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场面/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绘里奈的一番抢白,让骚包男感觉自己很是尴尬。

“小姐,你以为你是谁?”骚包男干脆直接放弃了自己从别人身上学来的绅士风度,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骚包男对栗子的家世了解的也是很透彻,知道他一家都是教书的,而且人际关系中也没有什么能够让自己所害怕的角色,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对在场的所有来参加婚宴的人抱有看不起的态度。

而一个只是长得漂亮的女人,就敢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这让他很是生气。

尽管他生气生的毫无意义。

绘里奈干脆就直接不再理会他了,头一扭看向白子川。

意思很简单,丢这个骚包男的面子的事情,由她来做,但是,其他的事情,就由自己来做。

这么理解那个眼神的白子川冲着绘里奈微微一笑,笑得她心里发毛,并且一脸嫌弃的看向白子川。

绘里奈表示自己只是看的那个骚包男看的心里烦,所以才扭过头来的,结果白子川那恶心的笑容反而更让她心里发毛。

再一想到那条至今仍然摆在自己房间的床头上的项链,绘里奈更是感觉自己浑身不自在了。

见到自己竟然被绘里奈无视了,骚包男直接愤怒的伸手就要去抓住绘里奈的衣服。

当然了,白子川是不会让他得逞的,所以在他伸出手的那一瞬间,白子川也出手了。

像是骚包男主动伸出手来跟白子川握手一样,两只手丝毫没有任何违和感的握在一起,甚至连骚包男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白子川轻轻晃了几下。

“哎?”骚包男一脸茫然的看向白子川,下一刻,巨力突然从白子川的手上开始传到全身各处。

骚包男的脸色也开始变青了。

但是骚包男强忍着没有叫喊出声,因为附近几个桌子已经开始有人将视线投到了这一桌上。

扭曲着笑脸,骚包男将脑袋凑到了白子川的耳边,小声的威胁道:“给我松开。”

白子川轻轻一笑,然后像是丢垃圾似得将他的手跑开,然后拿起餐桌上的纸巾死命的擦自己的手。

“算是我最后给你的劝告好了,好好享受你最后的一点阳光时刻吧。”白子川笑眯着眼睛看着骚包男说道,“毕竟,从明天开始,你不但会一无所有,甚至还会背负上巨大的债务问题。”

“啊?”骚包男咧着嘴瞪着白子川,口中还发出威吓似得声音。

不过,他也只是口中小声的骂骂咧咧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白子川所在这一桌。

之前还好,不知道白子川的能力,但是刚刚那个握手的时候,白子川所表现出来的力道,让他着实心惊,他还真怕白子川急了把他给打一顿。

见骚包男脸色慌张的离开了这一桌,白子川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便将注意力放到婚礼上去了。

