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宫本绯/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泽金市机场,白子川和奈亚子以及泉此方三个人正在机场外等待着班机的到达。

“话说,既然是个大小姐的话,绯应该是有人来接才对的吧?为什么还会让我们来接她啊?”坐在车后座的泉此方趴在车窗上往外看着。

“他们应该是在明国没有根基的。”白子川摇了摇头说道,“其他国家的人不是什么人都能在明国有一些根基的。就算是个秘密组织,可是一个玩剑道的,在明国立根是绝对没可能的。”

“啊,看到了,看到了!是绯!”泉此方突然指着飞机场的出口处喊道。

“小此,给她打个电话提个醒,让她过来。”白子川将车窗玻璃摇下来,并对身后的泉此方说道。

“哦!”泉此方乖巧的拿出手机便给宫本绯拨打了过去。

“绯!右前方一百三十度的方向!一亮黑色的别克车,我们就在这里,你快点过来吧。”泉此方将自己的方位告诉宫本绯,并叫她快点过来。

不过,一百三十度什么的……估摸着是瞎胡说的。

白子川可不信泉此方有这能力。

宫本绯那边则是按照泉此方说的照做,刚转过头便正好看到从车窗口向自己招手的白子川。

同一时间,宫本绯的肚子便响了起来,口水也顺着她的嘴角流淌了一丝。

“呲溜!”宫本绯赶紧将口水吸回来,脸色通红的擦了擦嘴角,然后拉着行李箱冲着白子川的方向慢跑过去。

流口水可怪不得她,谁让宫本绯一看到白子川,就会直接联想到他的料理来啊。

那么好吃,流个口水怎么了!

白子川打开车门,帮助宫本绯将她的行李给放到了后备箱里。

“那么,宫本,你订的那个酒店在哪里?”白子川将车倒出停车场,然后扭头问宫本绯。

“啊,就在慕达斯酒店。舜华路上的。”宫本绯回答的同时还冲着泉此方眨了眨眼睛。

白子川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向后视镜的时候,刚好看到正在和泉此方打暗号的宫本绯的表情,顿时明白了过来。

那家酒店就在白子川所住的小区的附近,不远,也就两三分钟的路程。

看样子,宫本绯应该是跟泉此方通过气了,并且通过泉此方得知了几个人所住的地方,然后就近找了一家酒店。

就是不知道,宫本绯这么做,是为了看白子川身上有可能会出现的有趣的发展呢,还是为了白子川的料理手艺。

带着宫本绯来到她所预定的酒店,并帮忙把她的行李搬了上去。

“绯,今天为了要庆祝你来,白哥晚上会下厨做一顿好吃的。怎么样,很棒吧。”泉此方搭着宫本绯的肩膀说道。

“嗯!超级棒!”宫本绯用怪里怪腔的明国语回答道。

“同时也是给小此她们开个欢送会的。”白子川将行李箱往墙边一放,然后补充道。

“唉——对哦,为什么我才来,小此你们就要走了啊?”宫本绯一脸疑惑的看着泉此方问道。

“唉唉唉——,这都是剧情要求啊。如果可以的话,其实我也不想走的。但是,不走的话,剧情就顺不下去了。”泉此方搞怪似得回答道。

“哦哦哦,是那种展开的吗!”宫本绯一脸‘我明白了’的表情看着泉此方。

白子川是不清楚她到底明白了什么,但是泉此方的理由也太过于牵强了。

牵强到白子川觉得宫本绯大概是一个笨蛋的程度了。

“说起来,宫本,你的行李总共就这么一个行李箱吗?”白子川拍了拍自己立在墙边的小行李箱问道。

“当然不止了!”宫本绯瞬间回答道,“其他的因为不好带上飞机,所以其他现在用不上的东西我都是用邮递空运过来的。大概要到明天才会到吧。”

“明天啊,那我们怕是帮不了你了。”白子川无奈的回答道,“毕竟,小此她们也要离开了,我得收拾一下公寓里。”

“嗯,没关系的,我一个人就足够了!”宫本绯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表情很是坚定的回答道,“从小练习剑道,力气,我还是有一把的。”

白子川的视线则是随着宫本绯自己拍的而有些晃动的胸脯上下移了移,然后快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不过,这种视线却无法逃过在场其他人的眼睛。

奈亚子是天生的反应灵敏,视觉发达,而宫本绯则是常年练习剑道练出来的眼力。

泉此方则是在玩游戏看漫画的过程中练就出来的。

不过,在场的人倒也没有说什么。

泉此方是不好说什么,毕竟,人家的女朋友就在旁边。

奈亚子则是早就熟悉白子川的性格,已经见惯不惯了。

宫本绯对于这种视线早就已经习惯了,毕竟她也知道自己的底子有多好,当初在原本学校的时候,基本上时时刻刻都有这种视线在自己的身上。

不分男女的那种。

然后空气就沉默下来了。

在白子川是个闷罐子不会聊天的情况下,宫本绯把天给聊死了。

“啊,对了对了,绯,你还没有吃饭呢吧?饿了吗?”泉此方见气氛突然沉闷起来,赶紧站出来试图打破这种氛围。

这不说还好,经泉此方这么一提醒,宫本绯瞬间觉得自己的肚子饿了起来。

“咕——”宫本绯脸色绯红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咳咳,在飞机上也没有吃什么东西,现在还真的是有点饿了。”

“饿了吧?走走走,咱们吃东西吧!”泉此方闻言瞬间来了精神。

“要去吃什么?”宫本绯歪了歪脑袋问道,“我不怎么清楚这附近的店面,话说,酒店不能点餐吗?”

