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乒乓球大战/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有人现在都在乒乓球室中集合了。

日向夏美和东谷小雪,白子川和dororo,四个人分成两组站在两个乒乓球台前互相对视。

计分则是由西泽桃华还有日向秋两个人负责的。

白子川这边的发球人是白子川,毕竟,就其他人的印象来说的话,日向冬树可是运动白痴啊。

结果第一个球,dororo就没有接到,白子川开局便得了第一分。

这边的情况直接就影响到了另一边的战局。

见自己那个公认的运动白痴的‘弟弟’竟然开局便从那个好像很历害的dororo手中夺得了一分,让日向夏美很是震惊,仅仅就是那一瞬间的走神,便被东谷小雪给抓住了破绽。

一发入魂,日向夏美痛失一分。

“冬树,很历害嘛,看来没少练啊。”日向夏美丝毫不在意自己失去的那一分,反而有些兴奋的看着白子川。

只不过残念的是,现在打出这个球的并不是她的弟弟日向冬树,而是披着这么一个外形,内在却是白子川的人。

“不会不会。我还差得远呢。”白子川有些无奈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道。

这话可没说谎,就白子川的技术,连校乒乓球队都没有资格加入。

当然了,如果是以现在的白子川的能力来说的话,大概拿个全国冠军也快没有问题了吧。

只要打乒乓球的别跟打网球似得打出来个黑洞就成。

之后,白子川便尽可能的不动用小宇宙,而是凭借自己的力量和技术来对dororo施展残酷的摸不着球的处罚。

负责给白子川和dororo几分的是西泽桃华,她时不时的就将疑惑的眼神抛向白子川。

总感觉他打球的时候,有很多动作都看起来很眼熟,就像是她曾经在哪里见到过似得。

得亏白子川无法探知别人的内心想法,不然的话,怕是会被西泽桃华的疑惑给吓一跳啊。

因为,在打乒乓球的时候,白子川时不时的还会不自觉的就将西泽樱华教给自己的手段给用出来。

不过,好在白子川这边几乎就是每过十几秒或者半分钟的时候,西泽桃华就得翻一次牌子,所以倒也没有来得及细想。

更没有有哪里不对劲的。

白子川猛地突然就不相信亲情和爱情了。

这妈卖批的不管是家人还是暗恋日向冬树的人,竟然都没有发现白子川身上各种违和的地方。

更没有发现现在的这个日向冬树根本就不是日向冬树的真相。

全场知道了真相的大概也就dororo和摩亚以及留守的giroro而已。

白子川还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已经被东谷小雪给看到过真实的相貌了。

球是打的越来越激烈了,甚至白子川就差那么两个球,就差不多可以宣布胜利了。而dororo则是还差着四分。

因此,这种情况下dororo也几乎是拿出全力来跟白子川对抗了。

“哔——到此为止!”随着西泽桃华的一声落下,白子川和dororo的五局三胜制也完事了。

最终以白子川率先拿到第三分胜出。

“三比一。”dororo看着西泽桃华面前的记分牌,有些沮丧的说道,“看来,我的修行还是远远不够啊。”

“冬树大人,之后,想可以再与您战个痛快!”dororo朝着白子川伸出手说道。

“好啊,到时候,我可就不会再放水了哦。”白子川微微一笑,将手伸过去握住dororo的手,并说道。

“我期待着。”dororo十分严肃的说道。

将目光投到日向夏美和东谷小雪两人的战场上,此时两人刚好打完第四局,比分是二比二,该进行最后的决胜负局了。

只不过,最吸引白子川注意力的还不是两人之间的乒乓球对决。

虽然两人看似势均力敌的样子,但是日向夏美已经开始有力竭的现象了,反观东谷小雪,她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所以最终的局势只要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大概会是以东谷小雪的胜出为最终结局。

现在最吸引白子川的注意力的是,因为大幅度运动,而上下起伏的波澜和大动作的时候露出来的春光。

日向夏美因为气喘的缘故,甚至已经顾不得身后已经被折起的浴服下摆,直接将整个胖次都露了出来,而胸前远胜于同龄人的丰满更是一副呼之欲出的样子,露出了小半个温软。

东谷小雪的话,不知道是不是忍者的习性,虽然时不时也会有春光外泄,但是却以露出较少程度的重要地方的春光,反而更吸引白子川的注意力。

Dororo已经跑到一边去静坐修养了,刚刚和白子川的对战,耗费了他极大的精力,已经有些快要支撑不住了。

而西泽桃华则是嫉妒的望着两个上下翩飞的少女的身影,然后比了比自己的身材,最后一脸悲苦的默默的注视这早就已经发现自己被注视着的白子川去了。

“好!到此为止!胜者,小雪!”随着日向夏美因为体力耗尽而丢掉最后一个球,乒乓球比赛就此结束。

“好厉害,夏美。”东谷小雪也开始有些气喘了,“竟然能够将我逼到这种程度上,果然不愧是我所中意的人啊。”

“哈、哈、哈,但是我还是输掉了啊。”日向夏美有些沮丧的看着东谷小雪,最后一脸尴尬的看向一旁的白子川,“而且还是在冬树的面前输掉的,啊——好不甘心!”

