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来到米花的白/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月的最后一天,是白子川身边朋友最齐的时候。

因为差不多每个月的这一天,都是白子川家中旧房客离去,新房客到来的时候。

所以即使是出门在外工作的周睿和火沫沫,也在当天赶了回来。

赶不上这个月的老房客的离去,但是却能赶得上新房客的到来,而晚餐,更是他们之间相互认识的时候。

“有小学四年级的学生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但为什么连小学一年级的都来了啊!”周睿看着坐在静香身边的灰原哀,然后看向白子川问道。

“别看灰原现在好像才七八岁的样子,但是论年龄的话,她也就比我小一岁,而论学识的话,人家可是早就已经大学毕业了。”白子川冲着周睿翻了个白眼解释道,“只不过呢,她因为一些事情,被迫吃下了自己研发的一种毒药,结果身体缩小到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哎?小哀是姐姐吗?”静香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身边的灰原哀说道。

“嗯,最起码,我应该算是在场的人中……还是年纪中较小的吧”灰原哀看了一眼周睿和尤纳薇还有白子川和火沫沫,然后说道。

“对,你的年龄是第三小的。”白子川点了点头同意道。

“嗯?她们两个比我还要大吗?”灰原哀愣了一下,然后指了指奈亚子和鹫羽看向白子川问道。

“嗯,论年龄的话,她们两个是我们之中年纪最大的。”白子川点了点头回答道。

“哎?等一等,那么,那几位御坂姐姐呢?她们应该年纪也不大吧?”静香突然举手问道,“话说回来,我好想没有在这里见到她们啊?”

“哦,她们不跟我们一起吃的,因为人数太多了。”白子川点了点头回答道,“如果连她们都算上的话,那么静香,你就不是最小的了。”

“哎?”见过御坂妹妹们的静香一脸的茫然。

就她看来,那三位姐姐应该有十三四岁才对吧。

“别忘了,她们可是克隆人哦。出生还没有多长时间呢。”白子川解释道。

“克隆人!?”除了已经知道这件事情的鹫羽和奈亚子,静香还有火沫沫之外,尤纳薇和周睿,还有灰原哀和宫本绯几个人都大吃一惊。

而十八号,她就一直没有插过话,只是一直在盯着白子川看。

她试图找到能够一击击败白子川的弱点,然而寻找了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找到。

这个男人,出乎意料的难对付。

然而事实是,白子川身体内的小宇宙一直让十八号体内的气处于劣势,所以才会有一种这个男人一直毫无破绽的错觉。

只有小宇宙,才能抗衡小宇宙。

这是圣斗士们的小宇宙规则。

龙珠中的气虽然也是一种高等能量,但是就小宇宙而言,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最后十八号也只能悻悻的将视线从白子川的身上离开了。

等到白子川将做好的饭菜都端出来的时候,鹫羽和奈亚子也差不多将御坂妹妹的事情跟众人解释了一下。

“克隆人竟然到了这种程度……简直不可思议。”灰原哀一脸震惊的看着白子川说道。

“咱们这国家好像不允许有克隆人的吧?而且,我也没听说有什么克隆技术竟然克隆了这么多人啊。”这是对事情还不怎么清楚的周睿。

“克隆人,克隆人……”这是重新开始驾驭自己三观的宫本绯。

“好可怜……”这是在哆啦A梦的影响下,对任何黑科技都不会太过于惊讶,或者感觉无法适应的静香。

“嗯,跟魔咒有异曲同工之妙啊。”这是重新开始研究魔咒的尤纳薇。

“复制两万个同样的克隆人,还真是闲的有病。”身为生化改造人的十八号直接表达了自己对克隆技术的蔑视。

有那时间克隆,还不如去对一个人进行生化改造呢。

作为被迫改造的改造人,十八号简直不要对这种人体改造克隆实验再厌恶了。

不过,跟那些克隆人不一样的,她被改造的价值,只是因为格罗博士想要杀死那个孙悟空。

而那些叫什么御坂妹妹的克隆人,则是被克隆出来,让人当做试验品一样的工具杀掉。

两者之间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的。

隐隐之间,十八号对那些御坂妹妹突然有了一丝难以察觉到的同情和认同感。

对方比她还要惨的多。

这么一想的话,她被改造之后,不但寿命大增,青春基本上就是永驻了,甚至连实力都已经强到可以一个人毁灭世界的地步了。

而御坂妹妹们,出生还不到一年,不但要被强制塞进去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知识,还要去进行只有单程票的死亡之路。

