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公交车趣事/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周睿正式介绍给鹫羽和米罗以及十六夜还有来蹭饭的宫本绯认识是在晚饭的饭桌上。

对于白子川这里的房客差不多全是外国人,周睿早就已经有了免疫力了。

虽然米罗总是冷着个脸,而且感觉还非常高冷,但是周睿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白子川家的房客有个性这一点了。

白眉鹫羽的话,人很亲和,而且说话的时候给人一种很早就认识了的感觉,总的来说算是所有人中,最让周睿感觉亲近的人了。

逆回十六夜,周睿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差点犯职业病。

拿手拷把这孩子给套上。

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一个孩子,却让常年经历一些危险案件的前特警大队的精英骨干周睿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感觉。

不对,应该说,那种危险的感觉,是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的。

可以说,如果眼前的这个少年是个罪犯的话,周睿甚至想要扭头就跑。

这不是她一个小特警可以应对的对象。

好不容易让自己冷静下来,扭头再看看宫本绯,周睿突然升起了一股嫉妒的情绪。

身材,五官相貌,发型还有服装搭配。

这个少女给她的感觉,太过于青春靓丽了。

如果不是因为跟白子川的房客中的女xing交流过一段时间,周睿真的就差一点忍不住自己的嫉妒,露出反感的表情了。

至于白子川的那些房客,周睿早就把她们划分在不需要去比较的行列了。

毕竟,每个月一换,而且每次换过之后,脑袋里对于她们的印象就会逐渐减淡,甚至在几天的时间里就会彻底忘记,这么明显的不对劲的地方,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批房客不是什么普通人。

但是宫本绯不一样啊,她确确实实不是白子川家的房客啊。

好在,她忍住了。

她非但忍住了,甚至连那股嫉妒也瞬间消失了。

当即,米罗抬起头来怪异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冲着她笑了笑。

周睿当时便感觉到了一种,很荣幸的感觉。

不止是她,其他几个人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米罗脸上的笑容。

尤其是看过原著电影的白子川。

能够从米罗的脸上看到笑容,他们这一伙人应该还是头一批的吧。

吃完饭之后,几个女生便到一旁说悄悄话去了,至于饭桌上的碗筷,则是由白子川和十六夜两个男生负责清洁。

刚好白子川也打算趁着洗碗刷筷子的时间,听一听十六夜今天的成果。

“我把他们最大的那个教堂给推了,顺便还打残了几个拿着剑喔喔呀呀的就要砍我的骑士男。”刷碗的时候,十六夜突然说道。

“那几个骑士男的实力怎么样?”白子川眉头一挑,好奇的看向十六夜。

“嗯,勉勉强强能够让我感觉到一丝乐趣吧,最起码比起那些连砍我都没有勇气砍的骑士要强很多。嘛,虽然还是一两下拳脚的问题就是了。”十六夜兴致缺缺的回答道。

“额,那可还真是辛苦你了。”白子川无语的看着十六夜说道。

“不过,比起在我那边的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还是蛮有趣的呢,毕竟,还有着超能力啊,能够发出光来的骑士和神职人员之类的。”十六夜话题一转,略微有些激动的看着白子川说道,“现在我可是非常期待见识一下其他的组织,然后看一看他们又有什么神奇的地方呢。”

“你高兴就好。”白子川瞬间失去了继续聊天的欲望。

洗完碗筷之后,十六夜便回房间去继续做明天的游戏计划去了,而宫本绯则是要去附近的楼层去看房子。

她打算在附近租一间套房。

“啊,我跟你一起去吧。”周睿主动起身说道。

“太麻烦你了,周睿姐姐。”宫本绯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周睿大大咧咧的摇了摇头,“之前我常来子川这里,附近我熟!”

说来也是很无奈,虽然白子川已经在这里住了半年多的时间了,但是,他却连这个小区都还没有转遍过。

甚至他连自己所在的这栋楼的所有楼层都没有完整的转过一遍。

毕竟,白子川可是上下楼都一直坐电梯的啊。

就在两个人决定好之后,尤纳薇也突然站起来了。

“那我也一起吧,刚好帮小绯找完房子之后再跟睿姐回去。”

“嗯,你们都不多呆一会儿了吗?”奈亚子有些失落的问道。

“嘛嘛,明天再来玩吧。”周睿拍了拍奈亚子的脑袋说道,“坐了这么久的飞机,我也差不多快累了,打算回去休息了。”

“唔,好吧,我送送你们。”奈亚子有些沮丧的站起身来说道。

“小川,明天记得早起,报道的时候可不要迟到了。”尤纳薇出门前特意叮嘱道。

“哈?对于我来说,报道还有迟到这一说?”白子川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懵逼的看着尤纳薇。

尤纳薇也是一愣,然后才想起来自家老弟是个非常人,差不多能够一瞬间就从家里到学校,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不过今天的这个事情还是让尤纳薇有些警醒起来了。

