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吓唬人不开玩/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台上,诗莀和楚梅两人站在白子川的面前,并将门挡在自己的身后,死死的盯着白子川。

“有什么事情,你们两个人直接问就是了。”白子川撇了撇嘴,一脸无聊的看着诗莀和楚梅。

“你肯告诉我们?”楚梅最先开口问道。

“哈,这话有意思了,你们连问题都还没有问呢,怎就知道我不会告诉你们?再说了,现在骗你们,对我有什么好处?”白子川一脸无趣的将身子往旁边的栏杆上一依,然后看着楚梅和诗莀说道。

“谁知道你都隐瞒了些什么事情啊。”楚梅像是憋着火似得说道。

“我说,楚梅同学,为什么你一开口,就像是我怎么了你,然后还不负责任似得啊?”白子川皱了皱眉头,然后看向情绪很不稳定的楚梅问道。

“就因为之前的时候,将从你那里听到的话跟我爸爸说过之后,他整个人就变得奇奇怪怪的了。”楚梅有些狠狠的瞪着白子川,不甘的说道。

“哈,我当时都跟你提过醒了吧?最好不要将我当初跟你说的话告诉其他人,结果你不但说了,反而说的很透彻啊,甚至连我还有我的家人都被你给牵扯进去了。我都还没说什么呢,你倒是在这里跟我抱怨起来了啊。”白子川好笑的看着楚梅,语气充满了不满和厌烦。

“你还有你的家人?跟我有什么关系!”楚梅恼怒的瞪着白子川问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白子川好笑的看着楚梅,丝毫不怕得罪人的说道,“你知道么,就在我跟你说了那件事情之后,你家老爸身边的黑西装就找上了我,甚至还想要出言威胁我,结果被我给怼了回去之后,还不死心,甚至还打算对我老妈,和她的再婚对象动手,你说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胡说!”楚梅气急道,“我爸爸不是那种人!”

“不是那种人?”白子川好笑的看着她,“那你的意思是说,我的眼睛和耳朵都是摆设吗?”

“当然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你甚至可以回去问问你爸爸,看他有没有对我们动手。顺便一提,跟你爸说一声,以前他派去对付我妈的那几个人不需要再找了,他找不到的。当然了,处于人道主义,我还是希望你爸爸能够把人家的后事给办了。毕竟,人家是给他卖命的啊。”

白子川丝毫不嫌事情闹大的说道。

反正以他现在的能力,是谁都不用畏惧了,所以说话自然也就开始肆无忌惮了。

一朝小人得志,说的就是白子川现在的这种状况。

“你这人——!”楚梅感觉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小梅。”诗莀从身后拽了拽楚梅的胳膊提醒道,“别忘了,我们是来问正事的。”

“哼!”楚梅闻言鼻子一哼,直接转身过去不再看白子川了。

“有什么事情,你们就问吧。”白子川一脸的无所谓,“反正现在对于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那个,我们当初玩游戏的时候,是六个人的吧?”诗莀有些心慌的看着白子川问道,“你,我,小梅,混沌子,还有另外两个人。我想知道,另外两个人是谁?还有,为什么我会忘记另外两个人的事情?而且,我好像之前的时候,还对另外两个人中的某一个人怀有憧憬之情,那个人是谁?为什么我会在那之后没两天就忘记了那个人的一切?”

“嗯,没错,当初是六个人,至于另外两个人你们两个人没有印象了也是正常。毕竟,人家都已经回到了各自原本的世界了。”白子川摊了摊手回答道,“他们一回到自己的世界之后,这个世界的人对他们的印象就会模糊,然后用不了两天,就会彻底忘记了他们的事情。”

“当然了,我是没有事情的,毕竟,我是负责招待他们的人。”最后白子川补充解释道。

“也就是说,异界人。对吧。”楚梅又插口道。

“没错,就是异界人。”白子川很诚实的点了点头,“这一点,我当初的时候又跟你说过,并且还提醒过你,千万不要跟其他人说起过,不然不会有好下场的。”

“哼,你那可笑的威胁啊。而我至今都没有见到过我们家有什么不好的下场啊。”楚梅讥讽的看着白子川说道。

“那是因为你那个喜欢作死的老爸还没有触及到这个国家的底线。不过,很遗憾的是他触及到了我的底线,竟然想对我的家人动手,所以,我在等着给他一个深刻的打击,以此来报复他。”白子川摊了摊手解释道。

“你说,国家的底线?”诗莀的脸色有些严肃了起来,“先不管异界人是不是真的存在的。难道说,异界人什么的,国家是知道并确信他们是存在的?”

