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失重/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还是那么蓝,水还是那么清澈。

白子川躺在沙发上往旁边的墙壁上的日历瞥了一眼,然后满脸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啊啊啊——不想去上学!”

距离夏季comic已经过去了两周多了,八月的日历也差不多快要翻过去了,距离一年两度,最让学生痛苦的日子就要来临了。

快开学了。

不过,因为白子川是大学新生,而且录取通知书上的报道时间是九月三号,所以他还有四五天的最后休假时间。

“白哥!白哥!”就在白子川跟滩烂泥似得躺在沙发上的时候,泉此方突然一边叫着白子川,一边跑下来楼来。

“啊?小此,怎么了啊?这么激动……”白子川无精打采的抬了下脑袋看了眼泉此方问道。

“刚刚绯酱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她明天就要来我们这里了!”泉此方激动的抓着白子川的胳膊摇晃道。

“哦,这样啊……”白子川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感觉大事不妙,“你说什么!宫本明天就来!”

“对啊对啊!”泉此方很是高兴的点着头。

“怎么会……她竟然还真的要来啊!”白子川捂着脑袋说道,“明天来……但是你们后天租期就到了啊!”

“额!忘记这一茬了啊!”泉此方捂着脸颊一脸的惊慌,“这要怎么办啊!”

“……算了,明天把她叫来吃一顿饭吧,顺便跟她说一声,你们要离开这个城市的消息。”白子川一脸自暴自弃的说道,“至于说去哪里……你们就说你们要回家啦。”

“不,干脆你现在直接在线上回复她这个消息吧!”白子川摇了摇头重新说道,“省得她再过来了。”

“唉——我还想再见她一次呢。”泉此方虽然在抱怨,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去回复宫本绯了。

白子川这边刚重新躺下没多久,泉此方便再次跑了过来。

“没用的!我已经跟她解释了,但是她还是坚持要来!”

“什么?为什么啊!”白子川一脸的懵逼,“她应该已经看到那条新闻了吧!就不怕连累自己家的人吗?而且,她到底是为什么非得要来这里啊!”

“她说家里人同意她来了。”泉此方一脸的无奈,“因为她的祖父好像也跟天基教闹出了矛盾,而且天基教貌似将整个亚洲都划为敌对区了。”

“所以这就成了联系一切可以和天基教对立的成员的活动了么。”白子川吐槽道。

“话说,到时候她是几个人来啊?”白子川挠了挠自己的头发,然后问道。

“好像就她一个人。”

“选好住的地方了吗?”

“啊,这个她说过了,好像是暂时先住在一家酒店,至于长期住处的话,她想先在明国适应段时间再找。”泉此方摊了摊手回答道。

“也不知道她能不能适应明国的高中上学时间啊。”白子川挠了挠头说道,“额,等一下,她有明国高中的教科书吗?”

“咦,这个我倒是没有问她。”泉此方愣了一下,也是不知道。

“得了,等她来了再看看她有什么需要的吧。”白子川眯着眼睛说道。

“说起来,白哥,你是不是越来越懒了啊。”泉此方突然趴在沙发梆上,头对着头的从上往下看着白子川问道。

“啊?有吗?”白子川一愣,没想到泉此方竟然看出来了。

“当然有啊!”泉此方的语气很坚定,“之前的话,虽然有时候白哥你狠慵懒,但是大多数时候都非常勤快的。但是,这几天开始,基本上除了做饭时间之外,你一直都是这种懒懒散散的样子,有时候就算是叫你,都无法叫醒你呢。”

白子川闻言,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也想变得稍微勤快一点啊。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重了。

甚至有时候,白子川都感觉自己的灵魂和身体相分离了。

而且,最近这段时间,白子川总是会在恍惚之间见到那片太阳花田,和站在花田中央撑着粉红色阳伞的那个绿色头发的少女。

并且,那个少女好像还张开嘴在跟自己说些什么的样子。

只不过,白子川完全听不到声音。

症状越来越严重了,白子川丝毫不怀疑,这么下去,总有一天自己会长睡不醒。

等泉此方回房间跟其他人继续打游戏去之后,白子川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现在他是动根手指头都感觉很困难啊。

根据白子川的个预计,现在他是一天能够正常运动的时间不超过五个小时。

然而就这五个小时,他也是基本都用来做饭了。

“啊,不行了不行了。感觉真的快要与世长辞了啊。”白子川小声的嘟囔着。

“子川,你还好吧。”奈亚子突然从沙发旁钻了出来。

她的行动方式一如既往的是个迷。

“额,很不好。”白子川回答道,“感觉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知觉了,除了这张嘴还能稍微动一动。”

