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杀人前夕/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如同萧奈何不知道慕容沣见深浅的同时,慕容沣见也不知萧奈何的深浅。

“明镜止水”金丹神通是仙道境界的本命神通,但是能够开辟本命神通的仙道高手却只有三成。

天赋、运气、道法和能力等等因素,能够成就金丹神通的先天仙道武者却是少中又少。

慕容沣见只成仙体未成金丹,哪里知道金丹神通的威力。更何况对方还不知道萧奈何这个天灵境中期的武者可以使用金丹神通。

“我心随明镜,时间、万物、天地流行,水静以平!”

萧奈何呢喃,双眼露出了一抹蓝色光芒,在慕容沣见的拳威之下却没有任何的闪耀点。

疾风狂视,飞沙走石,慕容沣见的神魂遁入空中,和萧奈何的神魂交手。以先天仙道半仙之境,企图将萧奈何的后天境界完全压垮。

神魂、拳威双管齐下,萧奈何和天学之必死无疑。

“这神秘的男子和国师交手,虽然挟持我,但未伤我一分,反而是国师和皇兄,出手狠辣。我虽然不认识武道,但本心能够感受,国师和皇兄是无视我的生死。”

天学之闭上眼睛,脸色煞白,就此受死。

他不怪任何人,只怪自己的实力太弱,母妃后宫争宠被害,而自己更是受父皇和皇兄弟撇开,天生虚弱不能修武。

为了保护自己十几年来暗中培养亲信,今日一见国师和太子的手段,才知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自己任何一切反抗都没用。

“我若能活,势必登到最高位置,谁也无法撼动我。可是……”

生死之间大恐怖,天学之已经是做好受死的想法,思绪也在这个时候更加清晰。

呼呼!

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似乎时间在刹那间停止,慕容沣见的神魂神念收缩不及,竟然在眨眼之间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

“坏了,我的心智怎么受幻境蛊惑。”慕容沣见心中恐怖,急忙是催动了内心世界的本我,一尊明王升起,将本心固住。

萧奈何拔地而起,身形如风闪电而疾,连连穿出几人眼前。

“等我。”

琴儿不知那慕容沣见为何会在眨眼之间留下缝隙,让他们二人逃走,但是这样的机会不能不利用。

萧奈何内心震撼,却没有回头再看,只是心中暗想:那个国师一身拳威是阴阳之气,力量丰沛,难道是他?

“老师,他们跑了。”天学熙回过神来,刚才整个人好像完全暂停在时间长河中,完全不知所谓。

那种空白期让天学熙回过神来后,忍不住是打了一个寒颤,“老师。”

慕容沣见摆了摆手,不让天学熙说下去,他在心中也是起了恐怖,他修成仙体,可用神魂驱物杀人,利用拳威破敌。但在刚才和萧奈何接触的瞬间,居然完全晕沉过去。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就在那瞬间他才意识到恐怖,一下子慢了攻击。像他这样的高手,就算一瞬间也能让他人死好几次。

“那人的手段不该是后天灵境能够施展的,反而像先天仙术。后天灵境武者居然有这种手段,打破先天后天差别绝非不可能。”

慕容沣见平静下心来,将内心中的恐惧驱散出去,体内的明王自我不断催动,身体恢复了温暖,萧奈何和琴儿捉着天学之走了,他追不上了。

“老师,那个年轻人的手段好厉害,是什么道术呢?”天学熙和慕容沣见学习很久,知道老师这么沉着就是在思考什么。

慕容沣见摇摇头,看了看双手,沉吟道:“第一个黑袍人明显是修成仙体和金丹,应该是化仙境界。我虽然只修仙体,成就半仙,但是道术武术方面不比化仙差,我并不怕他。”

天学熙点点头同意,黑袍人和老师交手,他这个天灵境巅峰的武者也看得出对方被老师压制住。

“只是第二个年轻男子明显只是在后天内循环徘徊,未入先天,但是道术奇特,居然能够以后天道法让我这个半仙完全蛊惑住,这个人来历神秘,要比第一个仙道高手可怕多。”说到此地,慕容沣见看了一下远方。

