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暴走的黄泉川爱/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月咏小萌的房间里过了一晚上,白子川第二天一大早就被门口剧烈的敲门声给惊醒了。

“什么情况?”白子川睡眼朦胧的看着同样刚醒过来的穿着粉色兔子睡衣的月咏小萌问道。

“呼哇哇——”月咏小萌先是打了个一个哈欠,然后睡眼惺忪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大概是上门推销产品的或者是送报纸的吧。”

白子川随意的将自己的裤子和衬衫穿到身上,然后不顾月咏小萌那有些呆愣的害羞表情,直接就要去开门。

“等一等!只要不去理会他们就好了啦,很快就会离开的。”月咏小萌从白子川只穿着一个平角裤头的样子中回过神来之后,赶紧拦着白子川想要去开门的步伐。

“可是,这种敲门频率,太影响人休息了啊。”白子川有些苦恼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回答道,“我还没有睡够呢。”

“小萌老师!开门!快开门!”

白子川刚说完话,门口便传来了一个女声。

一边快速的敲着门,一边大声喊叫着。

“咦?是爱穗酱的声音啊。”月咏小萌一愣,然后一脸怪异的看向白子川,“你该不会是昨晚对爱穗酱做了什么,才会让她一大早就跑到我这里来的吧。”

“天地良心,我昨天可是真的没有上本垒,甚至连她的嘴,我都没有碰过。”白子川一脸严肃的看着月咏小萌发誓道。

那么大的酒臭味,他可是真的没有下嘴,只不过是过了一会儿手瘾,顺便还给她的粉葡萄上稍微润了润水儿。

“嗨——爱穗酱,稍微等一下哦,我马上就来开门!”月咏小萌用她那甜腻腻的声音喊道。

打开门之后,身穿深绿色运动装的黄泉川爱穗直接黑着脸就闯了进来。

“小萌老师!昨天帮我换衣服,擦拭身体身体的是谁?小米粥又是谁帮我熬的?”

月咏小萌闻言,立刻将手伸向白子川,并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是他!是他!就是他!”

“不管是给你换了衣服,还是为你擦拭身体,又或者是帮你熬小米粥的都是这个人!”月咏小萌将白子川出卖的一干二净,“不止是你,她甚至还想要帮缀里酱也换衣服的!但是被我拦下来了。”

“哦!小子,就是你啊!怎么样,姐姐的身体很好看,摸起来很舒服吧。”黄泉川爱穗黑着脸将手以爪子的形态放到白子川的脑袋上。

白子川赶紧头上好像开始变紧了。

但是这种程度力道的话,他还可以承受。

所以白子川死命的扯开嗓子哀嚎了起来。

要是不给出个响声的话,谁知道黄泉川爱穗会用到什么程度的力道啊。

“所以说,我昨晚被这个小子占尽了便宜吗!”黄泉川爱穗咬牙切齿的瞪着白子川说道。

“我保证你还是纯洁的!”白子川抱着自己的脑袋喊道。

“咕!”黄泉川爱穗的脸顿时变得更黑了,“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明明都已经把我脱光了,为什么我醒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仍然还是一个老处……女啊!我就这么没有魅力吗!就算脱光了躺在你面前也无法让你心动吗!啊!小子!回答我啊!”

和自己被占便宜而言,这可是直接就关系到她身为女性的尊严了啊!

都已经二十八将近奔三了,还是一个单身狗,别说谈恋爱了,就她黄泉川爱穗的记忆里,拉过手的男性加上家里的老爸和亲戚,都屈指可数。

白子川被这么一番抢白搞得头昏脑涨的,直接不经脑子就来了一句:“要是你不满意,那咱们今天就去开房!”

话音刚落,黄泉川爱穗先是一愣,然后一脸已经满足了的表情拍了拍白子川的肩膀:“即使只是在安慰我,但还是谢谢你了。但是,我是老师,你是学生,我们之间是没有结果的。”

妈卖批的,少爷又不是你们学校的学生!

不过,这一关好像是过去了。

看黄泉川爱穗又嬉笑连开,白子川暗暗松了一口气。

“说起来,这个小子昨天晚上是在小萌老师你这里过夜的吗?”看着白子川一副刚睡醒的样子,黄泉川爱穗做出一副警惕的表情,然后小声向月咏小萌问道。

“嗯,是啊,因为小白没有住处啊。”月咏小萌点了点头回答道。

“咦?没有住处?”看到月咏小萌点头的时候,黄泉川爱穗差点就忍不住掏出手铐来将她认为有特殊癖好的白子川给抓起来了,但是当听到白子川没有住的地方的时候,直接愣住了,“他没有被分配到学生公寓吗?”

“不是哦,只是单纯的因为他不是我们学园都市里的学生啊。”月咏小萌摇了摇头解释道。

“不是学园都市的学生!”黄泉川爱穗顿时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并且衣服公事公办的样子看向白子川,“你的通行证!”

