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魔相光/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宋书云对萧奈何的了解不多,但并非不了解。

云蔚雪在京都五大家族之中素有第一美女之称,倾国之姿在年轻子弟之间是有众多拥趸者。

宋书云正是其中之一。

在几个月前云蔚雪和萧奈何成亲,萧奈何入赘云家,在所有的年轻仰慕者中炸开了。

多少人打听萧奈何,知晓对方不过是一个没有多少武道修为的懦弱子弟,纷纷惋惜和嫉妒。

叶进炎当初陷害萧奈何,在倚翠园设计暗算萧奈何未尝不是云蔚雪的缘故。

“萧家覆灭,单存萧奈何一脉,若无任何手段,又怎么会生存下来呢?”

宋书云和叶进炎在同一时间内想到了一块,萧奈何任凭他们误会。

生死不过一刹那间,宋家子弟只剩下宋书云一人。

场中只有叶进炎、宋书云和萧奈何三人。

“杀人不沾血,何等快意人心,但我不是杀人者!”叶进炎口中满是苦涩,看着萧奈何越来越感觉莫名其妙。

萧奈何原地站着,地上却躺着几具尸体,而他青衫素衣落在其中,倒有几分缥缈的潇洒。

“萧兄进度神速,一个多月前你我交手,我虽然一招落败,但那个时候我轻敌在先,你还是黄灵境的修为,如今你居然领悟了天地元力,进入天灵境。”叶进炎皮笑肉不笑。

萧奈何神情淡然,淡淡道:“你说这么多有何用,今日还是得死。”

叶进炎脸色刷了一下变得煞白,退了两步,面无表情:“我叶某人是太过轻敌了,但萧兄杀了我和宋鹏,以你如今的地位,云家面对叶宋两家怒火,肯定保不住你的。”

“没错,我也不过是听人行事,今日若是你放过我,所有事情我都不会说出去!”宋书云急忙叫道。

“你们为了我身上宝物和现仙竹玉牌要来追杀我,现在放了你们太简单了吧。”

叶进炎没有任何犹豫,在怀中一抽,往前面抛了一块东西给萧奈何,“这仙竹玉牌我交给你,希望萧兄放过我们。”

萧奈何看了看手中玉牌,随手扔到储物袋中,淡淡道:“这样吧,我给你们十息的时间,谁能逃走,我就不杀他。”

叶进炎和宋书云面面相觑,神色间有些僵硬,互相一点头。

互相之间,两道身影弹出,像是炮弹一样射了出去。

“窜出去,十息时间以我的修为,就算是父亲都追不上,他还是太托大了。”

叶进炎脸上流露出了劫后重生的表情,他以地灵境后期的修为,在爆发之后全力逃开,那种长度难以揣测。

宋书云和叶进炎两个人合力流窜,十息之后,已经破出了百丈之外。

“回去之后,你叫上宋家的长辈,我叫上我叶家的人,齐齐上云家讨账,无论如何都要杀了这萧奈何,不然将来他知道了我们两家和萧家覆灭有关的话,你我都必死无疑。”

叶进炎语气狰狞,对萧奈何极其忌惮。

“好!他如此托大,现在百丈之外,肯定追不上我们,还多亏了叶兄的仙竹玉牌。”

叶进炎脸上一抽,明显觉得肉疼,仙竹玉牌换他这么一条命,也是值得了。

“嗖嗖!”

宋书云和叶进炎脸色一动,“这是什么声音?”

“诸天之下,后天灵境,若非神明,我必杀之!”

萧奈何的声音在上空冷冷响起,看着下面二人,冷冷一笑:“宋叶王三家灭了萧家我早就知道了,我怎么会舍得你们离开呢?”

叶进炎身子一抖,大叫:“不好!宋书云,我们两个人联手一击,务必拖点时间,不然我们都要葬送在这里!”

“好,叶兄助我!”

宋书云手袖口滑出一把短剑,踩在树上弹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萧奈何。

哄哄!

风声破开,萧奈何身子宛如神轮,一个流转,手中灵力汇集一点,双手拍住对方的短剑。

“是机会,叶兄快出手!”

叶进炎见宋书云缠住萧奈何,动作也是没有任何犹豫,笑道:“好,宋书云你果然够义气,你今日死了,明年忌日我会为你多烧一点冥纸!”

宋书云微微一怔,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什么意思?”

这时,宋书云胸口血花敞开,一把匕首从叶进炎手中打出,穿过了宋书云的胸腔,直奔萧奈何命门。

“萧奈何,你还不死!萧家覆灭,你也不能活着!”

叶进炎表情凶狠狰狞,他耗费所有精力打出的“纵横一击”,击杀萧奈何势在必得。

可惜叶进炎并不知道,萧奈何三十内循环练成之后,对于天地元力的运转更是比其他天灵境高手精湛多。

叶进炎全力打出的一击,在萧奈何眼中不过是雕虫小技。

“死的人不是我,而是你!”

杀人一血不沾衣,取敌方首级于股掌之中。

“吱吱!”

萧奈何手刀一落,那把匕首在眼前直转而下,射向叶进炎。

“不!”