而另外几人除了小町有些担忧的看了眼那个骚包男之外,基本上就没有人去再关注他了。

“真的没有关系吗?”小町有些不放心的看着白子川小声的问道。

“放心吧放心吧。”白子川拍了拍小町的脑袋说道。

如果说那个骚包男不来找事的话,什么都好说,毕竟白子川来这里的目的也只不过是给栗子撑场面的而已。

但是,他来找事情了,而且还对绘里奈出言不逊。

那这可就不是白子川能够说原谅就原谅他的了。

因为他招惹的是绘里奈啊。

对一个高傲的女性说用一百万来包养她,而那一百万甚至可能连她建一个料理研究会所需要的器材都不够,这无异于是对她最大的侮辱。

所以,对于绘里奈之后会如何对待那个骚包男,又打算让他落得什么下场,白子川并不打算出手干涉。

倒不如说,可能到时候白子川还会出手帮一下绘里奈教训那个骚包男,比如说,当个打手或者保镖之类的。

“本来是可以相安无事的,但是谁让他非要来找茬。而且还说出那种话。”白子川摊了摊手,对着小町说道。

小町闻言,摸着自己的脑袋苦笑了几下便不再说什么了。

刚刚骚包男说的话确实是很过分。

婚礼照常开始。

看着在司仪有条不紊的主持下顺利进行的婚礼仪式,白子川身边的几个女生都露出了一丝神往的表情。

奈亚子更是不由得紧紧的搂住了白子川的胳膊。

白子川见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将手放到了奈亚子搂着自己的胳膊上。

等栗子和他的妻子说完一大串肉麻的情话之后,婚宴的重点,宴席终于开始了。

一道道菜被服务员端上桌子,看着这热闹的气氛,白子川都感觉自己快要饱了。

当然了,就是那味道有点不太好。

毕竟各种各样混杂的菜品的香味在空中汇聚,所凝聚出来的那种气味有时候并不一定就会是香的。

看着桌子上被摆上的一大桌饭菜,白子川和小町,以及奈亚子都还好说,毕竟,他们也算是吃了十好几年,甚至不知道多少年的普通食物了,所以能够很顺利的接受。

但是绘里奈和爱丽丝却就是完全无法接受了。

光是闻着空气中那混杂起来的味道,绘里奈的脸上就已经出现了一丝不耐烦的神色,更不要提让她拿起筷子抄着吃菜了。

而爱丽丝更是表情欠佳,莫说那些饭菜,甚至连桌子上的果汁或者茶水她都不愿意碰。

“光是看到这菜色,闻到这味道,我就没有食欲了。”爱丽丝憋屈的看着白子川说道。

“我也是。”绘里奈双手环胸,面色不愉的说道,“我已经开始对这种宴席产生反感了。值得庆幸的是,我以后的结婚典礼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是了。”

“咳咳,那个,要不然,我去找厨房借一下厨房,然后再给你们做一份吧。”白子川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看着几女问道。

“嗯,这个可以有。”爱丽丝瞬间有了精神。

“先去找这家饭店的店长,让他给我们腾出一个包间来吧。”绘里奈捂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吃东西的。就算那料理是你做出来的也一样。”

白子川闻言脸色一挎,然后略带歉意的看向正在一桌一桌敬酒的栗子。

“服务员!”白子川手一招,将正准备往这桌上放菜的服务员叫住了。

“有什么事情吗?”这个看起来大概三四十来岁的大妈看着白子川问道。

“麻烦你把你们这家店的店长叫来一下。是我们个人叫他来的,跟这家婚宴是没有关系的。”白子川最后补充道。

“找店长?大堂经理在外面,有什么时候你们还不如去找他呢。店长怎么可能会因为你们几个客人就过来啊。”服务员大妈没好气的挠了挠自己的耳朵说道。

“你就告诉你们店长,这是关乎你们这家饭店还能不能在业界生存下去的至关重要的事情。告诉你们店长,如果你们想要在三天内关门大吉,并且还打算负债最少上千万的话,那你们店长可以不过来。”白子川一脸无辜的对着服务员大妈说道。

见白子川说的煞有其事的样子,服务员大妈犹豫了一下,然后拜托隔壁的另一个服务员帮忙将自己这边推车上的菜品发放下去,然后自己一个人跑出了婚宴大厅。

过了没一分钟,服务员大妈便带着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那服务员大妈还冲着白子川这边的桌子上指了指,然后跟她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不知道说了什么。

很快,那个中年男人便在服务员大妈的带领下来到了白子川这一桌。

“先生,请问找我们店长是有什么事情吗?”

中年男人的涵养不错。

毕竟,白子川之前的那番话基本上就相当于是挑衅了,他还能这么忍气吞声,并且一脸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表情已经算是很好了。

“大堂经理?”看着他胸前的铭牌,白子川用略带失望的语气说道。

不够,也没有办法,毕竟,一个年轻小伙子突然跟你说,如果你家老板不想关门大吉并且还欠外债的话,就赶紧到我面前来,任谁也不可能觉得这是真的。

“是的,我是这家店的大堂经理,有什么事情您可以跟我说。”中年男人看着白子川说道。

“你做不了主的。”白子川摇了摇头,然后脸色认真的看着大堂经理说道,“我知道你不信我,但是你可以跟你家老板打一通电话,跟他说,这里有一个业界最著名的美食评论家在,如果他不想让自己的饭店被整个业界排挤,并且在网络上传播导致饭店被迫关门大吉的话,他最好过来。”

见绘里奈和爱丽丝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得难看起来了,白子川便顾不上自己的语气和态度有多差了,直接用上了威胁的办法。

“美食评论家?”大堂经理略带诧异的看了眼白子川和他身边的几女,犹豫了几秒,才拿出自己的手机往门外走去。

“你们再稍微忍耐一下吧。”见大堂经理离开之后,白子川才一脸无奈的看向几个人。

“嗯,我知道了。”爱丽丝一脸的无所谓。

但是绘里奈的脸色却已经开始变得难看起来了。

“从来没有人敢让我等!”

