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 整个世界都坍塌了/乡野透视高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过来帮忙啊……”

周小宝把手里拎着的人,放在了船头,然后蹲在旁边,查到情况。

这个时候那些趴在桌底下的人,听到他竟然在说人话,然后又仔细的看了看,发现船头的影子不像是鬼,就有个大胆的人问了起来。

“喂,你,你是人是鬼?”

“鬼你妈啊,老子当然是人……”

周小宝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个人已经死了,他无奈的抬起了头,然后站了起来。

“这个人,刚才是在河里发现的,已经淹死了,你们都过来看看,有没有谁认识?”

周小宝一边说话,一边朝船舱里面走去。

“周,周小宝,是你吗?”这个时候王大富战战兢兢的躲在桌子下边,好像认出了他。

周小宝直接走过去,一把扯住王大富,就提了出来。“你小子,还认得我啊,竟然跑到这里赌钱,害老子好找……”

王大富被扯出来,才终于完全确定,这个人就是周小宝了。

看到是王大富认识的人,那些躲在桌子下边的人,才一个个的都爬了出来。

“我曰,被你吓死了,忽然冒出来,像鬼一样的,这是河中间,你怎么过来的?”那个船老大奇怪的问了起来。

“别问那么多,先去看看那个淹死的人,是不是你们认识的……”

这个时候周小宝叼上了烟,本想过来把王大富抓回去好好的教训一顿,没想到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真是晦气。

那些赌徒这才一起朝船头走了过去。

“卧槽,是,是李山……”忽然有个人喊了出来。

“什么,是李山吗,难怪今天没有来赌钱了,原来,原来被淹死了……”

听说是认识的人,那些赌徒顿时全都围拢了上去,看着已经毫无生机,脸上都泡的有些浮肿的尸体,一个个的唏嘘不已。

昨天这个家伙还跟他们在一起烂赌,没想到今天就变成一具死尸了,真是人活一世,就那么一回事。

“啊,可惜了啊,他才二十几岁,媳妇都没有娶,可惜了……”那个船老大不停的摇头。

这时候周小宝走了过去。“这个李山,是哪个村里的人,通知他们家的人过来吧。”

“他就是俺们村的,富家村……”那个船老大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这可怎么办啊,他家里除了一个老母亲,就是还有一个在读书的妹妹,现在他们家里唯一的壮劳力没了,唉……”

这个李山原来是这条河上游富家村的人,那个村虽然名字叫富家村,但却一点都不富,不但不富,穷的连饭都没得吃。

最近虽然大河厂带动了一部分人种土豆发财致富,但是富家村那边的土质不适合种土豆,虽然他们也尝试过,但种出来的土豆根本无法达标,而且是非常小一个。

所以大河厂把这附近的人家都带动发财了,不过富家村却是个例外。

“先别说那么多了,赌局散了,然后送这个李山回去再说吧,还有以后不准在河里赌博了,我劝你们最好不要烂赌……”这时周小宝对所有人说道。

这些人都听过周小宝的名头,知道他是大河厂的老板,以前虽然没有见过,但是经过王大富的确认之后,这些人都不敢违背他的话,只能一个个的点头暂时答应。

渡船发动了柴油机,在河里嘟嘟嘟的开动了起来,把那些赌徒送到岸边之后,大家就一哄而散,船上就只剩下了周小宝和王大富,还有那个船老大付为民。

渡船再次发动,朝着上游开去。

这个时候周小宝和王大富坐在船舱里面,那个尸体仍然摆在船头,远远的看过去,非常的吓人。

“大富啊,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我,我知道,肯定是,是来打我的……”王大富有点胆怯的,看了看周小宝。

这个家伙虽然已经不疯了,但是因为以前长期不会说话的原因,所以到现在说话还不是特别的利索。

“你丫的,还知道我是来打你的啊……”

周小宝叼上烟,然后盯着王大富,继续说道:“要是再让我知道,你还大晚上的躲在外面赌钱,小心我打断你的脚,你信吗?”

