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兄弟义气如山/乡野透视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小宝,我劝你识相一点,只要你吃下这颗小药丸,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你的兄弟,自然也是我们的自己人,我森木左左绝对马上放了他,还会请最好的医生,帮他治疗……”

这个时候,森木左左拿出一粒药丸,这是含有剧毒的,但不会马上发作,要是某人吃了之后,只能每个月按时找他们拿解药,不然就是死路一条。

“狗子,咱兄弟俩,今天可能要撂在这里了……”周小宝没有理睬东洋鬼,而是惨淡的笑了笑,冲着被绑在皮卡车上的狗子喊道。

这个时候狗子摇晃了一下脑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好,好兄弟,这些东洋鬼,老子做鬼也,也不放过他们。”狗子也是毫不畏惧,虽然已经被打的只剩下半条命了,但他的骨头就是硬,坚决不肯投降东洋鬼。

那些东洋鬼把他抓去,竟然逼迫他答应合作,让他悄悄的把药丸放进周小宝吃的东西里面,他怎么可能答应,就算是死也不会点头的,结果就被东洋鬼打的半死。

“狗子,那老子就跟他们拼了,咱兄弟,一起在黄泉路上做个伴,然后继续杀东洋鬼……”

周小宝拎起了匕首,呼的朝前面猛冲了过去。

这一次他的目标是拿枪的那个家伙,因为只有那个家伙的威胁是最大的,随时都会打爆自己的头。

“嘭……”

看到周小宝冲他过去了,狙击手立马开火。

周小宝快速的闪动,扑哧一声,子弹穿透了肩膀。

“嗯。”他闷哼了一声,痛得差点倒下去,但在这种时刻,自己绝对不能倒下。

周小宝用力的咬了咬牙,继续朝前面冲了过去。

此时东洋的狙击手,拎着枪瞄准了他的头,眼看着就要做最后的一击了。

“嗷,嗷,嗷……”

忽然空中传来三声吼叫,顿时一团火球,从空中快速的落了下来。

那个狙击手只顾着瞄准周小宝,当他听到空中的吼叫声,抬头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那团火球已经到了他的头顶。

“啊,啊啊啊……”

狙击手顿时被一团火砸中,立刻被烧的屁滚尿流,倒在地上乱滚了起来,但是这种火实在太厉害,狙击手滚了好几圈都没有滚灭。

最终冒出一阵阵肉被烧焦的青烟,那个家伙再也不会动了,只留下了一具被烧的面目全非,黑不溜秋的焦炭一样的尸体。

所有的东洋鬼,都被这忽然出现的状况给震惊了,这特么的,难道是天火吗?

只有周小宝知道,是自己的牛角虎回来了。

这个家伙,回来的真是时候啊,再晚一点点,自己这条小命可能就要没有了。

他有些激动,开动透视眼朝空中扫了一眼,发现那个家伙,果然躲在一棵大树里面,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地面的东洋鬼,打算积聚力量,再次攻击对周小宝有威胁的人。

有了一大帮手之后,周小宝的信心顿时十足起来,他拎着匕首,朝着森木左左猛攻了过去。

“当……”

森木左左急忙拔出东洋刀,用力的朝周小宝的匕首砍过去,然后快速的转身,往森林里面跑去。

“撤,撤退,撤……”

森木左左大吼大叫,带着一帮人作死的逃跑。

因为不知道天上落下的火球到底是什么情况,连狙击手都被烧死了,森木左左只能带着人暂时撤退。

看到森木左左带人逃跑,周小宝来不及去追赶,而是快速的朝狗子那边跑了过去。

自己兄弟的命是最重要的,他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嘭咚一声,跳上皮卡车,嚓嚓两声,用匕首割开了捆住狗子的绳子。

“狗子,狗子兄弟……”他抱住狗子,着急的喊了起来。

“呵呵,兄弟,咱,咱是不是死了……”狗子无力的说了一句,然后头一歪,又失去了知觉。

这个时候周小宝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坐在皮卡车的后面,就用自己的戒指,开始给狗子治疗起来。

看到戒指能够发出治疗的光芒,周小宝才稍微放心一点,因为只有戒指能够发光治疗,才说明人没有死,要是人已经死了的话,戒指不起作用,就不会发光的。

这种光芒,只有他才能看到,看着戒指上的光芒越来越大,围绕失去知觉的狗子的全身不停的转悠,周小宝安心的闭上了眼睛,专心的运功,让戒指的治疗作用更加的强悍一些。

牛角虎本来想去跟踪东洋鬼的,但是看到周小宝正在给狗子治疗,它就不敢离开了。

这个家伙也是通人性的神物,它知道这种时候必须守着周小宝,不然被敌人偷袭就麻烦了。

牛角虎站在树梢上,眼睛四处张望不停,生怕被人偷偷的潜了进来。

这个家伙上次外出寻找王广荣,结果一直没有找到,后来再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周小宝已经坐牢了,所以它只能躲在这片林子里找吃的,没想到今天这么巧,竟然听到了周小宝的怒吼声,然后冲过来,正好喷火烧死了那个嚣张的狙击手。

