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小宇宙和米罗/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确认了自己的小宇宙确实有很大幅度的涨幅之后,白子川欢天喜地的回到了米罗的房间。

尽管奈亚子和鹫羽两个人还是不相信白子川之前的解释,甚至认为两个人已经高在了一起。

但是白子川认为清者自清,所以也没有过多的解释原因。

然而当白子川回到米罗的房间准备继续进行静修(实为福利观赏)的时候,却发现米罗竟然自暴自弃的将全身衣服都扒了个精光,然后将瀑布留下的速度加到了极速,接受着瀑布上的冲刷。

“米罗老师!”白子川慌慌张张的跑过去不知道该怎么办。

毕竟,这看上去就像是米罗在接受着自己的什么惩罚似得。

就在白子川慌慌张张的同时,他还发现自己体内的小宇宙突然有了一些躁动,甚至将他体内涨的有些发热,还上冲到脑袋的部位,让他的头部昏昏沉沉的,甚至连意识都有些模糊。

然后,白子川看见了猛地睁开眼睛的米罗的瞳孔。

原本淡红色的瞳孔猛地发出红光,紧接着,米罗便一丝不挂的从瀑布下跳出来,并冲向白子川。

还以为要被打的白子川赶紧抱住头部,防御着来自头部的打击措施,然后下一刻便发现自己竟然软香入怀。

“米、米罗老师,你要冷静下来啊!”白子川满脸冷汗却又一脸享受的表情看着趴在自己怀里的米罗说道。

那鼓鼓囊囊的两团肉死死的贴在近乎毫无障碍的白子川的胸膛前面,而且米罗抱的非常紧,甚至都差不多快要将自己给挤进白子川的体内了似得零距离。

软香入怀,按照白子川的个性,往往都是二话不说,开干就是!

但是,眼前这位可不是想干就干的!

一个不好,那可是会被拎出门去给打死的啊!

但是米罗却一句话都不回,反而在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响,并且双手还不停的在白子川的身上游走,舌头也在白子川的脸上舔来舔去。

白子川的分身已经膨胀的受不了了,他的精神意志更加是受不了了。

要死就死!大不了就是鹫羽想办法给自己复活了!

但是,这送上门来的肉,要是再不吃,那可就真不是个男人了!

白子川双手顿时往身下一滑,可以!

然后提枪便战……

“小宇宙三千……又增加了一千八啊……”白子川看着战力探测仪上的数据,鼻青脸肿的点了点头。

这就是很无奈的事情了。

清醒过来的米罗虽然记得是自己主动的,但是看到自己身下那一滩血迹之后,还是忍不住提起拳头就往白子川的脸上打了过去。

虽然房子给了白子川不死的特性,但是却没有给他能够迅速恢复伤口的特性啊!

于是,白子川就鼻青脸肿的这么活了下来。

“嘛,你现在的能力是已经很强了没错。但是,看样子,你还是不抗揍啊。”鹫羽看着白子川那鼻青脸肿的养样子,苦笑道。

“唉,没有办法啊。”白子川也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毕竟,圣斗士,尤其是黄金圣斗士的拳头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吃下的。”

这还得亏了米罗没有用上小宇宙,不然的话,白子川的脑袋怕是要爆炸上几次才能好了。

“那么,你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鹫羽一脸戏谑的凑过来问道。

到底是在天地无用的世界里来的。

她见识到的一夫多妻制比白子川见到的怕是还要多的多啊。

所以说,如果说对白子川打算打造一个水晶宫的梦想不但不会阻止,还会帮忙的话,绝对会有鹫羽一份。

谁让她喜欢看这些年轻人沉浸在热恋中无法自拔的各种羞涩样子呢。

当然了,白子川是个例外,她还真没见过一脸正气却又丝毫不知廉耻的开着水晶宫的人呢。

“处理?”白子川一脸的别扭,“根本就没有办法处理啊。我现在只要敢开一下门,砂锅大的会发光的黄金拳头就打过来了。”

在这种事情上,不管怎么说,吃亏的都是女方,所以白子川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挨打。

当然了,最主要的原因是,就算他想反抗,也没有那份能力去反抗啊。

这要是打起来,妥妥被吊打的就是他自己啊。

“还真是有够没用的啊,在哄女生这方面。”鹫羽一脸悲天悯人的摇了摇头,然后拍了拍白子川的肩膀,“这样好了,我去帮你哄一哄好了,不过,我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直说!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不对,就算是我不能办到的,我也会尽所能的办到!”白子川对于这方面还是有经验的。

“哎呀,暂时先保留好了,现在还没有想出来要让你干什么呢。”鹫羽点了点自己的下巴,然后抬头望着天花板说道。

白子川的心顿时给提了起来。

这要是拖到以后,他自己还不一定在未来得让鹫羽给玩成什么样。

反正,到时候的他很可怜就对了。

但是,现在的这事也不是可以随便拖延的,所以白子川只能很老实的点了点头。

同时心里还暗暗下了决心,今天晚上一定要把鹫羽给爽的叫爸爸!

