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叶山隼人直到最后都是在和/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怎样,可以请你告诉我们那些人的事吗?”雪之下雪乃无奈的看了白子川一眼,然后看向叶山隼人问道,“这样子对于判断也有好处。”

叶山隼人一愣,然后略带希望的点了点头。

“户部跟我一样是足球社的。由于他染着一头金发,乍看之下有点像不良少年,不过他是最会带动气氛的人,校庆跟运动会时主动帮了不少忙,是个好人喔。”

“除了吵吵闹闹之外没有其他本事,容易得意忘形。对吧?”

“噗嗤——”

雪之下雪乃对于叶山隼人口中的户部的总结让白子川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雪之下雪乃白了一眼白子川,然后继续看向一脸呆然的叶山隼人。

“怎么?继续啊。”

叶山隼人嘴角微微一抽搐,然后沉思了一下,重新组织自己的语言。

“大和是橄榄球社的社员,个性冷静,擅于倾听别人说话,那副从容又沉稳的样子很让人安心。他话不算多,个性谨慎,是个好人喔。”

三句不离一个好人啊。

看来他是很想给这三个人开罪啊。

“反应迟钝、优柔寡断啊……”

雪之下的评断让叶山隼人一呆,然后像是放弃了什么似的,叹了口气然后继续说道。

“大冈是棒球社的人,为人很亲切,也很乐于跟别人站在同一阵线。此外,他相当注重上下关系,非常有礼貌,是个好人喔。”

“老是看别人的脸色、见风转舵。对吧?”

这下子,包括由比滨和比企谷,再加上叶山隼人三个人都呆愣的看向雪之下雪乃。

在白子川看来,这就像是一个辩护师在给自己的三个当事人进行辩护,而他自己的言辞则是被检察官进行深一步的解读,然后将三个当事人的性格给分析出了一样。

叶山隼人,完全被雪之下雪乃给压制了啊。

“不管犯人是三个人中的谁,都不太奇怪呢……”

雪之下的嘀咕声,表示她已经完全赞同了刚刚白子川的发言了。

“所以就说了,只要你别跟那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组队,这场风波就能平息下去了啊。”白子川无语的看着叶山隼人说道。

“啊,对了,干脆你直接跟八幡一起组队吧。”白子川突然又提议道,“反正到时候组队的时候,肯跟这个家伙组队的,除了户冢之外,也就没有其他人了吧。”

“咦?你们不会跟小企组队吗?”由比滨结衣一脸诧异的看向白子川,“毕竟,你们好像跟小企的关系很好似的。”

“哈?由比滨,你在开什么玩笑啊?”白子川一脸诧异的看着由比滨说道。

一旁的比企谷则是一脸的阴郁。

“我跟我家奈亚子亲亲热热的时候,为什么要让一个死鱼眼的男生在一旁当电灯泡啊?”

但是白子川没有反驳跟比企谷的关系好。

毕竟,小町的关系在那里摆着呢。

而八幡虽然性格有些别扭,但是白子川并不讨厌他那份别扭的地方。

“而且,组队的第三个人,我们也已经挑好了。是个女孩子,能够一个人静悄悄的那种。”

“那个,请问,我这边问题的圆满落幕……”见大家的话题开始有点偏题了,叶山隼人赶紧举手问道。

“啊?这还不简单吗?只要让那三个人组成一队,然后你加入八幡这边的队伍不就可以了吗?”白子川一脸‘你是被由比滨降智了么’的表情看着叶山隼人问道。

这么聪明的一个娃,为什么突然变蠢了呢?

“哎?这样就可以吗?”由比滨结衣在一旁疑惑的问道。

“嘛,毕竟纠纷的源头已经不在了,那自然也就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了吧。”白子川一脸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感觉,白君,好厉害。”由比滨结衣愣愣的看着白子川说道。

“哪里哪里。”白子川很是谦虚的说道,“只是你太蠢了而已。”

然后下一刻就不客气了。

被白子川的话给伤到的由比滨结衣扭头就去找雪之下雪乃寻求安慰。

但是却被雪之下的同样话题给再一次击伤。

但是,毕竟距离分组的时间还有一段时间,所以这个方法的成效也就只能等叶山隼人将这件事情告诉那三个人之后了。

然后第二天,叶山隼人便来到了侍奉部向众人、尤其是白子川进行道谢。

“多亏有你帮忙,让事情圆满解决,谢谢。”

“所以说,友情果然是很丑陋的吧。”在一旁的比企谷突然说道。

“不,丑陋的只是那份独占欲而已,友情这种东西,可是一种摸不透的东西啊。也许会变得丑陋,但是也有可能会变成奇迹之光呢。”白子川冲着比企谷眨了眨眼睛说道,“比如说户冢彩加。”

“嗯,果然是奇迹之光呢。”

比企谷八幡瞬间变了说法。

“也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叶山隼人看着白子川突然说道。

“哈?”白子川一愣,然后一脸讶然的看着叶山隼人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们是绝对无法成为朋友的。性格上的不合,再加上对于你这种和稀泥的态度的不认同。所以,我们是无法成为朋友的。”

看着白子川那一副‘别跟我有任何关扯’的样子,叶山隼人苦笑了几下。

“总之,不管如何,这次都要感谢你。”

看着叶山隼人离去的背影,由比滨结衣嘟着嘴有些可惜的看着白子川。

“为什么要拒绝隼人呢?有他当朋友的话,会交到很多朋友的哦。”

“还是免了,我朋友够多了。”白子川摇了摇头回答道,“而且,我跟他性格不合,当不成朋友的。”

对于太过于和和稀泥,以及自认为善良之人,白子川是绝对无法能够和对方友好相处的。

毕竟,他自己本身就已经相当于是一个大罪人了。

杀一是为罪,杀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方为雄中雄?

在那本书中还好说,但是放在这现实里,那就是可笑,杀就是杀,杀便是罪恶。

即使是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或者执法者,杀人了便是杀人了,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没有什么雄不雄,他们,包括白子川在内,都是杀人之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