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王者宴会(二)/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喝!”在喝了一口由伊斯坎达尔分过来的那杯黄金杯中的酒之后,白子川感慨的长叹了一声。

不会被辛辣所占据整个口感,在微醺的气息之中,却又有几丝果香味,这份酒的美味,甚至让白子川的手都有些发痒了。

“咳咳,既有美酒,又怎能没有美食相映衬呢!”白子川猛地站起身来大声喊道。

“哦!Master要下厨了吗!”C吉尔伽美什闻言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激动的看着白子川说道。

“什么!Master要下厨!等一下,我也要吃!”莫德雷德也突然跑过来说道。

在她身后还紧随着源赖光和英灵爱丽。

“嗯?未来之王的料理手艺很好吗?”伊斯坎达尔看着四英灵那激动和期待的眼神问道。

一旁的阿尔托利亚闻言也是很隐蔽的咽了口口水。

“那是本王生前和死后吃过最美味的食物啊。”C吉尔伽美什一脸感慨的说道。

“哦?这就让本王很是期待了。”A吉尔伽美什说着,就从自己的王之宝库里扔出一大堆的料理材料和工具。

理所当然的,工具也都是黄金制品。

“很好!既然是王者的宴会,自然也是非常欢迎听者的!”对于一众英灵的积极态度,伊斯坎达尔很是高兴。

尽管都是被白子川的料理给吸引过来的。

但是当白子川的第一份料理出炉的时候,即使淡定如伊斯坎达尔,也再也无法再让自己镇定了。

“这、这是什么啊!”伊斯坎达尔看着那冲天而起的金光大声喊道。

“不要在意那个,来来来,尝一尝我家Master的手艺吧!”C吉尔伽美什招呼着众英灵过来。

“爱丽,你也过来尝一尝啊。”英灵爱丽招呼着这个世界的自己喊道。

“美味!绝顶!”伊斯坎达尔刚吃了一开口,就一脸夸张的大喊道。

“咕!不管是酒还是剑,我的宝库中的都是这种珍品,但是,这道料理……竟然没有收藏在本王的宝库之中……何等的失态。”A吉尔伽美什双眼发亮的看向白子川。

“别想太多,顶多就是让你们吃这么一次,当然了,如果计划顺利的话,以后你们倒是还有机会再吃几次,但是,收藏什么的,你们就别想了。”白子川很是干脆利落的拒绝了A吉尔伽美什的妄想。

“啧。”A吉尔伽美什心有不甘的看了一眼白子川,然后又看了一眼旁边那个老神在在的未来的自己,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可以自傲的认为自己是所有英灵中最强的,但是,怼上这个未来状态的自己,而且还是以Caster职阶降临的自己,他还是不得不稍微收敛一下的。

毕竟,自己的王之宝库基本上就当做发射器一样,将里面的宝具释放出去,但是Caster职阶的自己,可是能够直接对宝库内的所有宝具全部都以真名释放的啊。

尽管同样有Ea和那根天之锁链,但是对于人际交往这方面还是有自知之明的A吉尔伽美什可不会认为有其他的英灵或者Master会帮助自己,反观对面,可是还有着几个同样不弱的英灵啊。

不管怎么样,只要跟这伙人敌对的话,基本上就可以说是毫无胜算了……除非,各个击破。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性格,A吉尔伽美什就直接将这个想法给掐死掉了。

什么时候,他英雄王也会要靠外力来解决事情了!

“那么,如此一来的话,王者的资格,也无须再质疑了吧。”A吉尔伽美什突然说道,“那么一来的话,现在需要争论的,也就是本王跟这个未来形态的自己的争论了吧。”

“不不不,你的美酒确实是至高无上的,但是,圣杯可不是酒杯。”伊斯坎达尔反驳道,“首先,你托付于圣杯的抱负又是什么?不问清楚这个的话,可不好说。”

“别自作主张啊,杂修!”A吉尔伽美什面色淡然的喝着杯中之物,“争夺圣杯这个前提就不合道理了。”

“嗯?”伊斯坎达尔一脸的疑惑。

“本来,那就是我的宝物。”A吉尔伽美什的语气依然是没有一丝的波澜,“世界上所有宝物的起源都能追溯到我的宝库。”

“那么你以前得过圣杯吗?你知道圣杯的真面目吗?”伊斯坎达尔带着一丝好笑的出声问道。

“不知道。”A吉尔伽美什一脸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别用杂种的标准来衡量,我的宝物的数量早就已经超越了我的认知了。只要它是作为宝物而存在于世的,它毫无疑问就归属于我。如果擅自拿走的话,那就是远超盗窃的可耻行为了。”

“你所说的和Caster的妄言简直没什么两样。”阿尔托利亚出声说道,“看来,神志不清的Servant不止他一个啊。”