白子川点了点头。

“没错!国家最顶尖的那些人自然是知道的。”白子川回答道,“但是,有权限知道‘异界人’存在的只有最高层的那寥寥几个人才可以。你老爸虽然听说了,但是却还没有见到过,这也是他仍然还在国家的手底下活着的理由。”

“搞什么啊,听起来就像是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一样啊。”楚梅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白子川抱怨道。

“没错哦,正是绝对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啊。”白子川点了点头,然后反问道,“我问你们哦,如果让地球上的所有人类都知道,地球之外有着其他生命体,而且,地球的文明甚至还处于最低端的那一等级的话,全世界的人类会有什么反应呢?”

只是稍微联想一下,楚梅和诗莀两个人的脸色就开始变得铁青。

“最低端什么的,你说的也太过分了吧。我们人类好歹也是万灵之长啊。”楚梅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白子川说道。

“对于宇宙……不,对于银河系来说,单单只是困在个人所属的星球,甚至连星球内部的政权都还没有统一的文明,就只是低端的文明而已。别说宇宙了,甚至在银河系内都不入流。”白子川摇了摇头说穿了这个事实。

“你以为你说说我们就会信了吗!”楚梅仍旧死咬着不松口。

“你们信不信跟我没有关系。”白子川眼神瞬间变得冰冷起来,“但是,回去告诉你父亲,如果再敢对我家人动手的话,就不要怪我动用里世界的规则来对付他了。”

里世界的规则,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哈?什么里世界的规则……喂,站住!”见到白子川想要走,楚梅伸出手就想去拦住他。

然而,令楚梅和诗莀两人惊呆在原地的是,原本应该是在两人面前的白子川竟然在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她们两个人的背后。

“里世界,可不是你们可以随意去了解的。”白子川放下这句话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很好,这又是一个大坑。

只要楚梅敢将这件事情,以及里世界的事情告诉她爸爸的话,自取灭亡的时间就会加速了。

甚至,用不了两天,她那个爸爸就得跟这个世界永别了。

对于这种结果,白子川还是很喜闻乐见的。

当白子川回到教室的时候,整个教室的声音都消失了。

所有人都静悄悄的盯着白子川,却没有发现原本跟他一起出去的两位班花的身影。

“老白,楚梅和诗莀呢?”三舍友之一突然凑上前来拦着白子川的肩膀问道。

“哦,在后面呢。”白子川一脸面无表情的指了指自己的身后回答道。

“喂喂喂,老白,不厚道啊,你该不会是连那两位都给勾搭上了吧?”其他两个舍友也一脸凑热闹的表情跑了过来。

“不是,倒不如说,我跟其中一个人还算是有仇吧。”白子川摇了摇头说道,“诗莀的话,勉强只能算是以前玩过的一款游戏中的游戏好友。”

“哎?有仇?跟那个楚梅?什么情况?她不是市长家的千金吗?怎么还跟你有仇啊?”舍友一脸的懵逼。

“就是因为她老爸的缘故,才有了仇啊。”白子川撇了撇嘴说道,“因为一些事情,她老爸想动我妈,还有我妈的再婚对象。所以,有仇。”

简单明了。

一听这事情还牵扯上了本地的市长,三个人立刻脸色一肃,什么都不再打听了。

一般惹上这种事情都是超级麻烦的,不是他们三个屁民百姓能够干涉的。

“说起来,听说老白你那个姐姐是隔壁系的老师呢,没有教咱们这个系真是可惜啊。”三个人的话题突然转移到了白子川的姐姐身上去了。

“隔壁系?是哪个系的?”白子川抬起头来看着舍友问道。

“外国语系的。”

“啧,难怪呢,倒不如说,就是因为是那个系,所以她才能那么容易的就上任吧。”白子川咂了一下嘴巴说道,“毕竟,她自己本人就是半个外国人啊。”

“说真的,如果不是你姐的皮肤很白,而且发色不像是染得,甚至连眼睛也是没用美瞳的话,我还真的以为她就是咱们明国人呢。”舍友突然说道。

“咳咳,毕竟,还有我爸的一部分基因啊。”白子川干咳了几声说道,“虽然我老爸的相貌平平,但是架不住我姐的母亲是个大美人啊。”

