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温泉旅行/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时两天一夜的温泉旅行正式开始了。

在行程上,是由众人之中的唯一一位成年人,日向秋带队。

协同白子川,日向夏美,东谷小雪,西泽桃华,以及dororo几个人一同来到了温泉目的地。

Giroro表示自己要守基地,所以不肯来。

不过,白子川倒是觉得他害怕看到日向夏美泡温泉的样子之后无法自控所以才会不敢来的。

Tamama的话,虽然不知道他那边是什么情况,但是也没有跟过来。

“冬树,要不要来这边泡一泡啊。”进了温泉里,白子川正喘口气享受着温泉的时候,从隔壁的女生区里传来了日向夏美戏谑的声音。

“呵,呵呵呵。”白子川干笑着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回应。

“还真是年轻啊。”一旁将短刀绑在自己脑袋上的Dororo一脸老气的说道。

“不过,子川大人,在下可不能让你见到小雪大人的没有穿衣服的样子哦。”说着dororo还睁开了一下眼睛,警惕的看了一眼白子川。

这丫的在来的半路上就发现了白子川的异常,甚至在出手试探的时候,还把白子川给试探出来了。

很无奈的,白子川以要求跟其他所有人都保密的条件,向dororo展示了自己的真正身份。

“哈哈哈,虽然说进了温泉,按照这个国家的传统,男性就应该去偷窥的,但……”白子川还没有说完后,dororo就一脸惊悚的看了过来。

“蓝星竟然还有这种习俗的吗!”dororo好像是误会了什么,他好像将传统和习俗混为一谈了。

不过,白子川表示,这种错误,还是让它继续下去比较好吧。

“嗯,是有这种传统……怎么?Dororo想要去偷窥女生温泉那边吗?”白子川一脸戏谑的挤了挤dororo问道。

“怎、怎么可能!”dororo瞬间往后一跳,紧张的冲着白子川喊道。

下一刻,一个澡盆子从女生区域里飞了过来,刚好砸到了dororo的脑袋上。

“dororo!好色!”紧接着东谷小雪的叱责声便从对面传来。

“你跳到那么高的地方是想要干什么啊!Dororo!”这个声音是日向夏美的。

“啊拉,有什么关系啊,毕竟还是年轻的小伙子。”像是在说真实想法似得,日向秋的声音也从对面传来。

白子川嘴角抽搐的看着已经被砸晕倒掉进温泉里的dororo,很是无奈的将他随手拎起,然后一把扔到旁边的石头上。

真鸡儿丢蛙。

“说起来,冬树,你有见到傻瓜青蛙吗?”日向夏美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两天我好像都没有见到他哎,如果是放在平时的话,他应该会死乞白赖的要跟着来才对啊。”

“没,没有哎!他好像也有什么事情要去做,所以会稍微离开一下家里的样子。”白子川紧张的回答道。

说是这么说了,但是如果不赶紧找个替代品来代替Keroro的话,这个谎言也迟早会被揭穿的。

“看来,有必要想个办法了啊。”白子川无奈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苦恼的自言自语道。

就在白子川在这边苦恼的时候,一种被窥伺的感觉突然从心里猛地升了起来。

“什么人!”白子川本能反射般的站起身来大声喊道。

刚刚那种恐怖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兔子被一头成年的狮子给盯上了一般,恐怖如斯。

“冬树?发生什么事情了!”日向夏美担心的冲着男生区域喊道。

“我去看一看。”东谷小雪包裹着浴巾跳上了隔开男女浴池之前的木栏杆上,朝着男生区域望去。

躺在石头上依然昏迷不醒的dororo,以及全身一丝不挂,站立在池子中间像是被什么定住了似得一动不动的白子川。

嗯,形象更改装置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强制解除了一般,现在的白子川是以自己的真实相貌出现在东谷小雪的视线里的。

“噫——”东谷小雪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以免自己没有忍住心中的震撼喊出声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到男生不穿衣服的样子。

但是,最让她震惊的还是,日向冬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几天前见过几面的异世界的人。

如果说这个不是日向冬树的话,那么真正的日向冬树又在哪里?还有,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一一解开之前,东谷小雪不打算将白子川的事情让日向夏美知道。

“怎么样了,小雪!”日向夏美有些担忧的看着东谷小雪问道。

而这个时候早就被嫉妒心里给冲昏了头脑的西泽桃华则是鼓着劲的就要往上跳。

但是却被跳下来的东谷小雪踩着脑袋给踹了下来。

“哈哈哈,放心啦,夏美,没有什么事情的,只是冬树看到了一只猴子,所以吓了一跳而已。”东谷小雪捂着自己的嘴巴笑呵呵的回应道,但是却丝毫没有从西泽桃华的脑袋上下来的意思。