“哎?通行证?”白子川一脸的懵逼。

“我现在怀疑你是未经过同意强行进入学园都市,劳烦你跟我走一趟警备处吧。”说着,黄泉川爱穗甚至还打算掏手铐。

“等一下!等一下!爱穗酱,放过小白一次吧!我马上就带他去补通行证!”见白子川一脸‘通行证是个毛线’的表情,月咏小萌赶紧劝阻黄泉川爱穗道。

“这个,我是经过你们学园都市的统括理事长的同意才会在都市里任意行走的哦。”白子川赶紧解释道,“要不然,我帮你打给他,你来向他问一下?”

“哈?统括理事长?”黄泉川爱穗一脸的懵逼。

那个好像是学园都市的最高领导人吧?

这个小子跟那个人认识?

白子川赶紧拿起手机凑到耳边。

“你听到了吧,赶紧……额,我忘记了,我把这附近的滞回线路全都给破坏掉了。”白子川一愣,然后一脸的悔不该当初。

亚雷斯塔很有诚意的。

所以,他在白子川毁掉滞回线路的地方就再也没有派发新的滞回线路。

“嗯?”黄泉川爱穗表情一变,严厉的瞪着白子川。

“这样,咱们出去打,在这里打的话,你们家的统括理事长应该是听不到的。”白子川一脸尴尬的看着黄泉川爱穗说道。

“好,我跟着你!”黄泉川爱穗表情板正的看着白子川,“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打算耍什么把戏。”

随着白子川来到空气中存在滞回线路的地方的时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快要承受不了来自身后黄泉川爱穗的眼神了。

“亚雷斯塔,听到了吧,那就麻烦你稍微帮我跟这边的这位警备队的大姐姐解释一下,不然的话,你怕是要到感化所之类的地方去保我了。”白子川将手机放到自己的耳边说道。

“正义使者先生难道就不能用你的能力稍微解决一下这边的麻烦吗?”亚雷斯塔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

“不不不,我也是有着是否使用能力的对象要求的啊。”白子川义正言辞的说道,“黄泉川老师是小萌老师的闺友,而且她本人也是一个非常尽职的老师,所以我会对其抱有该有的尊重。我可是很尊重教师这个职业的!”

“哦呀,我明白了,那么,将手机交给黄泉川老师吧,我会跟她解释清楚的。”亚雷斯塔很知趣的说道。

“给你。”听到亚雷斯塔这句话之后,白子川就安心了,直接将手机递给一旁等着的黄泉川爱穗的手中,“你们家大老板的。”

黄泉川爱穗将信将疑的接过了手机。

“喂?对,是我……是!我明白了!”黄泉川爱穗的身体陡然僵硬起来。

对面的竟然还真是统括理事长!

将手机交还给白子川的时候,黄泉川爱穗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还从来没有听说这个统括理事长的任何事情。

没成想,今天竟然还第一次听到了这个都市里最高统领者的声音。

“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还真的能够联络到统括理事长……啊,该不会,你是统括理事长的私生子吧!”黄泉川爱穗脑洞大开道。

“不不不!你想多了!”白子川赶紧解释说道,“我跟你们家的大老板完全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不对,应该说,现在暂时是同盟关系,但是什么亲属啊,友谊在之类的是没有的。”

“哎?那为什么刚刚理事长说以后如果你有什么命令的话,我们可以当做仅次于他的命令优先执行啊。”黄泉川爱穗一脸茫然的看着白子川问道。

“嘛,所以都说了是盟友啊。”白子川无奈的低下了脑袋。

“啊,不过,这么一来的话,你也算是领导阶层吧,虽然没有实权,但是向我们警备队发布的命令却是会以最优先执行的。”黄泉川爱穗突然一脸笑眯眯的凑了过来,“咱们打个商量,要是以后我行动的时候,你给我支持,姐姐的身体之后就让你摸个够,怎么样?”

说着,黄泉川爱穗还挺了挺自己的胸膛。

看着那两团在自己眼前跳来跳去的团子,白子川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没问题!”

白子川保证,自己之所以会答应,只是因为一般黄泉川爱穗主动的行动都是为了保护学生的,绝对不是为了享受那熟透了的身体!

跟黄泉川爱穗回到月咏小萌的家里,白子川便一脸无奈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只是出去了才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地上就再次跟昨晚一样,堆满空的啤酒罐以及烟灰缸里塞得满满的香烟。

“小萌老师,不是说好要戒烟的么……”白子川无奈的问道。

“啊,我也想戒掉的……”月咏小萌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但是,想戒却一直戒不了啊。”

“看样子,有必要帮你造出一个能让你瞬间厌恶香烟的东西啊。”白子川无奈的摇了摇头。

“等等!不要这么做啊!我就这么一点爱好的!”月咏小萌抱住白子川的大腿哭戚戚的仰头看着白子川,试图用卖萌来获取胜利。

至于结果……她成功了。

“但是啊,再怎么说你抽的也太多了吧。”白子川看着那满满的一烟灰缸说道,“该截节制一下自己了。”