声音小的奈亚子都有些皱眉头。

“唔,我给你按摩按摩吧。”奈亚子凑过来将小手放在白子川的胳膊上轻轻按了起来。

还别说,奈亚子这么一捏一捏的,还真让白子川有种重新感受到了肢体存在的感觉。

只不过,这么捏下去也不是一回事。

调整身体的事情现在是刻不容缓了。

“对了,奈亚子,现在,咱们那笔钱怎么样了?”就在这除了喘息声便再无其他声音的诡异安静之中,白子川出声问道。

“嗯,大部分买金条和首饰珠宝了,还有一部分存在户头,毕竟还不能确定什么时候离开这边的世界不是。”奈亚子回答道。

“嗯,确实是这么回事。”白子川点了点头,“对了,奈亚子,帮忙把我扶回房间去吧。我有点事情稍微要去办一下。”

“好,小心一点。”奈亚子小心翼翼的将白子川扶起来,并往二楼搬。

白子川整个人都病恹恹的,感觉没什么精神,甚至连步子基本都是靠奈亚子来移动的。

奈亚子日常后悔一下当初来的时候没有带齐装备,不然的话,只是进行人体基因调整或者人体强化之类的事情,对于行星保护机构的特工来说,解决起来简直是轻而易举。

但是,现在她是一没有工具,二没有路子,想帮白子川改善一下身体条件都没有办法。

现在她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在日常生活的时候照顾着白子川点。

“子川,那个白眉鹫羽,真的能够将你的身体调整好吗?”奈亚子有些不太放心的问道。

“嗯,是她的话,肯定没有问题,不管怎么说,人家可是宇宙第一的天才科学家啊。而且还给自己进行过完美的生体强化和寿命调整。”白子川趴在奈亚子的肩膀旁小声说道。

“生体强化和寿命的调整啊……我记得总局那边好像也有类似的设施,不过,可惜的是效果太强了,容易将弱小生命给一口气撑爆。”奈亚子遗憾的摇了摇头。

“撑爆?”白子川一脸的懵逼,“只是进行身体强化和寿命延长,怎么还能把人给撑爆了啊?”

“简单来说,就是开发出来的力量远超对方人体的最终潜能,结果就撑爆了。”奈亚子耸了耸肩膀回答道。

“这还真是……”白子川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比较好。

“啊,不过我记得在我来之前,总局好像正在对那些设施进行进一步的优化。”奈亚子紧张的说道。

“哎!对了,我可以跟总局那边进行申请,看能不能申请到仪器的使用权力啊!”奈亚子突然一脸惊喜的从自己的乳沟之中掏出了一个跟手机似得东西,“走,进屋之后,我就打个电话试试看!”

坐在床上,白子川看着眼前正努力试图说服手机对面的课长的奈亚子,嘴角抽了抽。

她那手机不知道是用什么作为信号的,即使次元不同,并且还没有联络通道竟然都能打通,不但能打通,甚至对方还接通了。

这既不科学,也不魔法……

大概这就是眼界的问题吧。

白子川自认自己见识浅薄,了解不到宇宙的奥秘,也根本无法理解那行星保护机构到底是个什么庞然大物。

说到底,都怨原作没有介绍清楚!

不过,很高大上就对了,毕竟,白子川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人家甚至连次元壁都开始研究上了。

听听。

那可是次元壁啊!

不过,这么说来的话,这个房子岂不是也在穿越次元壁吗?

白子川现在猛然发现,自家的房子,好像在某种程度上,也有点在规格之外了吧!

“不行!被拒绝申请了!”这边白子川正在胡思乱想着,奈亚子便突然扑过来抱着白子川便是一顿哭嚎。

白子川看着哭的跟个孩子似得奈亚子,无奈的将手放到她的头上轻轻抚摸了几下。

“别哭了,等到下一期的房客也用不了几天的,到时候就可以拜托白眉鹫羽来帮我进行身体调整了。稍微耐心的等待一下吧。”白子川安慰道。

话说,这个时候明明最该哭的就是他好吧,结果奈亚子帮着哭了。

而且,能不能将白眉鹫羽带来,还不一定呢,但是这个时候,白子川也就只能这么期望着了。

在白子川的再三安慰之下,奈亚子才停止了泪水的继续流淌。

“奈亚子,我休息一下,你先和小此她们一起去玩吧。”白子川拍了拍奈亚子的脑袋说道。

“我留在这里照顾你。”奈亚子倔强的摇了摇头,并可怜兮兮的看着白子川,大有一副你叫我走,我就哭的气势。

白子川感觉心里暖暖的,无奈的扯了扯嘴角,白子川安安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嚯呀!忘记了重要的事情啊!”白子川猛地睁开眼小声惊呼道。

突然感觉自己胳膊有些酸酸麻麻的,结果眼睛一斜,白子川便看到了躺在自己怀里枕着自己胳膊的奈亚子。

看样子,白子川睡过去的时间也不算少,连奈亚子都在身边给睡着了。

“我还以为自己刚闭上眼睛就睁开了呢……”看了一下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

而且白子川还发现,自己的力气差不多已经恢复个七七八八了。

打开防护服,将通讯装置和高达机进行链接。

“高达机,报告情况。”白子川小声的冲着通讯器问道。

“无异常情况。”