“说真的,总感觉你家的关系有点乱,所以,关于家人什么的,就劳烦你不要再提了。”其中一个舍友突然捂着脑袋说道。

“确实啊……”另外两个人也是一脸的赞同。

白子川则是满脸无辜的抬头看了看三人,然后直接趴在桌子上去补觉了。

又是做饭,修炼外加交公粮的,最近白子川的睡眠时间有些少了啊,所以,他想要趁这两天还没有开始军训的时间好好补一补。

至于军训的时候……能逃就逃吧。

反正学分啊,什么的,他也不需要。

“哎,这么说起来的话,我来学校到底是为了干什么啊?”白子川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书桌自言自语到。

要学什么知识的话,家里有鹫羽这尊大神,可以直接去请教她的。

“卧槽?那不来了?”白子川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着。

“什么不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白子川的身后响起,把沉思中的白子川给吓了一跳。

妈卖批的!以后沉思之前一定得先将小宇宙释放出来作为警戒用的。

白子川扭过头去,发现站在自己身后的是尤纳薇。

“喂喂喂!快看啊!那个不是今年的新任教师吗!而且还是教师中最年轻最漂亮的!”

“她不是隔壁外国语系的吗?怎么跑到我们政法系来了啊?”

“而且,她搭话的那个男的,不正是之前的时候被诗莀还有楚梅叫出去的那个小子吗!”

“靠!越看那小子越不顺眼,有机会给他个教训!”

教室里喔喔呀呀的吵了起来。

“姐,你怎么来我这里了啊?你不用去带新生的吗?”白子川瞥了几眼刚刚出言要教训自己的人,然后转向尤纳薇问道。

“哎呀,这不是担心你刚入学不适应吗。所以我就过来看看咯。”尤纳薇笑眯眯的拍了拍白子川的脑袋说道,“所以说,你刚刚说的那个不来了,是什么意思?”

瞬间,尤纳薇的笑容突然变得阴沉起来。

“姐……咱能不能好好说话?回去之后我再给您解释解释,您看成不?”白子川颤颤巍巍的看着尤纳薇说道。

“你说成不成!”尤纳薇笑容一消,面色严肃的瞪着白子川,“你跟我出来一下!”

说着,就拽着白子川的耳朵往外面拎。

“……哎,你们听到没?姐姐啊。”

“自从看到你姐姐之后,你这个小舅子……朋友,我就交定了!”

“小舅子!你缺一个姐夫吗!”

“这姐姐怎么是个外国人?怕是一个干姐姐吧。”

“呵呵,指不定两个人都用些什么下流的体位和称呼呢。”

乱七八糟从的各种言辞都从这帮子学生口中吐出,让被拉出门的白子川感觉很是不爽,并决定之后要好好教这班学生做人。

而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先将尤纳薇给解释透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那些房客其实都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异界人,而那个房子,则是你招揽异界房客的道具?你甚至还在等着鹫羽帮你发明出来一个可以通过定位坐标来穿越世界的次元跳跃装置?”尤纳薇一脸懵逼的将刚刚白子川的解释的意思给重复了一遍。

“没错!正如我刚刚所说的。”白子川很是严肃的点了点头,“是不是感觉很难以置信?甚至感觉我说的都是谎话,我跟你讲啊,其实……”

白子川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尤纳薇给打断了。

“不用不用。我信。我信。”尤纳薇捂住白子川的嘴巴说道,“你这么一说的话,很多我以前想不明白的事情,都迎刃而解了。怪不得我记忆里对你以前的那些房客都模糊了,甚至都忘记的差不多了,原来是因为他们都是异界人,离开之后,在这个世界的影响就会逐渐消除啊。”

白子川愣愣的看着尤纳薇,嘴巴很无奈的撇了撇。

早知道她这么容易就能接受的话,他就不用那么辛苦的隐瞒她了。

“不过,为什么奈亚子留下来了?而其他人却都走了?”尤纳薇又提出了一问题。

“嘿嘿,因为奈亚子爱我爱的太沉重了,以至于她放弃了回到家乡的想法,选择留下了陪伴我。”白子川摸着自己的脑袋瓜子,有些自豪的笑了笑。

“哎,但是,这样子的话,奈亚子不就再也见不到她的朋友和家人了吗?”尤纳薇歪了歪脑袋问道。

“额,好吧,其实貌似在奈亚子她的种族里,亲情的羁绊是非常浅薄的,而且,据她所言,她好像已经好几百年没有回去看过自己的父母了。”白子川摊了摊手回答道。

“好几百年……奈亚子她,到底是有多大了啊。”尤纳薇一脸惊悚的看着白子川问道。

“哎嘿嘿。”白子川阴阴的一笑,“我认为姐姐你还是不要去在意这个的好哦,毕竟,她之前所在的可是宇宙,宇宙的时间,跟我们地球上的时间可不一样啊。”

根据奈亚子口中的带薪休假的时间,大概就是地球上的三百年,刚好和她在宇宙中的休假时间是一样的。由此推断的话,她到底是有多大了呢?

