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平冢静的突然袭击/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现在白子川正在考虑一个问题。

未来的木乃香和明日菜曾经说过,是自己爬上了木乃香的床铺,把她给糟蹋了,但是具体的时间和地点,以及原因,他都忘记了去问了。

那么,自己到底应该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因为什么原因而去袭击了木乃香呢?

白子川感觉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只是将木乃香和明日菜的好感刷到了一般友人和好友之间的程度上了而已。

距离可以捅破最后那层窗户纸的距离还非常遥远。

准确的来说,大概就是还没有GET到好感暴涨的事件吧。

想着这边的事情,白子川不经意间瞥到了一旁脸色更加阴郁的比企谷八幡。

距离职场见习也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了,而比企谷八幡也根据自己的意志,亲手将自己和由比滨结衣之间的联系给扯断了。

自那之后,由比滨结衣便再也没有在社团教室里露过面了。

差不多,也快要来了吧。

“由比滨同学是不是不再来了……”

另一边的雪之下雪乃突然放下自己手中的书,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跟某人搭话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可以去问问看啊。”

比企谷八幡的心里大概也是一团糟吧。

因为他这次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停顿,就直接应答了雪之下雪乃的话。

“根本不用问。我问的话,她一定会说要来。即使心里不想……应该也一样会来。”

对于雪之下的这句话,在座的所有人都很赞同。

雪之下突然板着脸凝视着比企谷八幡。

“什、有什么事?”比企谷八幡被看的浑身不自在。

“你跟由比滨同学发生什么事吗?”

“没有什么。”比企谷八幡就像是事先演练了好多遍一样,连考虑都没有考虑便直接回答道。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不认为由比滨同学会突然不来。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雪之下雪乃的眼神就像是在刺探着比企谷八幡的情报。

“没有……应该没有。”

连比企谷八幡本人都不敢确信。

“那个确实不算吵架。”白子川在一旁插话道,“只不过,后果比吵架更严重呢。”

比企谷八幡一愣,然后惊疑的看向白子川。

“我当时就在附近。”白子川点了点头说道,“并不是故意的,只不过当时在跟川崎沙希聊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事件,结果就看到了那个场景。顺便一提,我的耳朵非常灵敏,所以你们说的那些话我也有听到。”

“到底是什么事情?”雪之下雪乃问道。

“简单的来说,就是八幡认为由比滨会接近他,是因为他曾经在一辆车下救出了她的狗导致住院而没有交到朋友什么的。”白子川回答道。

在白子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雪之下雪乃的瞳孔猛然一缩,然后表情也有了细微的变化。

“这样啊……”

“不过,八幡。”白子川将头扭向比企谷问道,“我可不认为笨如由比滨会想到那么麻烦的事情啊……她之所以会接近你,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吧。”

如果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相当于galgame里的触发好感事件吧。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的是意想不到的脆弱,只要一点点小事情便能轻易瓦解。”雪之下轻叹道。

“不过,人也会因为一点点小事情而串联起来喔。雪之下,现在还不到放弃的时候。”随着声音,平冢静威风凛凛的拉开拉门走进了社团教室,并站在四人的面前。

“老师,请先敲门……”即使早就已经放弃了平冢静真的会先敲门的妄想,但是雪之下还是出言提醒道。

“嗯,由比滨已经一个星期没来社团啦……我还以为现在的你们会靠自己的力量想办法……看来你们果然病得很严重。”平冢静看了一眼教室里的四个人说道。

“不,只不过,我国有句古话说的好。”白子川举手反驳道,“解铃还须系铃人。”

“如果说针对由比滨回来社团的话,即使我用了其他的方法让她回来,她也依旧心里有个疙瘩,呆不长久的。”

“唉——说的也是。”平冢静看了一眼白子川,然后叹息道。

“老师,您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吗?”比企谷八幡举手问道。

“喔,对。比企谷,我不是跟你说过比赛的事吗?”平冢静扭头看向比企谷八幡说道,“今天我来的目的,是公布新的比赛规则。”

说着,平冢静便突然抬头挺胸,并将双手盘了起来。

“我要请你们互相残杀。”

