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欲望上头/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是太嫩了啊,小朋友。”鹫羽戏谑的声音将白子川从愣神之中惊醒。

但同时,鹫羽心里也有点小慌张。

妈卖批的,这剧本不对啊!

这个时候,子川殿下不是应该害羞的脸通红的转过身去吗!

怎么死盯着不放啊!

除了某个变心的男人之外,鹫羽这两万年来,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看到身体,而且眼神都还死盯在自己身上不离开。

白子川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有些沮丧的将脑袋和身体往水里低了低。

自己都这么死盯着对方,对方却仍旧是这种对付小孩子的敷衍语气,太打击男人了!

当然了,就算是这样,白子川仍旧将眼神死死放在鹫羽的身上,不肯转移开。

反正是对方光明正大让自己看的,何必浪费呢。

鹫羽的嘴角开始抽搐了,同时也开始痛恨自己的眼神为什么这么好了。

如果她的眼睛没有出问题的话,子川殿下明显是已经开始动了,而且分身都已经开始昂头了。

但是,现在她也是骑虎难下不能出去。

毕竟,这一出去,就显得是自己害羞了,直接就输给子川殿下了啊。

鹫羽都能想到到时候白子川的神情了。

“啊!你们两个人,都不等我啊!”就在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尴尬的时候,奈亚子闯进了浴室,并且大喊道。

下一刻,奈亚子便用处了自己的独门绝学,一秒脱衣术,光溜溜的跳到了白子川的身旁,并且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别在池子里玩跳水啊!”白子川被水花溅的闭上了眼睛,然后紧接着,他便感觉到了熟悉的温软的身体贴了上来。

瞬间分身兄弟便达到了顶峰,并且贴在了一个温软的身上。

啧,被奈亚子的小腹给贴到了!

白子川感觉自己的脑袋开始变得晕乎乎的了。

然而下一刻,一股冷气从意识中升起,白子川一个激灵回过神来了。

然而回过神来,白子川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放在了奈亚子的胸脯上。

赶紧拿下来,白子川闭着眼睛,将自己的意识沉下来。

刚刚那一刻,他好像发现了小宇宙的正确修炼方法。

至于奈亚子……

白子川认为,这又不是里番剧情,而且鹫羽也不是里番年世界来的,就算白子川现场和奈亚子开做,鹫羽怕是也会像是长辈看到两个后辈一样一脸怜爱的看着两个人吧。

打死白子川都想不到,其实刚刚他把手放在奈亚子胸脯上的时候,白眉鹫羽就差一点逃掉。

说实话,看到这场景,她也受不了啊!

寂寞了两万年的女人,谁能承受住啊!

奈亚子见白子川打坐冥想没下一步动作之后,则是一脸戏谑的看向鹫羽。

白子川刚刚是背对着鹫羽的,所以没有看到她的表情,但是刚刚她奈亚子可是正对着鹫羽的啊,鹫羽的神情和动作,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鹫羽顶着奈亚子戏谑的眼神,嘴角直抽搐。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她不得不承认,刚刚她差一点就也动了情。

下一刻,鹫羽的眼都发直了。

因为,她看到奈亚子的手竟然伸到水里,然后一上一下的开始套弄起来了。

而白子川,则是封闭了五识,尽可能的通过打坐冥想来提升自己的小宇宙。

一切,都得靠身体本能去应对外界的一切了。

等白子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瞬间感觉到了在自己分身上活动的奈亚子的手。

“toooo——!”白子川惊呼着瞬间出手抓住了奈亚子的手。

他感觉再来几下,怕是就要涩了。

“不要在这里玩啊!晚上再玩,先老老实实泡泡澡吧!”白子川紧绷着双腿,夹住了自己的分身,然后对奈亚子说道。

“哎嘿嘿,抱歉。”奈亚子一脸不知悔改的嬉笑道。

白子川看向白眉鹫羽的时候,却发现她已经脸色通红的将脑袋扭向一旁了。

“那什么,我洗的差不多了,先离开了。”白子川心里一动,然后慢慢站起身来说道,说话的同时,白子川也将双手和双腿自然分开。

瞬间,硕大的分身便映入了正重新往这边看过来的白眉鹫羽的眼帘。

“噫——!”白眉鹫羽惊呼了一声,然后将脑袋迅速扭向一旁,并且将身子也转了过去,让白子川看不到自己的样子。

白子川略有所思的扭过头来看向奈亚子,发现她正一脸邀功的看着自己。

白子川二话不说,冲着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然后走出去擦身体换衣服了。

嗯,得先刷一刷白眉鹫羽的好感才好下手,不然的话,只会唐突佳人,使印象变坏而已。

等白子川穿好衣服之后,便直接瞬移到了白眉鹫羽的研究室里。

白子川瞬间一脸黑线的看向坐在浮空椅子上吹着口哨望着天花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眉鹫羽。