就算最后勉强活下来,寿命也就几年而已,几年之后,还是会因为基因崩溃而亡。

简直是无法不让她这个改造人感觉同情啊。

不知不觉间,十八号那尖锐的脸部变得稍微柔和了一点。

“嗯,等吃完饭之后,我先去趟灰原那里,你们有什么安排的话,就先去跟鹫羽和奈亚子说一声吧,能等我的话,就等我回来,等不到的话,那你们就先去。”白子川在开吃之前先通知给众人。

“好了好了,先吃饭吧!”周睿一脸眼馋的看着桌子上扣的紧紧的盘子,手中的筷子都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

“好!开吃!”白子川一马当先的将面前的盖子掀开,顿时,金光爆裂。

“好吃!”即使冷面如灰原哀,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脸享受的笑容吃着手中的食物。

“唔——!”刚出来没多久,并不需要食物来饱腹的十八号也是一脸红晕的撑着脸一口一口的嚼着口中的食物,甚至还时不时的在鼻腔中发出几声细微的轻哼声。

静香则是脸色微红,双眼盈着泪光,一脸感动的捧着自己的脸颊。

新来的房客,全部都被白子川的料理给俘虏了心灵和胃。

已经吃过好多次白子川特制的料理的其他人,虽然也是一脸的享受,但是已经习惯了那种别样的味蕾刺激,所以她们并没有太过于失态。

吃饱喝足,白子川便开始准备前往灰原哀那边的世界。

坐在电脑前,鹫羽直接就喊着房灵小姐姐,让她说出灰原哀所在的世界的坐标。

然后好一段时间没有出来冒过泡的房灵小姐姐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们可小心点啊。”房灵小姐姐久违的上限,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尽量别去触碰世界与世界之间的时间线啊。”

“额,怎么了?”白子川一脸懵逼的抬起脑袋问道。

“你们是不知道,你们搞咱们这个世界,和月咏小萌所在的那个世界的时候,时间线曾经有过一次混乱。”房灵小姐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

“你们不好奇我为什么这段时间都没有出来说过话,甚至你们找我的时候,我也没有回复么。”房拿小姐姐突然说道。

“是挺好奇的。”白子川点了点头。

“那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回复你们啊。因为你们上一次使用定位跳跃的时候,稍微调整了一下另一个世界的时间线,所以导致两个世界之间差点变得混乱起来,所以我们一直都加班加点的处理你们留下来的大问题。”房灵小姐姐很干脆的回答道,“实际上,我这次回来,还是因为你们这次又想要干涉两个世界之间的时间线,所以总局那边才特地让我先回来一趟提醒你们。让你们尽可能的减少时间线混乱的使用。再勤快,一个月最多也只能动用一两次,而且,这两次之间的时间也得尽可能的拉长一点。”

“但是,你们送房客回去的时候,不也是动了时间线的吗?”白子川提出了异议。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那是因为,我们动用的时间线都是有备案在书的,但是你们在没有经过允许,就直接**两边世界的时间线,这造成的结果可是十分麻烦的。”房灵小姐姐解释道。

“这么说来的话,要想去我原本那边的世界的话,要么等下个月,要么就是直接不碰时间线,按照正常的时间流向来定位?”鹫羽提出了问道。

“正是如此。”房灵小姐姐给了鹫羽一个准确的答案。

“我知道了,我尽量会先做出一个可以将时间线进行标定的仪器,省的以后还得麻烦。”鹫羽脸色有些不太好的敲打着电脑。

这个房灵小姐姐所在的地球总局,科技水平也是有够差的。

竟然连时间线都无法稳定好。

鹫羽有些不满的在心里默默嘀咕着。

将灰原哀所在的世界坐标输入进去,然后鹫羽又跑去问灰原哀,她之前在原本的世界的住处的具体坐标。

鹫羽打算直接将白子川给传送到灰原哀在原本世界所住的地方。

也就是阿笠博士的家里。

等传送结束之后,白子川赫然发现,自己竟然站在半空中。

二话不说,白子川直接用念力将自己维持半空之中,以免摔下去把下面的那个房子给砸成一个大坑。

“这得亏是没往地下传送啊。不然的话,我估摸着还得花一点工夫从地下给钻出来。”白子川漂浮在半空中一脸冷汗的看着脚下的房子,然后慢悠悠的飘落在距离房子不远的地方。

现在是白天,应该是将灰原哀送回来的第二天吧。

白子川落到地面上之后,便从镜子的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灰原哀的手机号码。

这是他在来之前特意找灰原哀要的手机号。

“啊,接通了。灰原啊,是我啊,我是一个月前的白子川哦。”

“我知道是你这个变态。”灰原的声音听起来很有活力的样子,而且也不像之前那样冷冰冰的样子,反而还渗透着一种亲近的感觉。

这种改变让白子川不由得一愣。

关系变得亲近就得被人韩城是大变态啊!