“可以点餐,你要吃什么?我去帮你点。”白子川挠了挠脑袋说道。

“啊,这里的酒店厨房可以外借吗?如果可以的话,麻烦你帮我做一道糖醋鲤鱼!”宫本绯双手握拳撑在自己的下巴上,然后半弓着腰,一脸期盼的俯视着白子川。

她妄图用卖萌最佳视角来打动白子川。

“额,我去问问看。”白子川嘴角抽搐着往后倒退了一步,然后转身离开房间。

厨房是可以外借的,而且鲤鱼和配料也有现成的,白子川二话不说,直接掏出银行卡来老老实实的刷了卡付了钱。

这一天,酒店的大厨们第一次感受到了境界和技术的碾压,以及他们学厨艺学的这些年是不是都学到狗子身上去了。

为什么这个小年轻的刀工看起来比自己厉害了不知道多少,甚至连厨艺也要强了不少。

直到最后一份糖醋鲤鱼出锅,并被白子川迅速盖上盖子,这趟料理盛宴才算完成,厨师们也才算是回过神来。

“那个,麻烦来四碗米饭。”白子川将装着四条糖醋鲤鱼的盘子和其他几道小菜的盘子一一放在一旁的推车上,并对自己身边的厨师说道。

“额,好、好的!稍等一下!”见偶像竟然个自己说话,大概还是一个实习的小厨师就跟狗腿子似得巴巴的将米饭端了过来。

钱都已经刷卡了,白子川也就不客气了,二话不说,直接将一整锅的米饭都放到了推车上,并拿了四个碗就走人了。

只留下一屋子的厨师正在思考人生。

来到宫本绯的房间门口,白子川轻轻敲了敲门。

“谁啊?”里面很快便传来了宫本绯的问话声。

“是我。饭菜做好了哦。”白子川回应道。

“啊!饭菜来了!”屋内传来了三女生高兴的呼喊声。

“我可得提醒你们,别吃得太过头了啊,小心晚上吃不下大餐咯。”白子川将推车递给几个女生,并提醒道。

“放心放心!有我在呢!”奈亚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一脸的骄傲,“晚上不管做多少,我都有信心吃光!”

“我是不担心你,我是怕这两个人吃不下。”白子川翻了个白眼说道,“毕竟,奈亚子你的胃口是不需要保留就是了。”

“哎嘿嘿!”奈亚子一点被念叨的觉悟都没有,倒是对于自己能吃这么多而感到骄傲。

“好羡慕奈亚子能吃下这么多……”宫本绯一边吃着自己面前的饭,一边羡慕的看着奈亚子,“当然了,更羡慕的是有白君这么会做料理的男朋友。啊,好希望我未来的白马王子也是一个料理水平非常高超的大帅哥啊。”

“啊,顺便一提,说的不是白君你哦。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啦。”最后宫本绯还是补了一句。

“啊哈哈哈。”泉此方一脸无奈的看着宫本绯,“你为什么总是喜欢树这种FLAG啊,难道你不知道说这种话的人最后总是会变成男方的后宫的么。”

“不不不,因为白君真的不是适合跟我结婚的那种类型啦。”宫本绯歪了歪脑袋回答道,“更贴切一点的话,那就是,可以当朋友,甚至可能当炮友,但是绝对不可能成为恋人,更无法成为夫妻。”

白子川直接被宫本绯这超级直接的发言更惊呆了。

“为什么都能当炮友了,却还不能成为恋人和夫妻啊?”泉此方惊讶的脸手中的筷子掉下去都不知道。

“因为,我虽然喜欢看到一些超展开,但是前提是那些超展开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而不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简单来讲,我喜欢看戏,但是却不喜欢去当演员。”宫本绯解释道,“相比那激动人心的生活,我更喜欢生活的像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一样。做做家务,然后等工作归家的丈夫吃饭,服侍他洗澡之类的。当然了,丈夫要非常的帅气才可以,毕竟,我可是个颜控。”

“好矛盾啊……你这个人。”白子川皱着眉头看着宫本绯说道。

“嗯,家里人也都是这么说我的。”宫本绯面色没有一点的变化。

“所喜欢的却不是所期望的,所期望的,却也是喜欢的。啧,总感觉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了。”白子川纠结的挠了挠自己的下巴。

“不知道也好。”泉此方轻飘飘的来了一句,“不过,这算是主动来了个炮友吗?”

