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最终的战斗/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是伊利亚吧,果然很可爱啊。”白子川蹲在银发小女孩的身边,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

小姑娘很是人生,当看到白子川的时候,直接就跑到妈妈的身后去,躲在妈妈的身后小心翼翼的看着白子川。

“切嗣,这个人是谁?”

嗯,能够直呼自己父亲的名字,这个孩子还真的是跟父亲的关系很好啊。

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孩子不管辈分和年龄的差距,很没有礼貌的就直呼对方的名字。

“是朋友哦,伊利亚酱,是爸爸和妈妈的朋友,能够让我们过上更自由的生活的朋友哦。”爱丽丝菲尔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面无表情的说道。

其实爱丽斯菲尔也很想表示一下自己的欣喜和激动的心情的,但是,因为五骑英灵都已经回归了英灵之座,所以她现在的人性已经开始稀薄到无法维持自己的情绪表达了。

“妈妈……”伊利亚抬头泪眼朦胧的看着爱丽斯菲尔喃喃道,“可以比在家里的时候还要自由吗?”

“没错!”这个时候白子川也插口道,“可以随心所欲的玩你所有想玩的哦。”

嗯,反正还有爱丽斯菲尔和卫宫切嗣在她头上压着呢,所以这个小姑娘的‘自由’大概也是还很有限的吧。

“太棒了!”小姑娘直接抱着自己母亲的大腿就欢呼起来。

白子川则是往旁边看了一眼,英灵爱丽正和源赖光往这边走来。

让英灵爱丽过来的原因,那就只是单纯的让她来帮这个世界的爱丽丝菲尔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以免的在回到白子川那边的世界之前,她的自我感情就彻底消失。

“哎?有两个妈妈!”看到英灵爱丽的一瞬间,伊利亚整个人都惊呆了。

“伊利亚酱。”英灵爱丽看到伊利亚的一瞬间,就满脸激动的扑了过去。

她可是有很久没有见到伊利亚了。

具体的岁月,就连她自己都已经忘却了。

“妈……妈?”伊利亚满脸懵逼的看着英灵爱丽,然后又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爱丽丝菲尔,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底气不足了。

“伊利亚酱,叫我姐姐就可以了。”英灵爱丽摸着伊利亚的脑袋说道,“我跟妈妈是不同世界线的哦,在我那边的世界线里,我们可是姐妹的。”

“咦?哎?哎——!”伊利亚满脸惊讶的看着英灵爱丽,这次是直接惊呼出声了。

具体的解释,还是由两个爱丽丝菲尔去负责比较好,白子川则是将卫宫切嗣和阿尔托利亚带到了间桐雁夜那边。

他在那边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我已经听莫德雷德说过了。”阿尔托利亚在看到兰斯洛特和间桐雁夜的时候便直接说道,“现在只剩下我们了,听说,你们想要和我一决胜负?”

“有什么话,就在战斗之后再说吧!”间桐雁夜举起自己还剩余两画的咒印的手,看向自己身旁的兰斯洛特,“Berserker,以令咒令之!将所有的束缚全部解除吧!Berserker,以令咒令之,回复汝之精神吧!”

兰斯洛特身上无时无刻不在弥漫的黑色雾气骤然一停,并迅速消退下去,原本散发着血腥红色光彩的头盔眼睛部位,也不再有之前的那种邪恶的气息了。

一个身穿青色盔甲的骑士,正屹立在阿尔托利亚的面前。

就在阿尔托利亚举着剑准备攻过去的时候,出乎她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骑士竟然面对着她直接跪了下去。

“Berserker!你在做什么!”阿尔托利亚惊疑的看着兰斯洛特喊道。

“王啊,罪臣向您请求最后的惩罚。”兰斯洛特出场之后第一次开腔了。

正气凛然的声音让人一听上去便能清楚眼前这个人是何等的光明磊落和正义感十足。

然而就是这样的人,却是之前那被不祥的黑气所包绕着的犹如魔兽一般的怪异骑士。

“这个声音是……兰斯……洛特……卿……”阿尔托利亚犹如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般,将剑垂了下来,而且身子也是猛地一颤,就有些颤颤巍巍的想要瘫坐下来。

“王……”兰斯洛特跪在阿尔托利亚的面前,欲言又止。

“兰斯洛特卿,你对我,就如此痛恨么,竟然不惜踏足魔道。”阿尔托利亚面容有些崩溃的看着兰斯洛特,语带哭腔的看着他问道。

“绝对不是这样的!王啊!”兰斯洛特紧紧攥着拳头,并将自己的头盔从脑袋上摘了下来,目视着阿尔托利亚,“王,我有罪,但是您却并未惩处我,这让我内心深感对自己的痛恨和自责。所以,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个。”

“那就是,被您亲自惩处!”

