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记性是个好东/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不论之后好几天,白子川都感觉小町和爱丽丝在躲着自己,单单就是接下来的时间里,白子川一直在实验着绘里奈给自己的菜谱失败,就已经足够让白子川糟心的了。

倒不是营养失衡导致料理失败,而是,味道和出锅的时候。

味道有点糟,吃起来感觉就跟白子川见到小当家老师之前做的饭菜的味道似得,然后就是出锅,金光消失了。

没错,中华一番厨师自带,只要开盖,就一定会有的金光消失了。

所以,白子川直接给这营养膳食打上了失败的标签。

营养计划失败,而且这几天小町和爱丽丝还躲着自己,甚至连黑客教导课都被爱丽丝单方面的给停了,白子川现在很糟心。

唯一值得高兴的,大概就是自己可以在绘里奈身上一展雄风了吧。

但是对上奈亚子……怂了怂了。

没办法,就算奈亚子说尽量跟着白子川的节奏来,但是每次看到她意犹未尽的样子,白子川都感觉到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坐在客厅里,白子川一脸纠结的在纸上写写画画。

今天出外去游乐园玩的尤纳薇和小町突然开门归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周睿……周睿?

“睿姐?你今天下班这么早?”白子川一脸惊奇的看着周睿问道。

“早个POI!”周睿一脸倦色的瞪着白子川,“我主动申请辞职了。累死宝宝了,宝宝要休息个十天半个月的!”

“辞职了!”白子川诧异的看着周睿问道。

“啊,辞了,受不了了,再这么下去,别说减寿了,本姑娘的俏丽容颜都得完全成为过去了。反正我吃喝不愁,也不着急找工作。所以这几天好好休息之后,我就打算去进行世界旅行。”周睿一屁股坐到白子川身边,抱怨着。

看的出来,她这段时间确实是累的够呛的,脸的肤色比以前老化了一些,黑眼圈也越来越明显了。

“对了,我最近正在研究营养膳食,刚好研究出来两道可以滋补养颜的膳食,要不要今晚尝尝?”白子川看着桌子上自己写写画画的东西,突然扭头看向周睿问道,“就是味道不算太好。”

“滋补养颜的膳食?”周睿闻言顿时来了兴趣,“那感情好啊!赶紧做给我试试啊!刚好我也不愿去那些乱七八糟的什么美容院去。”

“行,今晚我就做给你试试。就算是给你当庆祝工作解脱好了。”白子川点了点头回答道。

当晚,白子川做出来的两份膳食被周睿吃的干干净净。

“虽然味道比起你以前做的那些料理来说要差了不少,但是比起我这几个月在外面吃的,还是要好一些的。”吃完之后,周睿如此说道。

在白子川这里跟几个女生玩了几天,周睿便要准备去环境世界了。

“薇薇,你真的不一起来吗?”在机场里,周睿有些不舍的看着尤纳薇问道。

“嗯,不了,我还要准备大学的教辅资料,顺便跟学校里的人打好关系,等以后有时间吧。”尤纳薇拒绝道。

其实还是因为太危险了,毕竟,教廷那边可在国界之外虎视眈眈着呢。

周睿走后,爱丽丝不知道是想通了什么,突然重开黑客教导班,继续开始教白子川黑客技术了。

但是小町在看见白子川的时候,还是会有些扭扭捏捏的。

差不多快要到月底的时候,突然有一天,一个陌生人找上门来了。

“你是白子川,对吧?”

看着这个一身黑西装的陌生男子,白子川一脸无辜的点了点头:“是我,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异界人,你知道吗?”黑西装一脸严肃的看着白子川的眼睛问道。

瞬间,白子川便对这个男人警惕起来。

“你是什么人?”

“你果然知道。”黑西装见白子川没有反驳的意思,顿时一脸喜色,并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白子川。

“我是楚市长身边的人,关于异界人,我们楚市长想要找你询问一下。”

是楚梅的父亲?

白子川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楚梅竟然罔顾了自己的好意提醒,将这种事情告诉了她父亲?

她父亲甚至还查到了自己这边?

不对,应该是楚梅将自己的事情说给她父亲听了吧。

“不知道,什么异界人?中二种病,虽然无药可医,但是你也不能自我放弃啊。”白子川说着便要关门。

黑西装顿时脸色一急,伸手就要拦住白子川关门的动作。

白子川眼睛一眯,手轻轻一抖,将黑西装的手腕攥在了自己的手里。

“我现在甚至可以告你妄图强闯私宅。这里可是有摄像头的。”白子川脸色严肃的威胁黑西装道。

“楚市长只是想要找你了解一下情况而已。”黑西装看起来没有恶意。

这让白子川心一软,无奈的叹了口气。

“回去转告楚市长,让他稳住,别浪。浪过了头,可是会翻船的。”

说着,白子川手一推,将黑西装推开来,然后直接将门关了起来,任由外面的人怎么敲门,白子川都没有再去理会他了。

“他是这么说的?”黑西装回到楚家之后,将今天去见白子川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楚市长,楚市长听完之后,黑着脸问道。

“嗯,是的。”黑西装站在楚市长面前点了点头。

“他还敢威胁我!”楚市长猛地一拍桌子,气愤道。

“市长,看那白子川的样子,好像并不像是威胁,反而有点像是在劝告的样子。”黑西装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

“劝告?”楚市长像是被逗笑了似得,表情很是怪异,“这还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到跟威胁似得劝告!”

