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多事之织田/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织田信奈等人的热切挽留下,白子川留在了织田家过夜。

但是松平元康则是被白子川派回去了。

毕竟,今川军的本阵现在可是没有什么指挥人啊,让松平元康带着回今川家,总比在半路上不知道再搞出什么幺蛾子的要好啊。

“其实,你们留我下来就是为了让我当个厨师给你们做饭吧?”将最后一份料理放到自己的面前,白子川一脸无语的看着吃的心满意足的三个人说道。

“哎呀,六回到勘十郎那边去了,吃不到这里的晚饭真是可惜了啊。”织田信奈没有回应白子川的问话,并试图将话题往其他的方向转移。

“是呐,总感觉现在已经心满意足了呢。只不过,对胜家真的是很抱歉呢。”丹羽长秀用一旁的布擦了擦自己的嘴角顺着织田信奈的话题说道。

“会将胜家的份一起吃掉的。”犬千代双眼金光闪闪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最后一碗饭双手合十说道。

“胜家听了你们的话,大概会哭的吧。”白子川无奈的叹了口气,并抬头无语的看了一眼天花板的位置。

在那里,五右卫门也是正一脸满足的将空碗放置到一旁。

之前是因为要隐蔽不被人发现的原因,她可是强忍着馋意在天花板盯着下面的那几个人在吃饭呢。

到了晚餐,终于是吃到了自己的那份。

如果可以的话,五右卫门真的是希望到白子川的身边执行护卫任务,尽管这个护卫到时候应该只是个摆设。

到时候应该就可以时时刻刻吃到他做的料理了吧。

当然了,五右卫门也没有想到,现在的白子川已经懒癌晚期,平时不怎么做饭了。

“说起来啊,你也该是时候把胜家从信胜那里抢过来了吧。”白子川突然说道。

“不行不行,以胜家的性格绝对抢不过来的,”织田信奈摇了摇头回答道,“那孩子的脑袋里除了练武之外,大概就只剩下忠义了,让她背叛勘十郎……她是绝对做不到的。”

“那么,如果说这个样子可以对信胜有利呢?”白子川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说道,“等信胜叛变的时候,以放过信胜的性命为条件,流放那些总是怂恿他的家臣,并要求胜家成为你自己的家老。”

“嗯……这个办法……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嘛!”织田信奈眼睛一亮,兴奋的说道。

然而下一刻,织田信奈的脸色便又沉了下去。

“但是,这样子的话,不就是说,又得让勘十郎叛变吗……我不愿意。”织田信奈有些不高兴的摇了摇头。

“说不愿意……这样的话,你还是会在织田家的内部原地踏步哦。而且,快刀斩乱麻,将那些怂恿信胜的愚臣一网打尽,然后吓一下信胜,让他变老实点不就好了吗?”白子川摇了摇头说道,“不然的话,之后他叛变你的次数可就不止是一次咯。”

“唔……”织田信奈陷入了纠结。

“这个计策虽然不错,但是会让公主不高兴……五十分。”丹羽长秀也是一脸为难的样子。

不过,从她打了一半的分数上来看,她也很看好白子川的这个建议,但是……比起那种事情,她……不,应该说追随着织田信奈的人,大都不希望看到织田信奈不高兴的样子吧。

与其说是家臣,倒不如说是姐姐和妹妹了啊。

不过,对于这种上下关系,白子川倒是很羡慕。

没有太多的拘束,一心只是为了主公……这样的家臣,他也想要啊!

嗯……五右卫门的话,虽然现在追随着自己,但是对于她而言,最重要的应该还是并川众才对。

就在几个人一脸纠结的时候,柴田胜家突然阴着脸走了进来,然后直接跪在了织田信奈的面前。

“六?”对于柴田胜家的突然举动,织田信奈愣了一下。

“公主殿下,对不起!”柴田胜家面容有些扭曲的跪在织田信奈的身前,“在下,在下还是没有拦得住信胜大人……他,他被那些混账怂恿……要……再一次……谋反了。”

啊,天赐的良机……

不,应该说是……太悲伤了吧?

白子川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织田信奈。

信任着自己的父亲早亡,母亲不待见自己,甚至为了不见到自己而去了弟弟的城中长居,而弟弟……则是三天两头的向自己谋反……

尽管有着众多视若姐妹的家臣,但是亲人如此……她内心的悲伤又有谁能够去体会的到呢。

白子川反正是无法体会的。

尽管自家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但是母亲那边却仍旧很关心自己,所以,织田信奈现在的境况,他也无法体会,只能自以为是的认为她只是非常的痛苦而已。

“斩……斩了他!”织田信奈脸色惊恐的站起身来,有些言不由衷的大声喊道。

“唉?”柴田胜家脸色一愣,然后有些沉重的低下了头,“公主殿下,信胜大人之所以会走到这一步,都是身为家老的在下的责任,还请公主殿下斩了在下,饶恕信胜大人吧!”

“不。”织田信奈脸色突然变得坚毅起来,“胜家,你对织田家的作用非常重要,根本就不是信胜可以相比的,所以,与其斩掉你,果然更应该是斩掉信胜……”

“等一下,信奈,冷静一点!”发现织田信奈双目无神,开始闭锁自己心灵的白子川顿时站起身来,将手放在织田信奈的肩膀上说道,“冷静下来!这件事情还有转机!”

“还有什么转机!这种时候,这种时候也只能斩掉信胜了啊!”织田信奈打掉白子川的手,脸色狰狞的瞪着白子川大吼道。

白子川默默叹了口气,然后将手放在她的脑袋上。

“冷静一下吧。织田家的家督!”白子川提醒着她的身份,“你是一家之主,这里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你说了算的!你说饶了信胜,那就可以饶了信胜,你说要斩他,那就可以斩了他,但是……你真的会忍心斩了信胜吗!”

