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天草式/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就在白子川中断话题的时候,不远处一般人员的出入口猛然发生了爆炸,并且传来了喊打喊杀的声音。

“看来雅妮丝她们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啊。”史提尔将自己嘴角的香烟一翘,说道。

“那么,我们这边也该迎接一下来袭的客人了啊。”说着,白子川便将视线投到一旁的冰沙店的房顶上。

在那里,一男三女四个人手持武器正准备从那边跳下来。

“啧,这个国家的人看来都很喜欢西洋文化啊。”史提尔看着那四个人手中的西洋剑不满的说道。

看了一眼白子川,史提尔还是将自己手中的十字架收了回去。

如果被那个人截胡的话,就有点不太妙了。

不知道为什么,白子川发现,那四个突然杀出来的少年少女竟然分成两批,一批两个人砍向了史提尔,而另一边则是一人攻击上条当麻,一人攻击茵蒂克丝。

而白子川,则是直接被忽视过去了。

最直接的证据是,其中一个少女在经过白子川的时候,还看了他一眼,然后径直冲着他身后不远处的上条当麻砍了过去。

而在那个眼神之中,白子川没有发现丝毫的敌意,反而感到了几分和善。

难不成,是之前白子川的发言让这几个少年少女把他当做了知心人,所以不攻击他了?

白子川嘴角一抽,然后快速转身跳到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的身前。

至于史提尔……他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

既然对方都没有想要跟自己打的想法,甚至还把自己当成同伴,那白子川自然也是下不了狠手了。

所以他只是拖着这两个少女,不让她们有攻击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的机会。

两个少女相视一眼,也是跟白子川打起了拖延战。

毕竟,她们也不想对这个倾向于她们,并且称赞她们的女教皇的少年下狠手。

于是,场景就变成了一方打生打死的,而另一方则是跟跳舞似得华而不实,最后则是看戏的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

他们两个人已经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了。

“那个,要不我们先进去接着找奥索拉?”上条当麻看了看身边的茵蒂克丝问道。

“嗯,当麻,我们先走吧。”茵蒂克丝也是一脸懵逼的点了点头回答道。

“那个,两位,如果我们再这么纠缠下去的话,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呢?毕竟,那边的看起来打的很辛苦啊。”见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已经开溜了,白子川顿时失去了跟面前两个女孩继续打下去的想法了,便用史提尔跟那一男一女之间的战斗来吸引被自己拖住的两个女孩子的注意力。

“抱歉,接下来我们会用最强的绝招来解决的,只会疼一下,绝对不会伤害到你的性命的。”其中一个女性突然一脸正经的说出了这句话。

“原话奉还。”

随着这句话落下,两名天草式的少女便失去了知觉。

白子川小心翼翼的将两个已经被他用巧劲打晕过去的少女放到一旁不会被另一边的攻击所涉及的地方便准备追上上条当麻他们。

然而,史提尔却突然拿出一张符咒,然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结果,那攻击史提尔的一男一女立刻转移了目标,冲着白子川发起了攻势。

“啧,该死的不良神父。”白子川一个闪身躲过男生的剑术攻击,然后猛地跳上一旁的屋顶,“那两个女孩子只是暂时晕过去了而已,不会有任何的后遗症和伤痕的,在这里,我就暂时先退场了,毕竟,还得从罗马正教那边保护奥索拉啊。”

说完,白子川便不顾愣在原地的一男一女,猛地跳起身来消失在了原地。

当白子川再一次找到上条当麻他们的时候,现场的情势让他不由得愣了一下。

史提尔身受重伤,全身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而血水则是从哪些破裂的衣服中流了出来……不,应该说是从那些衣服裂缝中的伤口中流出来。

而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则是站在他的身旁,一脸严肃的瞪着对面那个装扮怪异的男人。

而在他们两人的身后,还有着一个白子川熟悉的身影。

正是他刚刚苦苦寻找的奥索拉。

她好像还没有弄清楚现状似得,一脸茫然的在众人之间看来看去。

讲真的,白子川现在对天草式是越来越失望了。

因为,他们的表现越来越像是反派了啊。

不管是面相,还是举止,更包括他们的言辞。

就在白子川的这一愣神之间,那个手持古怪之剑的男人就已经举着剑砍向上条当麻了。

然而在剑落下之前,那个男人便发现了反常。

他无法将剑挥下。

不,更准确的来讲,就像是有人在身后拉住了那把剑,让他无法动一丝一毫了一般。

“白哥!”

“请客的人!”

“你是……刚刚的那个人吗?”建宫扭头便看到了他身后两根手指便让自己的剑再也无法动弹的那个人。

这是之前他们在监视附近的场景的时候所发现的人,是对他们、对他们的教皇拥有着高度评价的人。

然而……

建宫看了看自己面前的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以及重伤倒在地上的史提尔,没有持剑的那只手不由得抖了抖。

回过头来再看向白子川的时候,他发现了,在那个人的眼睛深处,有着一丝失望。

对他们的举止的失望。

强忍着撕心裂肺一般的痛楚,建宫嘴角一扯,放弃那把剑直接跳开了原地。

无法从那个人的手中将那把剑夺回来。

刚刚建宫已经在那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里用了至少二十种方法,然而那把剑却依然是纹丝不动。

完全不像是被两根手指夹住的样子啊。

“天草式的行动,完全不像是被他们口中的那个神裂火炽带出来的队伍啊。”白子川将手指中的剑随手扔到地上,然后看着眼前的男人说道。

“哈……”建宫无话可说。

说到底,这次的事情也是他的一意孤行……不对,应该说,是为了向那位已经离开这个组织的人证明,即使她不在这个组织里,这个组织也绝对不会她的拖累。

所以,不想让那个人失望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