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正德寺会面/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光滑柔顺的茶色长发顺着肩膀滑落下来,身着看着便知道极其高贵的粉色和服,虽然脸上未经涂抹,但是那犹如白瓷一般的肌肤和精致的五官却将她的素颜提升到了一个极高的层次。

虽然原本就知道织田信奈的正装会非常的漂亮,但是在她身后的窗户中透露过来的阳光,却让她的美更加升华了几分。

如果说白子川的眼神中微微透露着几丝痴迷和男性本色的话,那么斋藤道三的眼神中便几乎全都是震惊。

早就过了被美色诱惑的年纪的斋藤道三所震惊的自然不止是织田信奈的容貌,倒不如说,像是织田信奈这等容貌的人,他的生平也不是没有见到过。

他所震惊的是,织田信奈身上的正装。

毫无疑问,这是来自双方的态度问题上。

他斋藤道三开场便输给了织田信奈。

织田信奈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白子川的身旁,并梳理着自己的裙摆慢慢坐了下来。

“我便是织田上总介信奈,小名叫‘吉’,不过,我并不想让你这么叫我,美浓的蝮蛇。”织田信奈的脸上丝毫没有之前在白子川面前显露出来各种情绪,犹如现代的死板的工作式笑容。

“啊,唔,嗯,老夫就是斋藤道三。”斋藤道三好像是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似得回应道。

“那么,这次我就堂堂正正的报上自己的名字吧。”白子川突然出声道,“白子川,明国人,这次是以织田信奈的盟友,今川家的代家督的名义出席这次的会面。”

“什、什么!今川家的代家督!”斋藤道三猛地站起身来,一脸震惊的看着白子川,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又转头看向庭院里一身狸猫打扮的松平元康。

“看样子,你倒是没有说谎呢。”察觉到松平元康的身份之后,斋藤道三像是泄了气似得身体有些瘫软的重新坐了回去。

而庭院里的武士少女明智光秀则是手放在刀柄上再也不敢放下去了。

“那么,这次带着今川家的代家督使者来正德寺见我,是何目的,织田家的家主织田信奈哟。”斋藤道三好像是误以为织田信奈已经投向了今川家似得,刻意的在最后用家主的称呼叫着织田信奈的名字。

“不要误会。”织田信奈摊了摊手说道,“我可不是今川家的从属,如果只是今川家的话,就算是鱼死网破,我也会打下去的。”

“那么,这个人在这里,又是什么意思?”斋藤道三看着织田信奈问道。

“因为他超出我的想象太多了。”织田信奈有些沮丧的摇了摇头,“不管是眼界,还是志向,又或者是实力,我这边都是完败啊。”

“哦?”斋藤道三突然来了兴趣。

“我的志向是天下!不止是这区区的一片岛国之地,更是想要染指更多的土地,比如说南蛮,以及所有这个世间的一切土地。”织田信奈的话让斋藤道三为之一惊,“但是,这个男人的志向却是连这整个世界都无法束缚住的啊。”

“……世界都无法束缚……难以相信,不,倒不如说,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去相信。倒是你……织田信奈的野望……却是让我有些吓住了。”斋藤道三意义不明的看了一眼白子川,然后又看向了织田信奈,“哼哼哼……大傻瓜……将你如此认为的人才是真正的大傻瓜啊!不过,倒也不能去怪那些人呢,毕竟,就连自认为绝顶聪明的老夫,竭尽能力所去期望的也只是一个弹丸之地。更何况那些连这弹丸之地都不会去图谋的胆小鬼呢。”

“那么,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斋藤道三突然脸色一板,眼神有些发亮的看向织田信奈,“你认为,在未来,战场上最盛行……不,应该说最可怕的武器是什么?”

“……”织田信奈在开口之前突然先看了一眼白子川,“在那之前,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一下这个男人。”

“哦?”斋藤道三同样将好奇的眼神放在了白子川的身上。

这个人所谓的野望,是他无法用自己已知道的知识去想象的,所以。他也只能将其放置。

“有什么事情?”白子川对于织田信奈突然有问题问自己愣了一下,然后问道。

“你之前在我面前显示过的武器……可以量产吗?”织田信奈犹豫了一下,然后咬着嘴唇问道。

“当然可以量产。”白子川点了点头回答道,“虽然在你们这里无法实行量产,但是,我的家乡……以及其他的地方可以进行量产,而且,我现在手头上那种武器,以及熟练使用那种武器的人,可是都有接近上万的规模了哦。”

“嘶——”织田信奈瞳孔猛地一缩,然后像是放弃了什么似得垂下了肩膀,然后重新看向斋藤道三。

“虽然我很想说是种子岛火枪……但是,就在今天,我从这个人的手中见识到了比种子岛火枪更可怕的东西。”织田信奈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似笑似哭的说道,“如果说一个普通的农民装备上种子岛火枪,就可以比肩战国最强的话,那么,配备上这个男人手中的武器的农民,大概可以在一瞬间杀死数个战国最强呢……而且,使用者的安全性也非常高。”

“什……”斋藤道三震惊的看向白子川,然后又看向织田信奈。

“你确定你说的是种子岛火枪?”

