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乱入者/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ServantRider

真名:伊斯坎达尔

Master:韦伯·维尔维特

筋力:B

耐久:A

敏捷:C

魔力:D

幸运:A+

宝具:A++

职阶技能:

对魔力:D。

伊斯坎达尔的“对魔力”较为薄弱,使一工程(SingleAction)的魔术行使无效化,只相当于避魔力的护身符那种程度的对魔力。

骑乘:A+。

骑乘的才能,如果是兽类的话,就算是幻兽与神兽等级亦可以驾驭,但是不适用于龙种。

保有技能:

领导力:A。

指挥与统帅大军团的才能,领导力是稀少的才能,若是一国之王要有等级B就已足够了,而这种等级已经是人类所能达到的最高的声望了。

军事战略:B。

并非一对一的作战,而是团体战斗中的战术有着敏锐的触觉,在我方对军宝具的使用和对方对军宝具的防御的能力方面有着附加效果。

神性:C。

虽然没有充分的证据,但在许多传说中他是希腊最高神宙斯之子。

持有宝具:

ViaExpugnatio(遥远的蹂躏制霸)

等级:A+

种类:对军宝具

攻击距离:2~50

最大捕捉:100人

宝具“神威车轮(GordiasWheel)”的碾压式攻击。

通过神牛的牛蹄和车轮连续对目标进行攻击判断,当物理攻击失败后,还能追加象征着宙斯神力的雷电攻击,一旦ST判断失败,将受到追加伤害。

飞蹄雷牛

牵引着“神威之车轮”的神牛。主掌雷的最高神宙斯,据说过去在诱惑欧罗巴的时候曾经变身为壮牛。因此,供奉给宙斯的战车—作为其牵引力显现出来的,就是跟宙斯有渊源的圣兽。

GordiasWheel(神威车轮)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的宝具之一。在亚历山大大帝的传说中著名的一幕“戈尔迪乌姆”之结中登场的战车。本是用来祭祀宙斯神的祭器。在进行蹂躏攻击时展现其完全解放形态,用神牛的蹄以及战车的车轮把敌人击溃,更可以用于行驶空中。除了直接攻击之外,当神牛的蹄踏下时会产生紫色的闪电,而车轮转动时会发出雷鸣,因此能发挥出落雷般的攻击使伤害范围扩大数倍。

AionionHetairoi(王之军势)

等级:EX

种别:对军宝具

距离:1~99

最大捕捉:5000人

Rider伊斯坎达尔的真正王牌,他的最终宝具。

将生前部下作为独立Servant进行连续召唤与敌人作战的固有结界(没有咏唱呪文的必要)。

当人员们召唤完后便组成一个几万人数的军团。军团的全体人员都是货真价实的英灵,但是限于征服王的能力,军团中人员全部没有宝具。同时他们是以Rider的能力召唤出的,并没有按照圣杯战争的规则而被分配到特定的职阶,所以全员也都没有职阶和职阶相关技能。其中零星存在比征服王本人还强的英灵,这是因为虽然伊斯坎达尔的功绩巨大,但他个人的武力没那么优秀。

整个军团拥有显赫的威名,军团中有些人还是未来王朝的开创者。就连亚历山大生前的爱马布塞弗勒斯也被作为英灵召唤。可说是亚历山大与他属下们的君臣牵绊的结晶化。

使用王之军队时,空间会因为军团的共有心象世界产生变异而形成固有结界,英灵可以走出相对的固有结界。心象的风景是没有遮蔽物,太阳毒晒以及热沙乱舞的平原。因为那是亚历山大的军队一同奔腾过的大地,烙印在军队全体人员的心目中、令到结界得以能够展开。

另外,展开后用作维持固有结界的魔力由军队全体人员共同承担。军队的全体人员有着各自相当于等级E-的“单独行动”技能。

卧槽,最后那个宝具是什么鬼?

话说,这世道神二代怎么就这么多啊!

白子川一边训斥着伊斯坎达尔,一边看着对方的能力值默默的在心里嘀咕着。

虽然数量多,但是能够扛得住认真起来的白子川的攻击的,却还真不一定有多少。

而且,就算跟Rider最后对立,白子川这边也有着能开王之宝库的吉尔伽美什在,不怕他!

“哦?你这个小Master很有勇气啊!余很喜欢!”伊斯坎达尔对白子川另眼相看道,同时以一种歉然的语气看向其他人,“抱歉,这个小Master说的很有道理,于此,向刚刚近似侮辱的话,余歉然。”

“正是如此,能够让我献上圣杯的,只有今生与我定下誓言的新主君一人。而绝对不是你,Rider!”让白子川看的羡慕嫉妒恨的小白脸迪木卢多眼神犀利的瞪着伊斯坎达尔说道。

“话说回来,难道你就是为了说出这等戏言而来妨碍我们的战斗吗?”阿尔托利亚有些不爽的看着伊斯坎达尔出声问道。

“而且,再说,我也身负不列颠一国之王的身份,不论面对何等伟大的君王,我也绝对不会俯首称臣的!”

