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接踵而来/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最后之作已经成功的被传送走了,白子川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司令塔被送走了,这下子就不用担心自家家里的真实情况被亚雷斯塔给发现了。

然后是这边的情况了……

刚刚那一脚,白子川只是将天井亚雄给踹到一旁去而已,并没有用什么力气,所以这个时候,他早就已经爬起来了,顺便还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指着白子川。

一见到有枪出现了,所有的客人全都拼命的往门外跑,就连服务生也都缩在墙角里一动不敢动。

“用枪口指人是非常不礼貌的,你知道么?”白子川看着天井亚雄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这家伙!把那个小鬼给弄到哪里去了啊!”天井亚雄眼神疯狂的瞪着白子川问道。

“一个你绝对找不到的安全地方哦。”白子川用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回答道,“顺带的,你下在最后之作体内的病毒,也会被顺路给解决掉的,所以说,不管你在最后之作身上有什么计划……很遗憾,我得在这里告诉你,你可以洗洗睡了。”

“给我去死!给我去死!”天井亚雄疯狂的扣动手中的扳机。

六发子弹全都射了出来,然而并没有任何用处,全都被白子川用手指给抓住,并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了。

“六发子弹,全都在这里了,你那里还有吗?我不介意你再射几发的,但是,别对着我射就行了。”白子川脸色有些黑下来了,用有些残虐的眼神看向天井亚雄。

前一个敢对他斥诸武力的,已经被他给连根拔起的灭掉了整个教派。

而现在,仅仅只是一个天井亚雄而已。

白子川抓着天井亚雄的衣服领子就直接用十倍音速的速度一飞冲天。

等白子川拎着天井亚雄的衣服领子停留在半空中的时候,他早就因为太过强力的冲击,脑子崩溃变成了一个近乎傻子的人了。

而且,他皮肤各处都开始渗血,眼神泛白,一看就知道是活不久了。

无窗之楼中的亚雷斯塔又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便回过神来了。

只是一个天井亚雄而已,他失的起,更何况,还是对方先背叛的自己。

白子川手一松,天井亚雄直直的掉了下来。

在将近两千米的高空,白子川松开手的地点是在学园都市唯一的那一片墓区里。

这服务真周到,直接送到墓地了。

再次回到那家家庭餐厅,白子川便眯着眼睛等一方通行回来。

结果左等右等,白子川都没有等到一方通行,反而等来了最后之作已经恢复过来的消息,而且,最后之作也和御坂美琴相见了的消息,而这个时候,外面的天色也开始暗下来了。

感受到了来自肚子的饥饿之意,白子川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直接叫来服务生准备点单吃晚饭。

就在服务生刚过来的时候,三个人影直接出现在了白子川的身边。

结标淡希带着鹫羽和白子川的思念体出现在了这里。

“啊呀,跟那个娘娘腔说了一下午,我也差不多饿了,子川殿下,给我也点一下单!”鹫羽直接坐到白子川的身边说道。

白子川将菜单递给鹫羽,然后冲着自己的思念体一个响指打过去。

思念体顿时消散。

“你还真是卸磨杀驴啊!”思念体消散之前哀嚎了这么一声。

“结标淡希童鞋,要不要一起来吃啊?我请客哦。”白子川冲着结标淡希笑嘻嘻的问道。

“免了,我还没有下班嗯。”结标淡希脸色有些难看的白了白子川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家庭餐厅。

若非必要,结标淡希绝对不会对自己进行坐标转移。

“哦,对了对了,小御坂已经被传送回来了,她好像很感谢你的样子呢。”鹫羽一边对服务生展示自己点的单,一边对白子川说道。

“是么。”白子川无聊的喝着杯子中已经有些凉了的白开水,然后嘴角微微一翘,“现在感谢我,未免太早了吧。”

“嘛,毕竟是梦想着世界没有黑暗的孩子嘛。”鹫羽也是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

“她以后所要经历的还有很多呢,如果只是这就被打败了,那么,她还不如干脆直接废除掉自己的能力,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好呢。”白子川说道,“不过,在拥有超能力的情况下生活了这么多年,就算让她恢复自己没有超能力之前的生活,也是不可能了吧。”

“所以,她还是得去继续经历啊,她所不愿意经历的事情。”鹫羽补充道。

“啊,我认为这个汉堡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哎,鹫羽,你要不要?”白子川突然话题一转,转移到了吃的问题上。

“要要要!给我也点一份!”