先把这口未来的气给消了。

不知道鹫羽都说了些什么。

但是当鹫羽在三十分钟后从米罗的房间出来之后,并冲着白子川竖起了V字手势的时候,白子川才明白,这件事情算是摆平了。

而这件事情的影响就是,晚上被爽到叫爸爸的人又多了一个。

白子川坐在床头,一脸忧郁的看着窗户外面的夜色。

而在他的那张床上,则躺着三个已经熟睡的各色的美女。

今晚的战场是在他房间的那张床上。

而现在,战斗结束的当下,白子川正一脸忧郁的看着外面的那轮圆月陷入了悲伤中。

从来没有做过什么防护措施,而且还是每次都猛炮火,弹药也十分充足,但是奈亚子的身体内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白子川很是忧虑。

到底是自己身患隐疾呢,还是物种不同最终导致的受孕方式也不同呢。

白子川很纠结。

“要不,明天让鹫羽帮忙检查一下?”白子川最后长舒一口气,满脸忧伤的自言自语道。

“不过,当下的要事是……”白子川说着便将战力侦测仪给戴到了自己的眼前,然后照着镜子看着上面显示的数据。

“小宇宙四千五百。”上升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但是增幅还是很夸张。

毕竟,这可是一下子就增幅了四十五倍的战斗力啊。

最后白子川是一脸纠结的看向了躺在床上的米罗,不知道该拿这个烫手的山芋怎么办。

虽然做了两次,但是白子川对她,那可真的是还远远没有达到爱的程度啊。

顶多就是对于她相貌上的喜欢,和能力上的憧憬而已。最多,现在的关系也只能说是炮友,而不是男女朋友。

但是这个还真不好给她明说了。

毕竟,自己可是拿了她一血的男人啊。

要是让她知道自己的态度是这样的,怕是接下来就要拎出去用光速拳来一发了。

一想到那种后果,白子川就不由得浑身一个战栗。

虽然米罗长得很漂亮,而且还有一种帅气兼具妩媚的气质,但是,她的外貌看起来还是过于成熟了。最重要的是,以为常年的锻炼和营养不均衡,她的皮肤也有些粗糙。

而且,虽然身为圣斗士,但是她也是会老的。现在已经三十二岁,并且鹫羽都给她下了一个身体无法进行调整的结论之后,基本上可以说,用不了十几年的时间,她大概就会繁花催老吧。而且,再过几十年,她便会成为老妪,然后逝去。

现在已经不需要为自己的寿命发愁的白子川可不希望自己会在未来享受到送自己所爱的女人离去的痛苦啊。

毕竟几十年的时间,日久生情也是不可避免的。

而现在如果非要给她套上一个属性的话,那白子川就只能给她套上一个欧巴桑而已。

是那种虽然想跟她发生关系,但是却绝对不愿意跟她长相厮守的那种。

然后现在问题来了,如果要是让相当保守的米罗知道了白子川的这些小想法,白子川会怎么死?

虽然一个月期限到了之后,她就会返回原本世界的圣域,这一点白子川是绝对相信她不会留下来的。

毕竟,雅典娜的圣斗士都是这毛病,死都不肯脱离雅典娜的统领。

但是,等鹫羽的那次元跳跃装置完成之后,米罗怕是还会经常回来的。

这就是让白子川最伤脑筋的了。

“唉——到底该怎么办啊……”白子川哀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仰头看向天空。

而床上的米罗则是突然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白子川一眼,然后无声的叹了口气。

她可不是那种能够只是因为疲劳就睡过去的弱女子。

身为意志坚定的雅典娜的圣斗士,而且还是黄金圣斗士,米罗的意志非常坚定。

所以,她是三女中唯一一个在战后没有睡过去的。

就因为是唯一一个没有睡过去的人,所以米罗才有闲心情去释放自己的小宇宙探测白子川的想法。

结果没成想,白子川竟然想的是这些事情。

至于她是怎么想的……

在今天下午的时候,听过了鹫羽的专家解析之后,米罗便明白,这次的事情不能将责任全都推到白子川的身上去。

毕竟,最先主动的就是她,非要说的话,反而是她逆推了白子川。

根据鹫羽所言,两个人之所以会产生这种结果,最主要但是还是两个同源的小宇宙相互碰撞,导致的小宇宙醉。

就跟醉酒是一样的性质,只不过,小宇宙醉是谁的小宇宙强,谁醉的越厉害。

从来就不认为女性要比男性更处于弱势地位上的米罗瞬间便将大部分的责任重新担到自己的身上来。

至于白子川所想的,她认为那纯属就是白子川自找烦恼。

因为就米罗而言,她只是将白子川这个不记名弟子当做一个不错的***来使用而已。

捅破了那层膜之后,米罗甚至还有一种自己心态开阔的感觉,甚至还感觉到自己连小宇宙也有所提升的样子。

当然了,经过战力侦测仪检测之后表明这并不是错觉,尽管增幅很微弱,但是米罗的小宇宙也有所提升。

她觉得白子川脑袋里所想的那个炮友倒是确实适合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但是,在身为炮友之前,她还是他的小宇宙修行老师。