“哦?不列颠的王吗?这真是令人吃惊啊,声名远播的骑士王,竟是个这样的小姑娘。”伊斯坎达尔用近乎调笑的语气说道。

下一刻,莫德雷德便跟不要命似得举着自己手中的剑便冲着伊斯坎达尔疯狂的砍了过去。

“我不准你这混蛋出言侮辱她啊——!”

莫德雷德,最恨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侮辱她父王的话。

“莫德雷德……”看着冲出去的莫德雷德,阿尔托利亚有一瞬间的失神……和惊慌。

伊斯坎达尔在莫德雷德拼命似得气势压迫下,慌慌张张的抽出自己的短剑怼了上去……下一刻,他便倒飞了出去。

再怎么说,两者的筋力都不是在同一水平线上,他无法抵抗的住莫德雷德的攻击也是自然的。

“哦——!”好不容易刹住车,伊斯坎达尔有些惊奇的看着阿尔托利亚和莫德雷德,“你们两个……是认识的吗?”

“啧!听着!我就是不列颠的下一代的王!莫德雷德!”说话的同时,莫德雷德将自己的头盔解体到自己的背后,露出了那张和阿尔托利亚相似的脸颊。

“莫德雷德?不就是那个叛逆了骑士王,并将不列颠毁于一旦的……私生子?”伊斯坎达尔一脸怪异的看向阿尔托利亚和莫德雷德。

他自然发现了,这两个人,都是女性的事实。

“喂喂!红毛!别对我家小莫动手哦,小心我让我家的小莫和赖光一同围殴你。”白子川在一旁开始威胁了。

“哦?莫德雷德是你的Servant?还有,赖光是?”伊斯坎达尔重新将视线投到了白子川的身上问道。

“正是我。”源赖光往前踏出一步,并在此将已经收回鞘中的童子切安纲拔了出来,“吾名,源赖光。”

暗地里同时有不少人吸了一口冷气。

“怎么可能!”就在这时,躲在征服王的马车上的韦伯突然指着莫德雷德大声喊道,“怎么会有第二个Saber啊!”

在莫德雷德的头盔解体到背后的时候,隐瞒自己的真身的能力便已经被解除了。

“什么?!”

其他人同样也是一脸的震惊。

虽然有听白子川说过,但是爱丽丝菲尔其实并没有相信他所说的话,但是,现在她不信都不行了。

毕竟,她也看到了。

“这可,真是有趣啊……”

此时,早就被这失控的局面吓得不敢出声的肯尼斯此时更是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这圣杯战争,好像有点脱出他的预料啊。

“喂!还有其他人在吧!潜入夜色暗中窥探的家伙们!被这次的战斗吸引而来的英灵绝对不止余一人吧!”伊斯坎达尔突然对着天空大声喊道,“被圣杯所召唤的英灵们啊,现在在此集结吧!言已至此,若汝等仍然畏于现身的话,征服王伊斯坎达尔将会鄙视汝等!”

就在伊斯坎达尔的话音刚落的下一刻,一个金光闪闪的身影便落在了一旁的路灯上。

“无视我的存在,擅自冒称‘王’的无礼之徒,短短一夜竟然冒出了两只。”

“这可真是蛮横的……”伊斯坎达尔刚想反驳呢,却被白子川的大喊大叫给打断了。

“啊!啊!啊——这个家伙是——!吉尔!快来看!年轻时候的你出来了啊!”白子川指着路灯上的那个吉尔伽美什大喊大叫道。

“哈?”路灯上的吉尔伽美什脸色有些不太好的瞪向白子川。

而其他人,则是在愣了一下之后,再一次用惊讶的眼神看向白子川。

他这话,听起来好像是还有第三只英灵的样子啊?而且,听起来,好像还跟路灯上那只金光闪闪的家伙是同一个?

“Master哟,将我的存在直接喊破真的好吗?”同样的金光闪闪,只不过,白子川这边的吉尔伽美什要低调了很多,他直接是出现在白子川的身边的。

“你这家伙是什么人!”路灯吉尔伽美什犹如吃了榴莲一般,脸色极其难看的瞪着白子川身边的吉尔伽美什大声呵斥道。

只不过,这次他不敢喊什么杂碎了。

因为,他发现,对面的好像还真的是自己!

