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突如其来的姐姐/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警局门口,负责看门的警官拒绝白子川进入,并要求他将自己要见的人叫出来。

白子川无奈之下,便给周睿打了一通电话,让她搞定看门的警官。

没过两分钟,周睿便穿着她那身特警制服从旁边的实训楼里跑了出来。

“这是我们特警队的教官定的餐,让他把车开进来吧。”周睿冲着站岗的警官敬了一个礼说道。

“这个……等我一下,我先跟我们队长说一声。”站岗警官看到白子川竟然真的将特警队的人给叫出来了,稍微犹豫了一下,才松口道。

一通电话之后,站岗的警官冲着白子川点了点头,并将门障升了起来,允许了白子川的车进入内院。

“这位女士是……你说的那个什么魔女的一员吗?”周睿看着从副驾驶座上下来的尤纳薇问白子川道。

“嗯,这是尤纳薇,是三个人中唯一一个能让我看顺眼的。睿姐,你是没有见过另外两个人啊,那俩人简直就是脑残加二笔。能让人气炸的那种。”白子川唠唠叨叨的开始絮叨着另外两个人的不好。

看着尤纳薇,周睿嘴角微微一抽搐,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白子川的抱怨比较好。

“放心好了,尤纳薇也对那两个家伙烦的透彻。”白子川看出了周睿的不自在,对她解释道。

周睿看了眼尤纳薇,发现她确实没有在意,便松了口气。

“既然你这么烦她们,那为什么还要把瑞雯推给她们啊。”

“我就是想看看瑞雯有没有意愿,要是她感觉有趣呢?再说了,瑞雯她们几个也就只待一个月的时间而已,带她们四处玩一玩不是更好嘛。”白子川解释道。

“要是不愿意呢?”周睿追问道。

“不愿意?那就把那两个老太婆打包送给教廷,结个善缘吧。尤纳薇,你怎么看?”白子川说完之后看向尤纳薇问道。

“我无所谓,反正自从妈妈和首领奶奶故去之后,我就已经对那个组织没有什么好感了。”尤纳薇一脸无所谓的回答道。

“嗯……尤纳薇,是吧?”周睿盯着尤纳薇看了几眼,然后突然开口问道。

“嗯,没错。”尤纳薇点了点头回答道。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总感觉你有点眼熟。”周睿语气略带疑惑的问道。

“你去过法国吗?”尤纳薇反问道。

“没有。”周睿摇头。

“那就不可能见过了,我之前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法国,来到明国都还是我第一次出国。幸好之前首领奶奶给我办的护照还没有过期,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尤纳薇说道。

“但是,真的感觉很眼熟啊。”周睿一脸困惑的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说道。

“其实,不止睿姐你啊,我也感觉看尤纳薇的时候总感觉有种在哪里见过的样子。”白子川也一脸深有同感的说道。

“怎么可能啊,我在上个月之前可都没有见过你呢。”周睿转头白了白子川一眼,然后愣住了。

“卧槽!我知道了!我说为什么总感觉像是在哪里见过尤纳薇啊!原来是你啊!子川!”周睿突然指着白子川大吼道。

旁边走廊里的几个警察都被这突然的大吼声吓了一跳。

“额,什么啊?关我什么事情啊?”白子川同样被这一嗓子吓懵了。

“不是,你们两个长得特像!”周睿指着白子川说道。

“啊?什么特像?”白子川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你跟尤纳薇啊!你们两个如果忽略掉发色和瞳色的话,不管是五官还是脸上的神韵,都特别相似。就是尤纳薇比你好看多了!”周睿一脸兴奋的喊道。

“……”白子川猛地转过身去,用双手压住了尤纳薇的肩膀,将脑袋凑过去仔细看。

“我说之前怎么有种违和感呢!镜子里看自己看多了,看到跟我长得有些相似的尤纳薇的时候自然就有违和感了啊!”白子川恍然大悟道。

“所以……为什么我会相似啊?”尤纳薇也是发现了白子川身上跟自己相似的地方。

“……”

“……”

白子川瞬间冷静下来,然后满脸的冷汗。

“对啊,为什么会相似啊?明明是两个毫无关系的人。”周睿也在一旁疑惑的说道。

“……那个,等我一下。”白子川拿出手机开始跟自家老妈打电话。

“喂?子川?有什么事情吗?难道说,你终于愿意来这边散散心了吗?”还没等白子川说话呢,白妈的声音就开始唠叨个不停。

“等一下!等一下!老妈,我先问个问题先!其他的一会儿再说!”白子川焦急的打断了白妈的话。

“嗯?什么问题啊?”

“……先等一会儿!”白子川捂住话筒看向尤纳薇,“我知道接下来的问题很失礼,但是,这很重要。尤纳薇,你是什么时间出生的?”

“哎?什么时间?也就是一九九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尤纳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由自主的便将自己的隐私说了出来。

“喂!妈,一九九六年六月前后的时候,我爸他当时在哪里?”白子川松开手对着话筒问道。

一旁的周睿顿时傻眼了。

而尤纳薇也突然明白了白子川这么着急的原因了,同样神情紧张了起来。

“一九九六年六月?我记得,那时候,你爸爸他的工作刚熬出头来,去法国进修了两个月。对了,回来之后,他就突然着急慌慌的跟我订婚,然后完婚……怎么了吗?”白妈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老妈,祝你玩得开心点。”说完,白子川便挂断了,然后沉默的看向尤纳薇。

好吧,来算算。

尤纳薇的爸爸是在一九九六年六月的时候,跟她的母亲有了一次一夜情,之后经过十月怀胎生下了尤纳薇。

而且根据尤纳薇搜集到的情报,他的爸爸就是泽金市本地人,而且也是死在了两年多前。

而白子川的爸爸,一九九六年六月的时候,去法国进修了两个月,回来之后突然着急订婚和结婚。

白子川高一的时候,死于酒驾。

“我是不是该叫你姐姐了?”白子川苦笑着抬起头来看向已经惊呆在原地的尤纳薇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