倒是知道其之真名的白子川和自家的英灵们倒是一脸的淡然。

毕竟,就概念而言,说圣杯是他吉尔伽美什的宝物确实也并不无道理。

“嘛,余倒是已经差不多猜出金皮卡的真名了。也算是多亏了四英灵的Master之前的提醒啊。”伊斯坎达尔睁一眼闭一眼的看了眼A吉尔伽美什说道。

“啧。”A吉尔伽美什不满的瞪了一眼伊斯坎达尔,什么都没有说。

“说起来啊,你们之所以争夺圣杯,都是有什么愿望啊?”白子川一边做着料理,一边抽空问道。

“哦哦哦——未来之王哟,你的这个问题问的刚刚好!”伊斯坎达尔兴奋的脸上都开始出现了红色,“余啊,想要肉体!”

“哎?”

“哈?”

几乎在场的所有人和英灵都为之一愣。

“哈啊——?你的愿望不是征服世界的吗!”韦伯突然大呼小叫的冲到了伊斯坎达尔的身边抓着他的肩膀问道。

结果却被伊斯坎达尔一根手指给弹飞了出去。

“笨蛋……”伊斯坎达尔语气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说道,“虽然余能靠魔力具现化,但是我们毕竟还是Sanvent。”

“余想转生到这个世界。”伊斯坎达尔突然抬起自己的手,然后攥成拳头说道,“作为一个生命扎根于此,拥有身体,展现自我,面对天地!这才是完整的政府!以此为起点,不断前进,最后功成身就,这就是余的‘霸道’!”

“啧。”白子川突然出声了,“征服王哟,得亏你想要转生的世界不是我原本的世界,不然的话,我绝对会找出你的转生,在你有所成就之前,就将你杀掉。”

“哦?”伊斯坎达尔转头看向白子川。

“我的臣民,我可以打骂,甚至稍微欺压一下,但是,你这个外人抱有征服的目的来攻略我的臣民,那我绝对不会让你有喘气的机会的。”白子川脸色很是严肃的看向伊斯坎达尔说道。

“唔哈哈哈!余很期待。”伊斯坎达尔看着白子川哈哈大笑道。

“那么,Saber你呢?”伊斯坎达尔脸上的笑意还没有退下去,便看向了阿尔托利亚问道。

“我的愿望是拯救自己的故乡。”阿尔托利亚的第一句话就将伊斯坎达尔的笑容给打消了下去,“依靠万能的许愿机,改变不列颠毁灭的命运。”

听到这里的时候,莫德雷德的脸色就已经沉了下去,但是她还是强忍着自己的怒气。

“呐,骑士王。”伊斯坎达尔将酒杯放在地上看着阿尔托利亚说道,“你刚才说,要改变命运是吧?你的意思是……要颠覆历史吗?”

“正是如此。”阿尔托利亚丝毫没有发觉到自己所说的话对其他人造成的影响,依旧语气淡然的回答道,“即使是奇迹也无法实现的愿望,如果圣杯真的是万能的话,一定可以实现!”

这下子,就连A吉尔伽美什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C吉尔伽美什只是一直皱着眉头看着阿尔托利亚摇头。

“亚瑟——!”莫德雷德突然将盔甲全副武装,并将王剑具现化,然后冲着阿尔托利亚就砍了过去。

“莫德雷德!”阿尔托利亚一惊,将自己的剑具现化之后赶紧格挡住了莫德雷德的剑。

“白!”爱丽丝菲尔惊疑的看着白子川,她以为是白子川下命令要求莫德雷德攻击阿尔托利亚的。

“不是我,是莫德雷德要对阿尔托利亚攻击的……而且,她也有理由,有资格在现在这状况下对阿尔托利亚发动攻击,而且谁都不能说什么。”白子川耸了耸肩膀,无奈中同样也透露着一丝怒火。

是针对阿尔托利亚的怒火。

她刚刚的发言,无疑是对莫德雷德整个人的存在最大的质疑和否定。

她甚至还想要将所有圆桌骑士以及那些为她而奋斗的人的功劳和经历全部都否定。

“阿尔托利亚哟,即使你会到过去,再次拔起那把剑来,也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你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改变。”白子川出声道,“你的所作所为,都只是毫无意义的重复着曾经的过错,然后再一次葬送自己的国家而已。因为你,根本就不懂人心啊。”

闻言,阿尔托利亚手中的动作顿时一僵,险些被莫德雷德一剑枭首。

“啊——突然感觉好无聊。”冷眼看着一旁的母女大对决,伊斯坎达尔的语气有些沮丧,“原本最看好的骑士王,竟然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姑娘啊。失望,失望。”

“征服王,你……”阿尔托利亚刚想冲着伊斯坎达尔说些什么呢,结果却被莫德雷德给强制打断了。

白子川则是将火一熄,然后看了看周围。

一些黑影开始慢慢的出现在庭院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