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刺杀/诸天重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丛林之间,隐约传来一股血气,云蔚雪眉头微微一皱,看着眼前的男子,忽然心情很自然的平复下来。

“阁下恩德,蔚雪没齿难忘。”

萧奈何并没说话,而是忽然伸出手来,一把抓住了云蔚雪嫩白的手腕。

“你……”云蔚雪的俏脸上罕见的挤出一丝娇红,急忙缩回手来,“阁下自重,蔚雪是有夫之妇。”

即便自己不喜欢那个男子,只是有名无实,但颇为传统的云蔚雪不希望和其他男子纠缠不清。

“果然。”萧奈何闻若未闻,而是细细的想了起来,忽然道:“妳知道自己是阴阳体质吧?”

“老……慕容沣见说过,阴阳体质的人修炼阴阳二极的功法有先天优势,正因为我是阴阳体质,慕容沣见才会收我为徒。”得知慕容沣见有异心,想灭云家,云蔚雪的称呼也随之改变。

“阴阳体质百年难见,居然能同时见到两个,妳知道阴阳体质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秘密?”云蔚雪微微一愣,她知道自己是阴阳体质也有段时间,因为自己的体质,修炼极阴的功法进展很快,如今不过十六七就修得天灵境,除此之外,没有感觉到其他特殊的地方。

“看来妳的修为尚浅,对于天地元力的感应并不高深。阴阳体质的人在面对面时,只要运转天地元力,就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另外的阴阳体质。难道妳不知道慕容沣见也是阴阳体质吗?”

云蔚雪吃了一惊,暗暗道:“我在慕容沣见手下学了一年,却从来没有发现他也是阴阳体质。”

“别吃惊的太早,阴阳体质有一个秘密,男女修者的修为一旦在达到先天后天极致,只要吸收了对方的血脉凝化体质,便可以勘破关卡,晋升更高的境界。比如说妳一旦修成天灵境巅峰,就可以成为另外一个阴阳体质修者的大补药!”

萧奈何脸上虽是挂着笑意,但云蔚雪却听得遍体生寒。她也是聪明人,立马知道萧奈何的意思。

慕容沣见本身就是阴阳体,一旦她在进入天灵境巅峰的时候,立马就可以成为慕容沣见的大补药,吸收血脉,进入更高的仙道境界。

“难怪飞鹰刚才说慕容沣见要灭我云家,单单放过我,只怕想要留我一命,修炼到天灵境巅峰。”云蔚雪的心一提,脸色微微一变。

饶是她聪明一世,也绝对料想不到她所敬重的老师,居然一开始就对自己怀有异心。

慕容沣见是一国之师,太子的师傅,而她不过是一个旧时代世家子女,却能成为慕容沣见的学生。即便当初的她,内心还是有些窃喜。

可今日知晓真相之后,才知道一开始自己就成了别人的棋子,遍身发寒。

“慕容沣见所修功法是《天魔相功》,魔道的仙法,属于极阴功法。妳并不知道真相,不知道妳修了多少?”

云蔚雪一听到“魔道仙法”,立马回过神来。今天令她震惊的事情太多了,她也想不到自己所修功法居然是魔道仙法。

“我修了三篇诀窍,入得天灵境。慕容沣见说他的功法中有十二篇诀窍,我却没想到这种功法居然是魔道的。”

萧奈何眉头微微一皱,淡淡道:“无论是人修还是魔修,任何五界修道好坏不在于功法秘籍,人心才是决定一个人的走向。功法秘籍不过是辅助,最重要是妳能够守住本心,那么即便是魔道仙法也只是虚妄而已。”

“人心险恶,我心本善。若不做伤天害理之事,又何必在意自己所修是好是坏。”云蔚雪点点头,听得萧奈何的话,似乎心境转了过来,内在修行也提高了一些。

萧奈何沉吟了一会儿,忽然体内的因果执念已经是有些松动,暗暗道:我如今换了容貌,却也是报了恩德,只差一步,就能够破解内心桎梏,了结云蔚雪的因果。

“妳修得那三篇最好不要再修了,妳内心虽然看开,但已经有所抵制,只怕修为会止步于此。我给你三句口诀,可以转换魔修心念。”萧奈何再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颗丹药,一股香味迎面扑来。

云蔚雪看着萧奈何手心的丹药,虽然不认识,但潜意识告诉自己,这颗丹药绝非凡物。

“只是洗髓丹,能够洗髓易筋,提升体质。你配合我给妳的三句口诀,只要磨练一段时间,晋升天灵境巅峰绝非难事,甚至有希望入得先天仙道。”

萧奈何将三句口诀和洗髓丹都交给云蔚雪,云蔚雪此时就好像整个人都被掏空一样。

她先前认为萧奈何对自己有好感才救了自己,她也很感激。但现在对方不但传自己口诀,甚至拿出一颗三四品的丹药,那就不是单纯的好感,而是对方真的想要帮助自己。

“不行,这丹药太珍贵了。你救我一命,我若收你东西,欠你的恩德就难以偿还了。我已有丈夫,不能以身相许,若念此恩德,只怕今后无力偿还。”

“哈哈,不是妳偿还,只是我偿还给妳而已。区区四品仙丹,我还是拿得出来。赶紧走吧,狩猎场不太平,妳速速顺着暗道离开。”萧奈何内心一动,转过身子,慢慢走了出去。

“告诉我姓名,大恩大德蔚雪谨记在心。”云蔚雪在背后急忙叫喊。

萧奈何脚步微微一滞,不知怎么,忽然神差鬼使道:“北南衣!”

看着少年消失的背影,云蔚雪神态有些惘然,似乎什么重要的东西离去,轻轻一叹:“北南衣,北南衣!”

云蔚雪不断呢喃,似乎要将这个名字紧紧记在内心中,半晌,道:“我得赶紧回去,不知咏怀那边情况如何了?”

…………

狩猎场似乎沉入静象,天绝尘与一等功臣使者在外静坐半天,等待结果。

谭兴龙饶有兴趣,看着邓松,忽然笑道:“老邓,你那位护卫好像是天龙堂出来的吧,这天龙堂出来的都是杀手角色,一个个彪悍得很,只怕胜券在握。”

“未必,你那护卫不也是另外的北塔武道行出来的,跟随护国将军多年,一身武艺早就练到了极致。而且沈万山的护卫也是当年的御前十八刀侍卫,在国都高手榜单上面属于前十的人物。”

“有道理有道理,看来胜负就在我们三国之间决定了。”谭兴龙笑哈哈,眼睛却瞟向天绝尘。

天绝尘并没有任何感想,甚至点点头同意。

谭兴龙一见,暗暗冷笑。

人家说天枢国皇帝沉迷女色,不理朝政,只怕连基本的思考方法都给忘得一干二净。

“有人出来了。”

“真的,不过好像是三个人。”

“那三个不是三国护卫吗?时间还没有到他们就出来了,难道是已经筹集所有令牌不成?”

场上的人议论纷纷,见着三个异国护卫,不由得叹气。

“皇上,看来这场胜负真的是在我们三国中取决了。”谭兴龙抚了抚胡须,眼中闪烁着满意神色。

三个异国护卫慢慢走向天绝尘面前,刚刚要跪下的瞬间。

一道寒意在天绝尘的脑海浮起,他身居九五之尊之位,自身就有皇天无形的生死感应。

就在那道寒意闪过的瞬间,天绝尘下意识推开了怀中的美人,前面三个异国护卫果然是暴起攻击,一把冷光闪过,匕首直向天绝尘。

“护驾、护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