白子川认为这一点还是被抛弃在脑后不要去想为好。

反正,只要有爱,年龄,种族还有性别都不是问题!

嗯,包括性别在内。

白子川很坚定的认为,之所以他会说不喜欢男性,那是因为他没有遇到一个可以让他神魂颠倒的男生。

当然了,就算有那种让他神魂颠倒的男生,他也绝对不会让他跟自己的女朋友们同床共枕的。

因为,独占欲望非常严重的白子川认为,女朋友只能是自己的,而男朋友也只能是自己的!

还有一点,那就是,他白子川永远只能插别人,绝对不允许别人插自己。

勉强算是解释通了关,但是尤纳薇却发现,白子川还是没有回答自己为什么他不打算继续上学了的原因。

“我上学还学什么?”白子川反问道,“反正毕业之后,这些学的知识,其中得有百分之七八十都还给学校。而且我还打算再过一段时间,等次元跳跃装置被研发出来之后,就转职当一个冒险家,到各个世界去冒险的。”

尤纳薇闻言瞬间无言反驳。

将白子川打发回教室之后,尤纳薇便有些沮丧的离开了。

她发现,自己好像根本就没有理由挽留白子川在这所学校里继续念完大学哎。

而且,她还发现,自己好像也有点心动了。

对于冒险。

白子川回到教室之后,攥着拳头看着满屋子的人喊道:“刚刚出言不逊的人够给我站出来,找个地方,稍微练一练吧。”

“……”

整个教室变得一片死寂。

“怎么?刚刚那帮子瞎比比的混蛋,就没有一个带把的敢站起来吗!”白子川继续用言语刺激道。

“我靠!你也太特么嚣张了吧!”一个身材较为魁梧的男生面带恼怒的瞪着白子川站了起来。

“怎么?就一个?”白子川用不屑的眼神看着全班的同学说道。

而舍友三人则是老老实实的待到了一旁。

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没好到白子川挑衅全班,他们还会帮他的程度啊。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人站起来,全班二十来个男生,最后只站起来了十三个。

“算了,就先你们十三个吧。”白子川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找个地方,我教教你们怎么做人吧。”

“靠!老虎不发威,你拿我当HelloKitty猫啊!”

“擦!行,学校教学楼后面有一座小山,平时没什么人,就去那里啊!”

“不把你揍得喊爸爸,我就随你姓!”

“医院在召唤着你啊!”

十来个男生一涌来到了白子川的身边,指着外面就问他敢不敢出去。

白子川很轻蔑的看了一眼这十来个人,讥讽的一笑,然后带头走出了教室。

“要不要喊老师啊?”有几个胆小怕事的开始商量起来了。

“还是别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当是小学啊!还喊老师。”

“那小子这么狂,估摸着之后得被揍得很惨。”

“要不要先帮他预定一下医院的床位?毕竟,不管怎么说,都是同学一场。”

剩下的人都开始幸灾乐祸的说道。

就只有白子川的那三个舍友,略带担忧的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跟在了那十来个人的身后。

虽然他们不敢去掺和群架,但是等这些人打完之后,他们把白子川送到医院去,还是没有问题的。

毕竟,真打出问题来,这些人也得被处分。

在一个熟悉附近地形的人的带领下,白子川来到了后山的半山腰,然后转过头来看着身后摩拳擦掌的十来个人,轻蔑的一笑。

“来来来,爷爷让你们双脚和一手,能够让我脚底下动一下的,就算你们赢。”白子川竭尽全力的嘲讽着这批人。

刚刚他们口中的污言秽语,让他有些生气。

“不见棺材不落泪!”

“都上!揍死这丫的!”

“今天不把你打进医院,我刘字倒过来写!”

慷慨激昂的十三个人说着就朝着白子川扑过来。

白子川连小宇宙都不需要动用。

光凭着当初西泽樱华教的格斗术,就足以将这十三个人给揍得不分东西南北方向。

当白子川将最后一个人的脖颈的衣服松开的时候,这十三个跟着他来后山的人算是彻底都被他一个人给打晕了。

“得了,你们三个出来吧。”早就发现自己的那三个舍友跟在后面的白子川出声说道。

紧接着,从一棵较为粗壮的大树后面依次走出来了三个人。

“那个,老白,抱歉啊,我们三个……”这是对自己旁观不敢上去帮忙的人的道歉。

“厉害……”这是被白子川的能打给震惊的人的感慨。

“这一拳一个的,到底是怎么练成的啊!能不能教教我啊!”这是崇拜打架的招式,想要拜师学艺的。

“停停停!”白子川赶紧打断道。

“首先,我这是老师亲传,概不外传的格斗术,其次,这跟你们没有关系,是我听不过去这些王八蛋侮辱我姐姐的话,所以别在这里跟我道歉什么的,还有,别把今天的事情给说出去啊。”白子川脸色严肃的看着三个舍友提醒道。