又是烟又是酒的……真的是白瞎了这副可爱的外表了。

“到底是会移动的人形烟灰缸啊。”一旁的黄泉川爱穗早就是见惯不怪了。

“黄泉川老师,我认为,你有必要监督小萌老师来节制抽烟数量了。”白子川走过去,将双手搭在黄泉川爱穗的肩膀上说道。

“哎?我来监督她吗?”黄泉川一脸嫌麻烦的表情,“但是啊,我也喜欢喝酒啊,抽烟的话,倒还好一些。”

“所以我是希望你能监督她抽烟次数啊。”白子川无奈的捂着自己的脑袋说道,“至于酒的话……我只能劝你们少喝。别再跟昨晚似得,这得亏昨天搬你们回去的是我。要是换个男人的话,恐怕你们都得准备好失身,甚至可能会被搞怀孕的心理准备啊。”

“怀、怀孕!”黄泉川爱穗一脸惊恐的喊叫了出来。

“我可还没有做好生小孩的心理准备啊!”

重点竟然是这个吗!

“嘛嘛,我会照看着她们的。”一旁身材矮小的月咏小萌突然抬起脑袋看着两人说道。

黄泉川爱穗定定的看着月咏小萌看了几秒钟,最后又看向了白子川。

“我明白了,以后一定会尽量的把控好一个度的!”

滑天下之大稽的!

月咏小萌说她会照看好自己和铁装缀里?

黄泉川爱穗第一个不相信。

这人怕是连一个普通的国中生都拦不住吧!

黄泉川爱穗可不希望自己被一个年龄都差自己一轮的国中男生给捡尸捡回去给糟蹋了。

到时候怕是被当做受害者的就不是自己这个被动的了,而是那个主动的了。

毕竟,老年吃嫩草,一直都是不被世人所看好的。

到时候可就真的是赔了身子又赔了名声啊。

当了这么久的警备员,各种各样的混账学生她都见识过,所以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刚刚想的有多么过火,甚至,她都觉得自己想的还太过于美好了呢。

黄泉川爱穗甚至还记得,自己之前有参与过一次行动,是搜救一个被无能力者组成的不良少年集团给绑架起来的LV1的女性能力者。

结果当他们警备员找到的时候,那个女生已经被折腾的不成人形了。

甚至他们还发现,那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国中生年纪的女生,肚子中甚至已经有了新的生命了。

而那几个不良少年,竟然全都参与过对那个少女进行强行实施犯罪行为。

也是从那天开始,向来对那些学生下手都很轻的黄泉川爱穗开始用防爆盾打击那些反抗的学生了。

“啊,说起来,我差不多也该去看看昨天晚上被我打晕过去的那个少年郎了。”白子川突然站起身来说道。

“嗯?昨天晚上被你打晕过去的少年郎?”黄泉川爱穗脸一黑,然后双手犹如钳子一般架在白子川的肩膀上,“你昨天有对一般学生实施过暴行?”

“一般学生?”白子川闻言就是冷笑,“如果你认为手上有着一万多条人命的超能力者是一般学生的话,那就没错。”

黄泉川爱穗架在白子川肩膀上的手顿时僵住了。

同时僵住的还有她和月咏小萌的脸色。

“怎么回事!”两个人的都是一脸严肃的瞪着白子川问道,“死亡一万人?我根本就没有听到过有这么多学生去世的消息!”

“你们当然不会听说了。”白子川摸了摸自己的脖颈说道,“因为那些都是为了试验而被创造出来的克隆人。而且还是同一个人的克隆人。”

“超电磁炮克隆计划!?”想都没有想,黄泉川爱穗的口中便吐出这么一句话。

“咦?爱穗酱,你知道?”月咏小萌一脸惊疑的看向自己的好友问道。

“不对,这个计划不是已经被确定是谣言了吗。”黄泉川爱穗摇了摇头说道。

“嗯,不,就是你刚刚说的那个计划,只不过,我刚刚说的那个实验,是这个计划的后续。”白子川解释道。

“你是说,真的有对那个第三位进行克隆?而且,现在还因为实验,而死亡了一万多名克隆人!”黄泉川爱穗的脸色黑的就跟炒锅锅底一般。

“嗯,没错。”白子川干脆的点头回答道,“昨晚我把实验人员给打晕过去了,顺便还将剩下的九千多个御坂妹们给要了过来,所以,这项计划已经可以确定是彻底终结了。”

“那个手上沾着一万个人的血的家伙是谁!”黄泉川爱穗已经将自己手中的枪给拿出来了。

“他可不能死哦。”白子川看了一眼黄泉川爱穗手中的枪说道,“毕竟,他还得活着向活下来的九千多名妹妹们赎罪。”

现阶段来说的话,让一方通行活着,可是比让他死掉更残酷啊。

而之后,让他活着,主要目的就是让他像是一件工具一样存在而已。

简单来说,一方通行,已经在某种意义上被白子川和上条当麻两个人给宰掉了。

这是白子川通过神武高达号看到正在被上条当麻洗脑的一方通行的时候下的结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