瞬间,白子川手上的工作停了下来,并仔细打量了一下宫本绯,最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咦?我只是这儿一说而已!举个例子罢了!并不是真的非要去当什么炮友的啊!”宫本绯瞬间闹了个大红脸。

“咦?”泉此方一脸‘你在说什么啊’的表情看着宫本绯,“你刚刚不是说了要当白哥的炮友了吗?奈亚子大姐头应该也听到了吧。”

嗯,从她嘴角那熟悉的微笑,白子川就明白了,泉此方只是在开玩笑,戏弄宫本绯玩的。

“嗯,刚刚好像确实是这么说的。”奈亚子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泉此方和宫本绯,点了点头,然后就继续埋下头去吃饭。

嗯,她看出来泉此方是开玩笑了,所以也跟着戏弄起了宫本绯。

但是,宫本绯不知道这两个人是在开玩笑啊!

因此,麻烦来了……

“那个,你们不要看我这个样子,身材高挑却又有点好色,相貌出众却又让人说狐媚子样,但是啊,我可是连男朋友都还没有交过的哦!”宫本绯急急慌慌的说着连自己听了都羞耻的话,“所以,炮友什么的……哎?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最后怎么突然变卦了啊!

“虽然相貌并不怎么出众,不是我的菜,但是身材很好,而且一手料理做的可以说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了,再加上武学上好像也比我强很多,貌似又很有钱的样子……好像,做个炮友也没有关系的吧?应为我对白君没有什么恋爱的情感,也不会影响到奈亚子酱和白君之间的关系。嗯,要不然,白君,我来当你的炮友吧!”宫本绯貌似说的很认真的样子。

“噗——!”白子川将脑袋往旁边一扭,直接将饭喷了出来。

同一时间喷出来的还有泉此方。

她发现,自己好像不小心,将宫本绯给带进了沟里。

“咳咳咳!等一下!宫本!小此她只是在开玩笑而已!”白子川一脸严肃的看着宫本绯说道,“不信的话,你看看她的样子,她也没有想到你会突然转变的这么快。”

“老司机,你这个弯转的太厉害了,我一时之间都晕车了。”泉此方吐槽道,“话说,这本来就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吧!总之,白哥,恭喜你喜得一炮友。”

这丫头竟然推卸责任不说,还特么跑到对面去了。

奈亚子那边的话,虽然面色有些不愉,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就像是默认了宫本绯的炮友宣言一样。

白子川瞬间有些不舒服了。

他记得,自己以前有听到过这么一句话。

不怕女朋友吃醋,就怕女朋友不吃醋。

吃醋,是因为人家喜欢你。不吃醋,那就是人家觉得有你没你一个样,根本不值得吃醋。

再想想原作里,奈亚子吃醋吃的紧……

原作!

白子川突然恍然大悟的看着奈亚子。

如果要说哪里不一样的话,奈亚子同样是喜欢着自己的,但是,不同的是,她没有原作中的那种独占欲望啊!

与其说,爱他,就要独自占有他,奈亚子的行为更像是爱他,就顺着他,只要他仍然在你身边,双眼也还看着你就好。

而且,刚刚奈亚子那不愉的样子,说明她也稍微有点不太情愿的样子,但是,人宫本绯都说了,只是炮友,只有欲,没有情,这岂不是比白子川跟绘里奈之间的关系更加明了的吗!

这么一想,白子川顿时感觉奈亚子对自己的爱简直就是满满的。

而白子川的这幅样子,在奈亚子看来就像是突然对着自己发了情一样的含情脉脉的盯着自己。

而在另外两个人看来,那就是一脸春天到来的样子。

不过,泉此方还是默默的心底哔哔了一句:“关系真尼玛乱!”

“咳咳。行了行了,不开玩笑了,赶紧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白子川干咳了几声,然后说道。

“开玩笑啊……”那一瞬间,宫本绯露出了复杂的表情。

“啧,白哥。”泉此方突然看着白子川毫无意义的叫了一声。

一瞬间,白子川甚至在脑内形成了‘白哥’等于‘渣男’的等式。

“就算你愿意当我炮友,那实施起来也得等上一段时间。”白子川破罐子破摔的跟着话语偏向的方向说道,“而且,这段炮友生涯还不一定能不能开始的起来。”

说实话,对于宫本绯会不会成为自己的炮友,白子川并不在乎。

毕竟,自己已经有更好的了,还会去在乎那质量稍微残次一点的吗?

再说了,正如同刚刚她所说的,两个人的日子过不到一块儿去。

毕竟,她想要的是自家生活平稳,然后看其他人家的大戏。

而白子川是注定不能安稳的生活了,先不提这乱七八糟的组织之间的各种关系,以及那标明了敌对的组织,就光说说地球之外的其他星球上的敌人,就已经足够让白子川对这个世界说一声拜拜的了。

总之,两个人之间,注定长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