他不相信这传送装置还能自动检测穿没穿好衣服。

肯定是白眉鹫羽回来之后就监视着自己换衣服的场景,证据是,她那还没有消散的红晕又重了一重。

“……你什么时候穿好衣服的啊?”将那个想法隐瞒于心底,白子川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是说这个的时候么……”白眉鹫羽一脸黑线的看着白子川,“衣服什么的,只要有万有元素的话,一个喷漆就能搞定。”

“所以你其实没有穿衣服,只是在身体表面喷了一层漆?”白子川质疑道,同时眼神死死的放在白眉鹫羽的身上,却丝毫看不出破绽。

“不是啦~是万有元素可以组装成衣服啦!”白眉鹫羽哭笑不得的环住自己的胸部。

她已经开始不知不觉的将白子川当做一个有‘威胁’的男人了。

“虽然听不太懂你说的是什么,不过,是有穿着衣服就是了,哈啊。”白子川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说道。

“没错!”白眉鹫羽肯定的回答道,“好了好了,你先离开我的研究室吧。接下来我还要帮你做一套战衣。”

“那个,就拜托你了。”白子川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白眉鹫羽说道。

制作战衣啊什么的,就已经超出了白眉鹫羽一开始所需要付出的房租了。

倒不如说,第一次调整之后,白眉鹫羽的房租就已经付清了,之后的,都是她友情贡献的了。

小心翼翼的退出鹫羽的房间,白子川怀着激动的心情转身准备回房间。

“阿嘞?奈亚子没有出来吗?”白子川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自言自语道,“该不会是留在鹫羽的房间里,和她一起研究为我制作的战甲的款式吧。”

白子川莫名的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希望我的战甲不会太过于古怪吧。”白子川默默的在心里祈祷着。

就在这边白子川祈祷着的时候,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啧,只有房东的这间房那个字是随时随地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的做法是不是就是为了门铃一响,房东就得去开门给设计的啊。”白子川无奈的起身出去开门。

“嗯?小川,你精神好了很多啊!”刚打开门,尤纳薇便这么说道。

“啊?嗯,亏了新房客的帮忙。”白子川愣了一下,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说道,“现在我已经好多了。”

“嗯!太好了!一会儿我要好好学向你的房客道声谢。”早就习惯房客们的不辞而别的尤纳薇丝毫没有一点的异样,“说起来,小绯还没有过来吗?”

“啊,宫本的话,因为明天她就要开学了,所以要狂补明国的高中知识,现在的话,应该还是在酒店里对着教科书拼命吧。”白子川一脸感慨的摇了摇头,同时嘴上还挂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明国的应试教育,就让你们这些偏远之地的人好好尝尝滋味吧!

“喂喂,小川,你的恶意可是直接露出表面了哦。”尤纳薇拍了拍白子川的肩膀提醒道。

“啊哈哈哈,姐姐你在说些什么啊,像我这种纯善的人,怎么可能会对他人怀有恶意呢。真是爱开玩笑呐,姐姐你啊。”白子川貌似忠良的看着尤纳薇,并送给她一个甜甜的微笑。

“好可怕。”尤纳薇双手环胸猛地打了一个寒噤,然后面带气恼的将白子川的脖子用双手箍住,死死的贴在自己的咯吱窝下面,并用一只手在他头发上挠来挠去,“你这臭小子!”

尤纳薇身上的体香不住的往白子川的鼻子里钻,而且白子川的脸部刚好紧贴在尤纳薇的胸脯旁边,并将她的胸脯挤压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形状。

猛地一个哆嗦,白子川发现自己竟然起了反应。

瞬间脸色变得苍白一片。

这种动作,尤纳薇之前也没有少做,但是之前白子川只是单纯的享受这种沁香和温软,却从来没有起过坏心思,更没有产生过冲动反应。

但是,现在……

“改造调整过了头了吧!那个地方!”白子川内心疯狂的嚎叫着。

“嗯?你怎么了?脸色这么白?”尤纳薇也发现了白子川的异样,一低头,却发现白子川用极其怪异的姿势弓着腰,并且脸色还苍白的让人奇怪。

“没,没什么,只不过,我现在身体刚在房客的帮忙下调整好,有些异样而已,不要太在意了。哈哈哈。”白子川极其不自然的干笑道。

白子川现在无比希望尤纳薇的身高能够再矮一些,这样子的话,自己弯腰的姿势也不会看上去太过于诡异了点。

尤纳薇好奇的往白子川的下面看去,然后脸色猛地一红,迅速松开白子川,并倒退了两步。

“那个,小川啊,奈亚子现在在哪里?我、我去跟她说说话。”

听到尤纳薇紧张兮兮的声音,白子川顿时心累的想哭。

不用说,自己的异样应该已经被尤纳薇给发现了。

“在03室,跟鹫羽一起帮忙制作我的战甲中……”白子川欲哭无泪的转身直起腰来,并往厨房走去。

尤纳薇则是转身往楼梯口跑去。

到了03室,尤纳薇才松了口气,并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嗯……毕竟,小川也是个成年人了,以后有必要注意着点自己的行为了。”尤纳薇不断的深呼吸并提醒着自己,“不过……看起来……好大啊。”

