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王者宴会/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白子川和吉尔伽美什带着橘毛杀人犯往回赶的时候,白子川家的英灵爱丽突然传来了消息。

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突然带着他的Master驾着牛车闯进了爱因兹贝伦家的城堡里,并且说是要开酒会。

白子川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直接抓住吉尔伽美什的肩膀,准备直接瞬移过去。

等白子川赶到的时候,发现伊斯坎达尔正在和阿尔托利亚席地而坐,其他人则是站在一旁看着。

“你们这是什么情况?”白子川赶到之后直接出声问道。

“哦!四英灵的Master,你也来了啊!刚刚看到你的另外三个英灵,我就猜到你应该也会来。”伊斯坎达尔冲着白子川突然打招呼道,“话说,你手里抓着的那个人类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身边那个金皮卡的未来形态的英灵呢?”

“有问题一个一个的问成不?”白子川没好气的看着伊斯坎达尔说道,“而且,你不知道问问题也是有先来后到之说的吗?”

“好好好,我先来回答。”伊斯坎达尔摸着自己脑袋一脸无趣的说道,“我是来找Saber喝酒的,顺便谈一谈圣杯的归属。”

“圣杯的归属?玩笑话就到此为止吧!杂种!”

就在伊斯坎达尔话音刚刚落下,金色的灵子就突然汇聚在庭院的某条通道路中央,A吉尔伽美什出现了地面上,并往这边走来。

“Archer!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在A吉尔伽美什出现的一瞬间,阿尔托利亚就警惕起来。

“啊,这个啊,在街道上碰到了这家伙,所以就顺便邀请他过来了。你也太慢了吧,金皮卡。”一旁的伊斯坎达尔解释道,最后还向A吉尔伽美什抱怨道。

“不过,这么一来的话,那边的四英灵的Master啊,你可以将你那边的金皮卡给叫出来吗?”伊斯坎达尔突然看向白子川问道,“毕竟,这可是很严肃的事情啊。”

“白痴,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吗。”A吉尔伽美什站定之后,突然用带有蔑视的眼神看向伊斯坎达尔,“本王降临于你的面前,却没有被你察觉到,这就是你的愚昧之处。”

“不,金皮卡,我说的不是你,是四英灵的Master那边的……”

“没错啊,他说的就是本王啊。”C吉尔的声音突然从伊斯坎达尔的身旁传来,“我从一开始就坐在这里,但是,你们对我视而不见,这就是你们的愚昧之处了。”

即使是成为了贤王,但是吉尔伽美什到底还是吉尔伽美什。

“呵,本王在之后竟然会变成这种样子吗。”A吉尔伽美什兴致满满的看着C吉尔伽美什说道。

“讲真的,对于现在这种状态的你,不管是处于那个时期的本王看到之后都会有一种不适应感,和一种厌烦的感觉。”C吉尔伽美什看着过去的自己的英灵说道。

“但是,在本王看来,现在的本王才是最完美的本王!”A吉尔伽美什闻言脸色一臭,阴着脸瞪着C吉尔伽美什说道。

“所以,本王才会感觉羞耻啊。”C吉尔伽美什捂着自己的脸说道。

“那么,现在可以回答你手中的那个人类是怎么回事了吗?”伊斯坎达尔突然插话打断了两个吉尔伽美什的争论,并看着白子川问道。

“嗯,当然可以。”白子川很干脆的点了点头,然后回答道,“这个就是Caster的Master。我打算带回来好好的折磨他一番,让他知道什么是地狱一般的生活。”

“什么!这家伙就是Caster的Master!”伊斯坎达尔的Master,韦伯突然激动的攥起拳头来瞪着白子川手中的橘发小鬼喊道。

“没错,就是他……看样子,你们也已经看到了Caster建立的那个魔术工房里的场景了啊。”见韦伯这激动的样子,白子川出声说道。

“是的!看到了。”韦伯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目视白子川的眼睛说道,“可以拜托你,让我一同进行对这个家伙的惩罚吗!”

“……当然可以。”白子川点了点头。

“啊哈哈哈,看样子,余的小Master也是有所成长了啊!”伊斯坎达尔看着韦伯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么,现在开始,正式开始我们之间的谈判吧!”伊斯坎达尔脸色陡然一转,满脸严肃的看着另外的几个英灵说道。

“先等一下!”白子川突然站出来说道,“有一件事情,我要在这便先搞明白,你们这是在开英灵大会,还是在开王者的宴会?”

