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明镜止水/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奈何神色不变,眼前的铠甲男子的气息还要在刚才王经国叶城三人之上,甚至隐隐之间让他觉得有几分凝重。

一个人在杀的人一旦太多,身上的功业就会愈发的凝厚,达到一定程度的身后,杀意和血气融合在一起,连妖鬼都不敢靠近。

萧奈何前生游历三千三百个世界的时候,就见过一个后天灵境的武者屠杀过上千人,身上的气息、动作、眼神都充满戾气,一招爆发之下竟然将一个化仙高手给打得重伤。这就是杀人积累的功业效果。

天地五界,无论是人魔妖神,其实都是有功业的。杀戮也是一种功业,只是功业太过极端,很多人都不承认。

“滚!”萧奈何心知他并未真正成就仙道,同为天灵境,一旦在气势上被对方的戾气反压住的话,接下来任何事情都会被占据上风。

一字破除对方带来的威势,云蔚雪甚至可以轻微的感觉到萧奈何身上的动作似乎是变得轻柔和强硬起来。

嗯?

飞鹰眼中有些惊疑,看着萧奈何的眼神也是变得深沉。杀掉叶城和宋若飞不算什么,飞鹰虽然也是天灵境巅峰,但是天灵境任何阶段都有三六九流等分,叶城和宋若飞被世家繁琐束缚身心,无论是出招韧性还是人物威势,远远都比不上他。

若是可以,飞鹰也自信能够将叶城和宋若飞击杀掉。

真正让飞鹰在意的是,他以前无往不利的功业戾气居然在萧奈何的一字中破掉了。这才是他最大的利器!

“只要你离开这个女人,我立马放你走。”

萧奈何脸上浮起了一股笑意,这个铠甲男子的语气似乎被刚才破除戾气的手段镇住了,一时间有些服软。

“你是慕容沣见的亲信,你怎么会在这里?果然,叶城他们说的没错,老师真的要斩杀狩猎场中的所有人,包括我云家人!”不等萧奈何出声,云蔚雪已经是开口说话了。

飞鹰冷冷看了云蔚雪一眼,身上的戾气仿佛在此刻回来,“是!”

“不好,这个男子的戾气又回来了!是因为云蔚雪的话吗?”萧奈何暗叫不好。

云蔚雪余光看了云寒柏几个人,双手微微一抖,手袖中腾出了一把金钗,紧紧抵在了喉咙,冷冷道:“老师瞒的我好久好苦,不过他似乎不想杀我。既然如此,你放他们走,否则我立刻死在你面前。”

“妳这是在威胁我?”飞鹰双眼中罕见的浮出怒火。

“蔚雪,妳不要……”

“不要说话。”云蔚雪打断了云寒柏的话,她不是为了云寒柏,她不过是执行一个云家人必须带有的责任,“飞鹰,我数三下,你还不答应的话,我立马自尽。”

“一。”

“二。”

“好!”飞鹰吐了一口气,声音中染上了北方极寒的气息,漠然道:“两里外十九处松树有一个暗口,以八卦令破解就可以出去皇城。”

“还不快走,你们若不走,那才是真正害了我!”云蔚雪对着身后的云家子弟大喊。

几个云家子弟拉着云寒柏,口中还喃喃催促,不一会儿,几个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萧奈何面前。

“你不走?”

“我为什么要走?现在才是真正偿还恩德,了结因果轮回的时候。”萧奈何笑了笑,只是飞鹰是听不懂他的意思。

云蔚雪放下了金钗,表情变得平静,整个人的气质像是经历了大难之后磨练得更加醇厚,对着萧奈何道:“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感觉得出你真心想要帮我,你不必为我冒这么大险。”

“哈哈,妳说的没错,我是想帮妳。退后吧,免得等一下误了我!”

云蔚雪看着萧奈何的眼神中有一股奇异的波动,她知道自己的资本,知道别家子弟在背后都推崇自己,暗慕仰望,她只是记在心里并为搭理。

很明显少女是将萧奈何此时当成爱慕自己的少年,若是以往,云蔚雪自然不会太过注意。但是今日大难,此举反而是有几分雪中送炭的讨喜之意,即便是心肠如冰的她也绕不过内心那股不可察觉的悸动。

“哎!”不知为何,云蔚雪忽然是叹了一声,似是想到了什么!

萧奈何哪里知道云蔚雪心思回转百遍,他很明显的目的就是要帮云蔚雪度过此次大劫,偿还恩德,了却因果执念。

“你在我见过的后天灵境武者当中,确实是前十的人物。”萧奈何毫不吝啬夸了飞鹰一下。

“照你说来,这天下间还有九个后天灵境的武者在我之上了?”飞鹰神色不变,紧紧盯着萧奈何,身上的战意此时已经提炼到了最高,“这其中是不是包括你!”

“谁知道?试过你就知道了。”

萧奈何话音刚刚一落,身影一动,地上的沙尘却没有追上。眨眼间,两道身影已经是以肉眼难以察觉的轨迹不断交手撞击。

云蔚雪退了两步,平复了心情,暗暗道:“飞鹰我见过他一次出手,那时他出手将三个刺杀慕容沣见的异国妖人当场斩杀,出手速度之快是我平生第一个所见的。”

“只是这个救我的年轻人更是了得,刚才暴起击杀了叶城和宋若飞,此时居然还有余力和这飞鹰斗得不相上下,太过厉害了。”

云蔚雪出门历练一年,进入天灵境之后,自认是年轻一辈的第一人,甚至太子当年进入天灵境还比她晚了三年。

可是那种信心在见到萧奈何之后,方才知道自己见识短浅,对方年纪看起来和自己相当,然而在修为上面却比自己精湛十倍。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听说五大圣地的丹霞山年轻子弟,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甚至都进入到了仙道,原本我还不相信,但现在看来是我太天真了。”

云蔚雪看来眼前两个人斗得是不分上下,目前看来确实这样。

但萧奈何作为天妖,他在后天灵境也不想居人下等,“你和我想的或许一样,同样都是天灵境,但也有三六九流。你或许是天灵境顶尖,当不该碰上我。”

“什么意思?”

飞鹰心中浮起一阵不详的预感,萧奈何的眼睛中闪烁出了妖艳的色彩,飞鹰只是看了一下,倏地惊醒。

“坏了!”

“心如明镜则流水可止,然镜花水月空而不空,终不可解,是次第故!”

萧奈何的声音像是佛道菩萨天尊,梵音入人心。

飞鹰放眼望去,整个世界似乎是扭曲在一起,没了声色,所有一切化成了山水墨花。

“是你,原来你就是之前和大人交手的那个神秘……”

飞鹰的话还没有完全,整个人似乎是被黑暗覆盖住了。

明镜止水,镜花水月。天地幻象,怪力乱神。

“我的‘明镜止水’神通连仙人都能迷惑斩杀,即便你是后天灵境前十的高手,也逃不过生死幻象轮。”

萧奈何推了飞鹰一把,对方死死倒在了地上,明明身上没有任何伤害,但是呼吸心跳完全止住。

“怎么回事?他明明没有致命的伤害,为什么整个人的生命气息都消失了?”云蔚雪看着飞鹰的尸体,不由得问道。

“这是我的神通,以幻象入侵他的大脑意识,真真假假,他在幻象中以为我真的杀了他。一旦身体、意识和神经都认为受到了致命击杀,就为丧失功能运转。即便我没有杀他,对方的意识也会认为自己已经死了。”

云蔚雪整个人怔住了,好厉害的神通招式,若真的这样,眼前这个男人的能力实在是可怕至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