她的魔咒,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有练了,是时候重新拾起来了。

周睿尤纳薇还有宫本绯一走,米罗也开始回房间了。

她跟奈亚子还有鹫羽聊不到一块去,而且,这两个人喜欢玩的,她也没有兴趣,话题也还有在聊到白子川的料理的时候还能时候有点共同点,除此之外,聊一句话都嫌是多的。

顿时,客厅里就只剩下白子川跟奈亚子还有鹫羽三个人大眼瞪小眼了。

“那什么,要不,我们去看看那个高达机现在是个什么样子了怎么样?”白子川看了看奈亚子和鹫羽,然后出声问道。

“嗯,好的。”鹫羽当即便点头同意了。

再一次进入了鹫羽的研究所,不知道是不是白子川的错觉,他感觉这个亚空间的大小好像又变了。

“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我将这个亚空间又稍微扩大了两倍。”当白子川问起的时候,鹫羽表情很是淡然的就回答了。

说起亚空间来,白子川便想起了自己房间那个正在被闲置的亚空间。

现在可以住进去的人,根本就没有啊。

所以现在是一直都在空着。

在鹫羽的带领下,白子川见到了被留在这里进行整改的高达机。

外表上看起来跟之前被送进来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当它一开口,跟之前的区别立刻就出来了。

“老板!博士!高达零号,向你们致敬!”慷慨激昂的声音,激动的语气,让人一听便立刻明白了一点。

这货有了智能了!

白子川一脸懵逼的看着高达机,然后转头看向鹫羽。

“这货,该不会是有自己独立的智能了吧!”

“正如你所想的,老板!”高达机自己开口道,“在博士的努力研究之下,我,高达机终于拥有了自己的智能!”

然而鹫羽的话很不给面子将高达机的自豪之处给打趴下了。

“啊,这个的话,算是失败品吧,结果竟然连变大和供人驾驶的功能都没有,真是让人失望。”鹫羽耸了耸肩膀很无奈的看着白子川回答道,“不过,那个兵器化药水我倒是提炼出来了,顺便还对那个药水进行了进一步的加工。最起码,用那个被我改良之后的药水,可以将生物和非生物都变成战略用机器人,而且还都有着自己的独立思想的。顺便,也有变大变小的能力。”

“那个药水现在提炼出多少来了?撒上那药水之后的战略用机器人有什么功能?”白子川瞬间来了精神,“还有,这个高达机现在都有什么功能?”

“嗯,那个药水的话,现在差不多应该已经出了一百多瓶了吧,每瓶可以让五个物体进行战略机器人化。至于战略机器人化之后的功能,得看你撒药水的是什么了。如果是动物的话,估摸着它们不但有着战略机器人化的能力,甚至还可以在战略机器人形态和动物形态之间进行转化。最重要的是,它们也是有着各自独有的思想和智能的。而且损伤之后,还可以自我进行修复。”

“这不就是猛兽侠了么!”白子川闻言眉头只跳。

“至于这边的这个高达机……”鹫羽突然一脸嫌弃的看向跑到一旁蹲墙角去的高达机说道,“它除了原有功能之外,现在添加了自我智能,护甲稍微提升了一点,估摸着是可以抵挡得住现代社会的重武器扫射,但是炮火轰炸的话还是得完蛋,火力上也稍微提升了一下,主炮发射的话,大概可以摧毁一个跟我们现在住的这栋楼差不多的建筑物。除此之外……”

鹫羽语调突然一高,让白子川猛地升起了一种激动的心情。

“它还可以当电视来看。”

白子川瞬间泄了气。

“我要的是高达!战略兼防御型号的机器人,不是一个可移动炮台兼职电视机!”白子川气哭道。

“哎呀,别哭呀,我再给你造一个高达好吧,一个可变形变身,还能进化的高达!”鹫羽跟哄小孩似得说道。

“那就拜托你了,鹫羽!”白子川立马哭脸转笑脸。

虽然鹫羽说了之后会再造一个超流弊的高达机,但是现在这个还是不得不用。

反正硬件条件和软件条件都已经达标了,除了性子好像稍微有点跳脱以外还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白子川当机立断的将高达机重新派遣出去继续保护老妈那一边。

当晚,在白子川在米罗的监视下,尝试着在瀑布下修炼了两个小时的小宇宙未果的情况下,便和奈亚子一同睡在鹫羽这里的卧室了,因为鹫羽说想要两个人协助她一起完成高达机的设计图。

于是,白子川当晚便享受到了从未享受过的一对二的大战。

一口气哔了个爽!