“噫——!我在想些什么啊!那可是弟弟!弟弟!世界独一无二的弟弟啊!”尤纳薇拍打着自己的脸,一脸羞耻的小声低吼着。

“嗯?尤纳薇酱?你在这里干什么?还拍自己的脸?”突然03室的门打开了,奈亚子伸出头来看着尤纳薇问道。

“没,没什么!就是天太热了,所以,我稍微扇一扇风。”尤纳薇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话。

“哦嚯。”奈亚子脸色诡异的看着尤纳薇,然后将门打开,“那些以后再说好了,先进来吧,让你看看,我和鹫羽酱合作打造出来的子川专属战甲!”

尤纳薇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往里挤……

将晚餐一一摆放在餐桌上,白子川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好了,接下来就是把大家叫出来吃饭了。”白子川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然后踏上楼梯。

“十六夜,吃饭咯。”白子川先将逆回十六夜叫了出来。

“嗯?都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啊?”逆回十六夜一边说着,一边将眼睛摘了下来。

“额,你该不会是一下午都在看那沓文件吧?”白子川无意间看到了房间里书桌上的那一沓被翻了一半多的文件稿问道。

“对啊。这才刚看了一半。”逆回十六夜点了点头,然后眼巴巴的看着白子川,“有什么话,之后再说,先让我去吃饭好吧?”

看着十六夜几乎快要暴走的神情,白子川赶紧闭嘴,并让出了路。

接着是米罗,她看起来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双眼朦朦胧胧的。

“怎么了吗?”声音濡濡的,听起来就像是在撒娇。

嗯,绝对是刚刚睡醒的!

“米罗老师,该吃饭了,请立刻准备一下吧。”白子川恭恭敬敬的说道。

“嗯——嗯!吃饭!我知道了!马上就好!”米罗先是本能反应的回应了一声,但是一回过神来听到要吃饭了,顿时来了精神。

天见可怜,她在圣域吃的那是什么东西啊!

大鱼大肉,虽然有味道,但是只有咸甜辣,只能说还可以下咽,但是却远远无法用美味来形容。

而白子川做的料理,甚至用好吃都无法完美的表达出人的心情来,她吃了一次,就再也忘不了那个味道了。

看着猛然被关死的房门,白子川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走向现在对于他而言最令他感到尴尬的一扇门。

没办法,他还处于之前和尤纳薇的尴尬之中。

知道里面的情况,白子川干脆也就不敲门了,直接推门而入,然后径直走向树林深处白眉鹫羽的卧室和研究所。

结果刚走了没两步,白子川眼前的场景就猛地一变,直接进入了鹫羽的研究所里。

是传送装置。

“哟,子川殿下,你来的太早了,你的战甲可还没有完成呢。”鹫羽坐在浮空座椅上一边敲打着键盘,一边说道。

而在一个装满了不明液体的大罐子前面,奈亚子正微笑着冲着这边招手示意,尤纳薇也在她身边,不过,看她的样子,好像是已经缓过劲来了,完全都没有异样的冲着白子川打着招呼。

“不是不是。”白子川摇头解释道,“是来叫你们去吃饭的。”

“哦哦哦!要吃饭了啊!”鹫羽闻言,手中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并高呼道。

“对啊,差不多到吃饭的时间了,先去吃饭吧,吃完饭再继续。”白子川好奇的看着那个装满了不明液体的大罐子,不知道奈亚子和尤纳薇为什么会围绕在那里。

“哦,那个啊,那里面就是给你准备的战甲,不过现在还没有成型,仍然在培养中。”听了白子川的疑问之后,鹫羽解释道。

白子川顿时后悔了。

自己嫌的没事去问个什么劲啊,反正也听不懂,干脆等成品出来之后再问不是更好么。

现在这样子,让白子川很是尴尬啊。

因为,他不直达自己接下来应该问什么了。

毕竟,他完全不知道,那一管子的不明液体究竟跟自己的战甲之间有什么关系。大概,是鹫羽那边的世界的宇宙产物吧。

不行了,这到底是什么,猜都猜不出来的。

“那什么,我们去吃饭吧,吃饭。”白子川嘴角抽搐的看着鹫羽说道。

“噗,哈哈哈,好,去吃饭。”看着白子川尴尬成球的样子,鹫羽忍不住笑出了声。

将奈亚子和尤纳薇叫到身边,四个人便出门准备去吃饭。

听奈亚子和鹫羽两个人讨论什么万素,什么宇宙射线之类的话题,而白子川和尤纳薇两个人只能一脸茫然的看着,听着,最后摇摇头表示听不懂这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结果白子川和尤纳薇的视线刚刚好撞在了一起。

看着尤纳薇瞬间通红的脸,白子川终于明白了,尤纳薇这一副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只是她装出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