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亡我之心不死/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饭桌上,这一家子人所说的内容完全都没有往当初那件事情上说,当听到奈亚子是白子川的女朋友的时候,老妈是欲言又止,但是那个男人却劝住了她并冲着她摇了摇头。

基本上,围着这一张桌子的人中,脸色有些难看的就只有白子川的那个义妹。

时不时的,她还用略微带有敌意的眼神看向奈亚子,同时在饭桌上极其殷勤的给白子川夹菜。

而奈亚子对她的这种表现,只是笑了笑。

嗯,当场义妹就被她那猎奇的笑容给吓哭了。

“咳咳,奈亚子的笑容基本上就是随机的。有时候很正常,有时候又有些可怕。”白子川干咳了几声,然后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白子川没有说这种笑容是奈亚子在残虐敌人的时候常带的。

这顿饭吃的几个人是尴尬尴尬极其的尴尬。

几乎就没人说几句话的。

“川儿,你们两个人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快要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老妈突然开口说道。

下一刻,义妹直接将嘴里的饭给喷了出来。

嗯,在最后一刻,她转过了脸,吐到没有人的地方去了。

然后便是不连断的干咳。

“再过段时间吧。”白子川也差点被噎住,“现在还有好多事情没有解决呢,等解决完了,再结婚也没差。”

一旁的奈亚子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嗯,一脸委屈的。

等白子川开车带奈亚子回去的时候,老妈也没有多说其他的事情,只不过,那担忧的眼神,却一直都没有消下去。

“得了,忘记了当初那件事情,这下子就算死撑都没用了。”白子川有些后悔的拍了拍方向盘说道。

“不过,看妈妈没有揭穿,应该也可以稍微放心一点了吧。”奈亚子在一旁安慰道。

“那是因为有那个人拦着,不然的话,她绝对会让我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解释的一清二楚。”白子川摇了摇头说道,“在我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掉之前,我是不打算说的,毕竟,那只是让她干操心。”

“等解决完所有事情之后再告诉她,她只会稍微抱怨几天,但是紧接着便会安心下来。毕竟,发生的,就已经发生了,无法改变。”白子川脸色严肃的说道。

回到自家所在的小区,将车停到停车区之后,白子川再次变声成为之前变得那个黑甲样,然后带着后车厢那个仍然在昏迷的人就飞上云霄,并将他丢在一朵已经被凝实的云彩上。

而奈亚子,白子川已经让她回家去了。

被高空中的寒流一激,黑衣男一个寒噤慢慢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哪里!你是什么人!”黑衣男刚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那个跟恶魔一样的怪物站在自己的面前,那双血红色的复眼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应该是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吧。怎么成了你反问我了?”白子川用那改变之后的声音发话道。

“不过,我就发发善心,先回答你的问题吧。”白子川眼神中红光一闪,并咧开了自己的血盆大口……真的是血盆大口。

“这里还是泽金市,只不过,我们就是距离地面有点远。”白子川说道这里,声音便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毕竟,我们现在可是真正的立于云端之上啊。”

黑衣男闻言,脸色顿时一僵,然后一边警惕的看着白子川,一边往边沿出爬去。

比起这个怪物口中所说的立于云端之上,他更倾向于这只是眼前这个怪物做出来的假像。

但是,当他从云边往下看,看到地面泽金市那被灯光映照住的城市的时候,他心里一沉,脸直接就耷拉了下来。

以前,他坐飞机的时候,有从高空俯视过夜晚的泽金市,他记得这种场景,所以,这个黑甲的怪物所说的,恐怕是真的了。

至于为什么他可以在云上活动,而不是掉下去,他不懂,反正这跟他从小学的物理知识不符合。

白子川将两手往前伸开,然后看着黑衣男阴森森的说道:“只要我手这么轻轻一挥,你就会从高空掉下去,想想看,你会变成什么呢?肉饼?”

不知道是不是被白子川这阴森的语气给招起了这个黑衣男的想象,他一个哆嗦,甚至还尿了裤子。

“我说!我说!放了我!”黑衣男吓得浑身战栗着摆着双手说道。

“那么,把你知道的,关于你们为什么闯到那家的屋顶上的原因都说一说啊。”白子川沉着脸说道。

“我说我说!”黑衣男跟个仓鼠似得狠命的点着头。

“我们都是来自国内的一家梁上君子专业协会的。今天下午接到了来自泽金市本地的一家电话工作,要求我们从那个家里偷出对他们不利的东西,足以将他们一家搞垮的东西。”黑衣男巴巴的将自己所有知道的情况都说了出来。

虽然不能确定是不是楚市长出手,毕竟还有商业敌人这么一说啊。

但是,也不能将楚市长的可能性给完全剔除。

毕竟,他都说了,是今天下午的时候接到的那通电话,基本上就是那个黑西装来找自己的时候了。

瞬间,楚市长的可疑性立即猛增。

听到了自己想知道的消息,白子川瞬间一个响指,将云彩散开,黑衣男直直的就冲着地面砸了下去。

想活?做梦!

