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战国乱入者/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白妈在表示不会干涉白子川的生活和未来的企划离开之后,白子川便暂时停止了自己的房东送温暖的行动。

毕竟,现在有个更重要的行动去解决啊。

侵略!侵略!

“话说回来,妾身记得,在来的时候,好像还是在大军和织田家打的时候中途呢。”已经结束蹴鞠比赛,正在房间里喝着由奈亚子泡出来的茶的今川义元突然说道。

“噗——!哈?”白子川喝了一半的饮料直接忍不住喷了出去,“你的意思是说,你是在行军的途中,直接扔下大军跑来我这边玩了?”

白子川表示这个人果然是个蹴鞠狂人。

“嘛,毕竟是跟织田家那种小地主打架,就算是妾身不出场也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都是家臣们一个个的非要妾身也一起去,妾身才不愿意出门呢。”今川义元有些厌烦的挥了挥手,“出门打架,哪里有在家里蹴鞠有趣啊。”

“那这样的话,你干脆就直接将你们今川家的军队交给我好了。”白子川嘴角抽搐,用略带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我来帮你打好了。”

“嗯……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啊。”今川义元却像是发现了什么好办法一样双眼闪闪发亮的看向白子川,“就交由你来搞定好了,妾身要在这里继续进行蹴鞠比赛!”

今川家在这个人的带领下竟然没有被其他人给攻陷,还真是不得了呢。

当接过来今川义元的命牌之后,白子川还是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只不过,这好像也是白子川练练兵器的机会吧。

毕竟,敌人只是一些身手比较好的一般武将而已。

为了验证白子川现在的身份,今川义元不得不再跟着白子川一同回到自己的世界。

“呜哇,在你那边待过一会儿之后,便会察觉到两边的差距啊。”今川义元皱着眉头,用衣服的长袖遮掩着自己的鼻子说道,“到处都是血腥味啊。而且土地松松软软的,感觉随时都会陷下去呢。”

这还真是享受了未来的奢侈生活之后,直接就抛弃了自己过去的苦日子啊。

“哎?义元大人?您身边的那个人是……”就在今川义元抱怨的时候,从旁边的树后突然走出一个个头较小,戴着眼镜,身穿铠甲的少女。

当她看到今川义元身旁的白子川的时候,整个人都警惕了起来,手放在自己的武士刀上便不再动弹。

同时,白子川还察觉到,自己被暗处的某个人盯住了。

话说,这个时代都有眼镜了啊!

“元康,你来的刚好,给妾身把其他人也一起叫过来。”今川义元看着来人毫不客气的命令道。

元康?松平元康?未来的德川家康?

那么,暗处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她的从属,服部半藏了吧。

“但是,义元大人……他……”松平元康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白子川说道。

“嗯?你是在质疑妾身的命令吗!元康!”今川义元的眼神一凛,身上猛然出现了一种压迫感。

白子川眉头一挑,对今川义元有了一点其他的认知。

看来,今川家之所以没有落在其他人的手中,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最起码,白子川身边的这个蹴鞠王今川义元,也不是只有痴迷蹴鞠的一面啊。

“主公!您突然将我等叫到这片树林中,可是有要事商议?”等身穿华丽铠甲的武士集合的时候,像是领头的那个人突然出声小心翼翼的问道。

看来,今川义元的威望在今川家还是很高的。

“今后,将有这个人暂代妾身的职务,作为今川家的副家督,成为代大名。”今川义元一挥袖子,指着白子川对其他人说道。

“什、什么!”

“怎么可以!”

“主公,三思啊!”

在场的所有武士都七嘴八舌的开始劝今川义元了。

今川义元被烦的直接皱起了眉头,然后看向了白子川。

意思很简单,话我放出去了,接下来就是你该表演的时候了。

白子川眉头微微一挑,然后将手攥成拳头一拳将自己身旁三人合围尺寸的书给擂成了两截,上半截的树身还很夸张的飞了出去。

顿时,场面变得一片死寂。

“那什么,由这位大人暂代副家督的位子其实还是可以考虑的,最起码,这样子义元大人的安全就可以有更大的保障了不是吗?”在一旁刚刚一直沉默着的松平元康在看到被擂飞的大树,语气有些干巴巴的说道。

由她开腔,就像是起了一个头似得,其他被白子川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而不敢动弹的武将们也像是找到了排泄口似得开始赞同了起来。