至于白子川所担忧的以后,她完全不会去担心。

因为,成为黄金圣斗士之后,她就没有打算跟男人结婚,更不要提什么跟男人双宿双栖这种事情了。

只要不会怀孕的话,她倒也很享受和白子川一起做的时候。

而且,只要一个月到期之后,她就打算回到圣域,继续当自己的天蝎宫的守护圣斗士的。

当然了,如果寂寞了的话,她也许会想要跟白子川再来几发,但是她绝对不会跟白子川一起过日子的。

要说为什么的话……

她对白子川就没有什么恋爱的情绪啊,也没有说多么的喜欢他。

见白子川一脸纠结的皱着眉头的样子,米罗耸了耸肩膀,然后坐起身来,并来到白子川的身后。

“不用担心这担心那的。”米罗的声音将白子川吓得面色苍白。

他知道,这是米罗又用了小宇宙窥探了自己的内心。

那么接下来迎接他的会是什么呢?

拳头?还是那个……猩红毒针?

“我跟你之间,就如同你所想的那个……炮友似得,应该说,只能成为炮友吧。”米罗随意的坐到了书桌上,然后看着白子川说道,“我身为圣斗士,原本就没有打算跟男人成家,只是希望将一声奉献到守护雅典娜上而已。”

接着,米罗便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白子川。

白子川看的出来,米罗所说的都是自己的心里话,所以,现在他也很高兴。

毕竟,多一个漂亮炮友,还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的。

身为圣斗士,维持自己的全盛状态,也就是自己的年轻态还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米罗除非是生命走到了尽头,她的相貌都是会一成不老的。

这是米罗告诉白子川的。

心里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之后,白子川便很是享受的搂着米罗进入了新一轮的战斗之中。

而这次的战斗场所,是在米罗的房间。

将早餐作好之后,白子川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昨天次数太多了,就算是被强化之后的身体也有点吃不消了,就连做完这么一顿早饭,白子川也开始感觉自己有些累了。

“啧,看来,还是得再想些办法增强自己的功能啊。不然的话,水晶宫的梦想怕是会半路夭折的啊。”白子川有些不甘心的敲了敲自己的腰杆。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白子川打开门之后,便看到了宫本绯。

“早上好!白君!”宫本绯冲着白子川弯腰道好。

“早啊,宫本。”白子川一边迎进来宫本绯,一边将门给关上,“你来的刚好,我刚把早饭给做出来。”

白子川话音刚落,宫本绯的脸色瞬间就变红了。

毕竟,每天早上和晚上的都来蹭饭,就算是稍微豪爽一点大气一点的宫本绯,也感觉很不好意思。

“那个,我每天都给白君你一些伙食费吧。”宫本绯良心不安的看着白子川,羞羞答答的说道。

“嗯?伙食费?不用不用。”白子川摇了摇头回答道。

毕竟,就那么几百块钱的事情,他现在还真的是完全看不上眼了。

“但是,这样子的话,每次一想起来都来麻烦白君你,我吃起饭来都不会觉得香的。”宫本绯纠结的看着白子川说道。

看着宫本绯娇俏的脸庞和完美的身材,白子川顿时嘴角一翘,略带痞气的看着宫本绯:“要不,你就肉偿吧。”

宫本绯顿时闹了个大红脸。

“那个,肉偿什么的……”宫本绯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了起来,“因、因为我还是第一次,所以,还望白君到时怜惜……”

嗯,听起来好像是敲定了肉偿的主意了。

“那么,今天晚上的时候,我会去一趟你家……给我留一下门哦。”白子川抱着这炮反正不打白不打的原则,将嘴凑到宫本绯的耳边小声说道。

于是,这个由泉此方曾经提起的建议,在今天正式被确立了下来。

“啊拉,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就在两人凑在一起说悄悄话的时候,十六夜的声音突然从楼梯上传来,把宫本绯吓得抱着脑袋便往一旁的沙发上钻。

而白子川则是伸手跟十六夜打了声招呼。

“早啊,十六夜。”

“早,哈——。”十六夜一边回应着,一边打着哈欠往楼下走来。

“十六夜,洗洗脸吧,准备吃早饭了。”白子川好笑的看了一眼缩在沙发角落里捂着通红的脸的宫本绯,然后看向十六夜提醒道。

“嗨——马上就去洗!稍微等一下哦。”十六夜一边奸诈着笑着,一边看了眼宫本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