你见识少,能怪的了谁?

黑西装心里妈卖批。

“不行,这个气,我可受不了!”楚市长一拍桌子,臭着脸说道,“他一个小屁孩,我不跟他一般见识,但是,我记得,他现在的这个继父好像现在也掺和上了一些事情了吧?”

“哎,好像是跟当地黑社会有些关系。”黑西装点头回答道。

“去把这件事给处理一下吧。”楚市长大手一挥,便让黑西装去处理这个事情去了。

而楚市长则是掏出一根烟点上,然后又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他已经对这件事情越来越上心了。

而此时的白子川,则是在研究那补充营养的膳食的时候,被一通电话打乱了思绪。

“小川啊,咱们娘俩,差不多都已经快半年没怎么见过面了吧。”来电的是白子川的母亲。

“妈,您是打算来看我?”白子川心里一个咯噔,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看你?你个犊子!也该来看看你妈我了吧!”白妈瞬间心态爆炸,气急的在电话里骂道。

“哎哎哎,妈,心态,心态,咱心平气和的说,心平气和的。”白子川感觉安慰道。

“臭小子,什么都别说了,今晚,我必须要见到你的人。见不到的话,哼哼……”

说着,白妈根本就没有给白子川说话的机会,直接单方面挂断了手机。

白子川不由得头大的看着自己的手机。

说起来,自从年后,好像除了那次跑到梵蒂冈的天基教派那边救老妈的时候见了一面之后,自己这半年多就没有去见过她了吧。

也是时候去看看她了。

白子川看着桌子上的一大堆瓶瓶罐罐的,无奈的将它们全都横扫进了橱柜里。

“干脆,把奈亚子也带过去吧。”白子川突然灵机一动,“有女朋友在身边,老妈她也就不会太怎么说我了吧。毕竟,这点面子,她还是会给的。”

为了避免被老妈骂一顿,白子川开始将主意打到了奈亚子的身上。

将这件事跟奈亚子一说,她很兴奋的就点头答应了。

“所以说,今晚是我做饭咯?”绘里奈脸色有些不太好的瞥了一眼白子川,语气酸酸的说道。

虽然她也知道白子川不可能会带自己去,但是,还是忍不住心里泛酸。

“嗯,差不多也快要到我们几个回家的时候了,就吃绘里奈你的料理来缓解一下我这个月被老白养刁了的胃口吧。”爱丽丝一脸‘我很大度’的表情看着绘里奈说道。

“哎嘿嘿……”看着闹腾起来的爱丽丝和绘里奈,小町很无辜的在一旁干笑。

“说起来,你不带尤纳薇一起去吗?”爱丽丝挣脱开了绘里奈的束缚,然后转过头来看着白子川问道。

“不,这还真没想好要怎么带。”白子川一脸苦恼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毕竟,就算老妈她说自己不在意,我也不可能真的把这句话当真吧。”

“嗯,确实,女人总是喜欢说一些违心话。不能当真的来听。”爱丽丝一脸深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并说道。

瞬间,八道诡异的眼神都放到了爱丽丝的身上,但是她还是丝毫没有察觉到。

这话说的,跟她自己不是女生似得。

于是,当天晚上,白子川便开车带着奈亚子前往那个半年多没有去过的老妈现在的家。

那是在偏郊区的一个别墅区里。

在门岗那里进行登记之后,白子川便带着奈亚子开进了小区里。

还没有到,远远的白子川便看到了在房顶上有几个一身黑色紧身衣的人正趁着夜色慢慢的踱步。

“奈亚子,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白子川指了指房顶上的那几个黑衣人说道,“你就先别出手了,免得再把房子给炸了。”

“嗯,小心点哦。”奈亚子很老实的点了点头,并嘱咐道。

“放心吧。”白子川说着,直接吧防护服给展开了,并将面罩给戴上了。

大家都蒙面,看谁玩的过谁。

飞到半空中,白子川猛地一个螺旋转身,将自己的身体进行了变形,并更改了防护服的外貌,瞬间,一个严重闪耀着血红色光芒,脖子上飘荡着一条红色长丝带,跟奈亚子的骑士变身相差不多的两米多高的黑装甲骑士便出现在了半空中。