“没错。”织田信奈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白子川,示意他展示一下。

“真是的……”白子川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庭院里的松平元康。

“元康,把那棵树后的袋子帮我递过来。”白子川指了指庭院里的那棵大树说道。

“哎?是!”松平元康愣了一下之后,便转身快速跑了过去,并从树后找到白子川口中的袋子,跑到本堂的门口递给白子川。

白子川直接从里面掏出来了一把已经拼装成型的钢铁击破者,并将其枪口指向庭院里的那棵大树。

“轰——!”巨大的声响将庭院里的三人都吓了一跳,松平元康甚至直接趴在地上缩成了一团。

倒是另外两个人的举动让白子川眼前一亮。

犬千代是直接扛着长枪就守护到了织田信奈的身前,并四处警备着,而明智光秀则是拔出手中的刀同样一脸警惕的看着白子川。

总之,就是没有人往身后看一看。

倒是原本就在本堂内的斋藤道三,在看望庭院的时候,就已经发行了刚刚白子川手中的怪东西发动之后所造成的后果。

“大树……还有围墙被……”犹如被大炮摧残过一样,一道弧线的坑洞出现在了地面上,而大树和围墙更是已经被打出了大洞,至于树的另一部分,已经被打飞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斋藤道三惊恐的看着白子川手中的钢铁击破者喊道。

“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代的武器而已。”白子川笑眯眯的说道。

“难道,你们刚刚所说的……就是这东西吗?”斋藤道三全身战栗着看着白子川手中的钢铁击破者问道。

“嗯,没错,就是这东西哦。”白子川微笑着点头回答道。

“近万什么的……那不是征服整个天下都很简单了吗……”斋藤道三一脸头疼的看着白子川,然后又看了一眼织田信奈。

“啊,如果说想要让国的话,还是让给织田信奈比较好哦,毕竟,我可不是什么擅长管事的人,如果把美浓交给今川家的话,会落得什么下场,我可不敢保证。”白子川看出了斋藤道三的动摇,赶紧补充道。

反正到时候整世界都是自己的了。

“哈?让国是什么鬼!”织田信奈一脸懵逼的站起身来看向白子川问道。

“嘛,老爷子毕竟是花了将近大半辈子的时间,才将美浓彻底夺过来,而且,现在老爷子的时间应该也已经不多了吧。”白子川看着斋藤道三说道,“斋藤义龙的话,我也有稍微了解过一点,完全不是个有眼光的君主呢,硬要说的话,虎父犬子吧。倒是你,不但眼界超越了他们,甚至连年龄,都要比他们年轻的多,所以……剩下的话就不用我说了吧。”

“哈哈哈!真是个不得了的年轻人啊,完全都看不透你啊。”斋藤道三突然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哎?蝮蛇?”织田信奈被斋藤道三的突然大笑给吓了一跳。

“不行,败了败了,老了老了。”斋藤道三停止笑声之后,就宛如一个普通的老头子一般开始长吁短叹了起来。

“正如同这白子川所说,现在还可以继承我的美浓的人,大概也就只有你了。我那不争气的孩子,可完全都不行啊!只配给你织田信奈牵牛拉马!”斋藤道三怒其不争的说道。

“让国书,我现在就写!”斋藤道三说干就干,挥毫泼墨之间,一张让国书就已经出炉了,“只是,归蝶,就要拜托你了。”

“蝮蛇……”织田信奈有些感动的看着那封让国书。

“哈哈哈,没有想到,我跟织田信秀争了大半辈子,结果却是败在了他的女儿手下,真是……哈哈哈哈!”斋藤道三说道最后,直接笑的说不出话来了。

接过了让国书,织田信奈像是松了口气似得看向白子川,然后冲着他眨了眨眼睛。

之后斋藤道三虽然很想在织田信奈身上耍耍流氓,但是向来心高气傲的织田信奈直接就将他踢到了一边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