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被阴了/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西泽樱华说什么,白子川都是咬定青山不放松,死都不肯松手。

“狮虎,晃过我哈。”脸都被打肿的白子川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快~快放开!”西泽樱华的声音突然出现了一丝颤音,白子川甚至都开始感觉到她身体出现了小幅度的颤抖。

白子川抬起脑袋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向西泽樱华,却发现西泽樱华竟然脸红耳热,甚至连眼眶里都开始浮现出了轻薄迷雾。

“感、感觉好奇怪,好热。”西泽樱华突然身体一软就往地上瘫坐了下来。

白子川及时半路拦住了她的腰,避免她瘫坐在地上。

“狮虎,以肿么惹?颜好红啊。”白子川担忧的看着西泽樱华问道,同时白子川发现自己好像脑袋转的好像有些迟钝了。

这一点,白子川自从进入西泽樱华的房间之后就已经开始有这种症状了,只不过,当时白子川没有多想,现在看到西泽樱华这不太正常的样子,顿时疑心上来了。

“不、不知道,只是,感觉好热,身体好热,而且,全身的力气好像都消失了一样,脑袋嗡嗡的……还有,把你那手给我停住!唔——!”西泽樱华的身体突然绷直了起来。

经西泽樱华这么一说,白子川发现自己的症状好像跟她的差不了多少,只不过,白子川以为自己身上和身体内部传来的热流和温软是因为自己被打的胖了好几圈的原因。

现在看来,不像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毕竟,白子川发现,自己现在全身上下最热的地方除了被打的最肿的脸以外,就是自己的小腹腹部位了。

白子川撑着西泽樱华的腰,想要站起身来将西泽樱华扶正的,结果脚下一软,差点连带着西泽樱华一起摔倒,就连白子川也发现自己身上的无力了,当然了,白子川手在西泽樱华腰间的游走却是一直没有停下。

“嗯?我着手,什么时候开始乱动着啊?”白子川发誓,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在这种时候做出这种失礼的事情。

就在白子川的思维越来越混乱的时候,西泽樱华突然沉默了下来,甚至连身体的颤抖也停止了。

白子川顿时心里一咯噔,惊慌的抬头看向西泽樱华。

与白子川所想象的不同,西泽樱华非但没有事情,她甚至还一脸媚态的顺着白子川的胳膊就冲着脖子搂了上来。

同时,白子川的意识也开始崩盘了。

崩盘之前,白子川保留最后一分意识望向了门口的方向。

“魔女……”

他终于想起了战斗老团长在饭后的不正常诡异态度了……

鏖战数小时,白子川才慢慢的回过神来,并将自己那沉睡在大脑深层的意识取了回来。

睁开眼,白子川感觉自己这短短的一生也算是值了。

尽管接下来的一个月恐怕是死个不停,但是白子川觉得用死个不停来换取这一夜,也不算亏。

将自己的分身从深渊之中拔出来,白子川一脸复杂的看着仍然躺在武道场上昏沉大睡的西泽樱华以及她身旁的那些污秽物叹了口气。

用纸巾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擦干净,白子川穿上一旁的武道服就打开门往浴室走去。

看时间的话,现在应该是已经深夜了,客厅里早就已经漆黑一片了,白子川甚至还能听到那两个睡在客厅里的老家伙的呼噜声。

将自己全身上下清洗了一遍,白子川便接了一盆热水,并湿了湿一条毛巾,端着回到了西泽樱华的房间。

帮昏睡中的西泽樱华擦洗了一遍全身,并将她抱到床上盖好被子,白子川就拿起魔镜往客厅里走去。

好在昨天的时候,白子川就已经从尤纳薇那里得到了这两个人的名字,所以将沉睡中的她们困在魔镜里对于白子川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但是之后的事情可就不好对付了。

整整一夜,白子川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发着呆。

一直到西泽樱华的房间门突然被从里面打开,而西泽樱华更是黑着脸走了出来,白子川才回过神来。

“给你五秒钟的解释时间。”西泽樱华阴着脸走到白子川的身边,并坐了下来按着白子川的肩膀说道。

“是那两个老魔女给我们下的魔咒。”白子川一句话解释清楚了一切。

西泽樱华很干脆的将手从白子川的身上拿了下来:“那两个人呢?”

“被我关在魔镜里了。”白子川举了举自己手中攥了一夜的魔镜回答道。

“放出来,我要出出气。”西泽樱华脸色阴沉的看着白子川说道。

“我只放一个,放出来之后,就随你打吧,别打死了就成,之后还得把她交给教廷的人呢。”白子川点了点头同意道。

反正还有一个可以用来交给教廷的人呢,这一个打死了也无所谓,但是这话还是要说的。

白子川直接将战斗老团长从魔镜里扔了出来。

刚扔出来的时候,她还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周围的,直到她看到白子川之后,才突然一脸愤怒的瞪了过来。

“无耻小贼!你之前究竟是将我们关在哪里了!大长老呢!”发起火来的战斗老团长汉语说的贼溜,都不带打顿的。

西泽樱华二话不说,在她话音刚落下的那一瞬间,拳头就轰了上去,顿时红的白的全都出来了。

“等等!师父,别把她口水也给打出来啊,太恶心了!”白子川一脸嫌恶的表情。

“住口!之后还有你的事情呢。”西泽樱华阴着脸看向白子川,将他看的脑袋一缩,全身打哆嗦。

尽管白子川自己也是中了魔咒,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但是,讲句心里话,就算没有这魔咒,看到之前那种样子的西泽樱华,白子川也表示自己扛不住,百分之百错下去。

所以,之后被暴打一顿,白子川表示自己理解,也愿意接受。

就算不接受也没用啊,谁让人是自己的师父呢,师父打弟子,想打就打。

甚至还可以美名曰,实战训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