而且,在夜色掩映之下,那双血红的发光的眼睛更是增添了几分肃杀的气息。

如果不是本体不会飞行的话,白子川甚至连这防护服都不需要去穿。

“什么……人?”黑衣男们发觉到身后的异常感觉之后,迅速转身并低声喝道,但是,当最后发现飘在自己一干人身后半空中的那个黑色装甲男的时候,他们还是发现,自己的见识太少了。

他们不知道该不该称呼眼前的这个类人形的东西为人,因为,那红色突出的复眼以及那张咧到脸边沿,露出雪白色利齿的脸,还有那有棱有角的黑色身躯,都显示出了眼前这个家伙的可怕。

“我只问你们一次,是不是这个市的市长先生命令你们来的?你们来这家人的屋顶,是想对他们做什么?”白子川用变声器改变了自己的声音问道。

黑衣男没有回答,只是互相之间对视一眼,然后两个人便从自己身后的腰间抽出一把刀,快步冲着白子川跑了过来。

白子川看都没看这两个人一眼,直接抽出光线枪对着这两个人的脑袋就是两枪。

身为普通人的黑衣男很给面子的直接扑到在地。

但是在他们砸到屋顶的时候,白子川便已经快步出现在他们的身边,将两个人接住,然后轻轻将尸体放在屋顶上。

他可不希望里面的人被打扰到。

剩下的三个人一愣,然后将手放在腰边,二话不说便快速冲着白子川奔了过来。

看样子,他们是打着白子川用武器只能一时之间杀死两个人,还有第三个人可以近他的身的想法。

嗯,当然了,事实证明白子川想错了。

因为呈品字状冲着白子川跑过来的三人,在白子川拿武器对准他们的时候,就有一个人突然跳开,并冲着楼下跑去,而另外两个人则是已经在白子川这一愣神的工夫就近了他的身。

白子川看了一眼逃掉的第三人的放向,然后松了口气,准备先对付这两个拿刀在自己头上狂砍却一点火星都砍不出来又不知道逃跑的笨蛋。

因为,第三人逃跑的放向,是白子川停车的地方,而那里,是有奈亚子存在的啊。

手起手落白子川注意留了力道,只将两人中的其中一个人给打断了脖子,而另外一个人则只是暂时打晕了而已。

将几个黑衣人的面罩打开,并给他们拍了张照,白子川便将那三个被打死的黑衣人给抛到了半空中,然后用最大威力的光线枪将三人给烧成了灰儿。

拎着最后一个人的后颈,白子川飞回到了自己的车停放的地方,那里,最后一个黑衣人已经扑街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但是全身上下却没有一点血迹。

“我是把他吓死的。”奈亚子微笑着说道,“毕竟,如果打出血来的话,今天晚上有经过这里的我们就会惹上麻烦的,所以,我就稍微变了变外貌,把他给吓死了。”

白子川没有说什么,只是冲着奈亚子竖起了大拇指。

难得这丫头杀人竟然不出血,而且白子川更是没有听见一点声响。

话说,吓死人,却让对方连惊叫都发不出来,那得是有多可怕啊。

眼界限制了白子川的思维和想法。

依法炮制,将最后一个黑衣人跟另外几个人一样化为飞灰之后,白子川便拿出几根绳子来将被他打晕的那个唯一幸存者给绑了起来,然后用胶带将其封嘴,塞进了后备箱里。

“那种捆绑方式,我还是第一次见呢,这下子别说逃跑了,他甚至连身体动一动都无法办到了吧。”奈亚子一边兴奋的说道,一边很是热情的将生还下来的黑衣人嘴上多糊了几层胶带。

“差不多就行了,不然撕下来的时候不太好撕。”白子川眼睛抽搐的拦住了奈亚子的第八层糊法,并说道。

“既然子川你都这么说了。”奈亚子有些不舍的将手中的胶带放到后备箱里,然后一脸乖巧的看着白子川。

在这里,白子川不得不夸奖这些黑衣人,真的是很专业啊,专挑摄像头的死角蹿。

将车开到门口的时候,白子川已经彻底恢复了平静,并将自己的样子恢复到自己原本的样貌。

“等进门之后……算了,你自由发挥吧。”白子川刚准备在按门铃之前先提醒奈亚子几句的,但是一想到她那跳脱的性子,便将那些提醒的话咽回到了肚子里。

因为这根本就没有用的。

“嗨——我知道了!”奈亚子向前伸起一只胳膊,并将手放到门铃上准备按下去。

“咦?要由你来按下去吗?”白子川一愣,然后慌慌张张的便要去抢首按,同时,白子川还感觉,自己貌似忘记了什么事情。

当前来开门的义妹看到白子川身边的奈亚子之后,眼神很是复杂的看着白子川,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带着两人进了屋里。

然而当见到自家老妈,和那个男人看到奈亚子之后震惊的神情,以及看自己那莫名复杂的眼神的时候白子川终于想起了一件事情。

貌似,当初去天基教的地盘上去救他们的时候,奈亚子是没有蒙面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