“有没有人在那附近盯梢之类的?”白子川换了一种说法。

“有,每天同一辆车都会在附近观察目标地点。但并未与守护目标有任何冲突,所以本机并未进行任何作业。”

“……继续监视,顺便将那个盯梢的车牌号和车型给我发过来。”白子川握了握拳头说道。

妈卖批的,等有时间,有能力了,绝对要把这件事给彻底解决掉。

同时,白子川更是坚定了要把老妈给带到其他世界的决心。

白子川打开防护服的视讯功能,将那辆盯梢的车给记了下来。

将防护服褪下,白子川长舒一口气,但是内心的那种压抑感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抹除掉。

这种处处受到抑制的感觉……比接管这家公寓之前还要沉重。

正是这种沉重到足以让人抑郁的氛围,促使白子川下定了离开这个世界的决定。

不是为了什么,仅仅只是因为,白子川想要逃避。

白子川很喜欢一句话。

逃避不是办法,但是逃避却是一个能够让人安心的最佳方法。

当然了,这句话是他自己说的。

白子川用手将奈亚子往自己的怀里拢了拢,好让她找到更加舒适的位置睡觉。

看着奈亚子那可爱的睡脸,白子川心里痒痒的摸了摸她的脸蛋,然后凑过去轻轻吻了她一下。

结果奈亚子的眉头轻轻一挑,白子川顿时满脸的黑线。

这丫头,根本就没有睡着!她是在装睡!

“起来吧。你这装睡装的就不感觉累么。”白子川没好气的轻轻拍了一下奈亚子的脑袋说道。

“哎嘿嘿,实在是找不到适合醒过来的时机。”奈亚子睁开眼睛,羞涩的冲着白子川笑了笑,然后又往白子川的怀里挤了挤,揽着白子川肚子的胳膊紧了紧。

“行了,抬一下脑袋,我这只胳膊酸的哟,难受。”白子川翻了个白眼示意了一下被奈亚子枕着的胳膊说道。

奈亚子闻言,脑袋很是轻巧的便抬了起来。

然而白子川的胳膊已经酸软的连动一下都动不了了。

奈亚子见状,偷笑了几下,然后亲手将白子川那只酸软的无法动弹的胳膊给搬了出来,并轻轻的按摩着。

“你这只右手可是还得做饭的,可不能就这么罢工了。”

合着是为了吃啊!

不过,这时间,也差不多是快要到饭点了。

白子川咂吧咂吧嘴,有些无奈的起身准备去做饭。

他算是看出来,在家里,他就是那个伙夫的命。

莫名的想起了比企谷小町,她老哥的梦想好像就是当个家庭煮夫。

现在看来,家庭煮夫也不是好当的啊。

等胳膊回复的差不多了,白子川便起身去厨房做晚饭。

刚打开门,白子川便看到了同时开门的桂木桂马。

嗯,他又定点去客厅的沙发上坐着等开饭了。

“……你还没有去做饭啊。”桂木桂马看着白子川问道,甚至连手中的游戏都稍微停了一小会儿。

白子川气的真想上去给他两拳。

“正准备去做。”白子川看着面无表情的桂木桂马,叹了口气说道,“对了,明天宫本会来,大家聚一聚吧,就当是为后天你们回家践行。”

“要到时间限制了啊……”桂木桂马有些深沉的感慨道,“话说,宫本是谁?”

白子川闻言脚下一个踉跄,然后无语的看着桂木桂马。

“就是之前我们在东京的时候,见到的那个女生啊。宫本绯。”白子川提醒道。

“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来着。”桂木桂马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

看着桂木桂马那并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白子川是真的服气了。

真不愧是对三次元无爱的人,虽然最后他还是被一个三次元的人给吸引住就是了。

但是,宫本绯对他没有丝毫的吸引力,这一点是白子川可以肯定的了。

“对了,今晚的话,可以做一份宫爆鸡丁吗?我想吃了。”桂木桂马推了推眼睛,问道。

“额,可以可以。”白子川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算是发现了,能够让桂木桂马说话的,除了游戏方面的事情,大概也就只剩下吃饭的问题了。

这么说来的话,白子川现在才发现,桂木桂马好像是胖了那么一两圈了。

这可就有点麻烦了。

毕竟,一转眼的工夫,自家儿子突然胖了几圈,这不能不让人震惊啊。

当然了,有麻烦的是桂木桂马,又不是白子川,所以他表示自己只需要置身于事外就好。

这是关系搞得最差的一位房客。

不参与交流,不跟他人互动,可以说,桂木桂马一直都在坚持做自己的游戏死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