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闯入/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呀?看来,今夜就是圣杯战争的开始之时了啊。”吉尔伽美什突然抬起头来看着天空说道。

“嗯?什么意思?”白子川疑惑的看向吉尔伽美什问道。

现在,一人四英灵正朝着肆无忌惮的散发着自己的存在的场地走去。

“刚刚有好几股强大的存在正在展示自己的能力呢。”爱丽丝菲尔回答道,“从属性上来判断的话,应该是……Rider、Caster、然后还有……Archer?唔,突然感觉有些熟悉呢,那些气息。”

“嗯?熟悉?”白子川一脸怪异的看向爱丽丝菲尔,“你该不会说,其他的英灵你也都认识吧?”

“咳咳。”爱丽丝菲尔尴尬的咳嗦了几声。

“嗯?这个是……哦?看样子有人先我们一步了呢,加上刚刚散发着凛冽的气息,现在已经是两股气息相对碰了呢……开战了呢。”吉尔伽美什突然说道。

“啊?那就加快一下脚步吧,免得等我们到了的时候,都已经到打完了。”白子川续了一下力,然后猛地冲了出去。

“哦!”莫德雷德首当其冲的跟上了白子川的脚步,紧接着便是源赖光。

吉尔伽美什和爱丽丝菲尔慢了一拍,但是在吉尔伽美什的宝具的帮助下,即使是能力值较弱的爱丽丝菲尔也跟了上来。

“这里是……”到达目的地之后,爱丽丝菲尔突然一脸惊叹的看着眼前的码头和集装箱。

“怎么了?爱丽?”白子川转过头来看向爱丽丝菲尔问道。

“嗨!这里是我当初第四次圣杯战争的时候,和saber第一次跟Lancer打斗的地方。”爱丽丝菲尔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里面正在战斗是该不会是……”

听到这里,就算是在场的其他几个英灵也是一脸的诧异。

他们还从来没有听说,有英灵会被召唤到自己生前打过的那次圣杯战斗中去的。

如果是十年后的话,他们兴许还会再见到一次。

“先进去看看吧。”白子川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嗯!”

“啊,看到了,看到了!”

入场的一瞬间,白子川等人便看到了,正站在场中央激烈的斗争中的两个英灵,以及站在英灵身后的某个全身雪白,唯独瞳孔是赤红色的少女。

“那个是……saber还有……我!”爱丽丝菲尔一脸震惊的看着场中的战斗,然后看向场中央唯一一个不是英灵的……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都丝毫不需要怀疑,正是她曾经所经历过的……第四次圣杯战争!

此时,场中央的saber正举着自己手中的黄金之剑,朝着正慢慢后退的Lancer砍去,而Lancer则是一脸阴谋得逞的笑着,脚下甚至已经开始有了动作。

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这个时候,saber的手腕会被必灭的黄蔷薇所刺中,并因此暂时丧失掉自己释放宝具的能力。

然而,突如其来的闯局者却打破了这个未来。

“亚——瑟——!”重新装配上厚重的盔甲,莫德雷德高举自己手中的剑冲着saber砍了过去。

这一闯入,直接导致场中的Saber和Lancer手中的动作一僵。

而Saber更因为这熟悉的声音而愣神了一下。

“锵——!”双剑碰撞,中间擦出了激烈的火花。

“亚瑟——!”头盔之下,莫德雷德面容狰狞的瞪着自己的父王,Saber阿尔托利亚怒吼着对方的真名。

“你是什么人!竟然打断我们之间的战斗!”Lancer有些愤怒的瞪着这个闯局者怒吼道。

“啊,抱歉,抱歉,只不过,现在是小莫的家事,所以,如果你有所不满的话,就由我来暂时当你的对手吧。”笑眯眯的源赖光走到莫德雷德的身后,面对着Lancer守护着莫德雷德的后背。