第二天照样是神采奕奕的起了床,然后有气无力的做了早餐,最后吃完饭将十六夜送走之后,便一脸生无可恋的背着书包和一同上学的宫本绯踏上了上学之路。

而奈亚子和鹫羽在白子川走后,则是回房间继续进行其他要造的东西的研究。

比如说,答应了白子川的那个高达机,又或者是比较赶进程的坐标定位次元跳跃装置,以及,那个宇宙飞船。

各种意义上被喂饱了的两个人,可是憋着一口劲,准备赶出一项项的大工程来啊。

白子川撑着一双死鱼眼,跟不同路的宫本绯告别之后,便慢慢的挤上了前往大学的公交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是开学的日子,让白子川产生了错觉,他感觉,今天早上起床之后,右眼就一直在跳,好像有什么不太美的事情即将发生了似得。

无奈的梳了梳自己的眉毛,白子川故作镇定的拉着吊环扶手,并将自己的背包转移到前面来。

就在这个时候,白子川的灵敏反应发现了公交车里有一个的动作有点猥琐。

是一个个子瘦瘦矮矮的青年男子,带着一个遮阳帽,嘴上还扣着口罩,脑袋时不时的就往四周张望一下,看起来就很可疑。

而在白子川的小宇宙感应之下,更是清晰的看见了这个青年男子的动作。

他正在将一只手伸进前面一个穿着光鲜亮丽的中年女性身上。

“咳咳咳!”白子川猛地一声干咳,吸引了车上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各位,看好自己的包和手机了啊!”

然后不顾那个正恶狠狠的瞪向自己的青年男子,便转身继续看向窗外。

毕竟,他又不怕这种偷包偷手机的小贼,就算他能拉出来百八十个持枪的黑道分子,那也只是给白子川送人头的而已。

至于为什么不指名道姓的将他拉出来……这年头,反泼脏水的事情又不是没有,说不定,到时候小贼还能变成白子川咯。

提个醒,尽个意思就差不多了。

不过,那个中年女性也是将手伸向自己的口袋,摸了摸自己的钱包,最后有些不太放心的抽出来,放到自己胸口前内衬的口袋里。

见自己的生意黄了,口罩男直接恼火的挤着旁边的人的身体就往白子川这边来了。

“小子,找不痛快?”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却很干脆的威胁的话,而且,看他这口气,怕是没少跟人说。

“谁让你倒霉,跟我一趟车呢。”白子川讥讽的冲着小伙子笑了笑,跟嫌事情不大似得。

“……你是跟谁混的?”看白子川一点怕的意思都诶呦,青年口罩男子有点犹豫了,琢磨了几下,最后直接开腔问白子川的后台。

“跟谁混?”白子川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以前的时候,是跟特警大队的姐混的,现在,那姐辞职了,我自己混。”

几乎就是直白的跟他讲,别找事,找事的话,兄弟不介意给你闹大了。

一听眼前这个人竟然是跟特警大队的人混的,小伙子顿时一愣,然后笑了。

“小子,还以为你是跟哪位大哥混的呢,结果竟然还是个辞职了的条子。”口罩男干脆将自己的口罩给拉了下来,“我怕那些大哥,但是,警察?我还真不怕!他们敢暴力执法,我就敢告!而且,现在警察只要稍微动点手,他们就得上报,上新闻,然后接受一大批心向违法犯罪之人的批判,没什么好怕的。”

得,这还是个明白人。

白子川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直接懒得再搭理他了。

“小子,下一站下车,哥给你看点好玩的。”口罩男突然凑到白子川的耳旁小声说道。

“变态!”白子川二话不说,反身就给了他一耳光,“妈的,乘辆车都能遇到一个对男生动手动脚的变态!”

口罩男被这一巴掌给打懵了,等回过神来之后,看到周围警惕的看着自己的男女老少的眼神,顿时恼了,什么后果都没有去想,就在直接亮出了刀子。

白子川见状,顿时感觉有趣。

好久没见过敢光明正大的在人民群众的面前亮刀子的小贼了。

“咳咳咳!那什么,大家最好检查检查自己身上的财物,我估摸着这个拿刀的兄台是个贼!”看着拿出刀来之后一脸纠结的不敢动弹,甚至面露悔意的小贼,白子川直接开口说道。

“呀!我的手机不见了!”

“操!我的钱包没了!”

人群里顿时有两三个人摸了摸自己的身上,然后痛骂了几声,紧接着,目光就盯上了那个拿刀的小伙子。

甚至还有两三个小伙子摸着自己的屁股,面色铁青。

他们是刚刚被这个口罩小贼挤过来的时候碰到屁股的人。

“师父!直接开到距离这里最近的派出所吧!这车上有贼啊!”丢了钱包的人也不敢直接说那个拿刀的小伙子是贼,生怕他上来给自己几刀,只能溜到司机那边,请他开到派出所去。

司机也是明白事理的人,二话不说,直接改道朝着派出所开。

“该死的!给我停车!”一见车改道了,知道司机打算的小贼直接慌了,拿着刀就想着往司机那里冲。

白子川怕他再伤到什么人,直接上前给他拿下,并把刀给夺了过来。

开学第一天就见血,不好,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