“因为我是一个忍者啊,平时的锻炼就有投掷类武器的运用方法的。再加上我的体力比较好的缘故,所以才会赢了的。”东谷小雪安慰道,并且最后自己反而变得有些沮丧了,“如果是和夏美在同样的体力的情况的话,然后抛去以前的技巧的话,现在的我根本就赢不了夏美。”

“哈——真是的,运动之后反而全身都是汗了。”看着东谷小雪也变得有些沮丧了,日向夏美顿时叹了口气,“小雪,要跟我一起再去泡一次温泉吗?”

“啊,冬树要来的话也可以哦。”最后日向夏美突然俏皮的冲着白子川眨了眨眼睛,“我还可以帮冬树你搓一搓背哦,就当是庆祝你竟然能够胜过dororo好了。”

“喵哎?”东谷小雪的脸瞬间猫咪化,并且脸色微醺的看着白子川。

他可是知道的,这个日向冬树是假的,起真身是个比自己还要大几岁的男子。

说真的,和dororo的对决,白子川根本就没有流一滴汗水。

但是,有福利可以占,反而不占的话,简直就不像是个男人!

所以白子川毅然决然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瞬间,阵阵的寒意从西泽桃华那边吹来。

“啊拉,你们要去再洗一遍的话,那我和小桃华doro酱就先回房间咯。”日向秋用手指头撑了撑有些紧的胸前的浴服,然后扭头看向西泽桃华。

尽管很想跟日向秋说自己也想再去泡一遍,但是实在拿不出魄力来的西泽桃华最后还是泪流满面的被日向秋拖走了。

“既然冬树也来的话,啊,那么,就去混浴好了。”尽管这家温泉旅馆的客人就白子川他们一行人,但是让自己进入男生温泉区或者是让日向冬树进入女生温泉区,日向夏美都感觉很别扭,所以最终就只能敲定去混浴了。

在自家‘弟弟’面前,日向夏美一项都是很放得开的。

毕竟,就她看来,自家弟弟也只是刚刚才成为国中生的小鬼而已,更何况,小时候帮日向冬树洗澡的主要战力就是她,所以全身都脱光光的站在日向冬树面前对于日向夏美来说毫无顾忌。

只不过,今天日向夏美感觉很古怪。

因为,‘日向冬树’看向她没有用浴巾包裹着的光滑的身体的时候,日向夏美莫名的升起了一股羞意。

就像是,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弟弟,而是一个陌生的男性一般。

不过,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的日向夏美只是推脱说自家弟弟长大了,所以才会让自己有这种感觉而已来躲避自己现在正在害羞的事实。

不过,最让日向夏美疑惑的是,明明最放得开的东谷小雪,却在身上裹上了一层浴巾,而且还一直在劝说自己也裹一层。

“冬树,来,做到这边来,我来帮你擦背。”日向夏美拍了拍喷洒下面的凳子,对白子川喊道。

“额,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白子川眼睛就像是不经意一般的在日向夏美的身上扫来扫去,注意力也一直都在注视着日向夏美的粉嫩葡萄。

一点都不逊于成年人的身材啊。

好在白子川早就练就了一番能够随心所欲让命根子壮大或者平常心的状态,所以并没有出现什么不该出现的画面。

当然了,这也跟他有先见之明的在下面命根前围上了浴巾有关。

“白君,一直都死盯着夏美的身体可是很过分的哦。”途径东谷小雪的身边的时候,她突然小声的发言让白子川脚下一个踉跄,但是却没有摔倒。

一脸蛋疼的表情看了一眼东谷小雪,白子川很无奈的暗暗叹了口气。

被一个忍者看到了自己的真面目啊。

白子川瞬间便明白自己是什么时候暴露的。

应该就是摩亚的那个族长老爹给自己下马威的时候,导致形象更改装置出现问题而现出原形的时候,被她给看到的吧。

不过,看样子,当时发现了白子川真面目的就东谷小雪一个人啊。

不然的话,西泽桃华不可能眼神不改的一直盯着自己,而日向夏美也绝对不会叫上自己一起来泡温泉的。

眯着眼睛,白子川一脸享受的感觉着身后温柔的帮自己擦背的日向夏美的服务,而本人的思维则是开始发散开来。

“东谷同学,真是抱歉瞒着你啊。”白子川用意念链接上东谷小雪,然后用意念与其通话,“你不需要说话的,只需要在心里想着就可以了。”