“啧,你们是什么人!”Lancer面色严肃外加警惕的看着源赖光出声问道。

他发现,这两个突然闯入进来的英灵,竟然在某种程度上不弱于自己和那个跟自己打的热火朝天的Saber。

证据就是,他所看到的源赖光那高的可怕的能力值,以及一旁和Saber打的同样热火朝天的蒙面战士。

“ServantBerserker,暂时来做你的对手吧!”源赖光说着便抽出自己的童子切安纲朝着Lancer就砍了过去。

在身为本土的国家,源赖光不止有着自身的能力值,还有着故土的传说所赐予的加成。

而这个时候白子川才刚刚通过吉尔伽美什的宝具看到圣杯战争中的Saber和Lancer的能力值。

ServantSaber

真名: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

Master:卫宫切嗣

筋力:B

耐久:A

敏捷:A

魔力:A

幸运:D

宝具:A++

职阶技能:

对魔力:A。

阿尔托利亚拥有能使魔法阵和瞬间契约大魔术无效化的对魔力。即便是当代最高等级的魔术师也不能用魔术直接伤害到Saber。无论是怎样的大魔术,A以下的魔术会无效化。如果主人只使用了一道令咒,她甚至可以对命令进行反抗。因为自身的龙属性,面对“杀龙魔术”时,对魔力有可能不会被充分发挥。

骑乘:B(A)

她是过去常在马上战斗的军人,成为从者后拥有B~A等级的骑驾能力。能娴熟的驾驭各种坐骑,包括了古代的双马战车和现代的陆上交通工具。无法控制魔兽和圣兽等级的幻想种。

固有技能

直感:A

直感是在战斗中一瞬间判明“对自身最适合行动”的能力。A等级的直感,已进入“预测未来”的领域。能通过风声和直觉预测弹道,回避枪械火器的攻击。对视觉·听觉的妨碍减半。

魔力放出:A

“魔力放出”是指通过魔力对自己的武器和肉体进行强化。换言之,就是用魔力来Jet喷射,A等级的话,能让原来贫弱无力的少女骑士拥有轻松压过多个强壮男性的力量。

领袖气质:B

足以治理一个国家的能力。依靠这个能力,阿尔托利亚可以使自己所率领的军队士气变得高昂。虽然能管理一个王国,但只有B等级的话无法建立世界级的大帝国。

持有宝具

誓约胜利之剑(Excalibur)

等级:A++

种类:对城宝具

攻击距离:1~99

最大捕捉:1000人

阿尔托利亚所持的最大最强的宝具。被当成亚瑟王的象征、最为强大、最为尊贵的圣剑。是在圣剑这一范畴中立于顶点的剑,锻造出它的并不是人类。以人们的想念为原料,在星球内部结晶化,作为“最强之幻想(LastPhantasm)”的究极神造兵装之一。原来是由星之精灵管理着的,经过湖之少女的管理,以魔术师梅林为中介人,交付到了亚瑟王的手中。星之内海所生(炼成)的这把剑,据说在威胁这颗行星的外敌出现时,方可发挥真正的力量。

将持有者的魔力变换成光,通过收束·加速来增加动量,再如同激光束一般从往下挥的剑的前端发放出来,藉以破坏万物,使得行使神灵等级的魔术成为可能的圣剑。其庞大的魔力除顶端以外也具备着热量。理所当然地魔力消耗剧烈,不能够进行连发。

风王结界(InvisibleAir)

等级:C

种类:对人宝具

攻击距离:1~2

最大捕捉:1人

风王结界

借着缠绕数层的风,而使光的折射率变化以遮盖剑身的结界。相比于宝具更接近于魔术。透过此结界,可让对方认不清剑招的距离与轨道而进行攻击。由于隐瞒自己的宝具也涉及到隐藏自己的真名,所以在圣杯战争初期发挥出了较大的效果。另外也有别的优点,就是攻击力和命中率会得到上升。借着把风当作剑刃、缠于剑身上来增强攻击力;借由“看不见武器”这一点,为命中率带来优势。可是由于优点是“看不见”,面对心眼使用者或不依赖视觉的对手,则不会发挥出命中率上升的效果。

什么鬼?Saber的Master不是爱丽?那个卫宫切嗣又是什么人啊!

