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主角永远是最弱的那个/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子川将云的控制解除之后,便一脸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公寓里。

奈亚子最后的那一问,将白子川彻底问蒙了。

不过,说的也是,为什么当初自己会连怀疑都不带怀疑的就直接相信了呢?

毕竟,除了火沫沫的一己之言之外,她所说的话,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证据来证明真与伪了啊。

虽然通过教廷那时候的事情,判定了火星侵略战的真与伪,但是那只是说明了最后地球确实是胜利了而已,至于那什么银河联盟之类的可信度仍然为零啊。

毕竟,虽然当时那帮子人对异界人的存在都是不惊不怪的,而且看起来还没有什么敌意,但是未免不能说那只是因为地球上的各个组织在经历过那次胜仗之后便开始自傲自满了啊。

当初为什么会相信火沫沫的一面之言呢?

大概是因为有摩亚在一边,而且火沫沫又是一脸对摩亚很是恐惧的样子,所以让白子川认为她被吓破了胆,所以对她当时所说的话全都相信了吧。

那么,真相又是什么呢?

说起来,自从教廷的事情之后,火沫沫就很少来公寓了,而且,从之前的时候就是,她感觉好像在白子川看不到的地方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白子川突然想起这么一件事情。

“那么,要放弃火沫沫么……”白子川一脸慎重的看着镜子自言自语道。

“所以说,那跟你有什么关系?”房灵的声音突然从不知何处传来。

“咦?”白子川一愣,然后满脸茫然的抬起脑袋看向天花板。

“就算是那个火星来的小丫头是在说谎,那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房灵将自己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

“你是觉得自己能够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火星呢,还是觉得如果你去对其他组织发出警告的话,他们会相信你所说的?”房灵提出了疑问。

白子川顿时一愣。

对啊,自己在这里瞎操什么心!

天塌下来都还有高个子顶着呢!

想到这里,白子川顿时感觉眼前豁然开朗。

“好,既然这样,那之后考试还是可以继续抄火沫沫的啊!”白子川精神抖擞的站起身来。

“合着你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在那里一脸沉思样的啊!”房灵再度气炸。

将思想和烦恼一同放飞之后,白子川顿时感觉一身轻松。

就在白子川刚准备回房间的时候,突然听到厨房传来了炒菜时候的噼里啪啦的声响。

白子川好奇的走过去往里一看,发现奈亚子正在穿着围裙不知道在炒什么菜。

“……”炒了一个月的饭菜,白子川终于看见了可以让自己休息的兆头,看到这里,白子川不由得热泪盈眶。

“哎呀,子川,你回过神来了啊?”听到背后传来声响,奈亚子一回头正好看到正热泪盈眶的白子川,“你、你这是在哭什么啊。”

“唔——什么都不说了!”白子川冲过去紧紧攥着奈亚子的双手上下直晃,“以后做饭炒菜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咦?什么?等一下!为什么突然就这么决定了啊!”奈亚子脸色蹭的红了起来,甚至连说话都带上了颤音,“咦?这是那什么!告白吗!决定一生的告白吗!这么突然吗!”

“哈?当然不是了。”白子川眼睛微微一眯怪异的看着奈亚子说道,“刚刚那话,不管怎么听,都只是单纯的将做饭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吧。顺便一提,我说的做饭,可是加上房客和我朋友好几份人的哦。”

“咦——怎么这样……”奈亚子顿时失落的低下了脑袋,“那我还是不要做了。”

白子川看着低着头失落的奈亚子,正准备失望的叹口气的时候,一个惊人的发现让白子川的冷汗不由得从额头上开始滑落。

奈亚子对银制叉子并没有任何异样的神情!更不要提恐惧和厌恶了!

因为,她现在手里拿着的就是银叉子啊!

白子川被自己这惊人的发现吓了一跳,狠狠的咽了口唾沫,白子川语气有些发颤的开口问道:“那个,奈亚子,你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

“害怕的东西?不存在的!能够让我奈亚子大人恐惧的东西,在这个宇宙都不会存在的!”奈亚子拍着自己的胸脯,一脸自傲的回答道。

果然,她对银叉子已经没有任何的恐惧感了!

说来也对,她和克子她们之所以会害怕银叉子,那也是因为小时候被置换成犹格·索托斯的八坂真寻拿着银叉子威胁所造成的影响而已。

在前往她所在世界的地球不是奈亚子这个前提下,八坂真寻会置换成犹格·索托斯的理由也就不存在了,所以,银叉子对于奈亚子来说自然也就没有任何的震慑力了。

所以,这下子是真的糟糕了啊!

白子川内心已经惶恐到想要现在就出去绕着市里跑一圈了。

失去了银叉子这个对邪神专用神器,那么,对奈亚子的压制物品就已经彻底不存在了。

而且,她也不是像军曹那样的,可以用娱乐用品来威胁的人。

所以,如果奈亚子打算在地球上发狂的话,能够阻止她的存在还真不一定存在啊!

就算能够成功阻止,那到时候的损失可就……

再说了,白子川到时候作为房东,责任可就大了去了。

所以,最终白子川的内心讨论结果是,必须要将奈亚子在抑制的同时还得供着!

不能在所有她任性的条件上屈服,但是在某些她坚决不肯让步的方面,白子川必须也得让步才可以。

这一刻,白子川感觉整个地球的安危全都系在自己一人身上了。

就在白子川一脸正气凛然的准备离开厨房的时候,转过头来却看到一张清冷的俊脸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正是两仪式。

夭寿啦!忘记还有这位连神都能杀的危险人物啦!

白子川此时的内心是痛哭流涕的。

这个时候的两仪式还是穿着那身刚来的时候的服饰,看样子,她好像很喜欢自己的这套衣服。

“那个,两仪同学?有什么事情是需要我来帮忙的吗?”白子川干笑道。

“饿了。”两仪式简短的一句话让白子川提起来的心跳终于放了下来。

他还真担心这位房客突然来一句,要杀人玩玩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