于是,白子川顺利的成为了今川家的副家督(暂代)。

“嘛,如果想要获得今川家的全权支持的话,除非你杀掉妾身,或者是迎娶妾身呢。”今川义元点了点自己的嘴唇看着白子川说道。

这是所有的武将回归各自的位置之后,今川义元私下对白子川说的。

这个说法很有诱惑力,但是今川义元当即表示自己只是在开玩笑。

“跟你结婚的话,最起码得先让妾身看到你身上值得让妾身下注的筹码啊。”在这方面,今川义元显示出了自己身为今川家家主的风采,“仅仅只是拥有着夺取天下的武力可不够呢,最起码,要在蹴鞠上胜过妾身一筹才可以啊。”

嗯,好吧,收回前言,今川义元还是那个专注蹴鞠的人啊。

将军权交给白子川之后,今川义元立马转身就走了。

对于今川义元的不负责任,白子川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那个,元康啊,接下来就由你来协助我管理今川军了。”将自己的战甲变成一身符合这个时代的铠甲,第一次领兵的白子川表示自己还只是一个小萌新啊。

“是!白子川大人,小的元康,会为大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松平元康立刻跪在白子川的面前大声喊道。

白子川嘴角抽搐的看着眼前跪在自己面前一脸鼻涕一脸泪的松平元康,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原本今川义元应该坐的地方。

“好了,元康,站起身来,抬起头来。”

“是!”松平元康很是听话的直起身来,并自觉的走到了白子川的身后立定。

“现在,告诉我前线的战事情况。”白子川看了一眼端坐在两旁今川家的家臣武将们出声问道。

“是!这里就由小的元康来为大人报告!”白子川身旁的松平元康再一次站出来说道,“根据我手下的忍者汇报,现在的战事对我今川军极为有利,现在战线已经快要推到了织田家的本阵了。”

白子川闻言皱了皱眉头,然后放眼往战场的方向看去。

为了他的统一大计,有必要将织田家尽快击溃。

说起来,现在这个时候,那个来自未来的少年应该还没有出现才对吧……

白子川刚想到这里,本阵就突然闯进来一个人。

“咦咦咦咦——难不成,这里是今川义元的本阵!”闯进来的是一个身穿校服的少年,面相上稍微有些许的猥琐,头发也有些潦草。

“来者何人!”正急于在新上司,白子川的面前表现自己的松平元康直接站到白子川的面前,将他维护在自己的身后,并向那个少年大声呵斥道。

“请收我为家臣吧!”来人二话不说,直接冲着被保护在松平元康身后的白子川跪下来大声喊道。

“我拒绝!”

白子川几乎都是秒回的。

这个人几乎就是毫无收留的价值。

反而有可能会成为白子川统一大业上的绊脚石,白子川才不会收留他呢。

“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少年哑然的看着白子川惊呼道。

“左右,将这个人拿下!”本着大家和平相处的原则,白子川表示能不杀人就不杀人。

当然了,如果只是受点伤的话,无所谓。

“唉——!”少年惊讶的看着从四面八方扑过来的武将,赶紧闪身就想要往外跑。

身手敏捷的就像是一只猴子。

但是因为抓他的人太多了,少年根本就无法从这里脱身。

慌乱之间,白子川看到了一个面容极为猥琐,比这个少年更像是个猴子的足轻打扮的人。

他趁乱抓住了少年的手,但是却没有交给白子川这边,反而是拉着他死命的往外跑。

“有人叛逃了!”

“该死的足轻啊——!”

整个本阵乱做了一团。

“这里的士兵和武将的战场素质也是有够差的。”白子川看着眼前乱糟糟的一切摇了摇头喃喃道。

面对突发情况,这些人的应对能力实在是有够弱的。

白子川猛地从马扎上站起,然后一个跃身,直接站在了两人的面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这、这是人类可以做的到的事情吗!就算是开无双也不可能会达到这种地步吧!”来自未来的少年,相良良晴震惊的看着白子川喊道。

“小子,我们两个怕是要死在这里了。”拉着他逃生的猴子脸中年人一脸绝望的看着白子川。

他曾经在武将集合的时候偷偷的跟上去过,所以,也看到过白子川一拳将三人围合的大树给一拳擂飞的景象。

而他身边的相良良晴虽然有些天真,但是却也不是傻子。

他当然知道未来的法律在这个年代根本就不适用的,而且,战国时期,死人简直是再稀松平常的了。

“等、请等一下!我是来自未来的人!如果有我效劳的话绝对会帮助今川义元大人您获取天下的!”相良良晴赶紧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态并大声喊道。

“笨蛋,小子,这个人可不是今川义元大人啊。如果是那位大人的话,绝对会二话不说将我们两个给斩掉的!”猴子脸拽了一下相良良晴的衣服说道。

“咦?不是今川义元!那这人是谁啊!”相良良晴一脸震惊的看着白子川喊道。

“他是暂代今川义元大人的副家督,白子川大人。”猴子脸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已经丝毫不抱有活着的期望了。

就算是最近刚刚联合的那个忍者盟友,怕是也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咦?这个名字……难道是明国人吗!”相良良晴一脸蒙蔽的看着白子川说道,“怎么可能!今川义元的身边根本就不可能会有明国人才对的啊!”