是时候认真将那个高达机给找回来了。

白子川踩着云彩飞向邻市去寻找高达机。

在没有通讯装置的情况下,白子川对于高达机的期望其实很低,只要这货能用来当一个防卫机器人,白子川就谢天谢地了。

还是那座山,白子川终于在山顶地方见到了高达机,不过,此时的高达机外观上已经有些锈迹斑斑了。

在百米之外,高达机就已经察觉到了白子川的到来,并急速飞了过来。

“你这是怎么回事?”白子川看着眼前站在自己对面的高达机问道。

“兵器化作用还剩三个月。”高达机用电子音回答道,“三个月之后,本机将会重新变回原本的模型。”

也就是说,三个月之后,这破东西就会变成原本的那个纸模了?

白子川无奈的摇了摇头。

手上没有兵器化药水,还真没有办法维持这个高达机的兵器化时间了。

不过,三个月,差不多应该够自己变强的了……吧。

白子川无奈的叹了口气,三个月就三个月吧,好歹比一天都无法保护要强的多了。

带着高达机并将它安置在老妈所在的地方附近,白子川才安心的离开这里。

虽然这个高达机并不算强,但是好歹它的身体比人类要硬,而且还有武装,对付七八个没有火力武装的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反正在周睿离职的现在,白子川也不需要再担心会不会给她添麻烦了。

“这三个月里,你就守在这里吧,凡是对这家人心怀不轨的,我给予你生杀之权,并解除你的所有限制。”白子川一脸严肃的看着高达机说道。

“明白。”身为兵器,高达机只能服从。

白子川将高达机安置在别墅区附近之后,便离开了。

有必要去查一查,是不是那个楚市长开始找麻烦了。

毕竟,白子川也认为自己之前跟那黑西装说的话,有点威胁多过劝告。

至于楚梅,大不了就是朋友当不成,当敌人咯。

毕竟,朋友再重要,也没有亲人重要。

反正如果真的是楚市长出手打算对付老妈的话,白子川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就算现在对付不了他,也可以记上小黑名单,等着再过俩月,找来新的强大房客,获得房租之后再跟其他人的一起清算。

相信用不了几个月,白子川就应该有能力跟所有的组织叫板了。

相信是会这样的……

楚家,楚市长正一脸冷静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老朋友’,等着他的回应。

“额,楚先生,实际上,之前我们公司派过去的那几个员工,现在都已经失联了。”书桌对面,一个面容有些紧张的男人无奈的说道。

“你跟我说,本市最大的梁上君子组织中,最顶尖的几个高手不但失手,甚至还可能失联了?”楚市长冷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说道,“就算你想拖延时间,或者是要求更大的利益,都不应该对我下达的要求敷衍了事。要知道,你们的梁上君子组织之所以存在,那是因为有我在你们身前给你们当挡箭牌。”

“不是这样的!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男人紧张的站起身来慌慌张张的说道,“那五个人,是我们组织里排名前十的高手,甚至连第一和第二名也在那几个人里,这足以显示出我们的诚意来了,这一点,助理先生也可以为我作证的。”

说着,楚市长身边的黑西装便慢慢趴到楚市长的身边点了点头,并小声说道,“确实如此,除了第三名和第四名出省公干了之外,前十名最前的那几个人都派过去了。”

楚市长闻言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

就在此时,男人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在楚市长点头同意之下,这男人才小心翼翼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是我们公司的电话。”男人看了一下手机来电,小心翼翼的说道。

“接。”楚市长阴着脸瞪着这男人说道。

“喂,是我,有什么消息吗?”男人赶紧接起电话,然后换了一种腔调冲着手机说道。

“老板,刚刚我们找到了一具从天而降砸成肉沫的尸体。”被转换成为外放的手机话筒中传来这么一句话。

“什么?找到一具这种尸体就跟我联络?你们当我们公司是专捡垃圾的吗!”男人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脸色黑下来的楚市长,然后冲着手机大骂道。

“不是的!老板,您听我说!我们在那具尸体身上发现了我们公司的干活工具,而且还发现了他的编码。是您下午派出去的第二位!就是那个失联了的小队中的第二位啊!”手机话筒里传来了接线员恐惧的声音。