“殿下,如今天枢上百世家入皇城,外国使者也来了,加上今天一事,我天枢大国怕有些邪门歪道回趁此作怪。”

天枢国内,一直没有听过先天仙道的高手。今天就来了一个,另外一个更是不逊色先天仙道的后天武者,对太子来说也是打响了警钟。

“孤不见学妹了,先回去修习了。”天学熙此时将内心独有的傲气打破,连后天武者都能和老师交手安然离开,不能不让他感觉到外界的高手卧虎藏龙。

“也好,你修习的《三十六龙象》快要大成了,三十六个内循环还有成熟的余地,下去修习吧。”

…………

在另外一处,一间偌大的大房中,有两位男子对坐,其中一位正是云森。

“世家盟会开始,不知大人的计划何时进行。”

“明日世家考核开始,血煞阵会提前开始生效。到时候你们云家的人会就此化成血水。”

“什么时候生效?”

“后天吧,血煞阵原本计划一个月后生效,现在提前威力自有不足,为了保障还是等到后天在开启。”

另外一个表情如僵尸,看着云森一字一眼说出来:“你们云家虽然一些精锐走了,但是对付剩下这千余人,血煞阵之威绰绰有余。”

“要不要再派人去看看血煞阵,自从布阵一年我就没看过,很不放心。”云森皱着眉头,不断的转动手中扳指。

僵尸脸冷冷一笑:“大人布阵不用担心,当初萧家不一样被血煞阵的阵威吞噬。萧尘那个时候靠着血煞阵杀的人可多,修成魔功,成就天灵境巅峰。再说距离上次血煞阵吞噬阳气不久,现在派人下去也是送死。”

云森点点头,那僵尸脸又问道:“我真的好奇,你和萧尘就这么狠下心来将自己的家族推上死路吗?”

“没什么好犹豫的。”云森脸色阴沉,一手紧紧抓着桌角,连木屑都被抓出来,“萧尘为了成就天灵境巅峰,可以背叛家族。我为了天灵境巅峰,一样可以背叛家族,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所以才说你和萧尘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恨的。”僵尸脸摇了摇头,脸上浮起了一股红润,“说起萧尘,听说那家伙去追杀萧家遗子,已经潜入皇城里面,今天晚上就要动手了。”

“什么?”云森拍桌而起,整个人有些颤抖,眼中闪烁着震惊,“萧尘当初为了萧家一条血脉放了萧奈何,怎么现在又要杀他了?”

“我也不知道,听说他修炼的魔功需要亲人血脉成就修为,在修炼天灵境巅峰之后需要亲人血气滋补,所以才会留那个萧家遗子一命。你们世家的事情就是麻烦,反正云家这两天必须灭掉,也无所谓那个萧奈何。”

云森脸色各种变化闪过,僵尸脸不知对方在想什么,只看到云森的脸色很难看。

云森慢慢坐了下去,心中苦叫:“萧奈何跟岳父打赌,本来要在云家灭掉前拿到他手中的仙竹玉牌。如果萧尘杀了他,那玉牌的下落就没有人知道了。当初萧奈何被差点气死的时候,我搜遍了他的房间,就是找不到才会布下这个赌局,现在怎么办?”

为了拿到仙竹玉牌,云森和王经国可谓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那位大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赌局,萧尘杀了萧奈何,那就坏了自己的大事。

可萧尘实力比云森要高三分,云森也不敢阻止。

“罢了,罢了!等到云家灭掉后,在想办法从云蔚雪手中弄来另外一块玉牌。”云家的仙竹玉牌传在云蔚雪手上,萧奈何死了,拿了云蔚雪的玉牌也是可以。

僵尸脸忽然是朝窗口看去,冷冷道:“云森,你被人盯上了,难道还不知道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