虽然他的样子很平和,但是说出来的话,让王大富吓得有点发抖。

他的年纪比周小宝和王小凤都要大很多,但是因为疯过一顿时间,所以整个人的性格还不是很成熟,听到周小宝说这种话,他是真的怕。

“我,我不赌了,不赌了……”王大富连忙摇头。

“你奶奶滴,好好找个女人过日子,麻痹的老子治好你,不是让你来赌钱的,懂不?”他一边抽烟一边盯着这个家伙。

“懂,懂的……”王大富连忙点头不已。

“你奶奶滴,刚才怎么不下船回家,跟着我做什么?”这个时候周小宝才问了起来。

王大富看了看船头的尸体,咽了咽口水,好像很怕。

“我,我们村的就我一个人在这里,他们跟我不同路,我,这么黑了,我一个人不敢回去……”

“卧槽,你还知道怕啊,还知道整个小河村就你一个人烂赌啊,奶奶的凶……”

周小宝拍了一下他的头,吓得王大富连忙缩脖子,还以为周小宝要打他了。

现在整个小河村确实没有闲人,连孙大香都在大河厂做事赚钱,只有这个刚刚疯病痊愈的王大富是个特例,他老妈生怕累到了他,所以让他天天游手好闲,结果就闹出赌瘾来了。

机帆船在河里一直朝上游开去,到了一处简易的码头,就缓缓的停了下来。

“周老板,到了,这就是我们富家村……”那个船老大走了过来。

“好的,你过去叫人吧,把这个李山先抬走……”

“这个,这个,这大晚上的,可能……”付为民吞吞吐吐的,他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

“怎么了?”

周小宝不明白了,同一个村的,有人出事了,难道不应该出来帮忙吗?

“周老板,你是知道的,我们富家村,都是姓付的,只有少数几个外来户,是别的姓氏,所以他们实际上跟我们是不同族的,再说他们家太穷,一般人都不愿意搭理他们的……”

“卧槽,你们这也太欺负外姓人了吧……”

周小宝有些惊讶了,不过想想以前的小河村,他也就没有那么奇怪了,因为小河村是百家姓,以前自己穷的时候,别的人也是一样爱欺负。

这时候那个船老大有些无语的站在旁边,然后抓了抓头发,说道:“要么,直接叫他老妈过来,把人拖走就行了。”

“那怎么行,白发人送黑发人,本来已经很伤心了,再让她亲自过来拖她儿子的尸体,这怎么受得了……”

周小宝的心地太过善良,他实在看不得如此的人间惨剧,想了想之后,就掏出几千块钱,塞到了船老大是手上。

“付大哥,你就帮忙跑跑腿,该花的钱就花,钱不够的话,再找我要……”

“好的好的,放心吧,这事情我肯定要管的……”

这位付为民也是爱管事的人,看到有钱了,就立马迈开腿,跑去找人去了。

虽然是大晚上的,但是为了钱,还是很快就找到了几个人过来帮忙。

不一会的功夫,就把死去的李山抬到了码头上,然后用水洗干净,又叫村里懂得丧葬的老人,帮他换上了丧衣,然后才摆在了一块木板上面。

周小宝一直站在一边看着,直到把这个李山弄干净之后,才让船老大去通知李山的老母亲。

李山的老母亲老来得子,虽然李山才二十多岁,而那个读高中的女儿才十多岁,但她已经七十好几了。

听到她儿子溺水死了,李山的老母亲当场就晕倒了,根本连屋门口都没有走出来。

“什么,我,我哥怎么了?”这个时候李山的妹妹李燕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看到她妈妈晕倒,李燕连忙跑过去,扶住了她的母亲,顿时就慌了。

付为民连忙帮忙,把她的老妈一起扶到了房间里躺下,探了一下鼻息,发现还有气,才微微的放心了一点。

今天也真是够巧,正好是周末,李燕是回来拿生活费的,没想到遇到这事情。

“付叔,你,你刚才跟我妈说什么,说我哥他咋了?”李燕给她妈妈盖上毯子之后,马上又抬头看着付为民,可怜巴巴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燕,燕啊,你哥他,他淹死了……”付为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我哥,哥怎么会淹死,他,他不是出去打猎了吗,他说明天卖了猎物,就给我生活费的,哥,哥……”

李燕哭着就跑了出去,刚刚跑到门口,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摔了一跤,如葱一样水嫰的手臂立马摔出了血。

但是李燕根本顾不上那么多,爬起来就又快速的跑了出去。

这个时候付为民也感觉有些心里不忍,跟着一起快步走了出去。

李燕的哥哥李山,虽然是个赌鬼,但是对这个妹子却是非常的好,从小就特别的照顾她,从来也不亏欠她的。

李燕考上高中那年,因为家里实在没有钱,本来她自己是不愿意再去读书的,是被李山逼着去读书的,还说什么只要李燕能够读书有出息,他就算是不娶老婆,也值了。

所以李家兄妹两个的感情,那是相当的好,现在忽然听到唯一的哥哥被淹死了,李燕好像疯了一样,感觉整个世界都忽然的坍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