“你,这家伙……”西泽桃华郁闷的将头埋在地上低声怒吼。

阵阵杀气让东谷小雪背后阵阵发寒。

“冬树,怎么你连只猴子都害怕啊!哈哈哈。”日向夏美丝毫不留情面的对着隔壁的白子川便嘲笑道。

而此时的白子川则是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这个犹如一颗星球般大小的虚拟男子,双腿吓得颤颤巍巍的抖个不停。

那跟摩亚相似的打扮风格,就算他不开口,白子川都能猜出来他是谁,应该是摩亚的父亲,行星审判一族的族长了。

这应该只是他的一缕精神,但是就这么一缕精神,就将白子川吓得手指头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生怕引起对方的不满,给自己来几下。

白子川甚至怀疑,就算自己全力防御的话,恐怕也无法抵挡得住对方稍微认真起来的一拳。

想想摩亚只是几兆分之一的能力,就足以撼动地球了,尽管还有武器的加成,但是那也是摩亚的战力啊,那么,比她强了不知道几百几千万倍的她的父亲,又得有多么强大的战力啊。

这么一想,白子川那原本升出来的羞耻感和抵抗精神瞬间就消失了。

妈卖批,现在的自己怼上摩亚她老爸,那可就真的是犹如蚍蜉撼树,不自量力了。

“想必,阁下应该就是摩亚的父亲,安哥尔族长了吧?”白子川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问道。

集束念话。

即使对方距离地球无限远,但是小宇宙还是可以通过他的这缕精神联络上他。

“哦?真是神奇的能力,竟然可以在相隔如此遥远的地方就能够让我听到你说的话。”安哥尔族长的这缕精神开口说道。

这让白子川吓了一跳,赶紧往身后女生的区域那边看了一眼,生怕再有人从那里冒出来,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安哥尔族长对白子川的精神压迫一解除,白子川就迫不及待的重新使用形象更改装置,将自己再一次变成日向冬树的样子。

“不用担心,我所说的话只能你一个人听到。而且我现在的形象,也是只有你一个人才可以看到。”安哥尔族长见白子川慌慌张张的样子,赶紧解释道。

他可不是来为难白子川的,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是抱着想给这个让他女儿一直放在嘴边的异世界的地球男人点压力的想法,以缓解一下他这个女儿控的嫉妒。

但是真把白子川给得罪了,他女儿就得埋怨他了,他可是不愿意被自家乖女儿给怪罪了。

“不知道安哥尔族长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白子川苦笑了几声,然后继续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来看看我家女儿的朋友。”安哥尔族长释放自己的善意。

说真的,他第一次见到白子川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

如果只是单论个人的单体实力的话,就算是在整个安哥尔一族,能够比眼前这个地球小鬼强的也没有几个。

当然了,这个地球小鬼却是拍马都赶不上王族的那几个人就是了。

不过,如果是这个地球小鬼的话,让他一个人成为安哥尔一族的盟友,他也不介意。

毕竟,这个地球小鬼有这份实力。

而这个时候的白子川则是心态差点爆炸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来看孩子的朋友的时候,会是以这种强势的姿态,并顺便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的……嗯,异性朋友不算。

突然间,白子川有点理解安哥尔族长的想法了。

要是放在他身上,自家女儿突然冒出来一个异性朋友,他也爆炸顺便给对方一个下马威。

不,兴许还会直接套麻袋然后扔进黄河里也说不定。

这么一想,眼前这个态度缓和过来的安哥尔族长就很是和蔼了啊。

白子川那紧绷起来的情绪瞬间得到了松懈,整个人直接就坐回到温泉池子里。

“啊,对了,摩亚现在是回家了吗?”白子川突然问道。

“嗯,是这样没错,因为有些事情需要摩亚稍微汇报一下,大概再过两三天就会让她去蓝星了。”安哥尔族长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所说的话有什么不对的。

但是白子川总感觉,好像让摩亚回到地球上来对于安哥尔族长来说已经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了。

“这样啊,还真是可惜啊,难得来一次温泉,摩亚却不在。”白子川感慨似得叹了口气。

“不,我倒是很庆幸摩亚这个时候回家了,不然的话,岂不是要让你这个小鬼给占了便宜。”果然是老爹的想法。

“那么,你看也看过了,还有什么想说的吗?”白子川翻了个白眼问道。

“等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我这边做做客如何?顺便敲打敲打我们这一族的年轻人。一个个的懒懒散散的连自己本身的能力都无法发挥出来,这让我这个族长很失望啊。”安哥尔族长一脸失望的摇了摇头。

所以说,你们族里的年轻人不顶用,你找我干嘛!

白子川表面笑呵呵,背地里却是妈卖批。

“那么,就到这里为止吧。”说着,安哥尔族长便单方面的挂断了这边的联络。

而白子川也收回了自己的念力。

然后瞬间脑子便跟炸裂了一般的疼。

这距离到底是有多远啊!

