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白子川拳头落下,最后一个恶意PK的公会成员也变成了一束光消失在原地。

“喂喂喂,宗次郎,我这边已经清理完毕了,你那边情况如何了?”白子川用密语对宗次郎传信道。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没有背包和复活这类的权限,但是白子川却拥有着和组队成员密语的能力。

“我现在正和黑剑的会长艾扎克一同对付两个PK团伙。差不多快要结束了。”

“嗯,这样的话,我就先去你们那边看看吧。”白子川摸了摸脑袋说道,“毕竟,如果我一个人去你们的驻地的话,会被那些女孩子给斥责吧。”

“怎么会……大家都是好孩子啊。”

白子川闻言嘴角一抽,然后无声的叹了口气。

对于你而言,她们是好孩子,或者说,只有在你的面前,她们才会是好孩子啊。

然而当白子川到了目的地之后,却发现所有的事情已经都完了。

只有暴怒的一干女生,和一脸无辜的站在中央的宗次郎。

“这样啊……”听了宗次郎叙述刚刚发生的事情之后,白子川沉吟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周围正四处搜查的女生……以及一个人妖,然后叹了一口气。

其实对于那个宗次郎口中的眼镜男的说法,白子川是抱着半赞同半反对的态度的。

正如眼镜男所说,这些女生都是宗次郎的枷锁,但是,这些枷锁未必也不是宗次郎的抑制器,让他察觉到自己是宗次郎的抑制器。

没有绝对的坏处,但是也不是绝对的好处,处于两者之间暧昧的存在,这就是西风旅团的成员。

既稳固,也过于松散。

实际上,如果说突然有一天这个旅团在瞒着宗次郎的情况下内部分裂,白子川都会感觉很正常。

毕竟,这个旅团实际上就是相当于宗次郎的后援会不是么。

当然了,这些事情想想就行了,没有必要说出来。

而且,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毕竟,敌人可是已经出现了啊。

白子川这是第一次见到宗次郎口中的那个有些癫狂的眼镜男。

“又见面了,宗次郎君。你就看着吧!那边的女人们对于宗次郎来说是多么的无用!”

正如其他人所说的那样,这个人,样子有些癫狂,大概是精神出了些问题吧。

“为了向你证明这点,我要让她们粉身碎骨!”话音落下,眼镜男猛地攥拳。

“你在说什么啊……”宗次郎刚想帅帅的出场,却被白子川直接一把拉住了。

“咦?怎么了吗?”宗次郎一脸疑惑的看向白子川。

“有问题……”白子川看着远处那些杂七杂八等级的冒险者说道,“这种阵势的话,感觉可以随意打的样子……所以,我怀疑他们很有可能是在附近设下了什么陷阱。”

“咕嘿。”眼镜男的嘴角一抽,然后眼神有些恶劣的瞪着白子川,“你这家伙……”

“啊,看样子,我猜中了。”白子川看着眼镜男那气急败坏的样子,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恶心对方的笑容。

“啧,火炎瓶,不过是可以向人投掷的攻击道具,一瓶可以给予五百的伤害值,不过,如果累加起数量来,一次性引爆的话……就算是九十级的玩家,也会一命呜呼的吧。”眼镜男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手中还抛上抛下的玩着一个火炎瓶,一脸恶劣的瞪着白子川和其他人说道。

“嘛,如果是跟以前一样的游戏的话,是无法设下这样的陷阱的,但是,现在这个世界,可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啊!果然,就是这个样子,这个世界才有趣啊!”眼镜男张开自己的双手大喊道。

这个人……还真是一个各种意义上的危险人物啊。

白子川眼睛微微一眯,做好了随时攻上去的准备。

以这种人为敌人的时候,最好开场就先做掉他啊!

然而,接下来从四面八方走出来的冒险者让白子川不由得撇了撇嘴,并坚定了开场先解决眼镜男的想法。

话说,这群戴眼镜的,怎么一个比一个危险啊。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去配副眼镜了?

“是哈梅伦的家伙……大概有二十人左右吧。”

“有些糟糕了呢……”

白子川身旁的几个女生脸色有些紧张的开始警戒着周围。

“哼哼,只是区区二十个人而已。”白子川往前走出了一步,“这里就交给我俩解决吧。反正……这些家伙都会复活。”

“哎?”

“以一己之力对抗二十多人吗?”

“可以办到吗?”

西风旅团的众人纷纷担忧的问道。

“当然没有问题!你们只需要全身心的去警备那个眼镜就可以了。”白子川拍了拍双手,然后双腿微微一弓,下一刻便消失在了原地。

“什……人不见了。”

“好快!完全看不到身影!”

“这就是一百级跟我们的差距吗!”

即使是宗次郎,也完全没有察觉到白子川的存在。

而此时的白子川,则是早就已经出现在了哈梅伦的成员身后了。

“减弱版……光速拳!”毕竟对手是玩的血条,而非意志,所以白子川根本就不需要用全力,这种时候,速度比力度要重要的多。

接下来,西风旅团以及还站着的哈梅伦的成员见识到了他们自从进入到这个世界之后,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超高端战力的战斗情况。

一秒钟的时间,什么都还没有察觉到,就已经有二十多道死亡的光束出现了。

也就是说,白子川杀死这二十多个九十级和将近九十级的冒险者,花费的时间甚至连一秒都还不到。

“差距……竟然这么大么……”宗次郎睁大着眼睛死死盯着白子川所在的地方。

宗次郎发现,自己仿若看到了一座直插云霄看不到顶端的高山一般,因为震撼,他全身颤抖个不停。

“这……这是什么啊……开玩笑的吧,这种力量……是作弊吧!”眼镜男神情慌慌张张的往后不断的后退,最后被一颗小石子绊倒直接摔到在地。

“作弊?没错,就是作弊哦。”白子川一瞬间出现在眼镜男的身旁俯视着他回答道。

“虽然不太清楚你到底是处于什么目的干出的这种事情……不过,干出这么多的荒唐事情,可不要想着还能被原谅哦。”白子川黑着脸阴笑着靠近眼镜男说道。

“咦咿——!”眼镜男惊慌失措的用双手扒着地面往后退。

“呜哇……突然感觉好轻松啊……”

“因为我们什么都没有干吧。”

“但是,之前还那么装十三,现在却萎了,感觉落差好大啊……”

“我们就是被那种货色耍了吗?”

西风旅团的一干女生全都一脸无语的看着犹如落水狗一般惊慌的眼镜男吐槽道。

“喂喂喂,在吐槽之前,能不能先想个办法把那些乱七八糟的陷阱给解除掉?”白子川无语的瞪着一旁看戏的众人说道。

“啊,对对对,还有陷阱呢。”

不再理会开始到处撒尿做计划的几只小狗狗还有旁边加油鼓劲的西风旅团的众人,白子川将视线重新投到眼镜男的身上。

“冒险者死后可以复活……你还真得感谢这个设定啊,不然的话,我就可以一次性的将你宰掉了。”白子川眼神中透露着和这里的人完全不一样的杀气,将眼镜男吓得全身颤抖个不停。

这个人,真的杀过人!而且还是在明知道杀死对方,对方就真的死掉了的情况下杀的!

眼镜男可以肯定的只有这件事情。

规格完全不同啊!

“说到底,我所做的,也就只是一个……游戏啊……”仿若清醒了一般,眼镜男留下这句话,便被白子川一拳打爆了脑袋回大教堂复活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