白子川一脸的茫然。

突然,白子川想起了之前世界意识所说的,他可以将白子川随意扔到任何的世界线之中……也就是说,这个世界很有可能并非是爱丽曾经经历过的那个第四次圣杯战争咯。

想通这一点,白子川又将视线放到了正被源赖光压着打的双枪李……Lancer的身上。

ServantLancer

真名:迪卢木多·奥迪那

Master:肯尼斯·艾尔梅洛伊

筋力:B

耐久:C

敏捷:A+

魔力:D

幸运:E

宝具:B

职阶技能:

对魔力:B。

较高的对魔力,可以毫不困难地无效化三节以下的魔术,即使是大魔术、仪礼咒法也难以给予其伤害。

另外,和身为速度十分优越(敏捷A以上)的他对峙,钻其空子使用大规模魔术攻击他是极其困难之事。除此之外,要让成功发动的魔术命中他又需要相当的本事。

保有技能

心眼(真):B

从修行、磨练中培养出的能准确预测对方的行动、打破危险状况的出色洞察能力。就算被逼入绝境,也能在劣势中冷静地把握自身与敌人状况,并找出活路的“战斗理论”。

在日积月累的刻苦锻炼中得到以压倒性的战斗经验作为支撑,“B”级代表就算只有1%逆转可能,都能够把握住机会并以战术实行。

爱的黑痣:C

用带有魔力的黑痣来魅惑异性。与他面对面的女性都会对他抱有强烈的爱恋感情。持有“抗魔力”可以采取回避、抵抗。这颗泪痣成为了他的悲剧之源。

携带宝具

Gae·Dearg(破魔的红蔷薇)

等级:B

种类:对人宝具

攻击距离:2~4

最大捕捉:1人

Lancer所持有的两把宝具的其中一把。长约2公尺,能将魔力构成的防御无效化的锋利长枪。其攻击对于由魔力编制的防具尤其有效,施加于武装上的魔术强化、附加能力等在接触到这把枪的时候也会失去一切效果。

“破魔的红蔷薇”是常驻发动型宝具,不需真名咏唱即可发挥效果,起初从枪身到枪尖都有用“咒符”缠上来遮住能力和原形。

Gae·Buidhe(必灭的黄蔷薇)

等级:B

种类:对人宝具

攻击距离:2~3

最大捕捉:1人

Lancer所持有的两把宝具的其中一把。长1.4公尺,附有“无法愈合伤口”诅咒的黄色短枪。受到这把危险的短枪伤害后,会造成不可恢复的创伤,使体力(HP)上限削减,即使使用“治愈魔术”或“再生能力”也无法解除其造成的“负伤状态”。

“必灭的黄蔷薇”是常驻发动型宝具,不需真名咏唱即可发挥效果,起初从枪身到枪尖都有用咒符缠上来遮住能力和原形。如果使用者能熟练操纵这把魔枪,将成为决定胜负的关键。要去除诅咒只能破坏短枪,或将身为短枪持有者的Lancer杀死。

什么鬼?

先不提那两个看起来就是挂逼的宝具,那个爱的黑痣又是什么鬼?

这个人,生前难不成是哪里的后宫王吗!

白子川一脸的羡慕嫉妒恨的盯着Lancer。

“Berserker!给我狠狠的打死那个Lancer!”白子川站在集装箱上冲着源赖光大声喊道。

打死小白脸,人人有责!

