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鹤见留美选择了孤立/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我感觉我们才刚吃了午饭就开始吃晚饭了?而且还是咖喱?”白子川看着正在教小学生如何生火的平冢静,然后问着身边的众人。

“大概是因为下午的时候,你一直都在睡觉的关系吧。”雪之下雪乃一脸冷淡的看着白子川回答道。

嗯,这句话说的没毛病。

“而且,咖喱的话,不正是露营的传统么。”比企谷八幡在一旁补充道。

“不好意思,我的国家露营可没有吃咖喱的传统。”白子川一脸的黑线。

“男生去准备火种,女生去拿食材。”教完人生火,平冢静便开始分配众人的工作。

结果留在原地的只剩下男生了。

“说起来啊,咖喱……我好想还真的没有吃过呢。”白子川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然后瞬间收到了数枚同情的眼神。

“连咖喱都没有吃过,真可怜……”户部翔突然开口怜悯的看着白子川说道。

“那是因为你吃的东西是更美味的啊。”比企谷看了一眼白子川说道,“毕竟你的料理……唔,口水快要留下来了。”

“哎?八幡吃过白子川同学的料理吗?”户冢彩加在一旁好奇的问道。

“嗯,在他搬到我们家附近的时候,我们一家有幸吃到过一次。”比企谷一脸朝拜一样的神情,“那是我们一家吃到过最好吃的东西。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与之对抗。之后好几天我们一家都没有怎么吃得下饭去。感觉跟吃猪食一样。”

“额,有点夸张了吧。”叶山隼人有些不相信的说了一句。

比企谷只是偷偷瞥了他一眼,但是却没有说话。

炭火升的还算是顺利,不过白子川却是在一旁偷懒。

看着辛勤工作之后休息的比企谷八幡,以及后来的女生们对他的指责,白子川勾了勾嘴角。

有时候误会就是这么产生的。

不过,熟悉比企谷的人却是猜得出实情的。

毕竟,那满脸的黑灰,不是什么人都会去无视的。

“呐呐!晚上的咖喱是子川哥去做吗?”小町像个小精灵似的双手向后伸展着向白子川这边跑来。

“不是。因为我并不会做咖喱。”白子川摇了摇头回答道。

“唉……好可惜。超级想吃子川哥的料理的。”小町一脸失望的低下了头。

“怎么?这个人很擅长料理吗?”雪之下有些不服气的问道。

她在刀工上已经落后于白子川了,如果连料理都输掉的话……

“嗯!自从超级擅长料理的!”小町头上的呆毛一抖一抖的,“连超专业的美食评论家都会甘拜下风的强哦!”

嗯,她说的大概是薙切绘里奈。

“这个人真的是什么皇帝吗?为什么那么擅长料理啊!”雪之下有些慌了神。

“嘛,我离开的时候,只是听说子川哥有这个想法,当时还没有开始实施。”小町点了点自己的下巴回答道,“只不过,没有想到子川哥竟然这么快就搭建到了那种地步。”

她在暑假的时候,跟着奈亚子她们去看了白子川现在国家的状况。

铁人兵团,帝国,以及信奈那边的战国时代。

白子川听说现在日本差不多快要统一了,而且今川义元也已经回到了今川家去当将军了。

嗯,以白子川的未婚妻的名义……

不过,现在织田信奈好像也在以白子川的未婚妻的名义跟今川义元争夺兵权。

只不过在竹中半兵卫的协调之下,并没有起内讧就是了。

说起来,什么时候这两个女人成了自己未婚妻的?

白子川当时是一脸的茫然。

而且不止是这两个人,白子川还听负责外交的奥索拉说,织田家基本上没有婚约的女性都被织田信奈强行按上了自己未婚妻的名义。

只不过,现在整个日本还剩下三处没有解决的地方。

一处是上杉谦信和武田信玄的联军,一处是猫愿寺的猫耳娘,最后一处则是姬巫女。

姬巫女虽然承认了今川义元的将军身份,但是拒绝向今川织田联军投降。

而且因为姬巫女的特殊身份,根本就没有人敢对她动粗。

就算是不敬神佛的织田信奈也不敢。

不过,现在姬巫女是支持今川和织田家的。

要问为什么的话……奥索拉的外交手段是一点,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的同胞姐妹就在织田信奈的手下做事。

