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路遇Caster/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在云彩上端,白子川看着穿梭在山路间的那辆车,一脸的冷汗。

马路杀手,说的就是这个了吧。

丝毫没有章法的开车,甚至连交通规则都没有被遵守过……

白子川很庆幸自己坚持要和自家的一干英灵坐云彩,如果自己当初心软答应坐上爱丽丝菲尔的车的话,自己会有何等悲惨的遭遇。

“Master,我感觉,也许,你的直觉大概比我的还要强一些吧。”吉尔伽美什看着下面摇摇晃晃的汽车,同样是一头的冷汗。

“哦,看起来感觉很刺激啊。”活泼好动的莫德雷德略有兴趣的看着下面疾驶的汽车不由得夸赞道。

“小莫,以后禁止你来驾车。”白子川当即就给她来了一张禁车令。

“哎?为什么啊!”莫德雷德直接就不满了。

“我怕你开车上路,会撞死人啊!”白子川一脸不忍的看着莫德雷德回答道。

莫德雷德一脸无语的坐了回去。

她那个等级B的骑乘技能就在那里摆着,她不信白子川没有看到。

这分明是在挑茬啊!

就在莫德雷德生闷气的时候,所有英灵的脸色都突然一变,眼睛直盯盯的望着前面的方向。

“怎么了?”白子川疑惑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四个英灵问道。

“有Servant挡在车子的前进方向上。”爱丽丝菲尔回答道,“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那个Caster。”

“……那个杀人狂魔?”白子川的脸色也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嗯,记得真名好像是叫……吉尔斯·德·莱斯。是英法百年战争时期的法国元帅,是圣女贞德的战友。”爱丽丝菲尔介绍道,“他好像是将阿尔托利亚当做了圣女贞德,而拦住了这个世界的我和阿尔托利亚的车。”

“就是那个传闻中因为为了学成黑魔法而虐杀了三百多名儿童而遭到火刑的那个人?”白子川一脸诧异的看着爱丽丝菲尔问道。

这个人的一些传闻,就算是白子川也有听说过。

“正是!”爱丽丝菲尔脸色严肃的点了点头回答道。

“做了他!”白子川满脸的煞气,“本人最讨厌拿着一般儿童来当做施虐工具的杀人狂了!”

“正有此意!”莫德雷德将自己的王剑重新召唤出来,并且将自己的头盔也重新装备上了。

“童子切安纲已经快要生锈了呢。”源赖光将自己的武器从腰间抽出来,并仔细的用布擦拭着。

吉尔伽美什没有说话,但是在他的身边已经开始出现了几个魔术弹的踪迹,还是那种威力超级大的魔术弹。

爱丽丝菲尔则是从自己的腰间抽出了一把银丝,这是她们爱因兹贝伦一脉相承的攻击能力,虽然略显单薄,但是也强于无。

“嘎吱——”

就在云端上的一人四英灵已经准备好了作战准备的时候,爱丽丝菲尔驾驶的车辆猛地一阵急刹车,而在车头灯的前方,白子川也隐约间看到了一个看起来有些阴暗的人影。

等车停稳之后,白子川通过车头灯的照耀,终于看到了那个疑似Caster的英灵的正面相貌。

“这特么不是人,是蛤蟆成的精吧!”白子川忍不住吐槽道。

两面凸的眼珠子,以及光滑到让人有些恶心的皮肤,这货绝壁不像是个人类!

正当白子川在这边吐槽的时候,阿尔托利亚和爱丽丝菲尔已经从车里下来了并走向了Caster了。

Caster突然冲着阿尔托利亚弯下了腰,向她施了一个贵族的礼节。

“我来迎接您了,圣女。”

“没错,是Caster!”白子川身边的爱丽丝菲尔直接指着那个蛤蟆脸大喊道。

“卧槽!那还用想!小莫!赖光!并肩子上,超度那货下地狱!吉尔和爱丽负责在云端援助!”白子川直接一声令下,然后首当其冲的跳下了这片云彩。

阿尔托利亚和爱丽丝菲尔还没有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呢,白子川等人就已经冲着那个怪模怪样,却被英灵爱丽给称作Caster的Servant打过去了。

“这货是个杀人狂魔!生前和当了英灵降临之后都在干这勾当的混蛋!”白子川冲着阿尔托利亚和爱丽丝菲尔解释了一句,然后转过身去重新投入追杀Caster的大业之中去了。

“争取在这里直接把这货给搞掉!”白子川一拳将Caster召唤出来的触手怪给轰得连渣都不剩,一边大声喊道,“触手怪都得去死!”

“这个……saber,我们要不要一起上?”爱丽丝菲尔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身边的阿尔托利亚问道。

“不需要,在这种场面下……那个Servant应该撑不了多长时间的。”阿尔托利亚摇了摇头回答道。

然而结果却是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尽管白子川根本就没有怎么出力,但是那个Caster竟然在最后一击到来的时候突然消失掉了。

“该死的,是令咒!”莫德雷德大骂了一声,然后一脚将眼前的地面给跺出了一个大洞。

“被他的Master用令咒给强制召回了。”吉尔伽美什脸色同样有些难看的摇了摇头,“在对方的Caster已经建立了魔术工房的当下,现在已经找不到他的踪迹了,除非,他自己跑出他的工房。”

“刚刚那个英灵好像是认识Saber的,也许,他还会再次追寻着Saber的身影而来的。”阿尔托利亚身边的爱丽丝菲尔突然说道。

“等一下,我根本就不认识刚刚的那个人,是他突然闯进来叫我圣女的。”阿尔托利亚也是一头雾水的看着其他人说道。

“圣女?”白子川一愣,然后顿时想明白了些什么,“他应该是将你和他生前所追随的那个圣女贞德给搞混了,大概,你们的相貌非常相似吧。”

“哎?是这样的吗?”阿尔托利亚仍旧是一脸的懵逼。

“嗯,那个家伙是吉尔斯·德·莱斯,是英法百年战争时期的法国元帅,跟随着他口中的圣女打架的。”白子川回答道,“不过,法国元帅却误认英国数百上千年前的前身,不列颠之王的阿尔托利亚是他他们法国的圣女……这玩笑可开大了。”

法国人将英国的老祖宗之王给当做了法国的圣女,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吗?

当然有了!

那就是,在数大英灵的围殴之下,却仍然让对方给跑掉了的白子川一行人了!

爱丽丝菲尔和阿尔托利亚重新坐上车,而白子川一行人则是重新回到云彩上,众人继续往前赶路。

只不过,在赶路的同时,C吉尔还冲着树林里扔了两颗魔术弹。

他发现,在那里好像是有谁在跟踪着自己这边的这两行人。

“没有打中的实感,被对方逃掉了么。”C吉尔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扭过头去继续赶路了。

反正,不管对方有什么想法,都是绝对不可能敌得过自己这边的人的。

这就是,有恃无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