“那这个年代也不应该有未来人才对啊。小子。”白子川看着相良良晴笑了笑,然后一拳擂了过去。

“噗嗤——”在相良良晴身旁的那个猴子脸男人直接爆成了一片血花。

“背叛者,只有死路一条。”白子川冷冷的看着原本猴子脸所在的地方说道。

相良良晴直接瘫软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白子川。

就连自己脸上的血肉,他都不敢去擦,当然了,他的手也已经颤抖到了根本无法抬起来的地步了。

“放心吧,我不会杀你的。”白子川看着相良良晴说道,“杀了他,仅仅是因为他背叛了今川家而已。但是你不同,你只是一个误闯的人而已。罪不至死。”

相良良晴的屁股下突然湿了一片。

“这个世界应该有可以让你回去的方法,找一找应该可以找得到。”白子川微微蹲下身子看着相良良晴说道,“不过,在那之前,你得老老实实的,别给我捣乱。”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相良良晴咽了口唾沫,然后看着白子川问道。

他算是反应过来了,在这种情况下能够不经过验证就很干脆利落的相信他是未来人的可能性就只有一个。

眼前的这个叫做白子川,并不存在于历史上的人,绝对跟自己一样,也是个未来人。

“我?我的目的很简单,统一全世界。”白子川微笑着看着相良良晴回答道,“毕竟,想要建立一个超大型的国家的话,国土是必须的啊。”

相良良晴双眼瞪得非常大,一脸震惊的看着白子川。

他能理解白子川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所谓的全世界,绝对不是指这岛国的贫瘠之地,他要的是,整个世界!

“你在篡改历史!”相良良晴忍不住问出了声。

“篡改历史?”白子川好笑的撇了撇嘴角,“如果这里是你所在的世界的战国时期的话,你跟我说这句话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很残念的是,这里并不是你所在的世界的战国时代。所以,篡改历史什么的,也只是无稽之谈。毕竟,这个世界的未来可还没有定型呢。”

“什么意思?”相良良晴一脸蒙蔽的看着白子川问道。

“你的世界的历史上,今川义元是女的?还是说,织田信长的名字其实是叫织田信奈?”白子川直接将话说白了。

“哎?”相良良晴蒙蔽的看着白子川,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看到了那个眼镜娘了吗。”白子川指着松平元康说道,“她的名字叫松平元康,当然了,只是现在,在未来的话,如果没有我们,她的名字应该会改为……德川家康。”

相良良晴的双眼直接失去了神采。

这里……不是他的世界。

“所以啊,小子,在安全区域老老实实的生活吧,或者随便找个地方当个上门女婿……算了,看你这相貌,估摸着上门女婿都当不上……干脆去种地好了。”白子川打趣道。

“我想成为一国一城之主,然后收拢一大批美女开后宫,并且迎娶世界第一美女!”相良良晴突然冲着白子川大声喊道。

白子川嘴角直接一抽。

要是没有自己的话,这小子怕是真的会梦想成真……但是,你白大爷就是喜欢给你们的梦想再筑起几座高墙,墙还是用铁盖的。

“不如,这个梦想等你进牢里再慢慢梦吧。如何。”白子川用棒读的语气说道。

“咿——!请务必饶了我!”相良良晴直接冲着白子川跪下请求道。

白子川看着相良良晴微微沉思了一下。

对于相良良晴,白子川并不怎么看得上眼。

毕竟,他的能力比较出众一点的也就是躲避的能力了。

但是,单凭着这躲避的能力,让他当个足轻都有点不够格。

而除了躲避的能力之外,这小子根深蒂固的未来时代的常识也是个问题。

怕是会给白子川带来不少的麻烦,所以白子川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小子有出头之日的。

尤其是,不能让他进入织田家。

毕竟,织田家的漂亮妹子还是不少的。

至于今川家……就当白子川什么都没说好了。

让松平元康将相良良晴绑了起来,然后命令她让她身边的那个忍者负责将这个小子送进今川家领土附近的随机一个村庄里,再派人监视起来,白子川便将相良良晴的事情暂时先放在一边了。

至于说松平元康以及她手下的服部半藏会不会叛变……

这也没有所谓的啊。

毕竟,白子川就算不开无双,只是平A,都能把这个战国时代给平推一遍。

“好了,差不多也应该去准备上一上战场了。”白子川晃了晃自己的脖子喃喃道,“毕竟,现在的这个时间,可不是织田家应该退场的时候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