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 西住真穗,初吻丢失/我的房客有点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说让西住真穗一个人进去了。

但是,白子川还是得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守着。

毕竟,那些陷阱是真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要是真有个万一,那白子川恐怕就得倒霉了。

而且,让西住真穗受伤,那跟白子川的意愿不符。

半个小时,西住真穗只找到了六处陷阱。

可惜的是,这六处陷阱她一个都没有躲过去。

如果不是每次在紧要关头,白子川都稍微帮了她一把的话,那她就绝对不是现在这样,只是脸上盖了层土就能完事的。

“确实是个锻炼感官和预判的好办法。”走出体育馆的时候,西住真穗腿都有些发软。

“等着我再去改改。”白子川皱起了眉头说道,“虽然已经尽可能的减弱了那些陷阱的威力,但是如果真的给戳中了,那受的伤还是不轻。我得再添加一些安全措施。所以,这两天,这个训练方式先不启用,我先去想想该如何安排安全措施吧。”

“果然,刚刚你都有出手帮忙的啊。”西住真穗突然叹息道,“不过,我连你影子都没有看到,真是神奇啊。”

“我们的实力毕竟是不在一个层次的啊。”白子川感慨似的拍了拍西住真穗的肩膀说道。

“老师您说话一如既往的让人憋气。”西住真穗无语的叹了口气,然后看着白子川,“那我就只有最后那一天才能再试着找陷阱了?”

“嗯,是这样没错。”白子川点了点头回答道,“当然了,等我走了之后,你最好是再加强一下安全措施比较好。”

“毕竟,现在是因为有我在,所以你才这么安全,等我走了之后,就怕你一个不注意,就中了那陷阱,受伤颇重,到时候怕是志穗得找我拼命。”白子川最后还提醒了一下。

结果从白子川的口中听到了自己母亲的名字,这让西住真穗很是受伤。

这个老师虽然很有能力,但是就只有这一点最让真穗有些接受不能。

他竟然睡了学生的母亲!

而且,身为学生的自己竟然还劝说不了自己的母亲。

“老师,可以请您不要在我面前这么亲切的直呼我母亲的名字么?”西住真穗一脸黑线的看着白子川问道。

“嘛,反正大家都这么熟了,亲切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吧。”白子川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笑眯眯的看着西住真穗说道,“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你父亲面前的,也绝对不会影响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嗯,我跟你母亲只是很纯洁的肉体关系而已。”

这话说的西住真穗越听越火大。

还特么纯洁的肉体关系,信不信一炮轰飞你!

人怎么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呢!

所以西住真穗一句诗都没有吟,直接转身走人了。

两天的时间很快。

但是对于西住真穗而言,却是过的非常慢。

虽然她还可以通过进行战车演习来打发时间,但是演习的时间也不长。

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她一样那么快就达到合格的标准了。

在及格生死线上徘徊着的还有好几个人呢。

当西住真穗再一次忍受不住煎熬,偷偷跑到体育馆的时候,她发现,之前还是一直都闭合着的体育馆大门竟然是打开的。

而且,丛林的枝丫甚至都从门缝中钻了出来。

“这是已经整备好了吗?”西住真穗尝试着说服自己。

然后她成功了。

走进了丛林,西住真穗开始小心翼翼的寻找着这个已经变得陌生的丛林之中的陷阱。

这一次她是瞒着白子川来的,所以这次恐怕她也无法获得白子川的保护了。

但是她不怕。

她要的就是这种局面。

在没有了保护措施,将自己彻底暴露在危险之中,这样才能让她的感官和第六感危机意识快速的增长。

她得尽快的再进一步,然后在下一届全国大赛上,打败其他所有的学校,成为新蝉联的开始。

嗯,她怕是想不到,自己再也无法亲手带领着黑森峰重新夺回冠军宝座了。

险而又险的找到并躲过两个陷阱,西住真穗就已经开始累的气喘吁吁了。

她发现,这样子紧绷着意识,实在是太累了。

仅仅只是十分钟,她就跟跑了上百圈一样。

战车道制服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

“好像是时候出去了吧?”看着自己衣服都开始有些湿了,担心这样下去自己恐怕会感冒,西住真穗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毕竟,她还打算明天白子川离开的时候,自己也去送一程的。

