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凯蒂的作死大行动/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底是什么事情?”白子川脸色严肃起来,板着脸看向凯蒂问道。

被白子川这突然变严肃的表情,凯蒂直接愣了一下。

这跟她剧本不一样啊!

在她的剧本上,房东先生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开始拼命解释的吗?

那些书上都是这么说的啊!

看样子,凯蒂小姐好像在不知不觉间,就被女性向小说给俘虏了。

“那,那什么,我,我只是听说了这件事情而已!并没有想将它说给别人听的!真的!”凯蒂顿时慌了神,连之前摆出来的魅惑姿态都直接舍弃了。

白子川被她这突然的转变看的一愣,然后不由自主的扯了扯嘴角。

“恶作剧之王的女儿,不作死不舒服斯基的凯蒂会帮我保守这个秘密?我怎么想都觉得这是在开玩笑啊。”白子川看着凯蒂表情怪异的说道。

“那、我要怎么取得你的信任?”凯蒂迅速回过神来看向白子川问道。

“很简单,你跟我做和师父一样的事情不就可以了吗。”白子川都为自己的这个好想法点赞。

“嗯?就是这么简单?”凯蒂呆了一下,然后歪了歪脑袋看向白子川。

“简单?”白子川被凯蒂的这句话给吓了一跳,“凯蒂,你知道我跟师父发生了什么关系吗?”

“不就是男女关系吗?说起来,男女关系是什么?虽然听起来好像很有趣的样子,但是我之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凯蒂歪了歪脑地啊,然后瞬移到白子川的身边问道。

“啥?你不懂?”白子川直接懵逼了。

“嗯,学校里从来没有教过这种词汇,而且,妈妈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凯蒂耸了耸肩膀回答道。

白子川瞬间觉得这个世界跟自己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世界最恐怖的事情不是一个人掌握了自己最羞于见人的秘密,而是那个掌握了自己秘密的人,却根本不知道那个秘密的重要性!

这种情况下,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掌握自己秘密的人根本就不会重视那个秘密,将其散播开来。

这种时候,只有一种办法了。

“来来来,白氏课堂开课了。”白子川将凯蒂压在书桌前的椅子上,然后从书桌上拿过一本空白笔记本和一支笔,开始写写画画。

“……”

“就是这样,现在你懂什么是男女关系了吗?”白子川擦了擦因为过于羞耻的讲解而流出来的满头大汗,并喝了口水问道。

这也是够了,尼玛,晚上不好好睡觉,跑到这里来听生物课了啊!

“还是不懂。”凯蒂一脸茫然的摇了摇脑袋。

“得亏你不是我学生,不然我非得一个大棒子帮你给打死了!”白子川气急败坏的说道。

“不用着急,我妈妈曾经告诉我,如果闹不懂的事情,那就直接去实际看过一遍,就能懂了。”凯蒂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丝奸诈的笑容,“所以,干脆你和樱华姐姐在我面前再做一次男女关系吧。”

看着凯蒂那有些恶劣的笑容,白子川瞬间没了脾气。

开玩笑?

这种事情也就在没人在跟前的时候说一说,想一想。

真敢去做的话,恐怕刚在下手的那一瞬间,就得被西泽樱华拉出门口打死拉倒。

那可是真的就死了啊!没有复活的!

白子川自认为自己还不至于那么作死,所以眼神在凯蒂的身上瞟了瞟,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

当然了,这个笑容在其他人看来就是贼特么贱。

被这个笑容看的浑身发毛的凯蒂不由得站起身来后退了一下。

“房东先生,您怎么这么看我?”

“我刚刚想了想,如果只是单纯的看的话,恐怕你还是看不明白,干脆,我就直接拿你来做那个……男女关系吧。”白子川顿了一下,然后说道。

“额,只是这样啊,我啊,没问题。”凯蒂一边说着,一边走向床边,“那么,具体要怎么做?”

椅子太膈人了,还是床坐着舒服。

“很简单,你躺下去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白子川点了点头说道。

“这样吗?”凯蒂很听话的躺了下去。

白子川二话不说,直接将自己身上的短衬和线裤一脱,露出胖次来。

“咦?房东先生!你为什么要脱衣服!”凯蒂本能的察觉到了危机,想要坐起来。

白子川二话不说,直接扑了过去将她重新压了回去。

“你不需要问太多,只需要看,然后慢慢体会就可以了!”白子川一边说着,一边将凯蒂的衣服往下脱。

“等、等一下!这种事情不可以!女生不应该将自己的裙子内的东西展露在男生面前,这一点妈妈还是有教过我的!”凯蒂开始挣扎起来了。

“要信我啊!我现在就是在向你演示男女关系的第一步啊。”白子川真诚的看着凯蒂说道。

看到这真诚的眼神,凯蒂的手不由得一松,下一刻,裙子便从她身上离开了……

讲真的,白子川自认为自己也算是有过多次经验的人了,但是在叫喊的时候,本能的就发出猫咪的叫喊声,和在嗓子里传来跟猫咪一样呼噜噜声音的女生,白子川还是第一次真正见到。

不过,看着床单子上的那摊红血迹,以及已经昏睡过去的凯蒂,白子川开始头疼起来了。

“这下子要怎么办啊?”

不顾后果的将凯蒂给办了,但是明天大家醒了之后怎么办?

毕竟是第一次,凯蒂的身体状况是绝对瞒不过西泽樱华的。

但是,从白子川的房间出去,怎么想都能想得出到时候其他人的表情的。

白子川开始为自己的欲望冲昏了头脑感到了头疼。

“等一下,说起来,既然什么都不懂的话,那么凯蒂为什么还会知道那件事情的啊?”白子川突然一愣,然后想起了这么件事情。

“……玛德琳!”突然想起了那个看过剧本的谜之音一家,以及现在唯一一个能够听到那个声音的玛德琳,白子川顿时灵光一闪。

白子川二话不说,抱起仍然全裸着昏睡过去的凯蒂就往浴室冲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