因为鹫羽是第一次俩学园都市,所以两个人决定暂时先在这里住两天。

通过通讯器通知奈亚子将时间线的对比流进行调整,好让两个人回去的时候是原本世界的当天晚上。

然后两人便打算用白子川手中的那张黑卡去找酒店住。

“哦呀,终于来了。”吃到一半的时候,看到外面走进了的那个人影,白子川愣了一下,然后突然露出了笑容。

“谁来了?”鹫羽疑惑的抬起头来看向门外。

一个白毛正一脸惊悚的看着这边。

“一方通行,过来啊。”白子川冲着一方通行勾了勾手指头喊道。

顿时整个店里一片死寂。

直到一方通行面色苍白的走到白子川的对面的时候,旁边的几个桌子上的顾客才一脸惊奇的看着一方通行,然后小声的和自己的朋友叽叽喳喳着。

“那个小鬼呢?”一方通行走到桌子旁就开口问道。

语气一如既往的桀骜不驯,然而,白子川却从中听出了心虚的意思。

他还是在害怕着白子川。

“我把她送去治疗了,不管是脑内的病毒,还是身体寿命的调整,都已经完成了,我现在将她和她的那些姐姐们安置在一起。”白子川一边吃着盘子里的饭菜,一边回答道。

一方通行闻言肩膀微微一落,像是松了一口气似得,然后这货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一等!”白子川在他离开之前叫住了他。

“有事?”一方通行脸色难看的转过头来看向白子川问道。

“嗯,确实有事情。”白子川用餐纸抹了抹嘴,然后看向一方通行,“我已经将天井亚雄送到墓地里去了,所以你不需要再去追踪那家伙了。然后,关于你对御坂妹妹们的赎罪……如果让你去做一些很脏,很黑暗的事情,你做不做?”

“放心,是不会让你做什么违反你自己意志的,或者是对一般普通的无辜市民发动攻击的事情的。”白子川在一方通行开口之前说道,“顶多,就是可能到时候需要你去威慑一下一些怪模怪样的军队,或者是作为盾牌,保护妹妹们而已。”

“……我做。”一方通行沉默了几秒,然后抬起头来看着白子川说道。

说完之后,一方通行直接走到前台要了一张纸和一支笔,然后拿起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最后将那张纸递到了白子川的面前。

“上面是我的手机号,有什么事情找我的话,直接打那个电话……”一方通行面色突然犹豫了一下,然后像是决定了什么似得看向白子川,“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想再见一见那个小鬼……最后之作……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白子川看着一方通行的样子,微微一笑,然后点了点头,“最后之作好像因为绝对能力者计划,而促使她们有了自己的灵魂而很感激你的样子,所以我不会反对你们两个见面的。”

“而且,看样子,最后之作甚至还可以成为禁锢你心灵,或者说,将你的心灵从深渊之中拉回来的能力也说不定。”白子川突然一笑,然后将那张写着一方通行手机号的纸条拿到了手里。

一方通行走了,走的很轻松。

白子川和鹫羽两人吃完饭之后,结了账便准备去找酒店住店了。

结果刚找了一个高层酒店,白子川刚开好房间,便在电梯口看到了肩膀上趴着一只猫的上条当麻。

“上条同学?”白子川一脸古怪的看着上条当麻,看他一脸焦急的样子,怕是又卷进了什么麻烦的事情里了。

“啊!你是,白前辈!”上条当麻愣了一下子,然后来不及细说便打算冲进电梯里。

“上条同学啊,你这是又卷进什么事件里了啊?”白子川一脸同情的看着忙忙碌碌没有消停时候的白子川问道。

“是茵蒂克丝,她被一个怪里怪气的家伙给绑架了!”上条当麻一脸悲苦的看着白子川说道,“刚刚看到那个家伙在这酒店的天台好像在施展什么魔法的样子。啊,魔法什么的,你应该不相信吧。”

才反应过来白子川所在的阵营是科学侧,怕是不相信魔法之类的,上条当麻才有些后悔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我当然知道啊。”白子川的话让上条当麻一阵懵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