倚靠着石头,白子川皱着眉头很按自己的太阳穴,以痛止痛。

“你怎么了吗?子川大人。”一旁清醒过来的dororo看着脸色有些难看的白子川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刚刚被一尊大神给吓了一跳。”白子川脸色铁青的看向dororo,“什么都不知道,真是羡慕你啊。”

Dororo瞬间额头布满了黑线。

他感觉到了从白子川的身上涌出了浓浓的羡慕嫉妒恨的情绪。

从温泉里走出来,白子川才稍微感觉自己脑袋的疼痛感消除了一些。

“嗯?冬树,你怎么一脸身体被掏空的样子啊?”刚换上浴袍走出更衣室,白子川便刚好碰到同样从温泉里走出来,同样也穿着一身浴服的日向夏美一行人。

结果就是日向夏美说的话差点让白子川脚下一个踉跄就趴到她身上去。

“出了一点意外,我现在脑袋有点疼。”白子川脸色苍白的看着几个女生回答道,“还有,姐,我感觉你刚刚说的话,听起来怪怪的。”

叫尤纳薇姐的时候练出来的脸皮,让白子川能够一脸常色,丝毫都不带犹豫的就能叫日向夏美这个比自己小三四岁的女生一声姐。

“有什么怪的啊?”日向夏美对自己的弟弟从来都是不设防的,这一点白子川在刚来的时候就已经体会到了。

因为有一次日向夏美在洗浴的时候受到了惊吓,结果连一条浴巾都没有围,直接光着身子就跑到了白子川当时所在的日向冬树的房间去了。

结果就是她的身体被白子川看光了,但是她却一点害羞的样子都没有。

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弟啊。

当时白子川就下定决心,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否则的话,怕是日向夏美会抱着杀了自己的态度来针对自己的啊。

不过,那个时候白子川也算是第一次见到了日向家最早的住户,住在Keroro房间里的那个幽灵小姐。

“啊,对了,小雪,接下来要一起玩乒乓球吗?”日向夏美突然看向东谷小雪问道。

“来温泉,怎么可以不玩温泉乒乓球啊!”东谷小雪将自己浴服的袖子直接撸到了自己的肩膀上,一脸热血的看着日向夏美说道。

白子川顿时有些手痒了。

说起来,他也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碰过乒乓球了。

“dororo,我们要不要也一起来打一会儿乒乓球?”白子川扭头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dororo问道。

“哦?跟冬树大人一起打乒乓球吗?取之不得啊,在下会很期待的。”dororo很识趣的继续隐瞒着白子川的身份,同时还对白子川的这份挑战,稍微有些感兴趣了。

现在的白子已经不是他之前跟着大家一起去找自家队长和摩亚的时候的状态了。

身为暗杀兵的直觉告诉dororo,自己现在的能力跟白子川有着实质上的差距,只不过,这份差距到底有多大,dororo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清。

所以,他也想通过打乒乓球来试一试和白子川之间的差距。

“咦?冬树也要打乒乓球吗?”日向秋突然抱住白子川的肩膀,一脸好笑的揉搓着白子川的头发,“我们家的小冬真的是长大了呢。”

白子川则是尴尬的弓着腰想要从日向秋的怀抱里挣脱出来。

身后那两团超级大的弹性十足的肉弹球正在以白子川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挤压着他的肩膀。

不愧是白子川所见过的女性中,欧派最大的人啊。

“哼哼哼!我可是有特训过的哦!乒乓球的话,我有信心不会打的太差的!”白子川一脸骄傲的抬了抬脑袋回答道。

“dororo,要手下留情哦。”一旁的东谷小雪一脸笑眯眯的打趣道。

“这恐怕不行。”dororo则是一脸严肃的看着白子川,“如果放水的话,在下恐怕一定会输给冬树大人的。”

“咦?”基本上在场所有知道dororo的能力和日向冬树的运动能力的人都是一愣,然后表情夸张的看了看dororo和日向冬树。

“dororo,你是在开玩笑吗?你该不会是想说,你有可能会输给冬树的吧。”东谷小雪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忍术拍档问道。

“嗯,我在冬树大人的身上,闻到了一股强者的气息。”dororo脸色严肃的点了点头。

尽管他一直都是同一种表情就是了。

“喂,冬树,你到底是有多下工夫在乒乓球上啊,竟然让dororo都这么认真。”东谷小雪突然跳到白子川的身边一脸好奇的将他从头到脚看了个遍。

已经发现白子川真是身份的东谷小雪真正所好奇的是,现在的白子川是到了什么程度呢?

要知道,前几天认识他的时候,白子川还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而已啊。

别说dororo了,当时的白子川甚至连东谷小雪都绝对打不过。

而且东谷小雪还是在让双手的情况下。

而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被发现了真是身份的白子川则是表现出一脸羞涩的表情。

“我只是有稍微在军曹那里训练过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