叶进炎来不及逃开,他绝对没想到,到头来是死在自己的刀下。

元力运转,逆开匕首攻向叶进炎,生死之间就此定局。

叶进炎和宋书云两个人已经死了,萧奈何站在尸体面前,没有任何表情。

他不是以前的“萧奈何”,萧家复仇是为了消除体内执念因果,而他杀了这两个人只因为对方要杀自己。

“世间因果,原本就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我不会是桌上筹码,只会当出牌之人!”

…………

处理掉尸体之后,萧奈何来到了一处偏僻的树林中,只见他挖掉泥土,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不一会儿,萧奈何就见到一块青色玉牌埋在土中。

“前世萧奈何虽无大智慧,但是萧家覆灭后,自省自生,知道仙竹玉牌未必不是祸害,藏了起来。”

萧奈何手中把着另外一块仙竹玉牌,正是前世萧奈何藏起来的。

“等我处理好萧家和云蔚雪的事情之后,就上丹霞山,看看人界修道是怎么一回事?”

前世他作为天妖北南衣,走的是修妖一道,几乎没怎么修行过人界修者的道法,如今重生,以他追求武道的心量,自要尝试一下,看看妖修和人修是有什么差别。

自离开思悔峰已经有半个月,萧奈何通过后山密道,再次来到了思悔峰。

山洞内摆放着酒菜,看来琴儿依然每天都要来送饭菜,只是因为当初的误会,也没有再进来一步。

萧奈何摇头而下,潜入寒潭。

“不知血煞阵的事情败露没?”

寒潭之下,依然还是那个狭窄的空间,血煞阵中央的血池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威能,所有阵法效果已经减退。

忽然,一道阴魂从血池中飘了出来,正是许久未见的云雕。

“萧……萧贤侄,多日未见,你是不是见到了家主了?”云雕语气颇为期待。

萧奈何摇摇头,只见对方脸上流露出了失望的神色,他也不再往这个话题回答,而是问道:“这段时间内有没有什么异常?”

“自从当初你斩杀那几个小贼之后,一切都和平常一样。”

叹气萧奈何斩杀云家内奸的时候,云雕仿佛历历在目,看着萧奈何有些佩服。

“血煞阵每隔数月需要新鲜的血气充能,那几个人是替死鬼,就算我不杀他们,他们也会被血池中的寒气潜入,不用两个时辰就会化成血水。幕后之人见他们没有回去,怕是误会那个几个毛贼死于血池之中吧!”

云雕嘴巴微微张开,萧奈何对这血煞阵的熟悉程度,他一直是不明白,自从见识萧奈何的手段之后,他也意识到这个男人不是外面的人传的那样不堪。

“萧家覆灭是有其他三家暗中出手,而萧奈何躲过一劫,隐藏修为,未尝不是装疯卖傻。”云雕心中暗想。

萧奈何看着血池,淡淡道:“既然事情没败露,那就等幕后之人露出马脚,到时候我自有办法一网打尽。”

然后报仇雪恨,了却前世萧奈何的因果。

倏地,萧奈何眉头一皱,脸上有一股不可思议的神色。

只见他身子一动,瞬间跃入寒潭。

云雕看着萧奈何消失的背影,如若血煞阵消失,他一样要灰飞烟灭。不由轻轻一叹,“云家生死存活,看来真的要靠这个萧家子了!”

…………

萧奈何身子跃动,整个人像条灵鱼游动,不一会儿是穿出了寒潭,直奔洞口。

“轰轰!”

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此时已经是乌云遍布,打起了洪雷。

仔细一看,在万丈云层之中一道黑色的光芒闪烁其中。

思悔峰方圆十里,已经沦落成黑夜一般,烈日不见,一股股肃杀的寒意充斥横流。

“天露魔相光!有魔道修者在领悟先天魔意,而且就在附近!”

萧奈何神色凝重,自他重生以来,这是他第一次遇到魔道修者。

妖魔两道本就相似,但贯彻的宗念却不相同。修妖走的是奇,修魔走的是杀!

魔道高手以战提升,而每次一出世都会引起灾难。

“云家中居然有人走修魔一道,会不会和血煞阵有关,若是如此可能也有关萧家覆灭一案。”

萧奈何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追着这道魔相光的踪迹过去。

对方虽然开始领悟先天魔气,萧奈何还只是天灵境,但他开了金丹,有金丹神通。

如果真的起冲突,未必就会怕了对方。

…………

一间富丽堂皇的大房之中,在案台前坐着一位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

他正翻看着兵书卷轴,双手微微一抖,抬起头来看向后面的天色。

“先天魔气!沣见,果真和你说的一样,那个人还没死!”门外站着另外一个中年男子。

这个男子身着金黄冕服、头戴九珠金冠,一双鹰隼般眼睛死死盯着苍穹。半晌,他叹了一声,整片天宛若崩动:

“既然没死,你的计划可要提前进行了。不然到时候你集中不了世家力量,你可帮不上忙!”

那位被称呼为沣见的男子放下手中书,点点头道:“威胁终究需要解决的,请协助我一起追寻那个人的踪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