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时间/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房灵姐姐的一通安慰之下,白子川突然开始对未来有了期望。

并且热切的等待着自己能够有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那一天。

就在白子川眯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展望未来的时候,奈亚子突然走了出来。

“子川,你怎么还没有上游戏啊?”

“啊?马上就去。”白子川一愣,然后才慢慢坐起身来并回应着奈亚子。

但是现在的白子川对于这游戏的热乎劲也早就已经过去了。

估摸着等桐谷和人和城钟惠到了离开的那天,也就是白子川跟这款游戏说再见的时候了。

不过,看奈亚子玩的这么上劲,可能到时候她还是会继续玩下去吧。

进入游戏,白子川发现骷髅正独自一人一脸郁闷的坐在酒馆里。

“哟,骷髅,怎么就你一个人啊?”白子川过去打招呼道。

“白河,你也是刚上线来啊。其他人都在打副本呢。”骷髅面色有些难看的回应道。

“嗯?你怎么了?”见骷髅的面色有些不太好,白子川问道。

“……其实,是我家里的问题啦。”骷髅面有难色的说道,“因为我最近玩游戏的时间太过长了,家里人已经开始有些不愿意了。”

“嘛,毕竟你爸是市长。”白子川也是有些无奈的说道,“而且,像你们这种家庭,家教应该都很严才对。说实话,我也对你们竟然能维持这么多天的长时间在线而震惊。”

“……”骷髅白了白子川一眼,然后继续说道,“现在家里给我限定玩游戏的时间了,每天最多只能玩两个小时,一旦超出这个时间,他们就直接拔网线。”

“呜哇!竟然是拔网线!”白子川一脸惊悚的看着骷髅说道,“那可是下下策啊!”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骷髅摊了摊手说道。

“这件事情你跟其他人说过了吗?”白子川坐到骷髅的身边问道。

“嗯,刚刚在战队里发了邮件给他们了,不过,他们现在在打副本,所以没时间回我。”骷髅点了点头说道。

白子川闻言,愣了一下,然后沉默了下来。

他实在不好说,刚刚奈亚子就是亲自下线去叫的自己上线。

等了十来分钟,外来客的另外几位成员才从传送阵中进入了这家酒馆。

“骷髅!发生什么事情了!”刚进门,花花神官就一脸焦急的小跑到骷髅的身边问道,“刚刚在打副本的时候,突然就从战队聊天里出现你发的邮件,以后每天只能玩两个小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骷髅将自己刚刚和白子川说的事情重复了一遍。

“这样啊,是叔叔跟阿姨啊……”听骷髅讲完自己的难处之后,花花神官一脸哀伤的说道,“那就没有办法了。”

很显然,她对于骷髅的父母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那么,你打算以后都在什么时间点上线?”花花神官有些在意的问道。

“嗯,最好是在上午,大概在九点到十一点之间的时间段里吧。”骷髅考虑了一下回答道,“从下个月开始,每天下午我都要去上礼仪课。我爸给我报的一个礼仪班。”

“嘶——礼仪班——”花花神官突然吸了一口冷气,“那种课程我在高中的时候上过,难过的要死……没有想到,现如今,骷髅你也要去上那种课程了啊。”

“哇!就那么痛苦吗!”看花花神官一脸同情的样子,骷髅直接泪崩了。

“嗯!非常痛苦!”花花神官加重语气道,“基本上就是能把人给逼疯的那种程度。”

就在这时,桐人和城惠对视一眼之后,城惠也突然开口了。

“实际上,我跟桐人差不多也快要退出战队的时候了呐。”

“咦?”听了城惠的发言,花花神官顿时脸上的表情直接僵硬了,一脸惊慌的看着桐人和城惠,“怎、怎么了吗?为什么突然说……要退出战队?”

骷髅也是一愣,然后紧张的看着两人。

虽然接触时间并不算太长,但是她对城惠和桐人两个人的感官还是相当不错的,而且,她还对桐人的操作技术很是憧憬。尽管桐人年纪还小。

“实际上,我跟桐人的号都是游戏官方的测试号,只能体验一个月的。”城惠的脸色依然很是淡然,“所以,等再过几天,我们两个的游戏号就要上缴了。”

“哎?那、那要再等两个月,等第二批头盔的发行你们两个人才能再上来吗?”花花神官表情依然很是僵硬,“那头盔……啊,对了,干脆当做战队公费,由我来出给你们两个人买头盔的钱吧。还有老白和混沌子的,你们两个的也由我来出资金吧!”

“我跟混沌子的都是之前在网上预订了的。”白子川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测试号。”

“而且,你也不用花钱给我们两个买什么头盔了。”城惠继续说道,“因为,等这个月月末的时候,我跟桐人就得收拾收拾准备回老家了。”

“回……老家?哈、哈哈哈……”花花神官干笑了几声,“突然之间回什么老家啊……”

“我们在老家还有事情要去做啊。”城惠像是感慨似得长舒了一口气。

“是非要回去不可的吗?”花花神官问话的语气几乎是带着哭腔的。

“啊,是的。”城惠毫不犹豫的点头说道,“是重要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必须要回去的程度。”

瞬间,几个人之间的氛围变得沉闷起来。

与骷髅对桐人的技术的憧憬不同,花花神官对城惠与其说是当做某方面的目标来憧憬的话,倒还不如说是对于那份才能由崇拜升华为了对他整个人的喜欢。

没错,经过这短短几周的时间的接触,花花神官已经对城惠有了一定的好感。

只不过,不是什么非常牢靠的情感。

只是由崇拜升华出来的那种喜欢而已,大概只需要平淡一段时间的关系,就能淡化掉那种感觉的薄弱程度罢了。

但是,就算是这样,那也是名为诗莀的少女,第一次对异性产生的朦胧感觉。

尽管这是一段绝对不可能会开花结果的情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