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心有不详/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驾!”

一声长啼,云念慈驾着红马远奔,恨不得是把这马化成千里马。

此时云念慈脸色有些发白,那个老头的偷袭功夫太过老练,在死前的撞击实在太猛,把自己的丹田撞伤了。

丹田是储气的部位,在这个时候伤到了,就算云念慈是天灵境巅峰的高手,面对常年在黑暗中以偷袭暗杀为主的杀手来说,她实在没有多少把握。

“死吧!”

一声声破空风声,云念慈回过头来,在自己的身后是射来了数十只箭矢。带着阴森的气息,肩头上面含有阴毒。

十几个黑衣人在马上连连射出弓箭,左右开弓。常人一见,肯定看得出这些黑衣人是杀人成瘾的恶魔,每一只箭矢都连绵不断朝着云念慈射来。

“蓬蓬!”

云念慈提起一口气,忍住腹部剧痛,灵力汇聚在手中,临空就是一掌打出,打落眼前的箭矢。

“不要停,务必将她射杀。”

这些影卫都是常年暗杀天灵境的武道人物,知道近距离打击不行,利用特制的箭矢远攻,就算云念慈此时没有受伤,也大有可能被射杀于马下,更不用说她已经重伤。

生死于一念间,云念慈刚要避开箭矢,胯下的红马一声惨叫,马腿上面射中了一把箭头,眨眼间是泛出青紫,顷刻间丧命。

“好强的毒性。”天灵境高手虽然可以以一敌百,但不是无敌,面对剧毒也会死人。

“今日我凶多吉少,可惜不知是谁要杀我,若能活下去,我必定追杀此人到天涯海角。”

面对生死,云念慈也不再理会丹田受伤的事情,像是回光返照,一声长嚎,竟有几分巾帼女豪的威风,整个人化成猛虎,云家拳左右开弓,一个提步,凌空朝跃点在最近的影卫,一拳一个。

不过是一个呼吸间,就将眼前两个影卫狠狠锤死。

“天灵境巅峰高手果然厉害,可惜不过是临死反噬,今日妳必须丧命。”带头人眼神一寒,手中催动毒箭。

只见箭头上面有奇怪经文,打出长弓的时候有一声刺耳的啼叫。

“休想。”云念慈脸色一变,身子压了过去,黑云压城般一掌带出,连续劈开两个影卫,口中虽然因丹田伤势喷出鲜血,可还是压了过去。

只是离那领头人两步距离,一个影卫顿时从后面抱住了云念慈。

“糟了,他们是要以命换命。”

这些杀手杀人不要命,用自己的命换对手的命很是平常。平时云念慈一个吐气就能挣扎开。

但现在丹田受伤,之前连续打死五个影卫,已经耗费太多精力,此时被束缚更是动弹不得。

“出!”

一箭射出,阴寒之气带出,竟有几分华丽的穿痕,朝着云念慈胸口射去。

必死。

云念慈眼前一片空明,面对必死之境,心中越发的冷静。

“与其被射死,还不如跌入悬崖粉身碎骨。”后面是不见底的悬崖深渊,云念慈早已心决。

只见云念慈腾空飞起,空中旋转,那只箭矢穿过,不知是不是穿胸而出,那个影卫松了手跌在悬崖边缘,箭矢已经穿胸穿背而过,死的不能再死了。

云念慈一声闷哼,跌落谷底,不见踪影。

“我的离云箭上的剧毒,就算擦伤一点都要命丧黄泉,她中了我一箭,又跌入云谷中,神仙也难活。”

那个带头人脱下脸上的面巾,露出了一张僵尸脸,死死地盯着云谷之下。

…………

不怎么了,云蔚雪坐在椅子上,眼皮猛地跳动,心头冥冥中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姐姐,妳怎么了?好像心不在焉的样子!”云咏怀见姐姐目光有些涣散,忍不住是问道。

云蔚雪绝美的脸上恢复镇定,摇了摇头,“没事,只是娘亲这么晚还没到国宾所和我们汇合,不知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用不着担心,娘亲肯定是被云家俗事耽搁了。她可是家族第一高手,难道还怕有什么不测!”

云蔚雪点点头,将脑海中那莫名的苦闷驱散。

云咏怀喝了一口茶,笑道:“姐姐在国师大人那边习武,我好羡慕。不知道感觉如何?”

“老师神通广大,本领很高。我这一年虽然在老师身边学了三次,但每一次都受益匪浅,外出历练,终于突破自我,成就天灵境。”云蔚雪看了云咏怀一眼,“但是我每次和老师相见,都无法看出老师的深浅,人家说他是仙人,我相信不会有假。”

“仙人?”

云咏怀整个人震了一下,他的姐姐成了天灵境已经让他震惊无比,若国师大人是传说中的仙人,那绝对是云咏怀这一生都无法接触的存在。

“姐姐……姐姐,妳居然在仙人手下学习,姐姐居然拜仙人为师!”云咏怀脑袋像是当机,有些难以相信。

双手发抖,心中对慕容沣见的敬佩已经是升华到了一个顶点,甚至要比天枢国皇帝高千百倍。

“哎,姐姐有国师大人传授,他日入丹霞山,必能够成为核心弟子,做人上人。”说到丹霞山,连云咏怀的语气都禁不住羡慕和尊敬。

武学圣地丹霞山,云咏怀十几年来都梦想着进去里面,哪怕成为一个记名弟子也好。

“说起来,姐姐啊!那个萧奈何好不要脸,在妳外出历练的时候去招蜂引蝶,非礼郝姑娘,差点被气死。你说这种好色之徒怎么能成为姐姐的丈夫?不如姐姐休了他把!”提起萧奈何,云咏怀眼中丝毫不掩饰厌恶。

“郝姑娘?你说京都才女郝丽?”

“对对。”

云蔚雪摇摇头,“萧奈何和我并无感情,我和他成亲不过是因为先人恩德。我虽不了解他,但我看得出这个人本性懦弱不争,不贪女色,绝对不是那种人。”

“姐姐,就算如此,为了妳的幸福,妳将来可是要修仙修道的,他这个凡夫俗子怎么配得上妳……”

“咏怀。”云蔚雪叫停云咏怀,淡淡道:“萧家覆灭前,我们可以悔婚。但萧家覆灭不在,我若休他,就是不得人心,不重情义恩德。他父亲救爹娘一命,是恩德,我修道第一就是修本心,忘恩负义就是违本心。休夫一事以后不要再提起。”

云蔚雪站了起来,推了推云咏怀:“明天大会开始,早点休息。”

“哦!”云咏怀最听这个姐姐的话,此时心中虽然不愿,还是乖乖离开。

云蔚雪关上门后,将窗户打开,吹了会风,睁开眼的时候,只见到后面的房中闪过两道人影。

“好像是那男人的背影,另外一个女子是谁?”

云蔚雪看了一下,摇摇头,脸上尽是冷淡,“他和谁在一起,都不关我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