不清楚,他站在茅草丛里,看着地上那几朵花一样的血,然后眼睛一转,又看到了一朵红色的真花,红的非常的艳,像是血一样的红。

“原来是,是和欢花?”

看到那种花,狗子总算是明白了,原来陈静摘到的那一朵花,竟然是和欢花,这种花要是被女的闻了,就会立刻失去本性,然后就只有和男人睡觉才能解去这种欢乐的毒。

“原来是这样。”狗子点了点头。

陈静不喜欢自己,本来以为没有希望了,没想到老天竟然跟自己开了这么一个玩笑,这让狗子又高兴,但又更加的难过,因为虽然自己得到了陈静的身体,但依然没有得到她的心。

“唉,天老爷啊,既然你帮了我,就帮到底,让陈静愿意跟我在一起吧。”

狗子喃喃的说了一句,然后叼着烟,朝山下走去,心里不禁还在暗暗回味着和陈静在一起的滋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这一辈子唯一的一次和她在一起了。

狗子刚刚下到山下,就远远的看到周小宝朝这边跑了过来。

“狗子,你怎么了,太大胆了吧,那个陈静说你强干了他,你怎么做出这事情来了?”周小宝跑过来就急忙问了起来。

“老大,我怎么可能做那事情。”狗子直呼冤枉。

“那,那怎么陈静跑回去,就哭着和沈梅说了,沈梅还打算马上报警,幸好我先把她劝住了……”

周小宝相信自己的兄弟不是那样的人,所以才急匆匆的跑上山来,想找他问个清楚。

“老大,都他玛德是和欢花害的……”狗子苦比的把山上发生的事情,大概的跟周小宝说了一遍。

周小宝也认识那种花,在山里长大的人都基本上都知道,但是偏偏陈静是城里人,所以她不知道那种漂亮的花,其实是一种情毒花。

“擦,原来是这样啊,你小子捡到便宜了。”周小宝点上了烟,自己的兄弟没有做出那种无齿的事情来,他总算是放心了。

“老大,现在怎么办啊?”狗子苦比的看着他。

“这个,你既然和别人睡了,就要拿出男子汉大丈夫的气魄来,要对人负责。”

“我,我负责啊,但是陈静她不要我负责啊,老大,怎么办,你教教我。”狗子急死了,差点要哭的感觉。

这个时候周小宝叼着烟想了想,然后扒着他的肩膀说道:“走吧,不管怎么样,必须先回去,跟大家把这事情说清楚才行。”

“她,她们会不会打我?”狗子弱弱的问道。

“狗子,你还是不是男人,打就打几下呗,又不会死的,人家养了二十几年的鲍鱼都被你白吃了,打几下不应该啊?”

“对,老大说的也是,打就让她打好了,只要肯让我负责,打死我也认了……”

狗子点了点头,和周小宝一起朝厂房那边走去。

回到办公室的门口,听到里面果然还有陈静的哭声,狗子又有些胆怯了,他看着周小宝,不敢推门进去。

“怎么了,又怂了啊?”周小宝问道。

“不,不是的,老大要么你先进去,跟她们说清楚之后,我再进去……”狗子缩着身体,不敢过去推门。

“狗子,你也是一条汉子,再这么畏畏缩缩的,我就不管你这破事了啊?”

周小宝故意吓他,因为这个事情毕竟是他和陈静之间的事情,自己也不好太护着他,不然更加让人看不起自己的兄弟狗子了。

“老大老大,别啊,你千万不能不管,我听你的就是了。”狗子连忙点头答应了。

平时看这个家伙一副痞子好汉的样子,但是真正遇到男女的事情了,还果真是胆子小的很,难怪在家里交女朋友那么久,还没有睡到过。

“快点,别像个没蛋的人一样。”周小宝叼着烟,痞子一样的看着他。

“哦,那我,我进去了,老大你得保护我啊。”

狗子说了一句,然后走过去伸手想推门,但又怕的很,周小宝的耐心没了,他从后面忽然一把推过去,顿时就把狗子直接推进了办公室、。

看到一头钻进去的狗子,里面的三个女人一时愣住了,不过只是楞了一会,沈梅就反应了过来,她抓起桌子上的一把算盘,用力的朝狗子的头上砸了过去。

“狗子,到底怎么回事,你要是不说清楚,我就,就报警抓你去坐牢……”

算盘砸在他的头上,完全的散架了,这个时候沈梅指着狗子大吼了起来,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人,竟然凶起来也是蛮厉害的。

这时陈红也走了过来,她也是个帮理不帮亲的人,指着狗子说道:“狗子,你,那个你靠墙壁给我站好了,老实交代问题,到底是怎么了?”

看着两个女人,开始审问狗子,周小宝叼着烟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然后靠在门边看着。

虽然他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事情还是需要狗子自己去说清楚,自己也没有办法代劳的。

这时候狗子老老实实的走过去,靠在墙壁上站好,眼巴巴的看着面前两个凶巴巴的女人,还有那个趴在桌子上,不停哭泣的陈静。

“说,别躲躲闪闪的,敢做不敢当吗?”

这个时候沈梅不知道又从哪里,拿了一把削铅笔的小刀子出来,在狗子的面前点点划划的,好像只要狗子的回答不能让她满意,这个女人就会毫不犹豫的割了他似的。

“我,我说,我我我,我全部老实交代……”

狗子这个怂蛋,看到那么小的一把削铅笔的刀子,他竟然举起了双手,像是投降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