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尤纳薇定居/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后,白子川便带着尤纳薇前往白家的祖坟。

说是祖坟,这也只是因为白子川的爷爷曾经带他来的时候说的,但是其实这里就只是一个被荒废之后没人管理的破落无人村而已。

现在白子川的父亲就葬在这里。

爷爷很神秘,但是却很疼自己。

这是白子川还没有见识到这间房子的特殊性之前,对爷爷的印象。

说爷爷很神秘,是因为他除了说自己曾经有一个大自己五六岁的兄长之外,便再也没有说过有其他的亲人了。

但是,那位兄长的家系却在爷爷去世前后都没有出过面。

而除此之外,爷爷就只有白子川的爸爸这么一个亲人。

就连这祖坟,也只是因为爷爷决定的,所以那就便是自家的祖坟了。

村子里只有最中央的地方有两个坟墓,那就是白子川的父亲安息的地方以及爷爷的空墓。

在坟墓的前面十几米的地方,有一个特意被修葺过的小屋子,屋子里一张实木桌子,上面放着两个牌位。

一个是白子川的父亲的,另一个则是爷爷的。

爷爷除了留下那个房子之外,便什么都没有留下,结果就是连衣冠冢都无法为他做,只能给他建一个牌位。

“爸,你还记得你二十来年前出过的时候,那一夜情的法国女性吗?这是你跟那位女性的女儿,我同父异母的姐姐尤纳薇。”白子川跪在坟前对着父亲的墓碑说道。

如果说,在之前还有一丝疑虑的话,那么,在那个大主教说出尤纳薇的全名的时候,这是疑虑就彻底消散了。

毕竟,在尤纳薇最后面的主姓氏上,可是白子川的白啊。

“来,姐,你来跟咱爸说两句。”白子川将自己的膝盖往旁边移了移,让开了给尤纳薇的位置。

尤纳薇自从来到这里之后,眼泪就一直流个不停。

“爸爸……”尤纳薇跪下之后,只是叫了一声爸,便被哽咽的声音打断了之后想说的话,甚至连一个完整的汉语发音都无法发出来了。

白子川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轻拍了几下尤纳薇的背,然后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个新的手帕递了过去。

尤纳薇擦拭了几下,然后顶着哽咽继续说道:“爸爸,我是尤纳薇·杜斯蒂娜·白,是薇薇安·杜斯蒂娜和您,白一行的女儿。妈妈她,去世前最后一句话便是让我绝对不可以来打扰您的家人,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来见见您,即使只是见您的坟墓。现在,我来了,和弟弟一起。呜——”

最后尤纳薇还是没有忍住,直接哭的跑了音。

白子川轻轻抱住了尤纳薇的肩膀,然后看向墓碑。

“爸,白家家训,绝对不能让家人受到外人一丁点的欺负,我一定会做到的。”

因为家里已经没有空房子了,所以白子川便开始到处给尤纳薇找住处。

“住到我那里去吧。”午饭时,周睿突然说道。

“哎?”当时白子川是满脸的愣神。

“我那里是一个套一室,什么东西都齐全了,就是整天都只有我一个人空的慌,尤纳薇过去正好跟我作伴。”周睿说道,“而且啊,接下来还得把尤纳薇的户籍什么的给迁过来……嗯,这个恐怕要花大时间的。毕竟,上头能够允许让尤纳薇的户籍迁过来,还是因为尤纳薇的父亲是明国人。”

“唔,姐,你怎么看?”白子川看向尤纳薇问她的意见。

“我没有问题啊。这样也可以的。”尤纳薇点点头说道,“反正睿姐一般都是过来这边吃饭的,所以,等睿姐上班之后,我就直接过来,然后呆到晚上就可以了啊。嗯,其实,说起来,睿姐那边只是睡觉用的吧?”

周睿瞬间被口中的饭给噎住了。

订好了尤纳薇的住处之后,白子川便和周睿带她出去买一些生活必需品,然后将那些东西一口气的全都搬到周睿的住处去。

看着这在繁华区占地面积最起码在一百来平以上的套一房,白子川呆了呆。

“睿姐,你这房子租下来是多少钱啊?我来帮我姐垫付房租和水电费物业费什么的吧,就当你们合租。”

“租?不是,这是我以前十八岁成人节的生日礼物。我外公送我的。虽然事后他就被我外婆给教训了一顿……”周睿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回答道。

外公?也就是那一位的父亲咯?很好,果然是土豪家。

白子川咂舌不已。

因为下午周睿还得去上班的原因,将东西都收拾好之后,白子川便带着尤纳薇回家了。

打开门,白子川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坐在沙发上生闷气的西泽樱华。

“那份计划书,算是彻底废了吧?”西泽樱华上来就问道。

白子川顿时尴尬不已。

“这两天事情有点多……所以,真的是对不起,师父。”白子川道歉道。

“没什么,毕竟你烂七八糟的事情确实有点多,而且,计划是死的,随时都得发生一些变动。”西泽樱华理解的回应道。

“那什么,我先去找瑞雯学魔咒了,你们聊。”一旁的尤纳薇见气氛有些沉重,赶紧找了个理由从白子川身边溜走了。

这让白子川很是心痛。

“算了,今天下午一下午的时间,你就做好了被操练到死的觉悟吧。”西泽樱华一脸严肃的说道。

白子川的身体顿时本能似的感觉到了不祥,双腿顿时一软。

等到几乎快要到傍晚的时候,白子川才从西泽樱华的房间爬了出来。

爬两三下就得稍微停一停歇歇手,双手和双腿不停的打着摆子。

而脸上的伤势比起早上来显得更重了,身体看上去也肿了两圈。

时不时的,白子川的身体就像是扯到了伤口似得猛地一颤,那时候白子川的脸上虽然有着痛意,但是却还有着一种无法掩饰的幸福感觉。

西泽樱华从不说假话,说操练到死那就操练到死!

各种意义上的操练到死啊。

肉体上、精神上,白子川都已经被西泽樱华打练的彻底服气了。

而在肾上,白子川也是被操练到欲仙欲死。

和西泽樱华一起的享受和感官,跟以前所有的女性朋友都完全不一样啊!

两个世界,两种差异,天与地之间的差别。

现在的白子川,毫无疑问的是痛并快乐着。

所以,今晚订餐吧!

看着自己那举一下就颤抖个不停的双手,白子川深深的叹了口气:“唉——还是得换个肾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