随着兰斯洛特的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阿尔托利亚的脸色也缓和了过来。

“如此……如此之事……”

“因此,王啊,请恕罪臣再次对您刀剑相向。”话毕,兰斯洛特便将头盔重新戴回头上,并将自己的武器,无毁的湖光具现出来,“王!请对罪臣处以刑罚!”

他,兰斯洛特,要死在王的剑下!

“兰斯洛特——!”阿尔托利亚精神一振,满脸慷慨激昂的举起已经展现真身的黄金之剑冲着兰斯洛特砍了过去。

“吾王啊——!”兰斯洛特丝毫不带犹豫的,同样举起自己的剑对拼了上去。

刀光剑影,随着两把剑的对碰,剧烈的狂风便在两个英灵的身边猛然炸开。

四周的树木和花草也被这狂风直接吹飞。

“爱丽!吉尔,弄个结界,别让这两个人把房子什么的给砍了!”白子川赶紧对一旁观战的两个Caster吩咐道。

“是!”

随着结界的出现,两个人身边的影响顿时小了很多。

“这是……”

“真是威风凛凛的两个骑士啊。”

英灵爱丽和吉尔感受着结界内不断碰撞的强大气息,不由得感叹了起来。

“Duang——”

随着巨力的压迫,阿尔托利亚的黄金之剑竟然被兰斯洛特给压制住了。

原本阿尔托利亚的筋力各方面都要比兰斯洛特略逊一筹,更何况,现在还是被解除了所有限制,并被加强了的兰斯洛特。

所以,现在的阿尔托利亚已经开始落于下风了。

“以令咒令之,Saber,变强吧!以令咒令之,Saber,解放你的全部能力!”随着卫宫切嗣两个令咒的使用,阿尔托利亚的能力猛地上升了一大节。

而兰斯洛特则是被阿尔托利亚的突然变强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更是被对方推翻了自己刚刚的有利局面。

尽管他是祈求着被王审判,但是,身为骑士,身为圆桌骑士的荣耀,绝对不允许他有丝毫的放水!

尽管他在背叛王的时候,就已经不再配拥有骑士的荣耀了。

“吾王——!”

“兰斯洛特——!”

随着两个人的大声怒吼,两道光在两人之间猛然炸开。

噗通——砰——砰——砰——!

一个身影猛地从光团之中倒飞出去,并在地上打了几个滚,然后瘫软在树前再也无法动弹。

胜负已分!

败者,兰斯洛特!

阿尔托利亚以剑撑着自己的身体,喘着粗气看着远处倚靠在树前的兰斯洛特,一言不发。

“王……啊,罪臣……终于,心愿已了……便于此……先行一步……”

话音刚落,兰斯洛特的全身便开始变得虚幻起来。

“爱丽!”白子川赶紧回头对着英灵爱丽大声喊道,“快去!”

随着兰斯洛特的退场,爱丽丝菲尔大概应该差不多也快要撑不住了。

“是!”英灵爱丽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赶紧转身朝着爱丽丝菲尔那边跑去。

“……”

场地中最后只剩下依然持剑不语的阿尔托利亚,以及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莫德雷德。

“父王……”莫德雷德走到阿尔托利亚的身边小声的出声叫道。

“莫德雷德,我错了吗?”阿尔托利亚眼神有些恍惚的抬起头来看着莫德雷德问道。

看着像是失去了目标一样,精神有些涣散的阿尔托利亚,莫德雷德感觉自己的心口一痛,原本对阿尔托利亚的憎恨全部消失,而原本的憧憬却是一点都没有消散。

她想成为的就是这样的王吗?

不对!她莫德雷德不一样!她要成为的王,是绝对不会和父王一模一样的!

所以说啊,为什么,就一定要成为王?

大概……只是不希望看到父王的这幅样子吧。

因为,她早就已经预测到了,现在的这种局势。

因为……

“亚瑟王,不懂人心啊。”

随着莫德雷德这句话出口,阿尔托利亚猛地一愣,然后有些沮丧的将手从剑柄之上松了松。

“但是啊,这个王,却是我最敬爱,最憧憬的王啊!”莫德雷德满脸笑容的看着阿尔托利亚说道。

这个笑容,在阿尔托利亚看来……十分的温暖。

莫德雷德她,笑的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莫德雷德,你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一个骑士啊。”

被莫德雷德的这句话暖了心的阿尔托利亚冲着她也是微微一笑的说道。

她的笑容,犹如一个圣女一般,清洁、干净,让人感到心里暖暖的。

这是她对莫德雷德的承认。

“我当初所希望得到的,大概就是这个笑容吧。”

莫德雷德看着阿尔托利亚的这个笑容,双眼不由得被泪水盈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