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趣事/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才女?好大的口气,皇上,原来贵国还有第一才女这种称呼的人物?难道才华还比得上宫良丞相吗?”

罗刹国使者谭兴龙眼中有几分怀疑。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即便是他们罗刹国,从来都没有听说有人的才女能够号称第一。

只不过这个天枢国的第一才女的称号来得十分古怪,而且古怪得让众人都佩服。

“谭大人,天枢国的国情和罗刹不一样,也和我们云舒国不一样,说不定这第一,还是别有来头呢。”沈万山嘴边两撇胡子,在说话的时候也抖动着,他是云舒国的使者,身份方面和谭兴龙相当。

另外一边的文浩国使者邓松点点头,似乎也很同意沈万山的话。

沈万山这话说起来不伤大雅,但只要聪明人一听,就听得出对方是在暗讽天枢国才子能人只是花名头而已。

天绝尘似乎没有听出对方的意思,反而是大为同意:“宫良,他们可说的对啊。第一才女,这个称号也要朕册封才能接受吧,这第一才女是怎么回事?”

“回皇上,此女子名为郝丽,是倚翠园的花魁……”

宫良的话还没有说完,天绝尘身边一个太监忽然是尖着嗓子叫道:“宫大人,这是风尘俗地吧,怎么可以将风尘女子请到皇城中?那可是会坏了皇城风气,污染皇宫。”

“米公公,这郝丽虽居于风尘之地,但出淤泥而不染,卖艺不卖身。”宫良不以为意,他又不是什么迂腐的老头,当今皇帝还有两个妃子是来自于青楼,换了身份就成了妃子。大家都心照不宣,更何况很多朝廷官员还常常光顾青楼。

而且郝丽自节清高,和男子相见都需要离对方一屏风之隔,简直比大家闺秀还大小姐。

米公公的话在其他人耳中,那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当然这话是不敢说的,人家是皇帝当前红人,哪里能得罪,连宫良也不想惹上这种小人。

“这郝丽何德何能,就算是出淤泥不染,当身处风尘地,这第一才女的称呼可怎么也算不上。”谭兴龙忍不住问道,此时他随意挑起的话题也起了三分兴趣。

“其实第一才女的称呼是有些来历的,一年前,刘大人、黄大人和陆大人三位大才子跟朋友在倚翠园捧场,初遇郝姑娘,听闻对方琴棋书画造诣极高,三位大人随意出了题目和那位姑娘比上一比,皇上,您才结果如何?”

天绝尘微微一怔,将怀中的美人轻轻推开,道:“宫良,你说的可是刘存成他们三人?”

“正是!”

原来宫良话中的三位大人,其实都是当今状元、榜眼和探花。自古以来才子爱佳人,特别是自恃清高的才子尤爱风尘女子。

三位大人在科考中有前三名头,才华那是天枢国内数一数二。至于到倚翠园寻乐这已经是多少官员不宣而知的常事。

三个大才子自觉才华绝伦,是天枢前三,有意在佳人面前秀一把,却没有想到郝丽连出三题,三个大才子都败下阵来。

这次才子傲气上心头,比乐技、比书法、比天文地理,还是败在郝丽手中。此事传出之后让三位大才子颜面扫地,很快就传遍了天枢国大大小小。

也只有整天待在皇城的皇帝和内宫人不知道,连朝中大臣都知道有个风尘女子在才华上面斗赢了科举三才。

后来刘存成还是不甘,他觉得自己是科考第一,古人所说的文曲星,怎么能败在一介女子手中,想到了自己的恩师宫良,请他出了一道对子,特意去考验郝丽。

没想到郝丽想都没想,直接回了下联,句子工整得不能再整了,让刘存成有些心灰意冷。

“刘公子既然出对子考奴家,那么奴家也出一道对子考考您。”郝丽当时回了这么一句话。

她给刘存成写了一道对子,一道很特殊的对子,刘存成想了三天都没想出来。无奈之下把前因后果都告诉给了宫良,让宫良看看对子的下联怎么答。

“这对子本身是死句,上联看起来有万千答案,可其实答案已经就在上联中,可我若取上联其中意思,当成下联答案,这就坏了这对子的美意。所以,这对子无解。”宫良看后,也是暗暗称奇,心中颇有些佩服郝丽。

此话一出,刘存成当场心灰意冷。至今还耿耿于怀,无法走出心结。

而和宫良简接对对子的事情也不知怎么传了出去,一个力压科考状元,还以对子赢了宫良,第一才女之称也就此传出。

慕容沣见也不知道怎么将这郝丽请了过来助兴,宫良虽然有些不解,但心中也很希望见见这位才华横溢的女子。

事情前因后果,在场很多天枢国官员,世家子弟都知道,不过其他三国来使,还有皇帝等内宫人物都颇为称奇。

“哈哈,宫良,你和你那状元学生都败在这女子手中,这第一才女当真无愧。听你这么一说,朕倒是很想看看。”

宫良微微一愣,听皇上的意思,似乎很感兴趣。天绝尘沉迷女色已经不是第一天了,难道他还想要收了这郝丽?

一边,琴儿却是在众人看不到的位置推了萧奈何一把,语气中有些打趣:“那郝丽,是你的老相好?”

萧奈何非礼郝丽未遂,差点被激死,此事已经传遍了整个世家的年轻子弟圈子,琴儿也听说过。

“不过,眼不见不为实,我也不相信你是这种人。”琴儿笑道,心中暗暗补了一句:而且以你这种实力,只怕还看不上对方。

琴儿是将萧奈何放在和慕容沣见同一个级别上面的,他们这种人虽然属于后天灵境,但是进入先天仙道是迟早的,未必会看上一个俗尘女子。

萧奈何并没答话,他闭上眼睛,脑海中的记忆碎片闪过。

叶进炎给“萧奈何”设计下药,使得他发情冲入郝丽房中,不知怎么被甩了出来。自此,“萧奈何”成了非礼郝丽的登徒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