“什么!那其他人呢!”男人脸色一变,顾不得在自己面前的楚市长,大声吼道。

“不、不知道!但是,就连第二位都变成这种样子了,恐怕其他失联的人也都已经……”接线员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他想说的意思,这间屋子里的三个人都已经明白了。

“市长先生,第一、第二、第五、第六和第七这么五位我们公司最精英的老员工竟然因为这么一次任务便全都失去了联络,甚至除了死的不成人样的第二位之外,其他人更是生死不明,这种任务,我们公司真的是做不了了。”男人强忍着自己想哭的欲望,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对市长说道。

“你能确定这几个人是因为对付那家人而全部失联,之后你们那里的第二位都变成这样的吗?”楚市长暗暗吸了口冷气,背后也开始出冷汗了。

“是的。我们最后一次联系上他们,是在他们刚到那家人的门口附近的时候。”男人回答道。

那双颤抖个不停的双腿,已经让他的恐慌无处躲藏了。

黑西装明白,这个男人算是彻底失去了在这个城市黑暗面中生存的勇气和能力了。

就算是前十名,他还剩五个,也一样。

“好了,你回去吧。”楚市长大手一甩,对这男人发出了逐客令。

男人不敢多呆,只是有些畏惧的看了眼楚市长……身后的黑西装,便小心翼翼的退出了这个房间。

“市长,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黑西装在楚市长身边小声的问道。

“怎么办?”楚市长有些拿不定主意的敲了敲桌子,也开始后悔非要追究这个‘异界人’的消息了。

“既然都已经得罪了,那就只能继续得罪下去了。”黑西装像是故意把楚市长往坑里拐似得,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楚市长诧异的看了一眼黑西装,然后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没错。而且,我也确实越来越对这件事情感兴趣了。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导致让我感觉连这天都像是被蒙蔽住了一样。这样,对那家人,还有那个白子川的追查和跟踪不能停,要继续下去,为此,我会向一些老前辈找找援手。我楚某人一定要掀开这块幕布,看看这幕布后面到底是什么。”

“而且,说不定,这背后的东西,还能让我的位子也向前提一提呢。”说到这里,楚市长的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一丝富有野心的笑容。

而黑西装,则是将身体摆正,站在楚市长身后幽幽的看着他的后背,嘴角也上翘了一丁点的微小幅度。

离开楚家之后,黑西装一边走在路上,一边从自己的西装口袋中掏出一只手机,并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是我。对,鱼饵已经定死在鱼钩上了,但是,鱼儿还没有上钩。”

“我明白,绝对会让那个人享受一番家破人亡的感觉,然后带回去的。”

“当然。我主护佑。”

话音落下,黑西装直接将卡从手机中掏出来,然后将手机随手扔到一旁的河里,并一脸笑容的随手截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这里。

半空中,白子川则是一脸看死人的表情看着坐上出租车的黑西装,并在夜色之中冲着他伸了个中指。

“傻叉,这种话题也是能在大路上随便跟人打电话说的吗?”

这是白子川在怀疑是那个楚市长出手之后,用导航打算去楚市长家里探探情况的,结果半路上便看到这个曾经跟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黑西装正走在路上,便起了掳走他好好拷打一番的想法,结果没成想,却从他这里得知了一项针对他自己的阴谋。

至于楚市长,那个只是为了将自己掉上钩的鱼饵罢了,他口中的鱼儿就是白子川自己。

“不过,倒是没有想到,天基教的内部教徒中,竟然还有我大明国的人啊。甚至,其职位还不小的样子。不管是在天基教,还是在这边。”白子川跟着这辆出租车一边在半空中飞,一边自言自语道。

以黑西装的力量,他大概在天基教派中并不属于武职的,而是类似于奸细间谍之类的职业。

毕竟,以白子川的力量,只用上三分之一的力道能够将其完全压制,这种能力,绝对不可能是武打派的。

不过,这一路上,白子川也没有在黑西装这边得到更多的线索。

至于把他抓起来慢慢审……白子川没那种逼供能力,再说了,如果这么简单就能逼问出来的话,他这个教派奸细未免也太没用了吧。

所以,白子川在黑西装的住所放置一个窃听器之后便离开了。

当然了,白子川也没指望这个窃听器能起什么作用,只不过就是想让他和楚市长互相猜忌,然后狗咬狗而已。

至于今天这起事情的主使是不是楚市长……已经不重要了,反正他也只是天基教用来引自己上钩的诱饵而已,既然是诱饵,那么,能够让自己上钩的事情,估摸着,楚市长怕是都有参与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