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裂痕增扩/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户部翔失落的到一边去画圈圈去了,接着便是比企谷八幡来讲他的鬼故事了。

“这是一则真实发生过的事……”

蜡烛在黑夜中的火光,再搭配上比企谷八幡的低沉的声音,气氛顿时升上来了。

“当我还是小学生时,参加学校举办的露营活动,晚上当然少不了每年固定登场的试胆大会。

没错……那天的天气不热也不冷,跟今天一模一样。

大家要分成小队,前往树林深处的祠堂取回符咒。

前面的队伍都进行得很顺利,经过一段时间,轮到我们这队出发。虽然是试胆大会,但机关都是老师们设计的,根本不会有真正的幽灵。我们一路上被披着被单的老师、稻草人之类的东西吓到,不过仍顺利走到嗣堂取回符咒。

大家原本以为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单纯尖叫个几声便轻松达成任务。

然而,同一队的山下同学这时说:‘这张符咒是谁拿的?’

其他成员听到这句话,瞬间陷入一片混乱。是你拿的吗?不,不是我,也不是我……那么,到底是谁拿的?

小队内没有一个人记得符咒是谁拿的。

当下,我打从心底感到恐惧,身体开始颤抖,眼泪也快流出来。因为……”

说到这里,气氛已经很凝重了,胆小的几个甚至都已经开始抱着身子颤颤发抖了。

“……那张符咒是我拿的,却没有一个人发现……”

结果,比企谷的最后一句话瞬间让气氛凝固住了。

“只是个没有人缘的故事而已嘛……”由比滨最先开口说道。

“比企谷同学好好地跟大家参加试胆大会,都比这个恐怖许多。”雪之下雪乃冷冷的看着比企谷八幡说道。

她一开始的时候差点被那氛围给带动了,所以现在内心有些尴尬。

“唉,你们只会说那种一点也不好笑的相声吗?”平冢静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可是身为一个社会人士的必备技能喔。跟大家一起喝酒的时候,多少会被要求说一些有趣的故事,所以你们最好多磨练自己的口才,这样一来,职场上的关系会更融洽。”

“什么……那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为了职场着想,我还是不要工作比较好。”比企谷八幡再一次产生了动摇。

“不,所以说你的未来都已经由帝国负责了,根本就不需要担心这方面的事情。”白子川一脸无奈的看着比企谷八幡。

“而且你搞错应该担心的地方,而且错得离谱……干脆由我示范一次吧。”平冢静先是白了白子川一眼,然后看着比企谷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叫做木下遥。然而,大约在五年前,木下遥突然消失无踪……她在消失之前,只留下我先走啰这句话给我,在那之后,我从来没有见过她。

可是就在几天前,我看到一名相当眼熟的女子。她的脸上满是疲惫,但还是带着浅浅的微笑。这个人无疑是失踪许久的木下遥。我正要出声叫她时,赫然发现她背后出现一张笑脸……”

白子川脸上的无奈更浓重了。

他都已经猜出结局来了。

“……她背上的小孩已经三岁,实在太恐怖了。”

“那只是结婚冠夫姓后生下小孩而已……”

“所以,结果就是根本就没有人会说鬼故事嘛……”

“啊,等一下,我……唔——”

奈亚子举手刚准备说话,白子川就眼尖手快的捂住了她的嘴。

开玩笑,让她讲鬼故事,怕是所有人的SAN值都不保了。

于是,鬼故事直接被Pass掉了,选择了学院怪谈之类的动画碟片来让小学生去看。

正在小学生们开始看碟片的时候,比企谷等人则是将白子川叫去,商量要如何帮助鹤见留美的事情。

“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白子川一脸无语的看着众人说道。

“额,你不觉得她们这个样子很不好吗?”叶山隼人犹豫了一下,然后向白子川搭话道。

“嗯,却是不很好,不好到让人不爽呢。”白子川点了点头回答道。

就在叶山隼人几个人露出了松一口气的表情,并露出微笑的时候,白子川的下一句话让他们直接僵住了。

“所以,这又能怎么样?”白子川冷眼看着叶山隼人问道,“既然那个女生自己都放弃了,不主动去改变现状了,那你们又能怎么做?”

“不管做什么都是白费时间和功夫而已。”白子川冷笑了一下,看向其他人说道,“如果不是由她本人主动去改变的话。”

“如果不自己主动改变的话,难道就不可以不遭遇这种事情吗?”雪之下雪乃突然问道。

“当然。”白子川点了点头回答道,“如果你被欺负了,但是却依旧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原地踏步走,那不管外力怎么来帮你,都不会改变,你仍旧在被欺负的事实。因为,不会有人因为第三者的强行涉入而放弃去欺负那个已经习惯了被欺负,却什么都不去改变的人。”

“哈!你在说什么啊!”三浦优美子突然不满的冲着白子川大声喊道。

她好像被一时的冲动冲昏了头脑,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了。

“三浦,请你闭嘴。”白子川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说道,“你的定位,跟那些欺负鹤见留美的人是一样的。”

“对于那些你不喜欢的人,或者讨厌的人,你的所作所为可是比那些只是组团排斥鹤见留美的人更加的严重。”

“可以说,你跟那些在欺负人的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你没有自觉罢了。”

“唉?”三浦优美子瞬间露出了一脸的茫然。

“等一下,你刚刚说的话有些过分了,白同学!”叶山隼人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了。

“怎么,你认为,我刚刚说的话有错误吗?”白子川冷笑并讥讽的看着叶山隼人,“她一直都跟在你的身边,她平日的行为,你也应该是知道的吧。这个样子,你还有勇气,说我刚刚的话过分吗?”

叶山隼人瞬间有些哑口无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