“会!”织田信奈大声喊道,“我是织田家的家督!我就必须要斩掉叛逆者!就算叛逆者是我的弟弟也一样!”

“如果你能忍心斩掉他的话,第一次的时候,信胜就已经死了吧!”白子川将手在她脑袋上一按,然后反驳道。

织田信奈被白子川的这句话直接噎住了。

“我……我……我……”

“喊吧,大声的喊出来吧,你到底想不想斩掉信胜!”

“怎么可能会这么想……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想要斩掉自己弟弟的女人啊!”织田信奈哽咽着大声喊道,泪水从她的脸颊上流了下来。

白子川眼角朝着门口的方向瞥了一眼,然后将放在织田信奈的脑袋上的手缓缓移动起来,轻轻揉着她的脑袋。

“那就可以了。只要是你所希望的,在这个织田家,都是可以被允许的。因为,谁让你才是织田家的家督呢。”

虽然白子川很想说,那种会想要斩掉自己弟弟的女人,还是有的,但是看着这情况,白子川还是没有说出来。

毕竟,就算是他白子川,也还是稍微有点眼力劲的。

这种场景,不管怎么想,都不适合在刚刚那种场景说那种话啊。

尤其是,在另一个当事人的弟弟正躲在门口偷偷哭的情况下。

“呜哇——姐姐大人!一切,一切都是我信胜的错啊!”

和织田信奈长得极为相似的清秀少年突然从门口窜进了,然后一头扎在织田信奈的面前大哭道。

“勘十郎……你为什么会……”织田信奈一脸蒙蔽的看着来人。

而柴田胜家则是直接干脆利落的将他双手反折在背后,压在地板上。

“喂喂,胜家,现在放开他就可以了。”白子川一脸黑线的看着紧张的柴田胜家提醒道,“他好像是过来认错的。”

“认错?那个信胜大人?”柴田胜家一脸像是在看什么未知生物似得看着被自己大腿压在地板上的织田信胜,不敢相信的问道。

“放开我啦!胜家!”织田信胜努力的反抗着,“我还,我还要向姐姐大人认错啦!”

反抗着的织田信胜脸上的泪珠直接让他的脸蛋变得一团糟。

“是、是!”柴田胜家迅速起身,双手上举放开了织田信胜。

“姐姐大人!一切都是信胜的错啊——!”织田信胜哭嚎着向织田信奈认错……

“所以,今晚又要开晚宴了?”白子川一脸蒙蔽的看着自己身边忙里忙外的厨师说道。

“正是,为了庆祝公主殿下和信胜大人和好,所以要开晚宴。”丹羽长秀笑眯眯的跟在白子川的身边回答道。

“但是,为什么织田家的晚宴,却要让我这个今川家的代家督来做饭?”白子川一脸郁闷的看向丹羽长秀问道。

“嘛,嘛,就当是为了公主殿下吧。”丹羽长秀略有深意的看着白子川笑着说道。

白子川眼神微微一闪,然后将手放在丹羽长秀的肩膀上。

“不,就当是为了万千代你吧。”

丢下这句话,白子川转身就钻进了厨房,只留下一脸懵逼的丹羽长秀依旧站在原地风中凌乱着。

……

“不愧是白子川大人啊!做的料理超级好吃,超级超级好吃的啊!”已经开始喝嗨了的柴田胜家穿着和服坐在白子川的身旁称赞道。

只不过,由于知识面的狭隘,她也就只能说好吃好吃这类毫无意义的夸奖言辞了。

胸大无脑,说的就是这种人吧。

白子川略有所思的看着因为仰头喝酒而导致毫无防备的胸口有点露出点点的柴田胜家点了点头。

“这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之举哦,白子川殿下。”白子川另一边的丹羽长秀突然出声说道。

“不,这应该说是英雄本色吧。”白子川面不改色的继续盯着柴田胜家说道。

“额……白子川殿下的谬言谬语可真多啊。”丹羽长秀嘴角有些抽搐的说道,并且声音也开始压低了一些,“明明之前还说过这一顿是为了我而做……”

“嘛嘛。万千代也快点喝啦!”柴田胜家突然从白子川的身上爬过去,并伸手开始将丹羽长秀的酒杯往她的嘴里推搡。

“唔!等一下,胜家,让我慢慢……唔——!”丹羽长秀尽管很想阻拦柴田胜家的暴行,然而力量上的差距却导致了她的失败,并被灌了酒。

而白子川则是默默的双手背撑着地面,而胸腹的地方则是享受着柴田胜家那因为没有束缚而落在白子川身上的两团巨峰的温软,眯上了眼睛。

“六……注意一下仪态。”主坐上的织田信奈一脸无奈的提醒着柴田胜家,并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白子川。

所以说啊,这里能怪他白子川吗?

他也只是被动的享受而已啊。

“跟我来一下。”织田信奈突然拉着白子川的衣服领子就从柴田胜家的身下拉了出去。

“等一下!让我在享受一下啊!”白子川有些慌张的将双手伸向因为醒悟过来而秀红着脸死死捂着自己胸口衣服的柴田胜家。

“闭嘴!”织田信奈羞恼的回过头瞪了白子川一眼,然后继续往前拉。

在被拉出门口的时候,白子川最后看到的是丹羽长秀冲着自己摆手的样子。

嗯,果然很漂亮啊,丹羽长秀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