读懂心声的能力,在两人之间的差距非常大的时候简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白君为什么会在我们这边的世界?而且还变成夏美弟弟的样子?是有什么目的吗?真正的冬树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东谷小雪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冒了出来。

“等一等,等一等!一个一个的问,然后让我一个个的回答好不好!不要一下子问这么多啊。”白子川面色不变的用意念对东谷小雪说道。

“首先是我为什么会在这边,而且还变成冬树的样子……其实是冬树拜托的。”白子川回答道,“因为他现在在我的世界那边,所以拜托我假扮他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他想在我那边的世界寻找灵异事件。至于为什么冬树会跑到我那边去的……那是以为Keroro离家出走,跑到我那边去拜托我藏他们一段时间的,而冬树就是在那个时候跟着过去的。”

“还真是有够乱来的。”听白子川的解释之后,东谷小雪一脸黑线的看了过来。

不过,这话听起来就像是已经相信了白子川所说的话一样,这让白子川在很是欣慰的同时又感到头痛。

这世界的人都不会怀疑人的吗?要知道东谷小雪可还是一个忍者啊!

这让白子川自认为已经黑到家的心都有些抽痛了起来。

我的良心也是会痛的哦!

“好了!洗完了!”就在白子川这边跟东谷小雪聊着天的时候,日向夏美突然在背后猛地拍了白子川的背部一巴掌,并起身喊道,“接下来是小雪,我来帮你擦背吧!”

“太好了!我马上来!”一听日向夏美要帮自己擦背,东谷小雪直接将自己身上包裹着的那一层浴巾猛地抽出来,露出了自己的身体来,并猛地冲到白子川的身旁,屁股一撅,把白子川挤到了一旁去了。

不过,那一挤,东谷小雪却好死不死的刚好挤到了白子川的命根子上。

微微一颤动,东谷小雪的身体顿时僵硬了起来。

这还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到男生哎!

“背部放轻松,不要绷的那么紧啦。”日向夏美刚一摸到东谷小雪的背,便被她的身体僵硬程度吓了一跳,赶紧出生劝慰道。

而白子川则是滑着步子慢慢的踱步进了温泉里。

“嘶——哈——!”一边适应着泉水的温度,白子川一边倚靠在石头上,一边将脑袋转向那边仍然在胡向西北的两个女生,最后则是抬头望天。

顿时,一种轻松惬意的心情油然而生。

“冬树,不要睡在这里啊……”就在白子川迷迷糊糊的就要睡过去的时候,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日向夏美的提醒,然后在身上感觉到一片温软的触感之后,白子川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已经睡过去了。

等白子川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他正躺在dororo和日向秋的中间的被褥上。

而对面就是日向夏美、西泽桃华还有东谷小雪的床铺。

此时,白子川算是第三个醒的了。

因为他身边的两张床铺都已经被收拾了起来。

而且白子川还感应到了坐在屋顶上的dororo的气息,还有不远处的温泉里正在泡温泉的日向秋的气息。

“啊,昨晚睡过去了啊……”白子川无奈的看着自己身上穿着整整齐齐的浴服,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自言自语道。

将床铺收拾起来,白子川便来到庭院里并沿着梯子爬上了屋顶。

“早啊,dororo。”白子川冲着dororo招呼道。

“早安,子川大人。”dororo有礼貌的回应道。

只不过,白子川总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怪的。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诡异的看着我啊?”白子川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看着dororo问道。

“昨天子川当然是光着身体被夏美大人和小雪大人搬回来的。”dororo直白的说道。

白子川闻言脸色一白,然后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下体。

他记得,自己在进温泉的时候,确实有将浴巾解下来放到一旁的石头上,不过,看样子,自己睡着之后,日向夏美和东谷小雪两人不但没有帮自己直接在更衣处换上浴服,甚至连浴巾都没有帮自己围上啊。

当然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白子川并不知道日向冬树的尺寸,所以他在更改外形的时候,并没有更改自己的下体大小。

想想看,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却有着比成年人还壮硕的分身,这让人怎么想!

“还有一点。”dororo突然大喘气道,“昨天你被搬回来的时候,身体是处于亢奋状态的。”

白子川顿时脸色变得铁青。

一睡觉,他就没有办法自由的控制自己分身的动与静。

怕是昨晚被两人搬回来的时候,身体之间不可避免的接触直接让身体产生了反应。

“唉——我决定了,今天就不下去了,在这屋顶上面一直待到回去吧。”白子川一脸生无可恋的躺在房顶上望天长叹。

最后因为早餐的缘故,白子川还是不得不下去,然后接受几个女生那怪异的眼神,和通红的脸色。

尤其是西泽桃华,她的脑袋上都直接开始冒蒸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