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比试总会伴随着意/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子川从来都没有认为自己很强过。

比上,不管是西泽樱华还是琉星他们这些有着战斗力的房客,白子川就没有信心打得过任何一个。

比下,在西泽樱华的调教下,有一般人三倍左右身体素质的白子川打赢周睿已经是很简单的事情了。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说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一遇到里世界的事情,白子川最先做的事情就是先把防护服穿上,然后再将光线枪当做自己最大的武器来面对那些事情。

至于在西泽樱华调教下练出来的近身格斗术,白子川只是用来当做强身健体打基础的东西了。

其实,说白了,就是白子川被这些房客的战斗力给打击的根本就不敢将自己练出来的格斗术当做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

所以,突然听到两仪式要跟自己来一场不带特殊装备的战斗,白子川内心是极其想要拒绝的。

因为,白子川并不觉得自己可以打得过两仪式。

看着手持自己前段时间刚给她的那把匕首,白子川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了出来。

他打算用换呼吸的方法来让自己冷静下来。

感觉自己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白子川双脚双腿并拢,一个原地后空翻结束了准备工作。

落地一瞬间,白子川左腿屈膝微扣,右脚脚跟外撑,左手与胸部在同一水平线上,掌心冲地微扣,右手则放在肚脐三寸之上的水平线上,胸怀右侧,脑袋微微一低,眼睛却向上看。

两仪式看不懂白子川这种起手式是怎么回事,只是板着脸微微躬身,双脚一前一后做好冲锋准备。

下一刻,两仪式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冲着白子川冲了过去。

白子川则是心一沉,微吐一口气,身体重心微微向后一压,眼睛死死盯着两仪式的前进路线。

两仪式刀锋刚至胸前,白子川迅速脚下步法一变,微侧身体,同时左手握拳迅猛出击,右手则是贴近身体做好防守手段。

两仪式早就看出白子川想要躲过刀尖的意思,匕首微微一转,刀背冲着白子川的方向就划了过去。

然而白子川的左手刚好在打两仪式的肩肘处,阻止了她的进一步动作,匕首也停留在了半空中。

得势不饶人,白子川防守的右手迅速向上,目标直指两仪式的武器。

两仪式到底是有着杀人经验的,知道这个时候最恰当的手段是什么。

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那把原本握在右手中的匕首突然出现在了那一直处于闲置的左手上,并用极快的速度冲着白子川的脖颈刺了过来。

白子川哪里真的经验过这种切实的即将被近战对手杀死的体验啊。

脑袋里的那根弦一紧,步法一慌,白子川有些失措的连连倒退两步。

就连原本已经控制住的两仪式的右手活动,也被白子川给放弃了。

一刺被白子川躲过之后,两仪式仍然没有罢休,几乎就在同时,刀背冲着白子川的喉咙便划了过来。

白子川脖子往后猛地一仰,险而险之的勉强躲过了那一刀。同时,冷汗也从白子川的额头上冒出,甚至连浑身的汗毛都因此而倒竖起来。

但是两仪式的动作仍然没有停止,一刀被闪过之后,看着白子川那有些失衡,下盘不稳当的身体,两仪式微微一蹲,左腿随之扫向白子川的双腿。

白子川这次是躲不过了,双腿被两仪式轻易击中。

但是出乎两仪式意料的是,原本在她看来破绽百出的下盘,却是稳当的要命。

这一扫非但没有让白子川的身体彻底失去平衡,反而让他像是找到了一个着力点一般,单手猛地一撑地,以脚跟为中心身体转了一圈。

从正面对着两仪式的正面就冲了过去。

两仪式眼中精光一闪,持刀左手迅速冲着白子川冲过来的方向刺了过去。

然而白子川早就已经防着两仪式的这一招了,左手替换了右手,再次一撑地,同时脚尖提花脚跟猛地往地面上一蹬,白子川的身体瞬间开了地面。

等匕首划过自己的下方,白子川双手抓住两仪式的左臂,打算利用两仪式的左臂来做着力点跳到她的身后。

但是入手的触感让白子川的动作一僵,算盘也被打破了。

那不是真的手臂,恐怕是假肢……

将将躲过又一刺,白子川再次失衡的身体直接砸向了地面上半蹲着的两仪式。

即使白子川有心想要躲开,但是突如其来的急攻导致白子川根本无法换手让自己的方位从两仪式的正上方移开。

而两仪式刚打出攻击,同样也无法迅速转移自己的身体。

结果,白子川很是干脆的就正面砸中了两仪式。

两仪式手中的匕首直接掉落在了体育馆正中央的假草坪上,没发出一点声响。

而白子川和两仪式则是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根本无法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中缓过神来。

两人的鼻尖和嘴唇之间相距就差两公分。

白子川微微一噘嘴,就能感觉到嘴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

支撑地面的两只胳膊也开始慢慢的用不上力道,身体直接开始僵直起来。

抽筋了……

两仪式则是被这突然的变化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刚刚被白子川砸躺下来的时候,脑袋直接砸到了假草坪上,现在脑袋还在嗡嗡作响,所以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要将白子川给推开或者踹飞。

而奈亚子看着这场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明明是我先!不管是女朋友还是妻子,明明都是我先来的!”

“闭嘴!奈亚子,快来帮我把我拉起来!我胳膊和腿都抽筋了!”白子川气急大叫道。

然而就这么一句话的功夫,白子川的嘴唇和两仪式的嘴唇相接的次数最起码就得超过了十次。

看着两仪式那越发幽深的眼睛,白子川心里好慌。

就怕她一刀冲着自己的脑袋扎过来。

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抢了两仪式的初吻极其之后的十几吻,但是,现在的两仪式给白子川一种,马上就会死掉的感觉。

“嘿咻!”好在奈亚子还是蛮给力的,白子川话音刚落,她就跑过来一把将白子川从两仪式的身上拽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