一个小时之后,周小宝已经全身都大汗淋漓了,衣服也全部湿透。

这时候狗子才醒了过来,渐渐的恢复了一些。

但是他被打的实在太厉害,不但是被东洋鬼用鞭子抽破了一身的肉,还用钝器打断了全身的几处骨头,能保住这条命,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小宝,我,我没事了,死不了。”狗子看着满头大汗了的周小宝,他非常的感动,能够和铐子兄弟,一起经历了这次的生死,两个人的兄弟义气,更加的深厚了。

“嗯,别说话,我再帮你修复一下。”周小宝继续运功,戒子上的光芒持续不断。

虽然无法一次性治愈狗子,但也必须尽最大努力,先把他受到损伤的地方修复过来再说,至于之后的恢复问题,缓一缓也是没有问题的。

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周小宝实在无力继续了,他只好停了下来,脸上都有些泛白了起来,累的差点虚脱了。

“狗子,感觉怎么样了?”他擦了一把汗问道。

“我没事了,一身的骨头都接好了,放心吧。”狗子虽然还是很无力,但为了让兄弟放心,他竟然自己坐了起来。

“好,没事了就好。”周小宝终于安心了。

这个时候他也累的实在不行了,恐怕开车都成问题,所以只好打了一个电话给郭铁山。

“老大,你,你怎么回事,狗子兄弟出事,怎么也不告诉我……”

一接到周小宝的电话,郭铁山就急了。

“铁山兄弟,没事了,事情已经解决,你那个,带几个兄弟,开车过来接我们就行了。”

周小宝把这里的位置发给郭铁山,然后才给自己受伤的手臂,随便的包扎了一下,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给自己治疗了。

这个时候,两个铐子兄弟,一起躺在车厢,望着天上的蓝天白云,不禁又想起了小时候,一起在山里抓野兔,掏鸟窝的事情。

“狗子,你说,要是咱一直在村里过日子,不出来混多好啊……”周小宝掏出两支烟,叼在自己的嘴巴上,打火点上之后,才拿了一支塞到了狗子的嘴巴里。

“呵呵,是的,在村里其实也很不错,讨一个大屁鼓的婆娘,每天抱着睡觉生娃,舒坦。”

想起那种自由自在的日子,两个人都有些神往。

但如今一切都回不去了,跟随在身边的兄弟越来越多,事业也越来越大,难道放任大家不管吗,难道让山村的乡亲,重新回到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吗?

周小宝自认做不到,但要带着大家发财致富,就必须要承担更多的责任,他已经没有退路了,必须一往无前,继续努力。

特别是如今,自己的本事越来越大了,总不能看到坏人渗透到了华夏干坏事,而自己却不管,躲在山里过自己的小日子吧,这样自己还算什么人?还是华夏的好男儿吗?

“唉,狗子,是我连累你了……”想了想,周小宝只能叹息,也许身边的兄弟和亲人,都是受到了自己的连累。

“兄弟,你说什么呢,咱是铐子兄弟,你特么的说这话,草。”

狗子叼着烟,虽然刚刚死里逃生,但这个家伙,还是一副痞子相,对于死,他虽然怕,但要是死的值得,也是毫无畏惧,更何况和兄弟在一块,他就什么也不怕了。

一个小时之后,郭铁山带着几个兄弟赶到了。

看到满身是血的狗子,还有满脸苍白无力的老大,郭铁山差点要哭了,这么五大三粗的大男人,竟然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老大,你,你这是不把我当兄弟,狗子都受了这么大的难,你竟然也不带我一起来,老大你是不是嫌我没用,觉得带来也是累赘……”

这个家伙,说的眼泪都快出来了,那样子真的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似的。

周小宝有些无语,他抓了抓头发。“铁山兄弟,你能不能先弄我们回去再说啊,老子都饿死了。”

“哦哦。”郭铁山连忙点头,擦了擦差点就哭的眼睛,然后带着几个力气大的兄弟,分别抬着周小宝和狗子,一起朝停在路边的面包车走去。

这时候牛角虎,才从树梢上面飞下来,钻进了周小宝所在的那辆面包车里,跟他一起回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