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礼/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云家,三三两两的云家子弟聚在一起,一起喝酒讨论世家盟会大事。

其中一位身着灰衣的男子,狠狠咬了一口鸡腿,道:“这一次盟会,你们看谁能获得第一?”

“当然是我们云家啦!”另外一位男子不假思索就回道。

“嗯?我们看事要客官,虽然我也相信云家能赢,但是总有意外的嘛?”

“确实,王家宋家叶家三大世家虽然只有数百年的基业,但是这些年来发展极快,我们这一代弟子中已经是出了好几个地灵境巅峰的高手。不说他们三家,还有江都、花城等地,各家,似乎也是不简单,我们云家处处受敌,太难了!”

一说,其他几个弟子皆是摇头,面色有些苦相。只是有个男子忽然是喝一口酒,笑道:“难道你们忘了我云家有个天才人物,号称京都第一天才。”

“云蔚雪?”众人异口同声。

“当然是她,她在一年前就已经是地灵境巅峰,而且拜当今国师为老师,出门历练,只怕此时回来,实力已经是增加不少,说不定已经……”

那三人脸色慢慢变化,咽了一口,仔细道来:“天灵境?”

“若真能成天灵境的话,还不到如今十七年华就能成就天灵境,我们天枢国内似乎不超过三个吧!”

“哈哈,有如此同伴,不赢才怪,说不定还能将其他三家的产业一半赢来,到时候五十年时光,我们肯定能坐稳京都第一世家!”

众人大笑,似乎是预见到了云家的旗开得胜,皆是心情愉快。

另外一个白衣男子又是说道:“说起云蔚雪,那个萧奈何也参加了,据说还是赌上了仙竹玉牌。”

“那个废物能赢?这块玉牌本来就在他入赘我云家之后成为了云家物,若是输给了王家,我第一个不放过他!”说起萧奈何,这个男子又是嫉妒又是恨。

几个人叽叽喳喳聊天,忽然是感觉到了一阵凉风吹过,摸了摸手臂,抬头一看,后面站着一个老头。

“洪总管!”几个人急忙是站起来,很是礼貌答了一声。

“好,你们继续聊天,我只是看一下。”后面那个人不是别人,竟是云家总管洪仁义!

洪仁义脸上堆起笑容,拍了拍旁边一位男子的肩膀,问道:“其他人呢?”

“大多数在庄内巡视,还有一些到商行帮忙,总管有事?”

“没事,你们继续聊天吧。”

洪仁义干笑了一声,背手离开。

灰衣男子呼了一口气,脸上竟然留下了汗水,慢慢道:“没想到总管现在的气息如此强盛,只怕不比三叔差吧!”

“洪总管跟着家主已经多年了,以前就已经是天灵境初期的高手,我们不过玄灵境,自然感觉得他气息强盛,心神难平。”

外面的世家子弟在聊天讨论,而洪仁义走了一会儿,转个弯进入到了一间小房间,里面云森正在看信件,一见到洪仁义进来,并不奇怪,而是问道:“外面怎样?”

“很平常,大多在庄内,不过有一部分去了商会。”

“等一下让他们回来,计划实施的时候务必赶尽杀绝,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云森收信件,缓缓道:“你这张脸是从那个老家伙脸上扒下来的吧,他的尸体内。”

“早就喂狗了,一点痕迹都没有。你手上是国师大人的信件吧。”

“嗯!大人的意思是,让我们等斩杀令传到再启动大阵,在此之前不要轻举妄动。”云森将信件一丢,不知怎么了瞬间烧了起来,一会儿就化成了灰烬。

“把着金雕拿去,一定要给它上好的肉吃。”云森将桌子上的金雕推到对方面前。

这种金雕是北方非常罕见的鸟类,原本是极其难驯服的,非常凶猛,而且速度极快。他们是将金雕作为传信工具,原本皇城到京都半天的时间,在金雕的速度之下缩短成一个多时辰,在军中也是非常珍贵的传信鸟。

云森站了起来,语气变得冰冷:“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既然我背叛了云家,那么他们一个人都不能活。就算在外地的云家子弟,我也要斩杀殆尽,不能留下任何威胁。”

…………

巳时中,盟会考核开始,第一关,文考。

萧奈何听得云蔚雪的意思,是要萧奈何尽力考过关,虽然是为了帮助他,但实际意思也是为了帮助云家。

云蔚雪并不在意仙竹玉牌会落入谁的手中,但萧奈何有云家上门女婿的虚名,和云家是一体俱荣。云蔚雪是云家的人,她也想要云家赢。

“若此次盟会上不出事儿,我帮妳赢得云家胜利,也算是还了‘萧奈何’的执念,还了妳的恩德。”萧奈何心中喃喃。

第一关考核已经开始了,是文考方面,对于文考,萧奈何倒也有把把握,不管是北南衣还是前世的萧奈何,两生的记忆都在他的脑海中。

“不知这会是什么考题呢?”萧奈何从来没有试过文考,无论前世今生都没有,此时倒是觉得有些乐趣。

周围的人已经是开始拿笔写起来了,萧奈何并不受周围的影响。

他将桌子上面的试卷拿了起来,随便看了一眼。

“何为礼,何为君臣,何为天下社稷?”

萧奈何微微一笑,居然是考礼!

古今以来,对于世家官臣,平民百姓,最重要就是礼字。

天枢国国典里面第一张就是是记叙了礼的重要性。国家成立,是以武建国的,但是礼是治国根本。

对此,此时考核的试题是礼也非常平常。

萧奈何点点头,都没有任何难题,对于他来说,前世的文书读的够多,无论是萧奈何还是北南衣。

前身萧奈何虽未修为低下,但是熟读文书历史,对于国家根本非常熟悉。

而北南衣的身份更是复杂。

“当年我也是皇家子弟,对于礼、文二字的演练,记录更是熟悉,礼考并不难,君臣、天下、社稷更是信手拈来。”

想到此。萧奈何忽然是冷笑一声,似乎嘲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