这可就刺激了。

出来转一波,结果却发现了另外一个自己。

“本王乃是从不老不死之途归来的至高贤王,是你未来的形态。”吉尔用冰冷的语气,面无表情的盯着路灯吉尔回答道。

他对于路灯上的那个自己的状态可是厌恶的很啊。

“什……”路灯吉尔顿时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你这家伙——”路灯吉尔隐隐之间有了暴走的趋向,在他的背后,开始出现了犹如水帘一般的幕布。

“哼!”见状,吉尔则是先看了一眼白子川,在得到白子川点头示意之后,他才开始展开自己的宝具。

“王的财宝!”同样的幕布,同样的武器,在两个不同的吉尔背后一同出现。

下一刻,一团突然出现的黑气打断了两个吉尔之间的对立局势。

一个穿着传统盔甲的骑士出现在黑气之间。

“那是……Berserker!”阿尔托利亚一脸惊疑的喊道,然后疑惑的看向源赖光。

“毫无疑问的,那家伙就是你们这里的Berserker。”白子川摊了摊手回答道。

ServantBerserker

真名:兰斯洛特

Master:间桐雁夜

筋力:A

耐久:A

敏捷:A+

魔力:C

幸运:B

宝具:A

职阶技能:

狂化:C

除了幸运与魔力外的能力参数上升一个等级。但提升等级的话就会失去语言能力,也不能进行过于复杂的思考。

保有技能:

对魔力:E

因为持有除魔的戒指而拥有对魔力,但由于狂化而等级下降。无法无效任何魔术只能稍微降低伤害。

精灵的加护:A

来自精灵的祝福。在危险的局面中优先地召来幸运的能力。但只能限定在能建立武勋的战场中才能发动。

无穷之武炼 A+

在某个时代号称无双的武艺洗练,使心技体的完全合一,不受任何精神影响就能发挥出强大的战斗能力。依靠这项技能,即使在狂暴状态下也能发挥出原本的身手。

持有宝具:

无毁的湖光(Aroundight)

等级:A++

种别:对人宝具

距离:1~2

最大捕捉:1人

与“誓约胜利之剑同为湖中精灵托付给人类的宝剑。因为有着相同起源,其“坚韧”能与誓约胜利之剑匹敌。

剑身皆有精灵文字的刻印。此剑的特征是有着如同月下闪耀湖水般的光辉、绝不会毁坏的刀刃。但由于兰斯洛曾以此剑斩杀圆桌骑士,因此使其丧失圣剑的资格,被归入魔剑。

封印其它宝具才首次解放的兰斯洛特的真正宝具,抽出这把剑的时候,兰斯洛特全部的参数值提升一个等级,全部的ST判定中成功率变成两倍。

由于有打倒过龙的故事,能够对持有“龙属性”的英灵追加伤害。

骑士不死于徒手(KnightofHonor)

等级:A++

类别:对人宝具

距离:1

最大捕捉:30人

Berserker的宝具之一。

能够赋予手中的武器宝具属性并能加以驱使。兰斯洛特能用宝具的限度是要能够认知判别为“武器”的范围内。

在兰斯洛特拿起“武器”时成为相当于D级的宝具。原先等级在此之上的宝具会以原本的等级落入兰斯洛特的支配。

并非为了自己的荣光(ForSomeone‘sGlory)

等级:B

类别:对人宝具

距离:0

最大捕捉:1人

能够隐藏自己能力值的能力。

Berserker可以变身为其他任何可以建立功勋的勇士,但是由于狂化,该能力劣化成了伪装。平时笼罩Berserker的黑色烟雾,就是这一能力的劣化形态的表现之一。

兰斯洛特过去曾多次变装隐藏身份出行冒险并获得胜利的荣誉,同样也是由此传说具现化。

啥玩意儿?

兰斯洛特?

这是圆桌开会呢吗!

三个圆桌聚在这里了啊!

然而,兰斯洛特从一开始出现,就一直盯着路灯之上的吉尔伽美什看。

“谁允许你直视本王了?区区疯狗。”吉尔伽美什有些不屑的瞥了一眼兰斯洛特说道。

下一刻,他背后的王之财宝直接转了一个方向对准了兰斯洛特:“至少用你的死相来取悦一下本王吧。杂修!”

一把剑,一把枪,两把武器冲着兰斯洛特飞了过去。

白子川的视线很轻易的就看到了兰斯洛特接下来的动作,先是轻易的就抓住了第一把剑,然后持剑将第二把枪给打飞了。

“那个,真的是Berserker吗?”迪木卢多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兰斯洛特说道。

“啊拉,那个样子的话,我也可以做得到哦。”源赖光在一旁有些不满的瞪了一眼迪木卢多,“不要将所有的Berserker都当做没有脑子和技术的家伙。”

“额,抱歉。”迪木卢多有些难堪的向源赖光道歉道。

“竟敢用你那肮脏的手来触碰我的宝物,就那么急于求死吗,疯狗!”在路灯吉尔的怒吼之下,他背后的所有宝物都再一次有了动作。

“凭你那点自满的偷盗小技,究竟能撑到什么时候呢。好了,就让我看看吧——!”

话音落下,所有的宝具全都从王之宝库中冲着兰斯洛特飞了出去。

“无谋之为。”白子川身边的C吉尔皱了皱眉头,然后不满的将自己的王之宝库关闭。

他已经没有了跟那个无脑放宝具的A闪闪对碰的想法了,太掉价了。

噼里啪啦一顿乱轰,然而结果就是兰斯洛特不但将吉尔射过来的宝具全都拦截了下来,还反手将吉尔脚下的路灯给反杀了。

A吉尔终于落到了地面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