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形势逼人/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国,在其他国家看来是最不能招惹的国家。

没有之一。

论国家历史,自从六百多年前的朱元璋登基称帝到现在,明国已经存在了整整六百四十九年了,是世界上存在时间最久的国家。

论国家经济里,明国的国家GDP,可以说是占据了全世界GDP的百分之三十五,而这个数据现在仍然在不断的上升中。

国家军事力量,陆军战力世界第一,空军战力世界第一,海军战力世界第一,电子信息战略排名依然是世界第一,军事总战力更是世界排名第一位,而对太空的探索水平,明国还是第一。

而国家内部的里世界非正常组织力量,明国的加起来甚至可以跟全世界其他所有国家的里世界组织力量对抗。

说明国是世界领头的当家老大哥,一点都不为过。

这次鲁达大主教之所以敢来明国,那也是因为在组织交涉上,教廷花了一些代价,才让国内的联合议会允许国门那边的组织放行。

就像是白子川所说的一样,如果骑士男单方面的主动攻击白子川的消息被透露出去的话,那么,教廷很有可能会跟明国的无数组织为敌,甚至还有可能仅仅只是因为这一点小事,而遭受到明国所有组织的不死不休的打击。

当初在进明国门的时候,也有签署过,绝对不会主动对明国居民动手的协议。

而骑士男刚刚的举动,就已经打破了这个协议。

“我明白了!”鲁达额头上开始泛出了冷汗,“我们可以将尤纳薇·杜斯蒂娜·白从教廷的必杀名单上清除掉,并且还会将所有关于她的信息全都封存,甚至毁掉。但是,记住你的承诺,魔女教派中再也不会有尤纳薇·杜斯蒂娜·白存在。”

鲁达说完之后看了周睿一眼便打算离开。

“等一下!”白子川赶紧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情吗?”鲁达回过头来看着白子川问道。

“你问还有什么事……我说,你难道忘记了吗?我还没有将情报和那个大长老跟战斗组的团长交给你啊。”白子川挠着自己的脑袋疑惑的看向鲁达。

“唔,那么,情报呢?还有那两个人呢?”鲁达愣了一下,然后问道。

“就在这里。”白子川示意火沫沫将背包扔过去,然后又从自己怀里掏出了魔镜,将两个人放了出来。

出来的时候,大长老正满脸惊慌的看着四周的人,而另一个人,则是仍然被打的半死不活的昏迷着。

鲁达收一挥,身旁的修女立刻赶过去将两个人捆了起来。

大长老只能愤恨的瞪着在场的所有人。

她还没有发觉到,戴面具的人中,就有尤纳薇和白子川,她只是单纯的认为,是这些异界人跟教廷联合起来了。

“那么,接下来,魔女教派的前任圣女之女尤纳薇死于抵抗之中,两位长老被生擒。并且从两位长老的口中,我们得知了魔女教派的所有情报,以上。”鲁达对着白子川说道。

“嗯,没问题。”白子川点了点头说道。

“年轻人,我们以后不会再见了。”鲁达眯着眼睛对白子川说道。

同时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但凡是到明国的任务或者是跟明国人接触的任务,他都不会再接下来了。

一个比一个奸诈。

如果在场的只有这白子川三个人,哪怕那几个异界人都在的情况下,鲁达都不会害怕,甚至还敢正面跟他们干,毕竟虽然那个异界女人的实力强大,但是只要在附近的三个骑士长全都聚在一起倒也不是打不过她,而其他几个异界人,虽然那个会瞬移的稍微麻烦一点,但是另外几个对于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一点的难度,即使其中一个有着邪恶气息的异界小姑娘有着主教级别的战力。

对于他而言,最麻烦的便是身为明国官方势力的周睿了。

要知道,明国最大的组织,便是明国皇家本身。

而警察,更是明国皇家最重要的官方机构之一。

当然了,时候白子川才从火沫沫那里听到这些,当时白子川冷汗直流,吓得不轻快。

如果真的将白子川他们给打了,甚至杀了,有那个女警官参与其中,恐怕用不了半天,鲁达自己所带领的这支在明国的特别行动队就会被明国官方追杀到全军覆没,然后教廷那边也会被抨击。

这下子,就算回去之后,汇报一切情况的时候,鲁达也可以将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一点过都没有,反而还会有功劳。

这对他在之后的教皇竞选中,可是有很大的好处啊。

鲁达和他身旁的一干修女带着大长老和战斗老团长都离开了,但是那个骑士长却被留下了。

因为,他现在还在跟西泽樱华僵持着。

“好不容易可以见到一个在武力方面仅逊我一筹的人,怎么可以不先打一场呢。”西泽樱华热血满满的看着骑士长说道。

“我不打手无寸铁之人。”骑士长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他胡说!刚刚他还拿剑砍我这手无寸铁的人呢!”白子川在一旁揭穿了骑士长虚伪的真面目。

“哼,好了,现在你是愿意打也得打,不愿意打还是得打,竟然敢对我的弟子下杀手,那你也就准备好接受我的全力攻击吧。”西泽樱华脸色一冷,直接冲着那个骑士长一脚踹了过去。

骑士长赶紧拾起剑来抵挡。

结果一下子就被西泽樱华的大力一踹给踹飞了出去。

甚至连他的其实大剑都被踹断了。

骑士长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剑,面如土色,身体不由得瑟瑟发抖。

如果刚刚这一脚踹到他自己的身上,恐怕就得直接去见主了。

二话不说,骑士长猛然站起身来,将手中的断剑一扔,拼了命的就往鲁达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也许可以说是逃了过去。

白子川甚至还在他经过的时候看到了他眼角满含的泪珠。

出于对这个骑士长的同情之下,白子川叹了一口气,然后将防护服着装,举起光线枪就冲着骑士长的背后随缘给他来了一枪。

没打中,直接蹭着他的耳朵打倒了路口的那棵树上了。

白子川暗恨的咬了咬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