虽然对于他跟自己的母亲滚床单滚到了一张床上去的这个事实很不满,但是对于白子川这个月对她们的谆谆教诲,西住真穗还是很感激他的。

所以,对于白子川明天就要到任期,离开黑森峰了,西住真穗虽然有些不舍,但是还是打算体面的去送送他。

如果感冒了的话……别说白子川会不会同意了,就算是现在成为了自己副手的艾丽卡都绝对不会同意。

所以西住真穗就给艾丽卡打了个电话,让她带着自己的备用制服以及毛巾过来一趟。

嗯,说起来,这个体育馆不知道是不是这些植物的关系,好像还挺暖和的,不然也不至于让西住真穗这么快就大汗淋漓了。

就这么歪歪扭扭的,西住真穗脚下突然失重,踩空了。

夭寿了,这下面竟然还有一个大坑洞!

西住真穗连苦笑都还没有来得及摆出来,便惊恐的发现,下面还有一个人。

白子川正躺在陷阱里睡的正香。

西住真穗刚准备张嘴喊一声呢,结果却已经落地,而且很幸运的落到了白子川的身体上。

如果说哪里有让西住真穗不满意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嘴巴了吧。

西住真穗的嘴巴现在正和白子川的嘴巴紧紧的贴着。

而白子川则是已经睁开了眼睛,和突然‘袭击’了自己的西住真穗大眼瞪小眼。

如果不是最后关头他醒过来了,然后用念力将急速下坠的西住真穗给拖住了,那么现在西住真穗大概就是满嘴的碎牙齿和鲜血了。

毕竟,以那种势头掉下来,然后再加上白子川本身的强大,西住真穗不挂彩就怪了。

不过,貌似拖得太是时候了。

感受着嘴唇上来的湿润和柔软以及淡淡的甜味和温暖,白子川不由得张了张嘴,开始伸出了舌头。

突然被一条长虫卷入自己的最终,西住真穗也终于从一时的呆愣中清醒过来,然后习惯性的就将自己的脑袋往上扬。

说什么而已不能再让这个无良顾问给占便宜了!

话说,自己珍藏了十七年的初吻,就这么没了啊!

甚至还被人卷进了嘴里来。

西住真穗瞪着白子川的眼神都快要冒火了。

好不容易从白子川的身上重新爬起来,西住真穗脸色有些淡红的看着白子川。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额……我刚把安全措施设置完了,准备在这里打一会儿盹儿的,结果你就掉下来了。”白子川一脸无辜的指了指自己身下的那几床厚棉被回答道。

大概是以为刚刚丢失了初吻,让西住真穗一时之间也失去了警戒心,她甚至都没有想过为什么自己掉在白子川的身上,他却一丁点事情都没有呢?

而且,为什么自己的嘴唇刚刚好跟这个人的嘴唇贴上,但是两个人却都没有什么疼痛的样子之类的。

总之,很多常识上的漏洞,西住真穗现在都没有察觉到。

当然了,之后出去,用不了多久,等她冷静下来之后,就会察觉到的。

只可惜,那个时候白子川已经离开了黑森峰。

而两人下一次见面,则是在好几个月之后的下一届全国战车道大赛。

“我们要怎么上去?”西住真穗看了看大概三米多高的坑边缘,然后扭头看向白子川问道。

“额,那边有个单人式的小蹦床,安全系数比较高,以你的身体素质可以直接跳出去的。”白子川指了指坑底角落里的一个小蹦床回答道。

“那我先上去,然后我在坑边等你跳上去的时候再拉住你。”西住真穗扭过头去看着蹦床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