白子川觉得自己好像又学会了一个知识点。

“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啊?我这里已经准备好了哦”白子川催促道。

“不要着急,今天晚上就行动。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来一趟美术馆,把佐藤警官给放出来。”灰原哀突然说道。

“啊?为什么要去做这种事情啊?”白子川一懵。

“是你在一个月前回去的时候跟我说的。”灰原哀回答道,“你说过,尽量要你根据未来的你走过的线路走,所以我才会让你先来版这件事情的。”

“那么,晚上的行动结果会怎么样啊?”白子川灵机一动,问了这么一句。

“听未来的你说,行动很简单,顺利的就完成了。”灰原哀回答道,“而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佐藤警官和高木警官失联之后,整个警视厅都混做一团的原因。”

“这跟帮佐藤警官的忙有什么关系啊。”白子川一脸的懵逼。

“我也不知道,但是未来的你说过你做过这种事情,所以我才会让你过来帮忙的。灰原哀解释道。

“但是,这个样子的话,不就能让佐藤警官迅速联络上警视厅了吗?这样的话,他们还要怎么混乱的起来啊。”白子川疑惑的问道。

“你说,好像是你用锻炼高木警官的断案能力这个理由,说服了佐藤警官的。”灰原哀说道,“而且,你还不是立刻就把佐藤警官给放出来的,好像是先跟佐藤警官说好条件之后,才帮忙打断那个手铐的。”

手铐?美术馆?

这个事情好像刚有点印象。

“我会把地址给你,你自己问着路过来吧。”灰原哀突然声音变得急促起来,“我要跟小鬼们还有大侦探先生一起跟着迷糊警察去搜查了。”

“嘟……嘟……嘟……”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盲音,白子川一脸的懵逼。

未来的自己有让她抛弃自己一个人去找路吗?

而且,这破地方我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走啊!

一路问路,白子川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找到了那个快要被拆除的美术馆,而天色也早已经暗了下来。

“这可真是,劳累命啊。”白子川看着这座小五层的美术馆,无奈的摇了摇头。

根据灰原发过来的短信上所说的,佐藤美和子现在应该是和那个可怜的人一起被拷在一个男生厕所里的。

但是具体在哪一层,灰原却是没有说。

白子川只能一层层的找。

“里面有人吗?”白子川一边小声的喊着,一边一间一间间隔的找。

终于,在三楼的一个男生厕所里,白子川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还是一男和一女。

白子川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然后伸着头往里看去,刚好和往外面瞅的那个女人对上了视线。

“啊!”

“咦?”

“啊,终于找到了。”白子川见终于找到两个人了,才算是松了一口气,“真是的,都不说清楚具体在哪里,就光说一句美术馆的男生厕所算什么啊。”

“你是什么人!”佐藤美和子一脸警惕的看着白子川喊道。

“请问,是佐藤美和子警官对吧。”白子川看着两人挂在马桶后面的手铐,然后看向那个女性问道。

“哎?是我没错。”佐藤美和子愣了一下,然后疑惑的看向白子川,“不过,你是谁啊?”

“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是受人所托,来帮你们脱离现在的困境的而已。”白子川看着两人之间的手铐,然后慢步走过去,将手铐握在手中。

“哎?脱离困境?难道你有这手铐的钥匙吗?”佐藤美和子一脸疑惑的问道,“而且,受人所托?是高木警官吗?”

“钥匙?我没有。至于受谁所托……反正不是高木就对了。”白子川握住手铐,然后看着佐藤美和子微微一笑,手上稍微一用力。

“嘎嘣。”手铐应声而断。

“咦?”佐藤美和子看着那个已经断成两截的手铐,然后拎起自己的手左看右看,最后死死的盯着白子川,一脸的兴奋,“好厉害!你是怎么办到的啊!”

“别管这么多了,我建议你们最好赶快离开这里比较好哦。”白子川劝道,“我可是听附近的人说了,这家美术馆,好像在明天上午十点的时候,会进行爆破仪式哦。”

“顺便一提,现在那个高木警官正带着小鬼们搜查证据中,所以我认为你们还是先暂时旁观一下比较好。这对那个高木警官应该也算是一次很好的训练吧。”白子川转身背对着两个人说道。

“那个!”左边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突然有些激动的喊出声来,“我可以先离开吗!我还要去赶我女儿的婚礼!”

“……”佐藤美和子皱着眉头看着那个嫌疑犯。

“我建议你还是等真相水落石出的时候再去比较好哦。”白子川回过头来看向那个男人劝说道,“先不说佐藤警官会不会放你去。就假设她肯让你现在就去,但是在真相还没有被揭穿之前,你就仍然是个嫌疑犯。你也不想自己在女儿的婚宴上的时候,突然被警察带走吧?”

嫌疑犯先生立刻脸色一青,猛烈的摇着头。

事情,解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