“不好意思,人数不够一个班的,需要我来找一些人凑一凑吗?”白子川吐槽道。

“咳咳、咳,嗯,总、总之!简单来说就是大逃杀的游戏规则!三强争霸才是拉长战斗漫画生命的王道!如果要说得更浅显一点,则是《城市风云儿》的辉夜公主篇。”

“既然是三强争霸的大逃杀,当然也可以联手战斗。你们的关系不仅是对立,最好也学学彼此合作。”

“嗯,听起来很有趣,但其实就是为了找人孤立八幡吧。如果我和奈亚子不在的话。”白子川在一旁吐槽道,“毕竟,我想不到会有谁愿意跟八幡合作联手战斗的。对立应该是绝对的。啊,除了户冢彩加之外。”

“自然由你们拉拢新人入社,总之,你们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增加同伴。上吧!以一百五十一只为目标!”平冢静突然指着天花板大声喊道。

“不好意思,现在早就不止是一百五十一只了。具体数量我没有统计,但是,差不多得有六七百只了吧。”白子川忠实的吐槽道。

“不管怎样,规则都对比企谷同学很不利呢。他完全不擅长拉拢人。”雪之下清冷的说道。

“我不想被你这种人说……”比企谷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嘛,我们两个也是差不多,除非是再安排一些人进来?”白子川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嘀咕道。

平冢静瞬间脸色一白。

她只是开个玩笑,可不是真的打算让他们找几百个人来啊。

“哎呀,你们不是已经让一个人加入社团了吗?不用想得太困难。”平冢静赶紧宽慰众人道。

“话是这么说,但由比滨看来是不会再出现在这个社团了……这也是个好机会,你们顺便去寻找新社员填补人数。”

“请等一下,由比滨同学并非退社……”雪之下雪乃有些慌了。

“她不来的话,那跟退社没什么两样。我不需要幽灵社员。”平冢静很干脆的说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什么?”

“这里不是让你们增进感情的俱乐部,要玩青春游戏请去外面。我对侍奉社的要求是自我革新,不是泡在温水里欺瞒自己。”

雪之下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视线瞥向一旁。

比企谷八幡则是眼睛一亮,打算发言。

“比企谷就闭嘴吧。你是囚犯,没有选择的权力。”就在比企谷开口说话之前,平冢静就先一步堵住了他想说的话。

“不过,确实因为由比滨的缘故,我们才得知社团人数增加,可以便活动变得更活泼。而且,再多一个人也比较容易维持平衡。所以……你们在下周一之前找出一个有热忱、意志力又坚强的人填补社团人数吧。”

“下周一啊,那还真是时间稍微有些急促了呢。”白子川砸吧砸吧嘴。

“顺便一提,新社员可不能是转校生之类的突然新来的学生!”平冢静瞪着白子川提醒道。

“唉,怎么这样……”白子川无聊的趴在了桌子上。

他还打算找个御坂妹来凑数呢。

到时候自己这边就是不管什么事情都能是三票了。

“就知道你想要随便安插一个人进来。”平冢静白了白子川一眼说道。

“对了,平冢老师,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带完这一届,就跟我走吧。”白子川再次向平冢静发动了攻略。

“可以完全由自己的喜好来管理学生哦,只要别给整废了,其他的都随你耍。”

“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而且,到时候会有很多的问题学生等着你去调……教导的。”

“好!等带完这一届,我就跟着你干!”

平冢静表示自己最喜欢看着那些问题儿童们重新自我革新。

而且,她带完这一届,差不多就到了调岗的时候了,到时候也不知道会调到哪里去,这样的话,跟着白子川去他那个国家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看着白子川已经歪楼歪到了撬学校的墙角的地步了,雪之下雪乃无声的叹了口气。

这事跟她没有关系,就当没有听到好了。

至于比企谷八幡……他向来都是在个人会被攻击之前以明哲保身为最重要机智的人。

所以,今天,他什么都没有听到。

比较担心的一点大概就是……等之后到了移民的程度的时候,平冢静会不会还是他的导师?

嗯,这也就是比企谷八幡还不怎么清楚白子川的关系了。

一旦平冢静被白子川带走了,那之后还能不能当成教师都不一定呢。

毕竟,白子川其实是打算对平冢静下手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