“嗯,放心吧,绝对不会给你说出去的。”

“说出去了,那这新闻可就大了,你估摸着得出名。而给朋友惹麻烦的事情我是向来不做的,所以,你就放心吧。”

“但是,这十三个人要是给泄露出去的话怎么办?”

最后一句话落在了重点上。

“他们要是还要点碧莲的话,应该不会说出去的。毕竟,十三个人,让一个人给揍晕了,他们就不丢人了么。”白子川摊了摊手回答道,“不过,也不避免他们中会有人说出的。”

“那怎么办?”有人问道。

“凉拌。”白子川一脸无奈的回答道,“手和嘴长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想说什么,我们是控制不了的,那就任他们说去吧。”

“但是,这样子的话,你不就得背处分了吗!”有人不太满意了。

“嗨,背个处分而已,我是无所谓的。”白子川一脸我没所谓的表情,“我给你们透露个消息啊。其实我大学都不一定会读完。”

“什么!”

“大学都不打算读完的话,那你以后打算干什么啊!”

“好不容易考上这所大学,再半途而废,不就太可惜了吗!”

三个人表情都有些紧张的看着白子川说道。

“嗨,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冒险家!四处旅游探险的那种!”白子川一脸自豪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我之所以学武变强也是处于这个目的!”

其实并不是。

但是,只要让他们相信就可以了。

“不过,这样子的话,你以后就不打算找个安稳工作,好好过日子吗?”有人又问道了。

“不打算。”白子川很干脆的摇了摇头回答道,“如果说钱的话,我早就已经攒够足以支撑我好几百年奢侈生活的资金了。”

“现在物质生活对于我而言已经是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我现在正在寻求的是精神方面的生活。”

嗯,就比如天天啪啪啪,夜夜笙歌的那种。

“我的梦想是,在冒险的途中遇到各种各样的人,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结交各种各样的朋友!”

嗯,然后再搜集足够多的美女,组个水晶宫!

人生多么完美!

当然了,这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可以了,该瞒着别人的还是得瞒着别人。

一边在各个世界旅行,一边发展新的世界房客,让水晶宫开的更加广泛一点,这才是白子川真正的梦想。

不过,这个梦想,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自己的脑袋深处比较好。

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明白这个梦想的伟大。

当然了,如果老妈知道了自己的这个梦想的话,她绝对会支持自己的。

毕竟,没有一个家长不愿意自家儿子受异性欢迎和追捧的。

更没有一个家长,会不愿意见到自家儿子开枝散叶的。

尤其是钱对于她们而言并不怎么重要的情况下。

当然了,最重要的还是那颗溺爱孩子的心。

觉得自家孩子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

“那这些人现在该怎么办?”又有人指着地上那正在昏迷中的是三个人问道。

“不用管他们。”白子川摇了摇头说道,“我下手有数的,他们顶多就是昏迷上十来分钟而已,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那咱们,这就回教室去?”

“回教室去?回教室去干吗?”白子川反问道,“都已经分好班了,我还回去干吗?对那班子人我是不怎么感冒。要是你们想继续交好同学的话,那就回去好了。”

“那我也不回教室了,同学交际什么的,我不太擅长。”

“我也是。”

“但是我还想盯着诗莀还有楚梅再看一会儿啊。”

三个人中出了一个叛徒。

“唔……我突然也想回教室了。”

“过不了手瘾,但是过过眼瘾还是没有问题的吧。”

另外两个人也瞬间叛变。

“那今天就算是没事了吧?”白子川冲着三个人翻了个白眼,然后问道。

“没有了。不过,下午的时候应该还会再通知军训时间的吧。”

“唔,这个的话,等通知下来的时候,你们给我发条短信说一声吧。”白子川掏出自己的手机看向三人说道,“我就不回教室,直接回家去了。”

“你这是下午也不打算过来的节奏啊!”

“家距离学校近的就是好。”

“同感。”三人都是一脸羡慕的看着白子川。

“好了好了,那就先这样吧。我差不多也该走了。”白子川说着就冲着三个人摆了摆手,三蹦两条的就往山下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