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事情败露/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捧重宝似得,白子川将西泽樱华之前花费时间整理的那个有三四道菜的小菜谱从厨房里的柜台上取了下来,并一脸严肃的抱着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几乎就是在同时,凯蒂和玛德琳的房间门突然打开了。

玛德琳和她的睡鼠冲门缝里往这边看了过来。

“呜哇,房东先生和樱华姐姐之间的关系越看越让人觉得很怪异,你们说对吧?”像是在征求着谁的意见似得,玛德琳小声说着。

“哦吼,我倒是觉得并没有太大问题。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也就是那样了。”

“唔,但是啊,我记得樱华姐姐是有丈夫的吧,而且还有一个女儿来着,但是,她却跟房东先生变成现在这种关系,是不是不太符合逻辑了啊?”玛德琳皱着眉毛说道。

“现在这种关系?有哪里不太对劲吗?”

“不对劲?到处都不对劲吧!就算是在仙境,我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夫之妇跟别的男人上床是什么对劲的事情!”玛德琳小声呵斥道,“……啊哦,刚刚那个声音……凯蒂?”

玛德琳一脸要遭的表情慢慢的转过了自己的脑袋往后看去。

果然,凯蒂正一脸惊讶和兴奋的看着她。

“嘿,凯蒂,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房东先生和樱华姐姐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绝对是很纯……洁的!”就算是昧着良心,玛德琳也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毕竟,不管是她的樱华姐姐还是房东先生,对她都是超级好的。

她可不希望让凯蒂将几个人之间保持的良好的关系给毁于一旦。

“放心好了。”凯蒂一脸奸笑的捂住了玛德琳的嘴,“我是不会告诉瑞雯和苹果,更不会对睿姐跟尤纳薇姐姐说的,只不过,我对他们两个人现在的情况很感兴趣,可以稍微给我说一下吗?”

“真的!”玛德琳兴奋的看着凯蒂,她一如既往的很擅长被凯蒂骗。

关上门来的那一瞬间,凯蒂看着白子川的房间,舌头舔了舔嘴唇,嘴唇很大幅度的往上一翘,奸诈的笑了起来。

而这边发生的一切,缩在自己房间正在仔细研究菜谱的白子川并不知道。

不过,他倒是突然打了一个寒噤,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要针对自己似得。

因为是四月最后的一个周末了,所以白子川打算晚上再多熬一会儿,先把这菜谱研究透了再说,所以他便忘记了时间。

将他从沉思中打断的是敲门声。

不过,因为从头到尾白子川也没有研究出来什么东西,所以对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白子川倒也没有什么厌烦的感觉。

随手将菜谱扔到书桌上,白子川便打算去开门。

“都半夜三点多了,是谁啊?”白子川一边嘀咕着,一边去开门。

反正不可能是西泽樱华了,她现在应该因为累透了而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着呢。

结果白子川打开门,却发现站在门口的是身穿纱织睡裙的凯蒂。

虽然这只柴郡猫在原本的世界几乎是恶作剧不断,但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便乖巧的让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当然了,说这种话的是玛德琳和瑞雯。

“额,凯蒂?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情吗?”白子川疑惑的看着凯蒂问道。

“房东先生,不请我先进去吗?”凯蒂乖巧的问道。

“额,好吧,进来吧、”听到这几乎可以算是暗示的话,白子川几乎有些不敢相信,但还是让凯蒂进来了。

毕竟,如果只是恶作剧的话白子川认为自己还可以忍受。

将门关上的那一瞬间,看着走进门之后便直奔白子川的床,并一屁股坐了上去的凯蒂,白子川感觉自己内心有一头猛兽汹涌着往外闯。

那不是什么色情相关的事情,而是一种残虐的欲望。

就像是一把刚刚打磨锋利的菜刀,眼前便是一块肉骨头,这时候,几乎已经可以说是万事俱备的菜刀,最想做的事情,大概就是一刀劈到这块肉骨头上去吧。

白子川现在所涌现的便是这种单纯的虐杀冲动。

“房东先生?你怎么了?”凯蒂刚准备找话题引白子川上钩,却发现白子川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那种眼神,不像是什么有了色欲,更像是猛兽在盯着一只猎物一样,猫的本质让凯蒂更清晰的感觉到了那种威压感,她自己的背后开始出现了冷汗,原本想只是来逗一逗白子川,然后就溜,以此让自己那被恶作剧之心压抑了许久的心情稍微释放一下,但是,这次凯蒂有了恐惧感。

“……啊,没什么!没什么!”白子川回过神来,连忙摆了摆手说道,“倒是凯蒂,你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凯蒂发现那种致命的恐惧感消失了,顿时松了一口气,但是经过刚刚那种恐怖的感觉,现在她也不敢将白子川得罪的太狠,毕竟,猫咪是很胆小的。所以,凯蒂决定自己只能换一个方法来进行恶作剧了。

“房东先生觉得呢?我是来做什么的呢?”凯蒂突然媚眼如丝的看着白子川,并将肩膀部位的纱裙微微往下褪了褪,并摆出极其诱惑的姿势。

她那银灰紫三色的头发依旧是绑成了两个马尾辫并螺旋着卷下来,而那只猫咪帽子则是已经被她摘了下来,完美的身材和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直接开始闪闪发亮,她那犹如猫咪一般的竖瞳散发出一种野性和别样的魅力。

白子川不由得喉咙一种涌动,然后将唾沫狠狠的咽了下去。

“那个,到底是什么事情?”白子川打起精神来,让自己振作道。

“我可是听说了哦,房东先生,你好像和樱华姐姐之间有一些不得不说的关系呢。”凯蒂一边说着,一边有些紧张的仔细观察着白子川的反应。

毕竟,经过刚刚那一出,她也害怕再把白子川给惹恼了,然后再上演刚刚那一出。

虽然她也有想过先离开,但是,身为恶作剧明星的作死之心却催促着她继续下去。

而听到凯蒂的话之后,白子川则是赶紧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冻僵了一样,别外的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