“啊拉,小Master下令了,所以,Lancer,请你死在这里吧。”源赖光眼神一凛,杀意顿时显现。

而全场所有人的视线,则是都集中到了白子川的身上。

同时,白子川还发现了,两股寒意正在从不同的方向瞄准自己。

但是,白子川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威胁。

毕竟,即使是不穿着战甲,枪械也是根本就破不了白子川的肉体防御的啊。

白子川身边的爱丽和吉尔伽美什则是隐藏了一旁。

现在可不是他们应该出场的时候啊。

见源赖光已经开始认真起来了,白子川这才将视线重新放到正在和亚瑟王对着砍的莫德雷德的身上。

此时的阿尔托利亚已经认出了导致自己灭国的罪魁祸首,那个不被自己所承认的子嗣,莫德雷德。

“你这次是以Rider之职降临的吗!莫德雷德!”阿尔托利亚同样以略带愤怒的语气冲着莫德雷德喊道。

“莫德雷德!那不是……saber的儿子吗?”阿尔托利亚身后的爱丽丝菲尔一脸震惊看着那个戴着全身盔甲的莫德雷德低声惊叹道。

“嗯,不对不对,莫德雷德是女儿哦。”白子川则是突然瞬移到爱丽丝菲尔的身边,并对她说道。

“Berserker的Master!”爱丽丝菲尔一惊,然后猛地闪开白子川的身边,并警惕的盯着他。

“啊,你这么说倒也是没错了。”白子川一脸纠结的看着爱丽丝菲尔回答道,“不过,我同时还是小莫的Master啊,顺便一提,小莫可不是Berserker,你别看她现在打的这么疯……”

讲真的,看着莫德雷德现在的这种状况,白子川都差点以为她跟源赖光换了职阶呢。

“什么!两骑!”爱丽丝菲尔闻言一惊,“你是Berserker和Rider的Master?”

“Rider?什么Rider!”白子川愣了一下,然后恍然的猛摇头,“不对!不对不对!小莫可不是Rider,而是跟你家的亚瑟王一样,都是Saber哦。”

“咦?”爱丽丝菲尔感觉橘子今天惊讶的事情可真是有够多的。

“还有,那个,你能不能先通告一下那个Saber的真正御主啊,用枪指着我,我有点不太舒服。”白子川说着还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虽然枪械根本就打不动我,但是我怕我一时没控制好,将他和另外那个拿枪指着我的家伙给宰了。”

爱丽丝菲尔的表情已经开始麻木了,但是震惊却还是无法从她的脸上消去。

连自己不是Saber的真正御主都被发现来了……

就在场面越发混乱的时候,更加混乱的来了。

两道闪电劈在了源赖光和迪木卢多以及莫德雷德和阿尔托利亚的中间,打断了四个英灵之间的打斗。

紧接着,天空降下了由两头牛所牵引的牛车,牛车上,一个身红色的壮汉正擎着缰绳啊啊哦哦的叫喊着。

至于他身边那个蜷缩在一旁的,应该就是他的Master了。

“全部收起武器来!在王的御座之前,不得放肆!”红色的英灵张开自己的双臂,大声呼喊着。

这还不算完,大概是嫌场面太过于寂静,红色英灵竟然直接爆出了自己的名号。

“吾乃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此次圣杯战争以Rider职阶降临于现世。”

这次,连他的Master都有些兜不住了,一脸惊恐的瞪着自己的英灵。

而场面,则是在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的惊人之语下暂时寂静了下来。

“虽然吾与汝等是为了争夺圣杯而在此邂逅,不过,有件事想要先问问你们,汝等……是否愿意加入我的军帐之下,将圣杯让给余呢!”伊斯坎达尔再一次语出惊人道,“若是如此,余将视汝等为挚友!共同分享征服世界的喜悦!”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白子川便突然指着伊斯坎达尔大声呵斥道。

“哦?”伊斯坎达尔一脸迷惑的看向白子川,好像是在好奇白子川为何这么说。

“相要以王的名号压人?你也不看看在座的英灵哪个不是心高气傲之人,会因为你一两句而将圣杯奉上的人,根本就不可能当得了英灵吧!”白子川大声喊道。

这次换伊斯坎达尔懵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