场地的正中央只坐着包括C吉尔在内的四个英灵。

“当然,是王者的宴会。”伊斯坎达尔笑哈哈的说道。

白子川闻言,二话不说也从旁插了进去,然后直接席地而坐。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我也应该参与这场宴会了啊!尽管我现在还没有自称为王,但是,我的基础却是已经打下来了。”白子川一脸桀骜的看着在场的几位王者说道,“当然了,你们也可以称呼我为未来之王。哈哈哈。”

“杂碎,你是在蔑视王者的地位吗!”A吉尔伽美什突然对白子川怒目相向。

“不对哦,如果是本王的Master的话,毫无疑问绝对可以成为王者。”C吉尔在一旁打断了A吉尔伽美什的挑衅。

“啧。”连未来的自己都对白子川做出了决断,A吉尔伽美什也只能无奈的从口中发出不屑的怪声。

“哦?那么,你又会是什么王者呢?”一旁的伊斯坎达尔兴致满满的看着白子川问道。

“所有无故受排挤者,不会自暴自弃者,在内心燃有火苗者皆是我的国民。”白子川大手一挥说道,“而我的疆土,绝对不止仅限于一颗星球,或者一个太阳系的大小!”

“听起来好像是一个不小的志向啊。”伊斯坎达尔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将手中的酒樽递给白子川,“为此志向,这杯酒,给你。”

白子川将酒樽接过来,然后强忍着不适,按照刚刚阿尔托利亚喝过的那一面放在自己的嘴边,接着便将酒樽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捂着自己的嗓子就干咳起来。

“啊哈哈哈哈!你的器量还不行啊,小子!”伊斯坎达尔突然仰天大笑道。

“呵,从什么时候开始,王者的器量需要用酒量去衡量了?”白子川一脸怪异的看向伊斯坎达尔,“再说了,身为王者,有谁胆敢灌酒?”

“额……”被白子川这一顿抢白,噎的伊斯坎达尔是满脸通红。

“呵,说的倒也是没错。”A吉尔伽美什突然赞同白子川的说法,“说到底,身为王者,根本就不需要为难自己。依照自己所希望的,所想的,然后去做,这就是我王者!”

“那不就是暴君了吗!”阿尔托利亚也终于耐不住寂寞大声喊道。

“Saber,不管是不是暴君,那都是王者哦。”白子川摇了摇手指头说道,“而且,说到底,如果说连自己的欲望都没有的话,那这个王也就只能守个老本,有的甚至连老本都守不住呢。”

毕竟,在明朝之前的许多朝代中,这样子的王或者皇帝什么的也不在少数。

不然的话,哪里来的亡国之君。

“总之,王之所以为王,是因为两种原因,一,他生而为王,二,他努力为王!”白子川最后总结道。

“哦……听起来倒也是不无道理啊。”伊斯坎达尔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道,“这么算起来的话,余应该是第一种,生而为王吧。”

“而我则是第二种,努力为王。”阿尔托利亚也说道。

“总之,你是不是王,不是别人说了算,而是你自己说了算。只要你认为自己是王,那么,就算只有两三个人,土地只有寥寥几平方米,那你也是王!”白子川又一次说道。

“唔……小、不,未来之王啊,你说的话,虽然听起来很荒诞,但是仔细一琢磨,却发现又不无道理,真是怪异啊,怪异。”伊斯坎达尔咂巴咂巴嘴巴,略有深意看着白子川说道。

“哈哈哈。”白子川笑而不语。

他表示自己刚刚说的都是些屁话,听听就行了,谁要是真信,那谁差不多就是傻子了。

“哼。”因为有自己的未来形态在场,A吉尔伽美什也不好多说什么。

“那么,金皮卡哦,这杯酒,就由你来喝吧!作为你晚到的惩罚。”伊斯坎达尔将刚刚白子川喝过的那个酒樽重新装满酒,然后递给A吉尔伽美什说道。

A吉尔伽美什一点都没有反感的意思,很是干脆的结果酒樽,然后一饮而尽。

饮完之后,直接露出嫌弃的面容。

“这是什么酒啊?Rider,你该不会认为这种酒适合王喝吧。”A吉尔伽美什将空掉的酒樽重新交给Rider,然后抱怨道。

“是吗?但是在当地市场的酒中,这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酒了。”伊斯坎达尔面容有些不忿的接过酒樽说道。

“你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懂什么才是真正的酒。”A吉尔伽美什说着,便从自己的王之宝库中掏出了一个金闪闪的黄金酒盏,和五个金酒杯,“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才是王者该喝的酒啊!”

白子川瞬间脸色苦了下来。

五个酒杯……岂不是说自己之后最少还得再喝一杯?

讲真的,白子川实在是不喜欢喝酒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