结果,白子川就只能在一旁看着众人做咖喱。

他所能做的也就是在有人需要刀工的时候过去帮一下忙。

嗯,虽然如果由他来做的话,依旧可以发光,但是估摸着味道就不是众人所喜欢的味道了。

“咖喱啊……我也只是在漫画里看到过,平时也没有吃过。”奈亚子感慨的看着准备食材的众人说道。

“呐呐,子川,快看那边。”奈亚子兴奋的指着一旁的小山坡拽了拽白子川的衣服袖子。

白子川顺着奈亚子的手指头看去,发现了小山坡上的那三个人。

比企谷八幡,雪之下雪乃,以及他们好像认识的一个小朋友。

“那个是鹤见留美。”奈亚子在一旁提醒道。

白子川一脸的恍然大悟。

他对这一段的印象有些模糊了。

“我过去看一看。”白子川一边说着,一边趁着没人将视线放到这边的时候瞬移到那几个人的背后。

“那家伙是蠢蛋吗……”

白子川刚瞬移过去,就听到比企谷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能够被比企谷八幡评价为笨蛋的,现场大概就只有一个人了吧。

由比滨结衣。

“的确,一群蠢蛋……”一旁的鹤见留美应和着,并顺便将下面的所有人都给包绕进去了。

白子川的脸瞬间黑了下来。

就在刚刚,他也在那里的。

嗯,他的女人也在。

这个小屁孩是欠扁了吧?

“这个世界基本上是如此,好在你提早发现。”

比企谷八幡的话让鹤见留美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白子川突然觉得这很像是诱拐小孩子的犯罪现场。

“你自己也差不多吧。”雪之下清冷的声音直逼比企谷八幡。

“别小看我,我在一群人中仍能独处,算是了不起的逸才。”

这种事情,应该很正常才对吧?

“也只有你能够得意洋洋地为这种事情自豪……我对你已经超越无奈,而是感到轻蔑。”雪之下的声音中充斥着对比企谷八幡的鄙夷。

“既然是超越,通常不是尊敬的意思吗?”

不,如果是坏的方面的话,那超越就是更鄙夷的意思了。

比企谷八幡的汉字能力还是有待提高的。

“名字。”鹤见留美眼中的警惕一下子减少了很多,并向两人的方向微微靠近了一点。

“啊?什么名字?”比企谷八幡一脸的茫然。

“我是在问你的名字。通常听到这两个字,应该就懂了吧?”鹤见留美明显的有些不高兴了。

“……问别人的名字之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雪之下的眼神有些犀利。

“……鹤见留美。”雪之下的气势吓得鹤见留美有些退缩。

“我是雪之下雪乃,那位是……比、比企……比青蛙同学?”雪之下故意扭曲着比企谷的姓氏。

“喂,你怎么知道我小学四年级时的绰号?你说我是青蛙没错吧?”比企谷自曝道。

“你刚刚好像直接不留情面的将自己曾经的带有侮辱特质的外号给自爆出来了吧。”白子川在几人的背后突然出声,将几个人吓了一跳。

“你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雪之下的表情有些不太自然的问道。

她被白子川突然出声给吓到了。

“刚来没多久。从旁边绕上来的。”白子川回答道。

“啊,我是白子川,是一个面善心黑的歪果仁。”白子川看向鹤见留美,然后露出了一个看起来野心满满的邪恶笑容。

“坏人从来不说自己是坏人。”鹤见留美盯着白子川说道,“但是你是一个例外。”

嗯,她的意思是承认白子川的自黑咯?

白子川赶紧自己好像不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等一下,我还没有说自己的名字呢。”比企谷八幡插话道,“我是比企谷八幡。”

“嗯,然后那边的那个是由比滨结衣。”

他又指着正在往这边爬过来的由比滨结衣介绍道。

“啊,对喔,我是由比滨结衣。你是鹤见留美对吧?请多指教!”由比滨的言辞和表情上来就跟这边的几个人不同。

“你们三个人,感觉跟那边的人……不太一样。”鹤见留美低着头小声说道。

嗯?怎么还包括自己?

白子川一脸懵逼的指了指自己。

“我也跟那边的人……不一样。”

“什么地方不一样?”由比滨结衣一脸认真的看着鹤见留美问道。

“我的周围净是一群小鬼。虽然我之前还会好好配合他们,但后来开始觉得没什么意义,便不再那么做。反正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好好的。”

白子川听了之后想笑。

这孩子在说什么啊。

她其实跟下面的那些小鬼们也是一样的。

只不过,她现在是在被欺负的定位上而已。

仅仅只是被冷暴力一次就认为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的人,跟那些小鬼又有什么区别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