“啊哈哈,这里毕竟不是你原本的世界了。”白子川无奈的说道。

等了大概七八分钟,那个大堂经理才带着一个穿着便装的大肚子男人走了进来。

见到那个大肚腩的时候,几乎婚宴现场所有的服务员都态度一肃,上菜的速度和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

只不过,这忽进忽出的现象还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那边这个骚包男也开始抬起脑袋看向了白子川这边。

大肚腩顺着大堂经理手指的方向,视线直接落在了白子川这桌上,然后他便突然一路小跑这往白子川这边跑了过来。

看样子,他是已经发现了绘里奈的身份了。

果然如同白子川所预料的,他人还没有跑到,声音便已经到了。

“这不是传说中的‘美食评论家’薙切绘里奈小姐吗!没有想到您竟然大驾光临本店,真是让本店蓬荜生辉啊!”大肚腩的大嗓音甚至盖住了附近几个桌子上的人说话的声音。

至于那骚包男,当他看到大肚腩跑到白子川这边,并听到老板喊出来的那个名字以及看到拥有那个名号的对象就是自己刚刚调戏失败并转而挑衅的那个女生的时候,他整个人身体都僵直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来参加朋友的朋友的结婚典礼而已。”薙切绘里奈一脸无所谓的表情看了眼大肚腩说道,“只不过,没有想到你们店里的婚宴桌席的饭菜竟然会这么差,只不过是味道而已,就已经快要让我忍受不了了。”

这可是诛心之语!

如果绘里奈在这里说的话传出去的话,大肚腩估摸着自己基本上可以等这场婚宴结束之后就准备准备关门了。

顺便还得再去筹集一大堆钱来付给绘里奈。

吃完饭菜之后,不需要交钱,甚至还可以从店家那里得到酬金,这是世界知名的美食评论家才拥有的特权。

只不过,绘里奈刚好就是其中之一。

“这,这完全不是我们店里的水平!”店老板脸色铁青的连连摆手道,“这只是那些来打工的厨师学徒做出来的饭菜,要不,我和就去让我们厨房里的主厨来为您做一道料理试吃一番?”

“别着急,别慌。”白子川起身拍了拍店老板的肩膀说道,“我们只不过是来参加朋友的婚礼而已。倒也没有打算对你的这家店做什么。”

店老板到底是个商人,根本就不需要提醒,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老康,把这一家婚宴的主人的名字记下了,等他们结账的时候,给他们来个内部价格,打五折。”几乎对半分的账款,让店老板心里跟撕开了道口子一样疼。

但是跟之后要向绘里奈制服的钱,这点钱就连零头都算不上了。

“咳咳!”白子川突然大声的咳嗦了几声,将店老板跟大堂经理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那什么,如果可以的话,在我朋友他们问原因的时候,你就说,这是看在男方的某位来客的面子下给减的。而且,最好是在他老丈人一家都在时候说。”白子川一脸像是不怎么在乎的表情看着店老板说道。

“没问题没问题!”店老板死命的点头说道。

“那就好,那什么,可以将你们店里的厨房顺道借给我一下吗?我得给她们几个人做顿饭,毕竟,你们这里的大厨做出来的饭菜,还不一定能够合绘里奈她们的胃口。对了,顺便给我们几个人整理出来个包间吧。”白子川一脸神秘兮兮的凑到老板的身边说道,“当然了,这样的好处是,你们不用担心会被业界给逼的关店,因为,就算是以绘里奈的名气将你们这饭店的名头打出去,也绝对不会出现什么缺点方面的描写的。”

当然了,估摸着打出名头这一点根本就不会出现也说不定。

“没问题没问题!”店老板一听到自己就算是料理做的不合绘里奈的胃口也不会被可以指出,更不会被业界逼停关门,顿时高兴的不知所以了。

基本上白子川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了。

当然了,说是这么说,但是店老板心里头还有一丝希冀,期盼着大厨做出来的饭菜能够让这位评论家小姐满意,然后让自家的饭店彻底出名。

尽管他自己也知道这就是一个不可能会实现的梦。

毕竟,有不少的豪华高级酒店,看就是毁在了绘里奈大小姐的一句‘差评’上啊。

“对了,等新郎新娘敬酒敬到这一桌的时候,就麻烦你们跟他们说一声,直接带他们去包间。”白子川和几女跟在店老板的身后来到包间的时候,特意吩咐店老板道。

“好的,我会特意派一个人在那桌等着的。而且,那一桌的饭菜也不会算钱。”店老板点了点头回答道。

“那谁,你来带……那个,先生的名字是?”店老板刚打算让一个服务员带着白子川去厨房,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白子川的名字。

“免贵姓白。”白子川补充道。

“哦,好的。带白先生去厨房,告诉厨房那边,好好配合大厨和白先生。”店老板抓过一个服务员说道。

“额,好的,老板。”服务员也是勤快,直接在前面带着白子川就往后厨走。

一路上就是沉寂。

服务员也不敢跟白子川搭话,毕竟,看他老板那样子就知道,这个人估摸着也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能不扯上关系,就不要扯上关系。

这是服务员内心最真诚的想法。

当主厨听到服务员带来的老板训话的时候,整个人的厨师装都被冷汗给打湿了。

薙切绘里奈的名声,身为一家酒店的主厨,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所以,这由不得他不怕。

毕竟,绘里奈的一句话,不但决定一家酒店的命运,还能决定一个厨师的一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